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ad57d23e2a36a95bc60f59485f1fe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子?你是王子?”

摩訶薩埵一臉尷尬,他並不喜歡高調做事,但冇想到自己還冇開口就被秦少英賣了。

“額。。嗯。。算是吧。。”

王亥的眼睛滴溜溜的轉,馬文軒對摩訶薩埵王子的身份則是半信半疑。

“喂,你怎麼證明,你是王子?”

摩訶薩埵完全懶得向他證明,但他又不喜打誑語,乾脆往餐廳的方向一指:

“我哥在裡麵吃飯,你自己去問問他就行,就是周圍站著一群侍衛的那一桌。”

秦少英也湊熱鬨:

“馬文軒,你不信就自己去問唄。放心,那一桌吃飯的都是大人物,人家是不會欺負你這個傻小子的,哈哈~”

馬文軒麵露懼色,然而他又極好麵子:

“問就問,誰怕誰了?我還就是不信了,王子怎麼會和你這樣的小子混在一起?”

“行啊,那你就去問唄。”

馬文軒走前兩步又退了回來:

“。。那個。。我去問了又冇有好處,萬一他不是王子,豈不是讓我白白出醜?”

“嘿,那你想怎麼樣?”

“你。。你。。你今天不是剛賺了一兩銀子?他如果不是王子,你就把那一兩銀子給我!”

“行啊,那如果他是王子怎麼辦?”

“那我就把這個還給你!”

馬文軒拿出一個橡膠皮球,秦少英眼中頓時放出火光:

“那個本來就是夏叔叔送給我的,你憑什麼搶走?你算老幾?”

“哈?誰知道你說的夏叔叔是一號什麼人物?這裡是馬家,所有的東西都要姓馬!”

這時又有好幾個小孩圍了過來,他們中有幾個是馬家旁支親戚的孩子,剩下大部分都是店裡傭人的孩子。人越多馬文軒就越覺得有必要來揭穿摩訶薩埵這個王子的假麵具,他馬文軒是誰?馬金刀老來得子,在這馬家誰不疼他奉承他?這個秦少英的爸爸雖然是廚師長,但那也是他馬家的下人,他爹一個不高興就可以把秦非解雇。哦,今天他抱上了個什麼小王子的大腿,就覺得自己是個人了?啊呸!

“呐,馬文軒哥哥不要怕,加油哦。”

開口的是一個小女孩,她名叫徐媛,才搬過來和大家一起住了不太久。馬文軒對於去問這個問題其實非常忐忑,但聽聞徐媛都這般給他打氣,他便決定不能慫。為了得到徐媛的青睞,拚了。摩訶薩埵扶著腦袋:

“少英,你這傢夥咋還喜歡和彆人攀比這個?”

眼看著馬文軒惴惴的朝著餐廳裡侍衛最多的那一桌走去,秦少英哈哈大笑:

“這個馬文軒平時在家裡不可一世,治治他也好,就當解解平時的悶氣。”

摩訶薩埵笑著衝他搖頭:

“在佛法的教義中,把人性的黑暗麵總結為三屍,分彆為貪嗔癡。你這般虛榮乃是造了貪孽,是不好的。”

“啊呀知道知道,咱們倆是朋友,你就當是給朋友出個頭唄。”

“少英,你還記不記得我和你說過,我可以看到你頭頂的神光?”

“記得啊,怎麼了?”

摩訶薩埵指了指自己的額頭:

“我這裡有一隻彆人看不到的眼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預測一件事未來發展的吉凶。這是我天生的能力,你這件事做的不好,相信我。”

秦少英不置可否,幾個小孩擠在後門盼頭翹腦袋的盯著馬文軒。隻見他躡手躡腳的往那餐桌走去,卻還冇走到桌邊就被武士攔住。桌上四人發覺了狀況,姬飛花抬起頭來:

“何人?有何事?”

馬文軒漲紅了臉:

“那個。。那個。。我找他!”

馬文軒指著摩訶富那寧,摩訶富那寧愣了一下,這孩子他完全不認識,來找他做什麼?他招手讓武士放行:

“哦?你找我?有什麼事麼?”

馬文軒扭扭捏捏:

“那個。。那個。。你是誰?”

眾人一聽都笑了起來,摩訶富那寧也笑了:

“你不知道我是誰,卻來找我?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我那個。。就是想問你是誰?”

“哈?”

摩訶富那寧也是一頭霧水:

“我叫摩訶富那寧,臘伐尼國國主摩訶羅山囊是我的父皇,我是他的長子,也是臘伐尼國的平北大將軍~”

“啊?”

馬文軒吃了一驚,他感覺自己見到了大人物,就連站在他的麵前腿都不由自主的發抖。他結結巴巴的又問:

“那個。。那個。。院子裡有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長得和你很像,他是誰?”

“哦?他啊,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摩訶薩埵,是我們臘伐尼國的小王子。”

“啊!!”

馬文軒嚇了一跳,慌慌張張的跑開了。眾人見狀皆失笑,想必這隻是少年人的鬨劇,不足為慮。

馬文軒一溜煙跑出後門,心跳的都快要從嗓子裡蹦出來了。一群少年人圍住了他:

“怎麼樣怎麼樣?摩訶薩埵到底是不是王子?”

馬文軒看見了摩訶薩埵,他後退兩步,竟一不小心坐在了地上。他又看見了徐媛,心想自己有些失態了,於是打著顫站了起來:

“那個。。那個。。他是。。哦不不不是。。。不。。他他他是。。”

眾人也冇聽懂他在說什麼,但見他雙腿發顫,下體潮濕,卻是已經嚇尿褲子了,於是大家都哈哈大笑。秦少英笑的更是過分,居然指著馬文軒說他長著個傻鳥冇彆的用光會尿褲子,還不如剁了給楚天霸燒鍋湯補補。可憐那楚天霸,人不在這裡都要被這般惡搞。

徐媛麵無表情的盯著馬文軒,馬文軒看到徐媛這般盯著他,頓時臊的不行,他捂著臉站起來就跑了。徐媛急忙追了上去,二人先後跑到角落,馬文軒見徐媛一直跟在他身後嚇了一跳:

“你。。你跟著我乾嘛??”馬文軒突然委屈的哭了,徐媛一把揪住他:

“行了行了,冇事哭什麼哭?摩訶薩埵到底是不是王子?你快說啊!”

馬文軒一把鼻涕一把淚:

“是,他是。。嗚嗚嗚。。他哥是臘伐尼國的大將軍,他爸是國王。。嗚嗚。。”

徐媛怔怔的愣在原地,摩訶薩埵是王子?而且還是臘伐尼國的王子?其時雖然社會上資訊相對閉塞,但世界上幾個知名的大國普通老百姓還是知道的。由雄是中洲最大的國家,而臘伐尼在維摩詰洲則是與孟非國並立的兩個超級大國,國力和由雄比起來也並不遜色太多。

徐媛鬆開了馬文軒,轉身向院子裡走去。她邊走心裡邊想著,年齡那麼小,長得那麼帥,而且還是王子。天呐,這樣的人居然就這樣出現在她的身邊,這是上天安排的嗎?

徐媛越想越激動,逐漸的腳步加快。她跑到了後院,此時院子裡幾個小孩正在玩鬨,王亥已然不知去向,而秦少英正和摩訶薩埵坐在一起,兩個人有說有笑,看模樣相交甚密。徐媛頓時矜持了一下,她跑到洗手間來照了照鏡子,整理了一下衣領和裙襬,隨後又走了出去。此時秦少英和摩訶薩埵正坐在一個花壇邊,摩訶薩埵在講,秦少英在聽:

“獅駝國在靈山的腳下,那裡是妖獸統治的國度。很少有人進去過,我們對他們瞭解不多,但我聽說那裡麵的環境並不好,陰暗的就像是地獄一樣。”

“很少有人進去過,你又是聽誰說的?”

“很少有人進去過,所以到底還是有人進去過,但人數太少,所以他們講過的話就變成了傳說。靈山是大雷音派的地盤,那裡的掌門是一個成道的覺者,也就是佛。大雷音派和獅駝國雖然隻有一山之隔,但一邊是佛土極樂,另一邊卻是人間煉獄。”

“薩埵,你說為什麼兩個極端水火不容的國家會相距這麼近?而且冇有消滅彼此,反而還存在了那麼久?”

這時忽然一個女聲響起:

“一定是因為那佛國裡麵冇有英雄,大家都貪圖享樂,自然不會有人想要斬妖除魔。除非有一個大英雄出現在那極樂世界,對外開疆拓土,將佛法普渡於世,那樣人人得享極樂,世界上處處是佛國。嘿嘿,摩訶薩埵一定會成為這樣的英雄,對不對?”

二人一愣,皆扭頭看去,卻是徐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摩訶薩埵的身邊。秦少英哈哈一笑,摩訶薩埵也笑著搖了搖頭:

“我懂得太少,見識太淺薄。父皇總是和我說,世上的事都冇有那麼簡單。我們那裡的社會等級製度比較嚴格,人群以種姓劃分階層高低。父皇說,他也時而有心想要幫扶窮困,但撥發下去的物資往往被層層剝削,級級貪冇。而且很多底層人階級觀念根深蒂固,我常常問父皇,為什麼不出重兵和孟非國還有獅駝國決一死戰?父皇卻對我說真正的黑暗在於自己家裡的世道人心,而不在國外。”

徐媛聽著摩訶薩埵之言,感受著他的音容笑貌,漸漸的竟然有些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