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d7a7cede5f6759419ab6f90bc902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非拉開門簾:

“小徐,好了冇啊?”

“好啦好啦師傅。”

小徐端起鍋來把豬排倒入瓦罐中,秦非走過來拿筷子攪了攪:

“聞起來挺香的,但是你看,上麵有幾塊都燒焦了。你炒菜時對火候把握的不到位,下次要小些火慢慢煎煮,時間稍微長一點沒關係,你要做出好東西,才能對得起四海瓊漿的名聲。”

“知道了,師傅。”

“行了,去給客人端過去吧。”

小徐興沖沖的捧起瓦罐朝外麵走去,心裡那是美滋滋。這道菜昨天秦非剛教了他一遍,今天他就自己動手做了出來。雖然水平不如秦非,但卻已經可以上桌了,用不了幾個月秦非就升職成大堂經理,然後這個廚師長換了他來做,小徐想著想著都覺得自己是個天才。

“客官,醋溜豬排好啦。”

小徐剛把瓦罐放在桌上,門外便衝進來幾個官兵,眾店員都嚇了一跳,怎麼平白無故的就又被官兵光顧了?

一群官兵在店裡來回巡視,門外的大街上也有城防軍在戒嚴。馬金刀在樓上打開窗戶,見滿大街都是官兵,嚇得趕緊關上窗戶縮了起來,啊呦,這城防軍天天一驚一乍,可讓人家這些作小生意的人怎麼活?一旁小蓮被反手綁在椅子上,看見馬金刀的模樣怯怯的問道:

“老。。老爺。。這是怎麼啦?”

馬金刀擦了擦頭上的汗:

“冇啥冇啥,城防軍又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在那裡滿大街的轉悠。”

他走到小蓮身邊,捧起她的一條腿不斷的撫摸,小蓮“啊~啊~”的輕吟,馬金刀聽的陶醉,抓住她的小腳含在嘴裡。

“啊。。啊。。老爺你咬疼我啦。。”

馬金刀嘻嘻哈哈:

“小蓮啊,你知道爺爺是在疼你啦?真不錯,進步了,來,爺爺再獎勵獎勵你,乖乖的彆動~”

馬金刀一把扯開小蓮胸前的衣裳,小蓮頓露驚恐之色。馬金刀一臉壞笑:

“小蓮,爺爺這麼疼你,你給爺爺吃口奶不過分吧?”

“啊~,不要。。嗚嗚嗚。。老爺。。老爺你饒了我吧,讓馬金彪知道了,他會殺了我的。”

小蓮已經哭了起來,馬金刀頓時不爽:

“馬金彪?他算什麼東西?我是他哥哥,又是一家之主。再說了,自從七年前你被楚天霸汙了貞操,馬金彪就冷落了你,現在他天天都不著家,說不定外麵早就有人了。啊呀你說我們馬家又冇有休了你,你跟誰上床不是上床?二當家的不疼大當家的疼,那不一樣嘛?”

馬金刀說罷便對小蓮上下其手的玩弄,口中充滿汙言穢語。小蓮的身體和靈魂便這般讓他不斷的踐踏,她也冇辦法,隻能嗚嗚嗚的哭。

馬金刀玩著玩著忽然站了起來,隻見他麵部表情抽搐,雙手不斷的發抖。他扔下小蓮快步走到一個櫃子前,從裡麵拿出幾個咖啡色的果子磕出幾個果籽,拌在一些煙屑中,倒入一個菸鬥,點火便抽了起來。小蓮見馬金刀又犯了煙癮,雙眼流下了淚水,她帶著哭腔說道:

“老爺,老爺。。嗚嗚。。你不要再抽那個東西了。。馬金彪天天在外麵賣醉,您大當家又抽著這個冇完冇了,再這麼下去,咱們馬家,就要垮啦。。嗚嗚嗚。。”

馬金刀仰著腦袋躺在床上,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你們女人啊,就是頭髮長見識短。這是從大荒洲進口而來的賴庫提果,吸一口勝似和你睡了一晚。那大荒洲的拉姆國號稱神的國度,神賜予凡人的東西,那絕對是好東西呀。嘿,要不你也來嚐嚐?”

馬金刀站起來拿著菸鬥便朝小蓮走去。

“不。。不。。我不抽。。不。。”

由不得小蓮拒絕,馬金刀揪住她的頭髮把她的腦袋仰起來,拿著菸嘴就往她嘴裡塞。小蓮雙眼翻白,渾身抽搐,口齒不清的喊著“老爺饒命,老爺饒命。”,馬金刀比小蓮大九歲,這麼小一個妹妹在他麵前,像個母畜一般被他玩弄,看著她的無助,聽著她的哀求,馬金刀隻感覺爽翻了,人生至樂那不就是如此?他一把將小蓮抱起來扔在床上,撲上去拉上被子,像頭野豬一樣的翻拱了起來。樓下城防軍還在店裡四處巡查,秦非從後廚走出來道:

“怎麼了?幾位軍爺在找什麼?”

“有冇有看見一個身穿紅色鎧甲的人出現在店裡?確切的說是紅色以太甲。”

“軍爺,我們這裡是酒館,又不是兵營,怎麼會有身穿鎧甲的人出現呢?”

“混蛋!”

那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直接扇了秦非一巴掌,隨後一腳將秦非踢翻在地。秦非還未起身,便被周圍幾個軍士擒住。

“行了行了,冇事欺負老百姓做什麼?”

又一個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從門外走了進來,他打開麵罩,正是方效梅:

“你叫秦非?是這裡的廚師長?”

“嗯,閣下認得我?”

秦非雖然無端的捱打被擒,但他的臉上並看不出憤怒,說話語氣也是比較平和。

“我認得你的兒子,他之前不久在你們店門口替我解圍,算是對我有恩。”

“小孩子本就不懂事,何來有恩之說?”

方效梅笑了笑:

“這個店裡冇什麼問題,大家把人放了,都撤了吧。”

“方效梅?你連查都不查就說他們冇問題,就因為此人的兒子對你有恩?你這不是徇私?”

方效梅轉過頭來看著那影武甲軍士:

“你比我先進來查過,莫非你查出什麼了?”

那軍士一時語塞,竟不知如何作答。方效梅看著他冷笑,自己在城防軍裡混的不如意,人人見了他都想踩兩腳,真把自己當軟柿子了!

“既然冇查出什麼,那就走吧!”

方效梅轉身離去,那影武甲軍士回頭瞪了秦非一眼,隨後大手一揮:

“走!”

店裡眾人見城防軍都撤了,齊齊鬆了口氣。二樓房門也打開,小蓮從裡麵衣衫不整的從裡麵走出來,她的身上點點青紫印,還有道道繩索留下的勒痕。她慌慌張張的跑到隔壁寢房,洗臉更衣,內心悲苦萬分,眼淚不住的落下,以至於洗了好幾遍臉才堪堪能夠出門。

她走下樓見眾人都在攙扶秦非,便知道又是秦非擋住了官兵的胡攪蠻纏。她也鬆了一口氣,馬氏兄弟雖然不夠男人,但這馬家家大業大,大家都依靠著馬氏一族生活,誰都不希望這個家垮掉。她也走到秦非身邊攙扶住秦非:

“謝謝你,謝謝你,你的恩情我們不會忘的。”

秦非笑了笑:

“冇什麼,我也要在這裡討生活,大家都一樣,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這時夏鯀一行人也從門外走了進來,夏鯀見秦非似乎受了傷,急忙走過來詢問:

“發生什麼事了?”

“冇什麼,城防軍過來搗亂罷了。”

“嗯~,在這後廚工作真是委屈你了。”

“我本是一介平民百姓,倒是不知剛纔發生了什麼事,竟驚動了幾位將軍?”

“冇什麼事,哦對了,要不我回拉姆國給你安排一份工作?你帶著少英去我們那裡?”

“夏先生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的祖眷都在這裡,我不想離開大鹽城。”

“哦,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了。”

夏鯀歎了口氣坐回餐桌,東方雲朔笑道:

“夏將軍喜歡這廚子?我們由雄國的名廚有許多,您真喜歡我找幾個來你帶回去?”

“啊?哈哈,不必不必~”

幾人斟滿了酒又開始討論今天發生的事,摩訶富那寧轉頭對摩訶薩埵道:

“三弟,你就在這附近玩玩,不可以再走遠了。”

“嗯嗯,我知道了。”

秦少英帶著摩訶薩埵往後院跑去,秦非看著兩個少年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

“那個身穿黑袍鬥笠的傢夥武功好厲害啊。”

秦少英坐在台階上,望著天空一臉的憧憬。摩訶薩埵也笑嘻嘻的看著他:

“少英,你說人為什麼要練武呢?”

“當然是為了斬奸除惡,蕩平這世道上所有的黑暗與不公。我以後也要習武健身,作一個匡扶正義的大俠,就像今天那個人一樣,揮揮手便能治服怪物,救人於水火。”

“哦?你想做大俠,就是因為想耍帥麼?”

“哪有~”

忽然房簷上傳出了一聲輕笑,二人齊齊的向房頂看去,隻見一個人快速的縱躍而走。他身後那飄動的黑袍,還有那一閃而逝的鬥笠,不正是今天救了他們的那黑袍鬥笠的俠客麼?

“是他是他,是那個人!”

秦少英滿心激動,從偏院搬來了一個梯子。他的年齡太小,扛不住這大玩意,還要摩訶薩埵幫忙,兩人一起把梯子架到房簷上,隨後秦少英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

“啊呀,那個人不見了,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摩訶薩埵站在下麵嘻嘻的笑:

“人家的輕功那麼好,你爬個梯子都費勁,怎麼能夠追上他呢?”

秦少英宛若一個上房揭瓦的潑孩,在房頂上四處搜尋:

“這個傢夥跑到哪去了呢?他既然救了我,又為什麼要躲著我呢?”

“少英,少英~”

秦少英聽到屋簷下王亥的喊聲,一不小心竟從房頂上掉了下來。

“小心!”

摩訶薩埵急忙跑了過來,秦少英掉下來砸中他,壓在了他的身上。

“啊呦,啊呦,你這傢夥怎麼那麼能惹事。”

“這個臭小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馬文軒也走了過來,他和王亥看到了摩訶薩埵,見他麵貌似是外國人,都覺得新奇:

“你是誰?從哪裡來?”

摩訶薩埵還未回答,秦少英便摟住他的脖子忙不迭說道:

“他叫摩訶薩埵,是臘伐尼國的小王子。”

“什麼?小王子?”

馬文軒和王亥聞言都微微後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