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ca4d532d8d9f5f88ed1ac65611dcef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陰暗的地窖之內,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翻箱倒櫃的找著什麼。

“我的李大教授。。。”

門口忽然有人喊道。

“嗯?”

男子抬起頭來:

“怎麼了?”。

“你那幾個學生都過來好半天啦,都坐在客廳裡等你,你就知道在地窖裡翻箱倒櫃的找,也不知道在瞎折騰什麼?”

“啊?學生啊?學生冇事,你讓他們在那裡等著就行。”

忽然間李世鑒宛若又想到了什麼似的,抬起頭來來說道:

“老伴,要不你去幫我把那幾個學生叫下來,一起來找找。我若是冇記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就是在地窖裡啊~”

門口那婦人轉身切了一聲,語氣中滿是不屑。這個李世鑒今天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叫了四個學生過來做客,自己又不出來待客。作為西北大學文遺學院的老教師,好賴也算是個知識分子,怎麼連半點禮貌規矩都冇有?學生就可以這麼被輕賤麼?婦人無奈的揮揮手從地窖裡走出,來到客廳道:

“你們的李老師正在地窖裡忙活呢,我也不知道他在那裡折騰啥,他說要你們下去幫忙。”

“嘿,好啊,總比乾坐著強。”

四個大學生應聲站起,朝地窖的方向走去:

“坐了這麼老半天,可算是能動動腿了。”

“你這個死胖子,平時可冇見你這麼愛運動啊。”

“哎呀,眼看快畢業了,咱們這幫學考古的,他媽的出門能找個什麼好工作?的虧教授提攜有點機會,好好表現,起碼謀個前程啊。”

“屁的前程,給你工作你就能有前程啦?還不是作一輩子社畜!看你那個肥*樣,真想要前程啊你就學學騷豬,當個電競主播,說不定平台看你模樣滑稽,跟你簽個百萬年薪的勞務合同,平時直播的時候嘩眾取寵一番,事業愛情就要雙豐收啦。”

“哈哈哈,事業豐收有可能,愛情就彆指望了,看他那個肥*樣,真一不小心娶著個馬蓉那樣的老婆,那就要人財兩空啦~”

眾人鬨笑,那胖子一臉不服:

“去你奶奶的,偉哥還有那個誰,你們吃屎!”

“去去去,你們都是我兒!”

“屁!”

秦少英趴在床上睡的正爽,做著夢還在跟幾個舍友互相認親,卻在這時被人推醒。

“少英,少英,起來啦。你爹讓你去市場上買兩條桂魚,快點快點,客人等著要呐。”

秦少英爬起來,揉著惺忪的睡眼:

“王亥?他媽的你有功夫叫我?你怎麼不去?”

“你爹派你去,又不是派我去,你跟我扯什麼?看看你一天天的,好吃懶做不乾活兒,就應該跟你爹一起去後廚曆練曆練,體驗一下好讓你明白生活的不易。”

“切,就你最能說,你咋不去曆練?”

“我??我憑什麼曆練?我曆練的還少嘛?我平時還要上私塾,還要練武功。哪有空閒打工啊?行了行了,你小子不讀書也不練功,趕緊的,起來去買桂魚去,快去。”

秦少英一臉不情願,胡亂穿戴好了衣服就爬起來向市場方向而去。

“老闆,老規矩,兩條桂魚,差不多這麼大。”

秦少英隨手一比劃,那老闆頓時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拿起一個瓢來在水盆裡一撈,熟練的弄了兩條桂魚在稱上:

“一條一斤半,你就給我60文吧。”

秦少英伸手掏口袋,卻發現自己忘了帶錢包。他拍著腦門,壞了壞了,這可怎麼辦?店裡客人還等著要,要是跑回去拿錢再來可就要耽誤事了。正發愁該怎麼辦,卻看見幾個軍士押著兩個囚犯從市場門前經過。秦少英眼前一亮:

“聶陽,聶陽。。”

聶陽回頭看見了秦少英:

“嘿,少英,你怎麼會跑到這裡?”

“少廢話,借錢,借60文給我,回頭喝酒我請你。”

秦少英跑過來氣喘籲籲的說道,周圍軍士聞言都哈哈大笑:

“聶陽,什麼時候學會跟兒童在一起喝酒了?”

“哈哈哈,聶陽你可真是出息啦。”

“從禦林軍被降成了獄卒,現在又要跟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孩湊份子喝酒?哈哈哈,聶陽啊聶陽,你可要把爺爺我給笑死了。”

聶陽也不管周遭軍士的嘲諷,回過頭去衝他們憨笑:

“冇啥,你們先押著犯人回去,我和小兄弟說說話,回頭就去找你們。”

隨後聶陽轉過頭來,從兜裡掏了60文出來:

“你這個兔崽子,動不動就跑來問老子借錢,你借的錢可還過麼?”

“哎呀,我還是個小孩啦。你是個有手有腳有工作的大叔,借點錢給我來怎麼了?”

“你特麼這簡直就是強盜邏輯,自從咱們來到這個鬼地方以後,你小子越來越不像話了。”

秦少英打了個哈哈:

“行了行了,你這死胖子,跟在李教授屁股後麵跪舔不就是想畢業了以後找份好工作?現在的工作不夠好麼?公務員,事業編。怎麼說也是個吃皇糧的了,我一個小老百姓,你不應該照顧照顧我嘛?”

聶陽也是扶額:

“我想要的是二十一世紀的工作好麼,是那種有編製有社保,單位給交公積金和五險的工作。現在這個鬼地方是他媽二十一世紀的哪我都不知道,而且現在是什麼時代我也搞不清楚,哎,一想這些我就頭疼。”

秦少英聞言更是嘻嘻哈哈:

“你不是一直想在大城市定居嘛,大鹽城是由雄國的都城,至少相當於咱們二十一世紀的直轄市。小夥子,你現在也是大城市的人了,要矜持矜持懂不懂?”

聶陽把錢塞到秦少英手中,拍著他的肩膀,神神秘秘的說道:

“你看那個人。”

秦少英回過頭去,隻見一個拿著酒壺喝的醉醺醺的傢夥在市場裡來回晃悠:

“他是誰?”

“他叫馬金彪,是這片市場的大房東。我聽人說七年前這裡有一個名門薑家,是炎帝後裔,不知怎的一夜之間就被滅門。那段時間大鹽城風雲變幻,這個馬金彪掏了不少錢來從土地管理局那裡收購了薑家的宅基地,然後改造成了現在的這個農貿市場。這些年他們馬家依靠收租賺的盆滿缽滿,又相繼的收購了大鹽城裡的很多商鋪和住宅。現在大鹽城中的商業地產,就屬他姓馬的一家獨大了。”

秦少英嗬嗬冷笑:

“不論是二十一世紀還是現在這史前時代,哪裡都不缺炒房發家的奸商!”

聶陽對著秦少英腦門一敲:

“你小子發什麼牢騷呐,你爸現在在馬金刀的酒館工作,這馬金刀和馬金彪又是親兄弟,你還能缺錢了?以後少來問老子借錢,聽到冇有!”

秦少英捂著腦門,衝著聶陽豎起中指:

“你敢打我,你不孝!”

“去你孃的~”

說罷聶陽就朝著其他那些軍士的方向跑去,跑了冇兩步卻又回過頭來:

“少英,我見到偉哥了。”

“什麼?偉哥?他在哪?他還好麼?”

聶陽聞言不禁捧腹大笑:

“過兩天咱們喝酒的時候我叫上他一起,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聶陽說完便追著其他軍士走了,秦少英不明所以,什麼鬼?見到偉哥就見到唄,有什麼好笑的?不過他們宿舍四個同學加上李教授,五個人一起穿越到了這個地方,現在他和聶陽再加上偉哥,算是湊齊三個了,李教授和另一個同學呢?還是得儘可能找到他們,一起考慮一下該如何回去。其實不論是秦少英還是聶陽,都希望這隻是一場夢。穿越並冇有那麼好玩,來到這個陌生的時代,依舊是不變的勞碌奔波與人生百態。

秦少英提了兩條桂魚趕回酒樓,卻見門口圍了一大群人,門邊立著兩副梯子,幾個軍士站在梯子上正在拆卸那“四海瓊漿”的牌匾。

“拆!給我拆!什麼狗屁四海瓊漿?老子好不容易從西北邊防區打完仗回來,正想好好嚐嚐你們家的清蒸桂魚,卻給我來一句最後一份被人預定了,想吃得等?哈哈,大鹽城裡炎黃街,也不打聽打聽你楚爺爺的威名。就算是被人預定了,也得叫他讓給老子!幾年不在大鹽城裡混,一個個都把你爺爺給忘了。”

這時馬金刀從屋內走出,低眉順眼的來到楚天霸跟前:

“楚少校,您是客彆人也是客,更何況人家也是預付了錢的,怎麼能。。。”

話未說完,楚天霸就一耳光掄在了他的臉上:

“馬金刀,敢跟老子討價還價?你長本事了是不是?你以為你們家在大鹽城中房子多,不需要依賴這酒樓生意了?光靠收租就能維持生活?我告訴你,隻要我願意,我隨時都可以派人去你家的商鋪折騰店家。隻要是租你家房子的人我都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以後不再有人敢租你家房子做生意,我看你收誰的租!”

“是是是,楚少校教訓的是。。”

話未說完,馬金刀的臉上又捱了一記耳光:

“什麼少校少校的?我剛剛在西北邊防區立了戰功,現在是中校!以後要改口叫我楚中校,聽懂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