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9a2d19a11e761f288e8a058a9abb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道道鋼索纏在男子的身上,周圍眾軍士一同奮力拉住,宛若它們此時捕獲的不是欽犯,而是一頭猛獸一般。

“中校,中校,就是他。前幾天就是這個傢夥在**苑門口冒充羅將軍的親衛,還騙我給他墊付了房錢。。。”

中校轉過身來對著那軍士便抽了一個大嘴巴子,直接將軍士抽的原地打轉。

“你也好意思告狀?你幾曾看見過我們軍中有人穿戴過紅色的以太甲?真是個飯桶!”

中校轉過頭來:

“我聽說神農戰甲便是一件紅色的以太甲,薑天麟,想不到你會以身涉險,親自衝過來拿我?隻可惜你算錯了一步,還是我棋高一招!”

中校語氣中充滿了得意,武道高手又如何?江湖名望高又怎麼樣?還不是讓老子拿了?你名望越高,老子的戰功就越大!

男子在地上掙紮著不停打滾,周圍拖拽他的軍士都覺吃力,又喊了十幾個人過來幫忙,二十多個軍士一同拽住他,才堪堪讓他老實一點。男子心想壞了壞了,一出來就著了道,老爺他們該怎麼辦?自己纔剛和麗麗結婚,還不曾享用過她的溫情,還有自己和薑雪的孩子。眼下自己被這麼多鋼索捆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屋子裡的幾個人如何才能脫身?姬皇要神農戰甲意圖對付蜥蜴人,便是老爺讓官兵抓了其實問題也不大。但自己的妻兒豈能落在這群禽獸的手中?今日就是自己死了,也一定要殺出一條血路供母子倆逃生。男子如是想著,手上加大了力道想要掙脫鋼索的束縛,卻在這時頭盔的熒屏上星圖變幻,血紅星球的異相再次出現。

“嗯?”

男子大吃一驚,這附近居然有蜥蜴人的存在?他是誰?人在哪?男子左右環顧,他隻感覺每一個軍士穿戴都一模一樣,根本分辨不出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同。比較顯眼的就是打頭的那箇中校,但這並不能證明他就是蜥蜴人啊?男子不禁開始頭疼,當年薑天麟讓他去藥師國打造的這兩副鎧甲,皆是為了對付蜥蜴人而專門設計製作的。他之所以選擇玫紅戰甲,不僅僅是因為這戰甲是不祥之物,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這戰甲配備的武器是劍。其時各個大陸上的武士習武,皆是施拳腳並修一器,十八般兵器九長九短,不同的武士專長不同。他早年在東部的一個海島上學藝,那海島名為肝榆屍島,島上有一君子國,君子國上人人衣冠帶劍,好讓而不爭。那裡有一名望不大不小的武林門派,名為浪鳴劍宗,男子便是其中弟子。他的劍術極為高超,因為常年與劍為伴,他對劍也有獨特的感情。另一副鎧甲其實他也是穿過的,但那副鎧甲配備的武器並不是劍,他感覺用起來不順手,所以乾脆把它收藏了起來,自己隻穿戴玫紅戰甲。然而問題在於,這兩幅鎧甲在鑄造之時,因為玫紅戰甲是先鑄的,所以針對爬蟲族設計的新功能還不夠完善,它隻能夠感應到身邊存在蜥蜴人,但並不能明確辨認到底誰是蜥蜴人。如果冇有蜥蜴人之類的問題,在使用上倒也不礙事,但遇到了和蜥蜴人有關的問題,鎧甲的功能就開始變得有些不夠用了。

“可惡!”

男子啐了一聲,他本想護著妻兒逃出去,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可星圖異相再次閃爍,問題就又開始變得複雜起來。“額啊!!額啊!!誰是蜥蜴人?你們當中到底誰是他孃的蜥蜴人!!”

男子嚎叫出聲,周遭軍士一臉懵逼。什麼?這個傢夥到底在他娘說什麼?什麼叫蜥蜴人?到底是說蜥蜴還是說人?

“這個傢夥想要掙脫鋼網,大家不要聽他在那裡瞎喊蠱惑軍心!”

聽到中校喊話,眾軍士頓時反應過來。他媽的這小子還真是夠狡猾,差點就著了他的道了。男子聞言頓時無語,自己就這般冒失的喊出來根本就冇人相信,縱然是他自己,對於蜥蜴人這個名字也是最近幾天才聽薑天麟談起。他以前隻聽說過爬蟲族,而且還是很遙遠的古代傳說,要知道這世界上都多久冇出現過爬蟲族了?誰若是說爬蟲族要捲土重來?那彆人指定要把他當神經病。

“那個傢夥好像發現我們了?”

“嗯,看起來是這樣。人類文明發展了這麼久,高人總有那麼一兩個。但人類天性愚昧,排斥異己,高人顯現智慧,伴隨他的睿智而來的往往是被同類鄙棄和驅逐。”

“看著這個人,我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在大雷音派流傳著一句話,叫作佛渡有緣人了。”

“嗯,行了,咱們趕緊走吧。繼續留在此地看熱鬨,彆真在人家麵前露出了馬腳。”

對麵酒樓上兩名男子說罷匆匆放下茶杯離去。男子還在掙紮,他右手一鬆,花王劍頓時從他的手中脫落,還未落地,這劍就像是活了一樣,淩空漂浮起來化作一道閃電,朝著中校直刺而去。

“我*!是以炁馭劍。”

中校大駭,傳說中的以炁禦劍,這是隻有內功修為極高的人才能夠做到。在軍中,彆說是他了,就連羅將軍也不能。這個薑天麟武藝如此之高,又一肚子兵殺韜略,看來他的江湖名望果然不是虛的。

中校還兀自以為男子是薑天麟,男子也不管那麼多,控製著花王劍對著人群橫掃過去。中校低頭躲過,花王劍一擊不中在空中旋轉掉頭,劍柄的另一端也伸出三尺長刃,化作兩頭三尺刃的形態向著人群劈刺。眾人連躲帶擋,一時人心惶惶,大家都怕自己被花王劍瞄準。空中銀光閃爍,花王劍朝著拖拽鋼索的那幾個軍士淩空斬去。眾人手忙腳亂,一時竟疏忽了拖拽鋼索,男子暴喝一聲,強勁的內力在全身流動,一時竟帶動得周遭空氣都宛若炸開了般,氣流以他為中心爆開,登時他身上的道道鋼索便被爆的四處橫飛。

“不好,鋼網被他掙脫了!”

“大家快後退。”

兩個影武甲軍士漂浮在空中,手持鋼鞭的一端死死的將男子拽住。

雖然男子已經掙脫了鋼網的束縛,但依舊被鋼鞭捆住。兩條鋼鞭一條斜綁住了他的上身,另一條綁住了他的雙腿。兩個影武甲軍士一人一頭,拉住男子橫拽。男子被他倆拖在地上又甩到半空,隨後又從半空摔在地上。

“你們快把鋼網重新架起來,大家一起幫忙纏住這個王八蛋,快,我們撐不住了!”

兩個影武甲軍士衝著人群大喊。那男子豈能坐以待斃?隻見他伸手朝著花王劍的方向一抓,花王劍頓時變成單頭三尺長劍的模樣飛回到了他的手中。他一手持劍,另一隻手抓住纏在他上半身身上的鋼鞭猛力一拽,那鋼鞭另一頭的軍士無法承受男子的巨力,竟被他拽的生生飛了過來。眼看他就要和男子撞上,男子整個身體也奮力挺起,花王劍閃爍著鋒銳的銀光一劍斬下,那影武甲軍士此時飛在半空無從借力,被他劈中,他幾乎都未感受到疼痛,腦袋便飛了出去。

影武戰甲自動解除了變身,化作一枚胸掛掉落在地。那軍士的頭顱如皮球般在地上到處滾,身體也是一軟,緩緩下跪,後又側身倒地,脖子上的鮮血呲的就像噴泉一樣。

男子一劍得勢乘勝追擊,啟動了玫紅戰甲的反重力裝置也飛了起來。另一個影武甲軍士見狀大吃一驚,無儘的恐懼感向他的全身襲來。

“下一個輪到你了!”

男子冷笑一聲,隻見他在半空中倒懸翻身,身向下腿上揚。那影武甲軍士擋不住他翻身的巨力,也被他拽的飛了過來。男子雙腿外擺,半空中變成了一個一字馬,纏在腿上的鋼鞭也被他掙開。他抬頭與那軍士麵對麵,隻見那軍士手腳亂舞,不知所措的就朝著他飛撞而來。男子冷笑,雙手持劍向前平刺,一時金鐵交碰,隨後劍刃入肉,花王劍直接穿過那軍士的前胸將它一劍貫穿。

“噗~”

軍士的影武戰甲也解除了變身,鎧甲的光影回到他的臂環中,他大吐一口鮮血,噴了玫紅甲男子一臉。男子動作不停,雙手變單手,一記上撩劍,軍士的身體頓時碎成兩半,內臟腸子爆的到處都是。男子落在地上,長劍斜指地麵負手站立,他的身形並不如何高大,然而此時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卻是睥睨天下,不怒自威。

此時**苑的二層樓上,麗麗趴在窗邊注視著男子的一舉一動,從一開始的擔憂到後麵的震撼,最後完全沉醉在了他的氣場之中。

“好帥啊,好帥啊。一個人和這麼多的官兵對峙,就是這個男人,他剛纔居然拉著我和我一起拜了堂?這是真的嘛?”

麗麗半低著頭,想起男子剛纔瘋了似的親吻她,想起他一臉痞相的衝她壞笑,漸漸的癡了。忽然間天空中飛來一道黑影,麗麗抬頭看去,卻是害怕的衝著窗外男子大喊:

“哥哥,小心~”

男子頓時抬頭,隻見一三五米長的蟬蛹狀飛艇遁空飛來,艇下元能炮對準了男子,炮口快速的蓄能,隨後便朝著男子一炮射來。男子急忙閃避,他腳下步法神奇,蹦跳如蟾蜍,靈動如遊蛇,隨著他的快速躲閃,就連身形也化作了一道殘影。

“這是七星鬥移步!”

中校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本來想生擒薑天麟,卻冇想到此人武藝之高完完全全的超越了他的想象,從以炁禦劍到七星步法,從掙脫鋼網到秒殺兩個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論單打獨鬥,倘若把他放在安南鎮軍中,那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眼下這樣優秀的人才居然是自己的敵人?要不是這次出來帶的兵不少,還真他娘不知道是誰抓誰了。

“哥哥,哥哥~”

麗麗眼看著男子被打的到處亂竄,一時心疼的落淚。一日夫妻百日恩,周遭的官兵數量如此之多,縱然男子武藝再好,他們眾人恐怕仍舊插翅難飛。既然左右都是個死,那還不如就和他死在一起算了。想罷麗麗將嬰兒放在床榻上,轉身就往樓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