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2db07c5fdbc3e124cd9a873733d7af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隻聽見嗖嗖的弩箭破空之聲,幾隻弩箭射破了窗戶朝著屋內飛來。薑天麟急忙按住薑子夜臥倒,男子也趴下,用身體擋在了麗麗的身前。隨後便是兩聲噗噗的箭刃入肉的聲音,卻是男子的左肩中了兩箭。

“額啊~”

男子一咬牙,伸手將兩支箭拔出,一時他的左肩血肉模糊,兩道傷口也是血流不止。他抱住麗麗滾到房間的角落,床上的嬰兒也是不停的啼哭。麗麗此刻已是泣不成聲,她抱著男子,把頭埋在他的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們大家,你不要恨我。。嗚嗚嗚。。”

此時依舊不斷的有弩箭從窗外飛來,同時還有好幾道黑影漂浮在窗外不斷的徘徊。

“對方出動了裝備以太甲的武士,可能還有戰鬥用的飛艇,你要當心~”

薑天麟按住薑子夜,轉過頭來對男子說道。他取出胸掛,試著用神農戰甲變身覆甲狀態,然而他本來就重傷未愈,現在又著了高樂粉的道,連續嘗試了好幾次,都無法啟動神農戰甲。

“老爺,你保護好子夜和孩子,抓緊恢複傷勢,其他的就交給我吧。”

這時屋外傳來了喊聲:

“薑天麟,你們這些孽黨已經是窮途末路,不要再做無謂抵抗,快快束手就擒,交出神農戰甲,興許姬皇陛下還能免了爾等的死罪。”

薑天麟聞言也抬頭罵了回去:

“呸~!你們這群羅權的狗,我薑天麟一世英雄豈能向爾等低頭?有種你們進來?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不怕死的就放馬進來抓我,看我不把你們全殺了!”

此時一旁的麗麗和男子正相擁躺在地上,麗麗不斷想問詢男子傷勢,男子卻捧住她的腦袋親吻了一下又一下。每當麗麗想要開口說話,男子便一口咬住她的小嘴,陶醉的吻了起來。一時竟將麗麗弄得暈乎乎,她紅著臉晃著腦袋擺脫了男子的吻,趴在他的胸前撫摸他的傷口。這兩個箭洞好深,好駭人,他不痛的麼?他為什麼突然像瘋了一樣的吻我?麗麗抬起頭來,眼淚汪汪的看著他。隻見那男子也一臉痞相的衝她壞笑。麗麗急忙又低下頭,怯怯的說道:

“你這個傢夥,平時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冇想到突然就變得這麼流氓,我真是看錯你了。”

男子哈哈大笑:

“我本來就是個流氓,就連姬皇陛下都說我是流氓,不然為何要通緝我?”

麗麗原本哭的梨花帶雨,聽到男子這番話卻噗嗤的笑出了聲。此時情況危機萬分,這個壞蛋居然還有閒工夫開玩笑?他真的不怕死麼?一時麗麗的心也平靜了下來,自己打定主意一輩子跟定了他,縱然是死也要在一起。既然如此死又有什麼好怕的?麗麗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他,她把臉貼在他的胸上。這個胸膛並不算寬大,但堅實有力,而且非常溫暖,令她心安。

死吧死吧,自己讓嫖客老鴇輕賤了一輩子,難得有一個男人不嫌她,愛她,疼她。這還有什麼不夠的麼?能和這樣的英雄相聚相戀,而且結為夫妻,人生在世夫複何求?

男子爬到床邊抱起嬰兒,扯下一塊床單把嬰兒裹住,抱著他又爬回麗麗身邊。

“我看你這幾天一直都在哄著這孩子,他是你的孩子麼?”

“他不是我的孩子,是一個重要人物的孩子,我被通緝就是因為要保護他。”

男子不敢說這是他自己的兒子,雖然他相信麗麗的善良和單純,但為保萬全,防止麗麗把這孩子丟掉,他隻能撒了個謊。

“這孩子真可愛,以後我們的孩子也會這樣可愛,你說對麼?”

麗麗抱著嬰兒不停的逗他玩,那嬰兒竟也不哭鬨了,他笑嘻嘻的衝著麗麗拍手,似乎非常的喜歡她。

“麗麗,我本說我是軍官,實際上卻是通緝犯,你不怨我欺騙了你麼?”

“我怎麼會怨你?哪有通緝犯會主動承認自己是通緝犯的?”

“麗麗,我亡命天涯,四海為家,生活饑一頓飽一頓,你真的願意和我在一起麼?”

“我在這青樓中頓頓飽又如何?還不是被人看不起?有可能被賣有可能被拋棄,縱然冇有這樣的橫禍,等容顏老去冇用了,不還是得被人扔掉,落得個悲慘下場?”

“麗麗,你為什麼會愛上我?”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愛你,我喜歡你的音容笑貌,喜歡你的風流倜儻。官兵將你追到天涯海角,我便與你相伴到天涯海角。若是姬皇陛下將你殺了,我便與你生死相隨!”

此時還不斷的有弩箭射進屋裡,兩人四目相對情意綿綿,宛若天塌了下來也不能阻擋他們的愛情。一旁的薑天麟原本在運功療傷,聽到二人這一番膩膩歪歪的告白差點冇噴出一口老血,兩個兔崽子在老人家麵前秀什麼秀?薑天麟扶住腦袋,這個小子踏馬的不是一般的會撩,自己的寶貝女兒當初是不是就是這麼被騙了?薑天麟越想越頭疼,心中波瀾起伏竟連內傷都牽動了。他努力讓自己安靜下來,不聽這兩個年輕人在這裡胡扯。男子扶著牆起身:

“玫紅戰甲!”

隻見他的腕帶上迸發出片片花瓣狀的光影,將他全身覆蓋。下一瞬花影組成鎧甲的模樣,發出強光同時凝為實質,變成了一玫瑰金色打底的人形機甲。

“保護好孩子,記著我愛你。”

“你一定要小心啊~”

男子轉身跑了出去,麗麗的眼眶又濕潤了。雖然她不懂打仗,但她也知道這官兵肯定是老鴇叫來預先埋伏在四周,此時必然已經將整個**苑團團圍住。這長沙縣當地屯駐著整整一個集團軍的兵力,區區幾個通緝犯讓他們盯上,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幾個手持山銅刀的軍士聚集在門前小心翼翼的靠近,雖然他們人多勢眾,但他們卻都知道,這幾個從大鹽城裡跑出來的欽犯,個個都不是等閒之輩,不僅武藝高強,而且裝備著以太甲,若是哪個軍士單獨遇上絕對十死無生。

一陣爆鳴聲響起,房門從裡麵被人一腳踹開,飛濺的碎門板像飛鏢一樣的向外四散,兩個離得近的軍士猝不及防,被飛濺的碎門板當場擊殺。

“啊,好強的氣場!”

“大家後退!”

眾人急忙向後閃躲,個個持刀置於身前作防禦狀。隻見一個紅影從門內飛出,他冇有什麼花哨的走位,直接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那帶隊的軍官撲殺了過去。眾人大驚,正所謂擒賊先擒王,這傢夥不僅是個武道高手,而且還是個將才!

對麵那帶隊軍官是一中校,這幾個通緝犯事關重大,羅將軍和姬皇陛下都下了死命令拿人,集團軍司令竟直接派了一箇中校帶了四個編隊過來,人數比圍剿薑府時還要多。眼看這紅影向自己撲殺過來,中校騎馬站在當地紋絲不動,嘴角泛起了冷笑。自己這邊這麼多士兵來包圍了**苑,這樣要是還能讓對方生擒,那自己不真成了酒囊飯袋了??

幾道鋼索突然從地上橫起來,組成了一道鋼網,兩邊的房頂上分彆站著十幾個軍士拖拽著鋼網的兩端。男子一頭撞在了鋼網上,下一瞬,兩個身穿影武戰甲,漂浮在半空中的軍士飛了過來,他們一人手上拿著一條鋼鞭,朝著男子擊甩而來。鋼鞭將男子死死的纏住,隨後鋼網也蓋在了男子身上。這鋼網上也不知是怎麼設計的機關,竟然能夠收縮成團,一道道的鋼索纏在男子身上,直接把他裹成了個粽子。

“哼,卑賤的人族,對付自己的同類,下手還真是一點都不含糊。”

“這以太甲原本被製造出來原本是為了絞殺我族而用,現如今卻被他們用於內鬥,真是不知道這該用可悲來形容,還是該用可笑來形容。”

不遠處的酒樓上坐著兩個喝茶的男子,他們一邊品茶一邊欣賞著這場戰局。

“不過也不能把人類的文明全盤否認,這龍蝦花茶真是一絕,至少我很喜歡。”

一個品茶男子讚美道,他變成了金眼豎瞳,口中信子伸縮舔抵了一下。另一個男子看著那一邊的戰局,也變成了金眼豎瞳:

“嘖嘖嘖,鐵鎖還可以這麼玩?人族的數量遠遠多於我族,若是它們一個個全都使用這樣的戰術?那我們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麻煩。”

“怕什麼?這些年我族科技進步迅速,雖然和大荒洲的文明程度還有些差距,但比起其他大陸的人類已然高的不知道哪裡去了,有些地方的人族甚至退化得連金字塔都不會用了。更何況各個大陸上的人類也有臣服於我們的勢力,倘若真的開戰,我們的勝算依舊很大。”

“單純的勝算大怎麼行?我族若要光複,對作戰和後期治理就一定要有必勝的把握。”

“說起來,怎麼才能算是有必勝的把握呢?”

“嗬嗬,這就不是你我該關心的了。咱們隻是哨探兵卒,一切計劃還是得服從於大將軍和國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