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6b838603c809cb3af268455486961e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羅將軍,我們那些假扮成土匪的弟兄們已經基本上控製了局麵,薑家頑抗的殘黨多數戰死,剩下的要麼倒戈要麼被擒。你看?”

楚天霸舔著臉向羅權彙報道。對於它那奴顏婢膝的狗樣,羅權也懶得多看:

“第二編隊的人馬,現在前往博甘山的山道上,準備攔截要從那裡逃亡薑家孽黨。楚校尉,你帶領第三編隊,隨同我一起前往薑家的府邸,記住,我們第三編隊行進的速度要慢,最好等到了薑家大院時,那大院中的人已被第一編隊的人殺光。這樣省的我們官兵撞上土匪,雖然姬皇出於一些目的要我們掩人耳目,但畢竟我們本來的目標是除掉薑家,難不成還要裝模作樣的和自己人打一場?傳令,目標薑家大院,緩緩行軍,如果路上遇到有人跑出來求救,就儘量敷衍。隊形要整潔,行動要從容,出發。”

楚天霸聞言點點頭,招呼身後的第三編隊開始行軍。路上他還有些擔憂:

“羅將軍,要不我們還是稍微走快點。那薑家的幾個女兒媳婦,我聽聞皆是五官端正的大美人,咱們第一編隊的粗漢子們個個都冇什麼文化,我怕它們辣手摧花。這些個姑娘可以來勞軍也可以給大將軍你納作妻妾,萬一香消玉殞了豈不可惜?”

羅權瞪了它一眼,冷道:

“聽起來你似乎很在意薑家某些人的安危?你可彆忘了,薑家家主薑天麟先前不同意姬皇解散傭兵的提議,而且它們還把持住神農戰甲不放,雖說這是他薑家的傳家寶,但自太祖黃帝一統八方之後,天下便隻有一個王權。隻有王纔有資格掌財執兵。它薑府又是屯兵又是私藏以太甲,在姬皇的眼裡,那便是犯上作亂,意圖分裂國家。這兩條樣樣死罪,楚校尉,莫非你想要和這群人牽扯上什麼關係不成?”

楚天霸聞言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慌忙道:

“屬下糊塗,屬下糊塗。屬下色迷心竅,差點犯下大錯,還請將軍大人大量,屬下給您做牛做馬。。不不。。屬下不配當牛馬,屬下給您作狗。隻要將軍不要上報姬皇陛下,放過屬下一馬。。屬下。。屬下一輩子都給您當狗。。汪汪汪。。”

羅權本來並不如何將楚天霸放在眼裡,卻在他學狗汪汪叫時聽樂了,他捧腹大笑,一手拍了拍楚天霸的肩膀:

“得了得了,身後那麼多軍士看著,你怎麼就好意思這麼汪出聲了呢?薑家平日做事也算規矩,而且傭兵眾多,又有神農戰甲坐鎮,這次倘若不是你和薑釗聯絡,就算能夠拿下它們,我們也不怎麼討好。且不說圍剿它們會給我們帶來多少兵力上的損失,單單是把整個大鹽城鬨得滿城風雨,就不是什麼好事。中洲並不是隻有由雄一個國家,在中洲之外更有大荒洲,大西洲,維摩詰洲,東山洲,奇達亞洲,這些大洲之上又有數不儘的國家。由雄國占據著這麼一大塊富饒宜居的土地,多少隻眼睛都在盯著咱們,盼著咱們內部大亂,然後趁機過來瓜分我們的財富?倘若真的有那麼一天,我這個鎮南將軍可就不好做了。海外的國家,他們的國力,兵力,武器先進程度?多數我們一無所知,我們由雄雖然人口眾多,但打起仗來軍糧軍械的消耗纔是重中之重,所以人多未必就是優勢。而論及威力強大的武器,在大鹽城中可以開動的殲星艦隻有一艘,以太甲雖然有不少,但那畢竟是單兵武器,不具備大規模的殺傷力。總而言之,作為鎮南將軍,我需要考慮的事情並不比姬皇陛下少。。。”

羅權說著說著就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多嘴了,也是奇怪,平時家中人見識參差不齊,軍中人對他也是阿諛奉承居多,很多想法很多話,他都找不到一個傾訴的伴。今日突然跟楚天霸一說這麼多,是因為楚天霸當眾學狗叫?還是因為即將立下戰功令自己心情大好?

羅權想了半天,覺得可能是後者的原因。果然對於將軍來說,戰功纔是最能夠凸顯其價值,滿足其成就感的方式,然而可悲的是,這一筆戰功,卻是從自己人的內戰中獲得。

羅權不再和楚天霸廢話,他雙腳踢了踢身下的青眼食鐵獸:

“我們加快行軍吧,如果和假扮土匪的第一編隊撞上,那也不礙事。我已改變主意,既然打定主意和薑家撕破臉,那就把它們都殺了,過幾日昭告百姓,就說境外匪幫猖獗,謀害了財大氣粗的薑家,再把大鹽城戒嚴幾日便了。”

眾人聞言頓時興奮,燒殺,擄掠,強姦,天下太平已久,能夠這般肆無忌憚的機會可不多。

另一邊,薑府之中剩餘的家兵也都陸續聚集到了中庭。其時府院外圍已經被大火包圍,再往外的情形根本就看不清。方纔那哭哭啼啼的少年也攙扶著薑天麟在中庭的台階上坐下。

內房忽然傳來了嬰兒的哭聲,薑天麟冇有說話,那鎧甲男子卻是一驚,解除了鎧甲的變身之後飛速向內房跑去。隻見幾個前來接生的郎中儘是默然,一產婦麵色蒼白,赤身**,她躺在床榻之上,雙眼微睜,一動不動,而她身下的床榻,也已經被鮮血染紅。

“雪兒,我的雪兒。。”

鎧甲男子麵無表情的走過去,撫摸著那產婦的秀髮,將她的腦袋摟在懷中:

“我曾說過會愛你照顧你一生,你也答應與我作一對比翼鳥,可是。。你我相愛才幾年?怎麼你就去了呢?。。”

“先生,我們明白你的傷痛,但你不要怪我們。薑府發生瞭如此重大變故,是我們大家都始料未及的,方纔府院內又是火光又是哭喊,您又在外麵與歹徒廝殺。夫人始終分心,不得安寧,所以。。。所以臨盆也不能順利,但好在孩子還是順利生下來了。。。”

幾位郎中相繼安慰他,而他卻宛若失了神一般,口中一遍遍的唸叨:

“雪兒不在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雪兒不在了,從此世上再無至親~”

這時,床頭的嬰兒卻忽然被抱起,男子抬頭望去,卻是薑天麟。隻見他一臉慈祥:“這孩子鼻子像薑雪,眼睛長得倒是和你很像。不過整個的臉型,卻像他外公我~”

男子也站了起來,從床榻之下取出一個桃木盒。眾人圍觀過去,隻見他打開桃木盒,內中放著一個墨綠色的腕帶,腕帶中央有一機械裝置,造型有一種超現代的科技感。

男子取出腕帶,又擼起他左臂的袖子,隻見他的左手腕處也有一腕帶,那腕帶造型和這墨綠色腕帶差不多,不過卻是玫瑰色的。

“那一年我和薑雪一起去藥師國的天齊鑄物門,那裡的長老是一位大雷音派的高僧。他為我們製造了這兩副以太甲,當時我與他喝茶閒談,我說這兩副鎧甲的設計真是巧奪天工,但他卻搖頭說花兒一歲一榮枯,這玫瑰戰甲在鍛造的時候他並未想到這個問題。在製造成功之後,他卻用天眼看到了這盔甲主人的未來,他說這玫瑰鎧甲乃是凶物,要佩戴者慎用。我於是將這玫瑰腕帶戴在了我自己的手臂上,心想不論發生怎樣的禍事,一切後果都由我一力承擔,可萬萬冇想到,天不降災於我,卻剋死了薑雪。”

薑天麟抱著嬰兒走了過來:

“好孩子,彆說了,薑雪當年帶著衣衫襤褸,四處流浪的你來到了我們薑家,這些年我待你也視如己出。你又攜帶重金和薑雪遠走藥師國,一去數年,卻冇有為了規避薑氏和姬氏的紛爭而逃跑,本本分分的完成了我交給你的任務。從那一刻起,我就覺得你值得被委以重任,並且決定讓薑雪嫁給你~”

薑天麟一手放在他的肩上道:

“男兒有淚不輕彈,從現在起,我正式將玫瑰鎧甲更名為玫紅戰甲,它不再是一歲一枯榮的花,而是用我薑氏一族的鮮血,浸染而成的炎帝之魂。”

說罷,薑天麟扯下胸前的一塊玉牌,將它佩戴在了身旁小少年的脖子上:

“此乃我薑氏一族的傳家寶,是神農戰甲的變身裝置,子夜,從今天起,這寶物就交由你來保管了。”

那名叫薑子夜的少年用力點了點頭,看著胸前的玉牌,眼中充滿了複雜的情感。薑天麟招手讓家中剩餘的男男女女一同來到中庭的大堂,經過一番商討,製訂了最終作戰與逃亡的計劃。

“老爺,你和我一起,我們帶著子夜一同往南邊博甘山的方向走吧”

鎧甲男子開口說道,薑天麟一笑:

“我被薑釗近距離偷襲,右半邊的肺已經被紮穿了,此刻呼吸艱難,活著也是廢人一個,反而還會拖累你們逃亡的腳步。就按照剛纔的計劃,我來擋住楚天霸的援軍,其他人趁亂向四麵八方逃走,你帶上子夜,和我剛出生的小外孫一起往博甘山的方向跑吧。鎧甲和這兩個孩子,就拜托你了。”

男子沉默良久後便伸出左手,右手觸動左臂腕帶上的機關:

“變身~”

腕帶發出強光,片片花瓣狀的光影覆蓋全身,後迅速的凝為實質:

“玫紅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