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bf26157ce2078ee4ff971efb8cc6b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媽媽,怎麼了?”

老鴇鬼鬼祟祟的走了進來,放下手中的大鵝,把麗麗拽到了後院的角落:

“啊呦呦,我命苦的傻閨女,險些就要讓狼給叼去了啊。”

麗麗一頭霧水:

“發生什麼事了?我就要嫁人了,媽媽不應該高興的麼?”。

她看見每次有姐妹嫁出去時,媽媽都會高興,所以心想現在媽媽也應該高興。雖然那男子從未承諾過要娶她,但從見到他的那一刻起,麗麗就已經打心裡的把自己許給了他。

“那二樓房間裡的幾個人啊,根本就不是什麼軍爺,它們是通緝犯啊。”

“通緝犯?”,麗麗也嚇了一跳。

“是啊是啊,非但如此,這幾個人可不是普通的通緝犯。方纔市場門口貼的告示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上麵蓋的印章不是普通的官印,而是姬皇陛下的龍印。這幾個人是由雄國等級最高的通緝犯,告官賞十金,擒獲賞百金,附加五十畝地啊。”

老鴇說著說著眼神開始變得火熱。

“傻閨女,一百金,那可是一百金啊。等一會兒你可要幫幫媽媽,咱們母女倆一起,將那幾個人活捉。待領了賞錢以後,媽媽再尋個好人家把你嫁出去,往後幸福安康的過日子。”

麗麗此刻完全不知所措,她無法想象事情的變化為何如此之快?方纔她還想象著和那男子一起來到田間地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怎麼轉瞬間這男子就成了通緝犯?而且還是全國通緝等級最高的欽犯?

“來,傻丫頭,你過來。等一會兒你去廚房把那隻大鵝宰了烹飪。這幾天那男子吃你做的飯也吃慣了,他信任你。你把大鵝燉好後,把這個東西倒進湯裡,明白麼?”

麗麗正想著這一群通緝等級那麼高的欽犯,憑她們幾個平民女子如何生擒?卻見老鴇伸出手來遞給她一個紙包,打開後裡麵裝滿了白色粉末。這便是傳說中的嘗一嘗似神仙,再嘗兩口倒一邊,俗稱高樂粉。其實是用阿托品,苯二氮還有一些植物鎮靜劑混合加工而成。在當時的時代多數地區冇有那麼高超的化工技術,所以這種粉末是用莨菪堿還有采自大荒洲的賴庫提果,搗碎晾曬而成。獵人經常會將此物摻於誘餌之中,將獵物麻翻,因而此物在當時的社會並不是那麼的難以獲得,四處都有賣。但也常常有人販子用此物麻翻婦孺,小孩拿去掰折了手腳,在大街上當乞丐,小姑娘直接賣進窯子裡給人輪*,然後作了娼妓。東西並無好壞之分,發揮怎樣的作用關鍵還是在人。

麗麗捧起高樂粉直愣神,她覺得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快了。從她遇到男子的那一刻起,她感到自己將要抓住幸福,而此時此刻,她的夢全碎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她隻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女子,何以被上蒼這般捉弄?

後廚開啟了爐灶,大鵝也被下了鍋。樓上薑子夜聽到了樓下炊事聲,不禁走到窗邊,打開窗子向下張望:

“這個麗麗姐姐的手藝還真不錯,不知道今天晚上她會給我們作些什麼好吃的呢?”

“子夜,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不能有這種理所當然的想法,等會兒那個麗麗姐姐上來時,你拿一些銀錢給她。”薑天麟開口教育道。

“咦~”

薑子夜露出好笑的神情,相處了這麼多天,就連他這個小孩都看出來了,那個麗麗姐姐分明是對這玫紅甲男子芳心暗許。要不然怎麼會頻頻的跑過來獻殷勤?

男子也是頭疼,他也不想惹這麼一出麻煩。更何況薑雪才死了幾天?這麼快就當著老丈人的麵和青樓女子胡來?這好麼?這不好!

薑天麟更是苦笑著搖了搖頭,男人這種東西雖然滿大街都是,但是英姿瀟灑,玉樹臨風,又一身英雄氣概的男子還真是不容易碰到。這世上多數男人都疲醉於金錢酒色,不成人樣,和豬狗完全冇有區彆。像玫紅甲男子這般風流倜儻,又俠肝義膽之輩真的是太少了。薑雪會愛上他也並不稀奇,彆的女孩看上他,自己又如何能夠阻止?就連薑家大難,自己都是靠他英勇殿後而脫身。他還能說什麼呢?

日近西山,晚飯時分。麗麗再次端著一個大鐵鍋走了上來,男子趕緊上前幫忙:

“這麼沉的鐵鍋,怎麼不叫我下去幫忙?”

“哎嘿嘿,冇事,冇事~”

麗麗低著頭憨笑,她不想讓男子看到她哭紅的雙眼,這恐怕是她為男子做的最後一頓飯了。這一頓飯過後,以後會如何?男子他們會怎麼樣?自己會怎麼樣?**苑又會怎樣?

麗麗把鐵鍋遞給他就轉身跑開,男子不禁納悶,這個麗麗平時端上菜來都會坐在他身邊和他嘻嘻哈哈閒扯一陣,今晚這是怎麼了?

“豁,是鐵鍋燉大鵝,好香啊。”

“哈哈,中午剛吃了砂鍋雞,晚上又是鐵鍋燉大鵝,縱然是以前在薑府,生活都冇有這麼靡費過啊。”

“子夜!”

薑天麟喝道。此時他們皆是在逃欽犯,如何能夠隨隨便便暴露身份?薑子夜也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趕緊低頭吃飯。麗麗掩麵哭泣著跑下樓,老鴇卻忽然堵住了她:

“你怎麼不進去陪他們?”

“我。。我。。我不想。。我不忍心。。”

“什麼忍不忍的?你不進去陪著他吃吃喝喝,他萬一要是不吃該怎麼辦?快去洗把臉然後進去陪酒,記著,務必要讓他們多喝幾碗湯,確保他們被麻翻了,方便動手!”

麗麗冇有辦法,隻得去洗手間擦洗了一把,又來不及化妝,便匆匆又上樓進門。

“麗麗~”

方纔隻有薑天麟和薑子夜動碗,男子坐在窗邊等候她一直冇吃。他覺得她的心裡一定有事,不然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就跑了呢?但他又不好直接追下樓問,心神不安寧飯也吃不下,隻得坐在窗邊等候她再次上來。

他也不確定麗麗會不會再上來,但她不在他就是不想吃飯,不知不覺中他竟真的對麗麗產生了感情。然而愛情的甜之後往往跟隨著生活的苦,生活的苦又鑄就了命運的磨難。

“哥哥~”

麗麗走過來拉著他坐到桌邊,一旁的薑子夜和薑天麟都笑了。

“我看你們兩個也算是情投意合了,既然薑雪已死,倒不如以後就讓麗麗陪伴著你。畢竟我這個當爹的也冇辦法讓薑雪複生,反正我們之後一路的旅程也不妨礙多帶一個人,倒不如這個事就這麼定了,現在老朽我作為見證,你們兩個便拜了天地成親如何?”

薑天麟倒是喜聞樂見,薑子夜也覺得好玩。唯有屋外的老鴇心急如焚:

“冇事拜個錘子的天地?趕緊把那迷糊湯喝了,然後讓老身綁了去領賞啊啊啊!”

男子愣了一下,隨後看著麗麗一笑。麗麗還冇回過神,便被男子拉著手站了起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薑天麟和薑子夜都哈哈的笑了起來,男子將麗麗擁入懷中,附在她的唇上深情的一吻。麗麗整個人都懵了,發生了什麼?上午自己幻想著他能夠花錢把自己從**苑贖出去,然後二人一起過上平凡幸福的生活。中午的時候就得知了他居然是通緝犯?夢碎了以後自己含淚為他做了最後一餐,怎麼突然間自己又跟他成了夫妻??

麗麗已經不知道後麵的事態會向什麼樣的方向發展,她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應該站在老鴇這一邊還是該站在男子這一邊?她慌慌張張的把男子推開,低著頭臉上充滿了嬌羞:

“我。。我。。你。。你欺負我。。”

麗麗忽然哭了起來,薑天麟和薑子夜都笑了。這個小姑娘雖然是一個青樓女子,整天被一群禽獸嫖客觀光,卻冇想到居然在男子這裡動了真情,露出了這般小女兒態。薑天麟想著想著也不禁感歎,薑雪走的太早了,如果她還活著,想必和男子在一起也會很幸福的吧。

“好啦好啦,不哭。”

男子盛了一碗湯,一手端著舀了一勺出來,放在嘴邊吹了吹:

“寶貝兒,我餵你吧?”

麗麗看見男子把湯送到了她的嘴邊,頓時有些慌了神,她的眼淚不住的滑落臉頰:

“不~,我不喝,我不要你餵我。。”

麗麗這麼一說,眾人又笑了起來。

“寶寶,今天太唐突了,都是我不好。這湯是你為我做的,我喝。你要答應我,我喝下去了,你便要開心起來,聽懂了冇?”

男子捏了捏麗麗的鼻子,隨後端起碗來就要往嘴裡罐。

“不!!你不要喝!!”。

麗麗這一下真的急了,直接站起來一巴掌打掉了男子手中的湯碗。陶碗掉落,摔了個粉碎,滾熱的鵝湯灑了一地。一刹那極致的安靜,宛若時間都靜止了。男子緩緩的回過頭來:

“麗麗,你這是做什麼?”

忽然,薑天麟一手撐住餐桌,額頭上青筋暴起:

“這個湯。。有毒。。”

薑子夜也感到身子軟綿綿,他隻感覺天旋地轉,宛若喝醉了一般。

男子見狀大驚:

“麗麗,你為何要這樣對我?”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麗麗是被迫而為,並非主謀,因為此時麗麗已經嚇壞了,坐在地上不斷髮抖。而且與此同時,男子也發現了房間外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窺探屋內的情形,這雙眼睛不是彆人,正是那該死的老鴇。

男子一腳踮起地上陶碗的碎片抓在手中,像扔飛鏢一樣的朝著老鴇的方向扔了過去。老鴇大驚失色,急忙低頭後退。但她畢竟不是習武之人,身法笨拙,躲閃時腳下踏空,一個不慎竟翻出了護欄,從二樓一個倒栽蔥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