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a57fc197ab9abbeefcf25ea0b99e0e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連幾日,男子每天都要派薑子夜出門購買滋補血氣的藥物,拿來煎了給薑天麟服用。時而也讓薑子夜買隻笨雞大鵝,這種家禽性烈,服用後也可以快速的補氣,幫助武者在靜坐時禦炁而通經絡。薑子夜天天忙前忙後,麗麗也經常在廚房幫他煎藥煲湯,一時竟有些疏忽了待客。老鴇見狀本來有心阻止,但轉念一想興許這個小軍爺和麗麗情投意合?搞不好他們倆還真是命中註定的一對兒?此人乃是羅權大將軍的貼身親衛,麗麗跟了他那真是出息了。

當然,老鴇並不是真的關心麗麗的前程,相反麗麗的前程對她而言完全無足輕重。

一群小婊*命賤得很,一晚一晚的賣身子,一天能賺個二兩銀都算不錯。而如果她真的被哪個有錢的大人物相中,隻要人家真心喜歡,那自己便可以坐地起價。麗麗是她養大,那些個大人物做事,還能不憑良心嘛?男人這種東西,情到深處了還不是讓女人牽著鼻子走?隨手掏個幾十上百金的彩禮,那不是談笑間?這麼大的一筆錢,得是這小婊*在這妓院中賣多少晚才能賺來的呀?就說她從十來歲就開始賣*,賣到二十來歲能賺出五十兩金麼?這小軍爺若是肯掏五十金出來,那自己就賺大了。若是掏個百金出來,那自己直接要上天。連帶這**苑的缺德生意都賣了,回家吃齋禮佛,給自己多積一點陰德,博個安泰晚年不好?

老鴇越想越興奮,漸漸喜上眉梢。起先經常有一些客人跑過來指名點姓要麗麗陪酒,她隻得給客人推脫說麗麗來親戚了,身體不方便接客。後來逐漸有客人糾纏上門,她隻得講麗麗被羅將軍的親衛相中,你們彆來亂惹事!這一下終於不再有人敢騷擾麗麗。而麗麗這幾日進出薑天麟他們的房間也越來越頻繁,那老鴇躲在迴廊一角偷看,臉上充滿了欣慰的笑容:

玩吧,膩歪吧。等你們真的要難捨難分了,就讓老身好好的訛你一把!

這一日像往常一樣,麗麗煲了雞湯給薑天麟的房間送去。她都捨不得叫彆人幫忙,就兀自把那煲好的湯端起來往房間走。男子從未主動叫過她,一切都是女孩子家一廂情願,男子也頗為無奈。他感受到了麗麗的心意,但是他們幾個人全都是通緝犯,遲早要各自奔走天涯,豈能在長沙留下情絲?

“麗麗,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麗麗低下頭,臉上泛起了紅暈。平日裡那些嫖客不是生意人就是休假軍士,個個都是粗人,既無文化修養也無英雄氣概。有一些倒是一副揮金如土的德行,但在這妓院裡玩豪擲千金那一套的人還少麼?久而久之,麗麗也就倦了。她也常常思考,或許外麵還有不一樣的世界?或許人不應該將金錢看得那麼重?或許這世界上還有比生命更崇高的東西?那是什麼?是愛情麼?

麗麗的心噗噗直跳,她現在已經不像初見這男子時那般奔放,反而會很謹慎的對待男子的一言一行。這男子風度翩翩,氣宇軒昂,在人群中一眼望去就知不是凡夫。

忽然房門被打開,隻見老鴇冒失的走進來:

“哎呦餵你這個死丫頭,我在院子裡找了一圈都找不到人,冇想到你又拱到小軍爺這裡,趕緊跟我回去,再來叨擾軍爺看我打不死你~”

老鴇嘴上這麼說,嘴角卻勾起了得意的笑,她用餘光掃了一眼薑天麟。對於這個病號她也是極為好奇,這傢夥居然是個老頭子?而且看起來和那個少年如此親密?如果這少年是羅將軍的外甥,那這老傢夥是誰?莫非是少年的爺爺?那和羅將軍半點關係都冇有,又何必派親衛保護?再不然就是少年的外公?那羅將軍怎麼可能隻派一個親衛鬼鬼祟祟的保護自己的親爹呢?

這時男子走過來:

“老鴇,老鴇,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是我叫麗麗幫我煲湯,一切都是我不好罷了。”

他一邊走一邊擋在老鴇身前,儘可能不讓她看薑天麟。但老鴇這次推門進來早有預謀,一進門就看清了薑天麟的長相。昨天進門就冇看到,今天他媽的必須一睹為快。什麼鳥人一天到晚神神秘秘?怎麼說這**苑也是她經營的產業,這裡麵住進來的人個個都是什麼德行,她還冇知息的權利麼?見男子又來遮擋,老鴇拉住麗麗:

“啊呦軍爺說的哪裡話?也不是我不讓這丫頭服侍軍爺,隻是這店裡還有彆的客人要點她。軍爺總是霸占著,把她玩壞了,這讓老身以後可怎麼做生意啊?”

“???”

男子也是無語,讓這老鴇一說自己倒成了那不知羞恥的嫖客。見男子有意伸手拉麗麗,老鴇急忙一把將麗麗拽出了門。

“媽媽,哎呀媽媽~”

麗麗頗不情願:

“你這是做什麼啊?”

老鴇把她拽到一個角落:

“你這個小賤人,真呆裡麵不想出來了?我告訴你,這叫做欲擒故縱,老身這是在幫你拿下他,懂不懂你個傻丫頭!”

麗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但總覺得這個媽媽想法並不單純。

“待會兒我再去外麵市場上買一隻大鵝,回來以後你下廚去給他燉了。興許這小軍爺見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真就動情了,到時候你和他一起遠走高飛,媽媽不攔著。”

“媽媽,可是這幾天都是那房間裡的少年出門買貨啊~”

“哎呀,為了讓你順順利利的嫁個好人家,媽媽也得為你出份力嘛。”

老鴇一麵拿了錢包往外走,一麵心想著自己的如意盤算。每當要往外賣這群小賤貨的時候,就是她最開心的時刻。總歸這麼些年冇有白養她們,隻是以前從未遇到過羅將軍的親衛,她不指望羅權本人能來,但羅權的親衛?想必應該也很有錢吧?

老鴇越想越開心,吹著口哨往市場走去。卻看見市場入口處貼了告示,不少人在那裡圍觀。老鴇擠著走了過去,看到告示卻是一驚。隻見上麵有兩副畫像,一個是帶有牛飾的胸掛,另一個是一個老頭的肖像。這傢夥,不正是那屋子裡和少年親密無間的那個老頭麼?

老鴇直接嚇了一跳,那男子不是羅將軍的親衛麼?怎麼會窩藏欽犯?旋即一想又不對,他說自己是羅將軍的親衛,他就是羅將軍的親衛了麼?會不會它們一個個全都是欽犯?老鴇越想越害怕,前一刻還拿他們當財神爺,後一刻就發現這幫人是一群瘟神?我的天呐這都是什麼事啊?若是一不小心讓官兵發現了她的**苑窩藏欽犯,那還想賣黃毛丫頭?還想做生意賺錢?隻怕整個**苑都要被抄了。

老鴇趕忙離開市場,她慌慌張張的走在路上,心裡盤算著該怎麼辦?直接去告官?可以領十金。自己去把他們綁了,可以領百金還能分五十畝田地。可是這幫窮凶極惡的欽犯,又豈是自己能夠對付得了?但若是隻得到十金,她又不甘心。眼看著一群行走的賞錢放在那裡,自己就拿一成?這夠麼?老鴇左思右想,忽然靈光乍現:

“有了!”

**苑中,麗麗抱著腿獨坐在後廚的一個角落裡:“什麼叫欲擒故縱啊?”

她的心裡想著那男子的音容笑貌,他褪去鎧甲時全身釋放殺氣,那冷峻又酷酷的表情,還有那精健的身子摸起來的感覺。想著想著麗麗的臉上就出現了紅暈,她想要和他一起離開這個**苑,不再服侍任何人,往後一生隻鐘愛他一個。從此以後二人男耕女織,過上像其他百姓人家一樣的平凡生活。而不再是像現在這樣作著倚門賣笑的營生,讓人看不起。想著想著她的耳根子也紅了,她緩緩的閉上眼睛,美麗的睫毛竟沾上了晶瑩的淚珠。

平凡人的生活麼?

“麗麗,麗麗~”

麗麗抬起頭來,見老鴇在廚房門口小聲的招呼她。

“媽媽,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