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16章:夏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785c082d691a278fabf1ab8396963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東方將軍!”

羅權頓時就來了精神,這屋子裡原本四個人三個姓姬的,雖然都是君臣一家,但多少還是讓羅權有一點不自在。這下好了,東方雲朔和那個陌生男子一到,姬姓外姓三比三,還是讓羅權的心裡放鬆了不少。

“羅將軍彆來無恙,冇恭賀你剛剛為陛下立了戰功,還請羅將軍贖罪哈。”

“啊哈哈哈,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這不都是臣子應該做的?何來立功之說?”

姬皇也笑著問道:

“遠東將軍怎麼突然回來了?是想老婆了?還是想二房了?”

“陛下~”

東方雲朔拱手行禮:

“臣每年不都是有慣例假日的麼?這幾天正好到了慣例休假的日子,回來先來看望陛下,順便有個朋友要跟陛下介紹一下。”

隨後看向了陌生男子。隻見那男子一頭栗色的披肩發,高鼻闊眼,麵容神態頗有一種高貴脫俗的氣質。他也躬身向姬皇行禮:

“久聞由雄國國主陛下乃是當世英雄,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他所說的語言並非漢語,如果有二十一世紀的語言學家在此,必然可以聽出,此人的語言頗有一些南島語係的腔調。不過上古時期的人們皆有心電感應的特異能力,與後現代號稱文明社會的傢夥完全不一樣,縱然語言不通,也不妨礙彼此的交流。姬皇急忙謙虛道:

“哪裡哪裡,先生說笑了。不知先生姓甚名誰?從何而來?舟車勞頓,可有什麼事情要向寡人賜教麼?”

男子笑道:

“由雄不愧是禮儀之邦,陛下也太謙虛了。在下名為夏鯀,是拉姆國西洋艦隊的海軍上將,此次是奉拉姆國國主之命前來,和陛下商量一些小事。”

姬皇聽聞此人居然是拉姆國來使,頓時來了精神。平日裡拉姆國雖然也有對外貿易,但是外交行為非常少,因而早期的時候便有一些不開眼的小國家想要入侵拉姆。然而在後來的戰爭中拉姆國大顯神威,其軍事力量與其他大陸的小國完全不在一個維度上。他們的海軍擁有鋼鐵鑄造的戰船,空軍裝備了像盤子一樣的飛行器。他們的火炮動作靈活,威力極大,而且他們還有一種類似於飛彈的武器,這東西可以遠距離發射到彆的大陸上,其爆炸會產生巨大的蘑菇雲,爆炸所處方圓百裡寸草不生,可以說完全就是末日武器。從那次大戰以後,世人皆傳頌拉姆國乃是上界天神居住的國度,神聖而不可侵犯。拉姆的國主也被其他國家的人們傳頌為“上帝”“天帝”,其中中洲的人們更習慣於管他叫做帝夋。姬皇請夏鯀坐於上座,眾人具皆入座。

“往日我派使者前往拉姆拜訪帝俊,帝夋皆使一些下臣前來敷衍。似乎對我們的示好並不在意,怎麼這次突然讓先生前來?莫非拉姆國出現了什麼事?需要我等提供幫助?”

夏鯀聞言頓時笑道:

“國主帝夋乃是上界天神,若是他真的有什麼麻煩,諸位想必也幫不上什麼忙。”在坐眾人一時無語,顯然有些不悅。夏鯀宛若未見,繼續微笑著說道:

“國主帝夋聽說,貴國大都最近出現了一些小麻煩。若是我知息的不錯,應該是傳說中的冷血爬蟲,蜥蜴人,有捲土重來的征兆。國主說,這對於所有的大陸而言,恐怕都不是一個好訊息。”

姬皇一時錯愕,這大鹽城已經被蜥蜴人滲透的訊息,在由雄國乃是最高機密,就連他們自己,對蜥蜴人的行蹤都不能掌握確切的情報,那拉姆國的帝俊是如何知道的?夏鯀看出了姬皇的擔憂和疑惑,於是笑道:

“陛下不必緊張,國主帝俊已經答應,說如果有蜥蜴人製造兵亂,拉姆國願意全力提供協助。”

“之所謂無功不受祿,我不認為帝夋會無緣無故的幫助我們,他可有什麼條件麼?”

夏鯀一笑:

“陛下果然智慧無雙,我拉姆國所在大荒洲,地轄有限,國內缺乏牲畜肉類的供應。國主聽說由雄北部高原水草肥美,多產牲畜。我們需要陛下每年為我們進貢一部分的豬,牛,羊,還有一些大豆。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一些石墨和鐵礦。至於進貢的份額,過一段時間會有其他使者將清單送過來,不知姬皇陛下意下如何?”

姬皇聞言極度不悅,往日不交親幫,一朝上門就要這要那?而他的交換條件,什麼全力協助各國平定蜥蜴人兵亂?那不完全就是畫餅??蜥蜴人有冇有兵亂暫且不說,縱然是有,不依靠拉姆國的幫助,人家自己就冇辦法了?再說全力協助?怎麼個全力法?還不是他說了算?這算什麼態度!縱然那拉姆號稱神的國度又能怎麼樣?由雄國人口眾多,國力強盛,就算不如拉姆,又還能怕了他不成?

“夏先生,這恐怕不妥吧?你也看到我大鹽城百姓安居樂業,一派國泰民安之景,什麼時候就有兵亂了?再說了,這種進貢要持續多久?如果蜥蜴人一直不搞事,那我們就要一直進貢麼?你拉姆未免也太霸道了!”

夏鯀歎了口氣:

“我們拉姆都城的崑崙山有一些特殊的功能,它可以探索各個大陸的一些資訊。我們當然也掌握了一些蜥蜴人的情報,這些傢夥定期就要吃肉,如果不吃肉它們就有生命危險。我們要貴國進貢牲畜,一方麵是我們自己需要,另一方麵也是出於對阻止蜥蜴人的行動進行考慮。”

姬皇一愣,不置可否。這時姬高陽走到姬皇身邊,附耳說道:

“陛下,最近幾個月我的確聽說城內有一些肉鋪時而發生丟肉的現象,一些郊區的鄉下,甚至時而有人失聯的情況發生。如果夏鯀所言屬實,那麼很有可能就是蜥蜴人所為。”

姬皇神情凝重,心想或許可以答應拉姆國的要求,但是又怕帝俊獅子大開口,於是說道:

“石墨礦和鐵礦問題倒是不太大,但牲畜和大豆我由雄的國民還要享用。更何況,牲畜少了,蜥蜴人抓捕百姓去吃,那該如何是好?”

夏鯀正色道:

“如果發生了蜥蜴人抓捕百姓的事情,那就說明它們打算髮動兵變了。此時它們會主動暴露目標,方便我們對它們進行精確的打擊,這一點請陛下放心。”

姬皇一扶額:

“閣下也太會說了,他們抓捕我國民,受害的是我們的百姓,而且戰端一開在由雄,你們拉姆倒是省事,憑什麼?”

夏鯀站了起來:

“請陛下贖罪,我服侍國主帝夋多年,很清楚國主的為人,他絕對冇有對外侵略的心思。此番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幫助由雄,至於什麼戰場在由雄,由雄百姓作餌受苦之類的話,那也是無奈之舉。畢竟蜥蜴人並不敢打拉姆的主意,我們國內冇有蜥蜴人的蹤跡,冇辦法從拉姆入手,請陛下理解。”

“我恐怕無法理解拉姆的行為,你們的幫助我接受,你們要東西我也可以給一些。但大家都不是小孩,我不能夠答應閣下的無理要求。”

夏鯀一愣,隨後拱手作禮: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既告退。往後帝夋有所指示,我們再敘。今日叨擾了陛下,實屬抱歉,告辭~”

看著夏鯀走出軒轅宮,姬皇若有所思:

“諸位來一起說說,這個帝俊究竟是真的想幫由雄?還是想借幫忙的空當趁機侵略?”

“肯定是想趁機侵略!這世上哪有這麼多的好人?戰端一開,大家自顧不暇,怎麼還有閒工夫幫彆人呢?陛下,我建議增強東部沿海地區的防禦,這拉姆國絕對不是善類!”

“我覺得此事有待商酌,而且關於增強東部地區的國防問題,也不能如此草率。拉姆國和藥師國畢竟多年與周邊國家保持和平的發展關係,我們不能因為他此時一些模棱兩可的行為,就惡意揣測它們的目的。更何況增強東部海防,必然要從其他地方抽調兵力,相比起拉姆國和藥師國,中洲西北方比鄰我國的地區其實更為危險,那裡是三目神族,吸血蝠族和狼妖一族的聚集之地。我聽聞,前幾年那裡的國家還曾爆發內戰,大陸上屍山血海,景象慘不忍睹。而且自大西洲的海神國覆滅後,除了有一些地主霸占了亞特蘭蒂斯的礦山以外,多數海神國的流寇也遷徙到了由雄的西北地段。他們建立軍隊,自成武裝,與三目神族,狼妖,吸血鬼並立爭雄。相比起東部沿海,加強西北鎮軍的防禦,我認為纔是重中之重。”

開口的是禦林軍上將姬飛花,羅權聞言點了點頭,東方雲朔沉思不語,姬高陽拄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嗯,不錯。姬將軍長期在宮中與我相伴,在國務方麵的見識的確獨到。那麼我們對拉姆就保留意見,這幾年加強對民兵的擴募與訓練,老兵向西北鎮軍填充,新兵負責大都的城防,將這定為基本政策,就由顓頊將軍負責吧。”

姬高陽聞言一個激靈:

“*,為啥要我負責?”

眾人頓時想笑,但紛紛忍住。

“姬將軍,商討國事應當注重君臣禮儀,這又不是家庭聚會。”

姬飛花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