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15章:蜥蜴人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bebd8d9ddc192fd76ed900dbc732f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陛下,末將不明白。”

“哦?”

“陛下為何一直對神農戰甲念念不忘呢?眼下大鹽城出現了身穿黑色鬥篷的神秘人組成的暗勢力,處理它們可能帶來的麻煩,恐怕纔是當務之急。而薑家一群流亡的孽黨,對於我由雄國而言不過是介癬小疾,縱然是放任它們在外麵流浪十幾年,他們又能掀起什麼風浪?甚至於彆說十幾年,就算是讓他們流亡一輩子,一群喪家之犬,就能有出息了?”

姬皇手上一頓,隨後又繼續書寫信件。

“這是等會兒要交給外交部的信函,此次他們要代表我由雄國去造訪藥師國。倘若能夠獲得藥師國的協助,那麼許多問題都會變得容易解決,或許我們可以稍微放鬆對神農戰甲的執著,不過寡人還是相信,有朝一日神農戰甲會回到寡人的手中。。。。”

“陛下~”

姬皇抬頭看了羅權一眼,隨後又看了看一旁的姬高陽,姬高陽也滿臉困惑的拄著腦袋,目光中也期待著姬皇能夠說明實情。此時門外又有人走了進來:

“陛下,我聽所部軍士說,前幾日炎黃陵那邊出現了異相?我繼續追問,它們卻說陛下要他們保密?我不知真假,就來詢問。”

開口的正是剛剛走進來的禦林軍上將姬飛花,雖然名字聽起來陰柔,但他卻是男子。

“哎,豈止是前幾日,這幾天陵園不停的出現異相。就在剛纔不久,我的軒轅戰甲又感應到了塔林那邊的異相,真不知是福是禍啊。”

“陛下決定對薑家動手,是否也和陵園異相有關?”

“嗯~”

姬皇凝重的點了點頭。

“必然是祖先顯靈,為陛下指點迷津。想必那薑天麟早有反意,被祖先感應,故而祖先提醒陛下先發製人。”

姬高陽開口笑著說道。

“哎~”,姬皇長歎一聲站了起來:

“倘若真是祖先顯靈倒也就罷了,問題在於並不是。”

姬皇走到窗前望向炎黃陵的方向,隻見大大小小十幾座金字塔分佈於那個位置。大鹽城的民舍多數是中式小院,有些多層建築也不過七八米高。而炎黃陵的金字塔個個高達百米,位於大鹽城西北方,與城鎮中心,鹽湖公園旁巨大的炎帝黃帝神像遙遙相對,形態威武大氣,城市景色極為壯觀。

“這個秘密原本隻在曆代姬皇和薑家家主之中進行傳承,但眼下恐怕危機就在眼前,看起來我也不得不跟你們說真話了。”

姬皇深吸一口氣,從自己的胸前取出一枚胸掛,這胸掛和神農戰甲的變身裝置極為相似,但不同的是,神農戰甲胸掛上的圖案是牛,而軒轅戰甲胸掛上的圖案是龍。

“薑家的神農戰甲,和我的軒轅戰甲,其實原本是一對兒~”

“什麼???”

此時**苑裡的男子也是大跌眼鏡,神農戰甲和軒轅戰甲是一對兒?那是啥意思?莫非炎帝黃帝兩個人是一對兒老龍陽麼?

“當然不是!”

薑天麟瞪了男子一眼,這個兔崽子思想怎滴如此齷齪?當初薑雪是怎麼看上他的?薑天麟清清嗓子繼續說道:

“首先你需要明白的是,炎黃陵的金字塔,其實根本就不是陵墓。說他是陵墓那隻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金字塔是一種以太工具,就像是你的以太甲一樣。隻不過他不是武器,它的作用是調節當地的氣候,改善風水。大鹽城作為由雄國的都城,常年風調雨順,不缺水也不缺糧,你以為靠的是什麼?”

“就這麼簡單麼?那這跟神農戰甲和軒轅戰甲是一對兒又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大洲大陸,很多地方都存在金字塔。但這東西並不是我們現在的人建造的,據說當初的大能建造金字塔是為了溝通宇宙的意識,同時與一些天外來客發生交流。當然這些事情在我們曆代家主之間傳承了很久,具體是真是假,還是不是本來麵貌,我都不能確定。金字塔除了這些常規功能以外,不同的金字塔還加入了不同的隱藏功能,我們薑家家主和姬家的姬皇,所傳承的就是炎黃陵金字塔的隱藏功能。”

男子一臉激動,獵奇之心驟起:

“那隱藏功能是什麼?那隱藏功能是什麼?快說快說。”

薑天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到男子好奇之心大起,頓時一臉滿足:

“咱們炎黃陵的金字塔之下有暗道,那裡麵有一特殊裝置,可以使時空扭曲,令在場人的精神意識自由的穿梭於過去與未來之間。這裝置之外的精鋼鐵門,需要同時使用神農戰甲和軒轅戰甲的變身器嵌入,才能夠打開。而裡麵的裝置,也需要兩個變身器一同使用,才能夠催動它運行起來。”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姬皇拚命地想要得到神農戰甲。可是他想要用這時空機做什麼呢?莫非隻是單純的好奇?”

“當然不是,多年前姬皇曾來到薑府和我密談事務,你可曾記得?”

“當然記得,它和你說了些什麼?”

“當時他告訴我說,大鹽城裡最近總是會出現一些鬼鬼祟祟的傢夥,有軍士看到,這些傢夥有時眼睛會變成金色。他懷疑這是傳說中的蜥蜴人,所以他希望我把神農戰甲借給他,他想要去啟動炎黃陵地下的神秘裝置,好好探索一下這些傢夥是什麼來頭?同時看看我們的祖先有冇有與他們對戰的經驗,如此纔能有備無患。”

“蜥蜴人?那是什麼鬼東西?”

“就是爬蟲族,是由冷血動物演化而來的智慧生命,與人類對立。關於以太甲的起源傳說你也應該知道,當年的爬蟲族還未被完全消滅,人類就爆發了內戰。姬皇的意思是,它恐怕這些爬蟲族會捲土重來,到時候彆說由雄國,就連整箇中洲都會淪陷!”

男子聞言冷汗直冒,他趕緊問道:

“那,您答應了麼?”

“當然冇有!自炎黃大戰,黃河流域一統以來,薑家和姬家就一直不合。他說爬蟲族會捲土重來,那爬蟲族就真的會捲土重來麼?我從未在大鹽城中見過有爬蟲族出現,他姬皇想要剝奪薑家的以太甲,繼而對薑氏一族的勢力進行削弱,最終逐步的進行驅逐,我豈能隨了他的心願?至於什麼爬蟲族?嗬嗬,反正他的目標是得到神農戰甲,理由不還是隨便找麼?”

男子神色凝重:

“老爺,事情可能冇您想的這麼簡單。昨日你們逃難時,我在府內殿後,在戰鬥將要結束的一刻,我看到院牆上站著一個軍士,那傢夥金色的雙眼,渾身殺氣極重。倘若這真的是爬蟲族,那這場危機就不僅僅是薑家一家之危了。”

“什麼?”

薑天麟聞言也是一陣緊張,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問道:

“你如何確定那是爬蟲族?你看到有什麼異相了麼?”

“我不能確定,但是我頭盔的熒屏上出現了血紅星球的異相,當年那天齊鑄物門的長老告訴我,這血紅星球的異相乃是末日之兆。”

薑天麟也是沉默不語,良久,他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當年我讓薑雪帶上了我寫給那長老的密信,其實密信中的內容就是我懷疑我們的身邊存在著爬蟲族,所以希望他能夠在新的鎧甲上加入能夠識彆蜥蜴人的功能。這麼做當然是為了有備無患,畢竟雖然我不是那麼的信任姬皇,但萬一他說的是真的,那我們也得有所準備才行。”

男子點了點頭:

“我原本以為,這一次逃難,隻要我們遠走海外就冇事了。但如果牽扯到了蜥蜴人,那麼問題就冇有那麼簡單,我們也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他抱起一旁的嬰兒:

“老爺,等你的傷養好了之後,便帶著子夜和這個孩子去海外找個地方定居。我得回去,繼續留在大鹽城,調查和蜥蜴人有關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話,我會儘全力阻止它們的行動。”

薑天麟皺著眉點了點頭:

“可惜了,這孩子一生下來母親就去了,現在又要與父親長期分離。哎,這孩兒的命,怎滴這麼苦呢?”

薑天麟語氣變得悲愴,那嬰兒似乎極通人性,霎時聞言也跟著哭了起來。忽然,桌子上神農戰甲的胸掛發出了亮光,薑天麟看了過去,男子也看著這胸掛,一臉疑惑的問道:

“老爺,這是怎麼了?”

大鹽城中,姬皇看著手裡不斷閃爍著光信號的軒轅戰甲變身器,也陷入了沉思。

“陛下?這是怎麼了?是炎黃陵有警麼?”

姬皇搖了搖頭:

“如果在未來有人啟動了金字塔下的時空裝置,那麼軒轅戰甲和神農戰甲就會一同感應到這樣的信號。這幾天我的變身器時常就會發出這樣的信號,加上這次,已經有足足五次了。我感覺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周遭眾人皆倒抽一口冷氣,難道已經有未來的人來到大鹽城了麼?而且還不止一個?他們是什麼時代的人?來這裡想要做什麼?

這時門外又有兩個人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