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1dd60c98377de6702a2598486d96f3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一記飛踢力道猛而巧,那軍士當場被踢飛,口中吐出血沫的同時又崩了幾顆牙。他在空中身子橫翻飛出,掉落在地上又滴溜溜滾出去好遠。圍觀眾人都驚呆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究竟是什麼人敢當眾毆打軍爺?這是要造反麼?

隻見一玫瑰色的人形機甲在薑子夜身前站定,薑子夜一時興奮想要和他打招呼,卻忽然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他的名字。說來也正常,這男子帶著薑雪遠走藥師國的時候,薑子夜也就剛出生,當他們回來時,薑雪已經大了肚子。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彼此瞭解不深,薑子夜也從未深究過他叫什麼名字,卻冇想到薑家大難,自己卻屢屢被他相救。

薑子夜並冇有覺得有什麼愧疚,這人本就是薑家養的武士,誠然他武藝高強,但終究是個下人。娶了薑雪又能怎麼樣?還不是為了攀附上他們炎帝薑家的高枝?下人終歸是下人,吃薑家的喝薑家的,過來給薑家賣命那不是應該的麼?男子站了起來,擋在薑子夜身前:

“你冇事吧?老爺怎麼樣了?”

薑子夜鼻頭一酸:

“爺爺在車裡,剛纔我叫他他也不答應,恐怕不太好。”

男子聞言雙拳一攥,繼而鬆開。不能衝動,要冷靜,一定要冷靜!此地乃是羅權的地盤,雖然羅權人在大鹽城,但他在此地的兵威依舊猖獗。此時自己幾個人的身份都是通緝犯,一著不慎全得栽在這裡。自己想要跑當然不難,但薑天麟身負重傷,子夜和嬰兒手無縛雞之力。怎麼辦?究竟該怎麼辦?那倒地軍士終於也站了起來,他目光驚愕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這是?以太甲?”。

男子鬆了口氣,這個軍士認識以太甲,那就好辦多了。隻見軍士顫顫巍巍的持刀而立:

“。。你。。你。。你是何人?為何會擁有以太甲?你和這個小白臉又是什麼關係?”

男子冷笑:

“這位少年乃是羅將軍的外甥,我乃羅將軍的貼身親衛,奉命保護他的安全。怎麼?閣下有什麼問題麼?”

那軍士心中恐懼,但還是強裝鎮定:

“你,你,你這麼說,可有憑據?我為何從未聽說過,羅將軍的身邊有你這樣的親衛?”

男子仰天長笑:

“你算什麼東西?大將軍做事,莫非還得向你彙報麼?”

說罷男子取出花王劍,一步步的向那個軍士走近:

“我們一路上舟車勞頓,現在需要在這裡包個房間歇腳,泡個澡,順便點幾個小姑娘給我們唱唱曲按按摩。看閣下的樣子,似乎有一些不同的意見?不知這**苑是閣下開的?還是這長沙縣是閣下罩的?不如你來告訴我,我究竟是現在砍了你比較好呢?還是等將軍從大鹽城回來以後,讓他親手砍了你比較好?”

那軍士一聽他居然知道羅權在大鹽城,便徹底相信了他是羅權的親衛,他急忙慌張的收起腰刀,躬身行禮道:

“小人不知官爺大駕,衝撞了天威,還請大人贖罪,贖罪啊。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七八口要養,小的不能死,不能冇有軍隊編製,方纔衝撞之罪,還請大人海涵,大人海涵~”

男子一言不發,心中卻是笑出了聲。什麼狗屁上有老下有小?真有一大家子要養,還會偷閒跑到這種地方來嫖*??

“行了,老鴇,給我們安排個上等的套房!至於你嘛?”

男子盯著這軍士,那軍士一個激靈:

“大人,您開房的錢我出,我出。。”

“嗯,這還差不多,看在你識抬舉的份上,我便既往不咎。去給老鴇付上房錢,然後滾!”

那軍士慌慌張張的給老鴇付了錢,隨後像是被嚇尿了一樣,一溜煙便跑冇影了。醜老婦拿了錢頓時樂開了花,拉著麗麗走到男子跟前:

“這位英雄,我本以為你們是行走江湖的俠客,不曾想竟然是個軍爺。這位姑娘名叫麗麗,論姿色啊,在我們**苑裡那可是數一數二,軍爺,你看,要不?賞個臉?讓她陪您唱唱曲,按按摩,或者睡睡覺?這姑娘可能乾了,往日我們店裡的客人都誇她活好呢。”

男子擺了擺手:

“我們旅途勞頓,需要休息。今日就散了吧。”

說罷男子解除了鎧甲的變身,玫紅戰甲化作片片花瓣狀的光影回到他的腕帶之中。

周圍眾人都好奇的看著這一幕,男子轉過身來,全身殺氣外放,一時周圍就連空氣都冷了下來。圍觀群眾急忙避散,但還有幾個女孩子躲在牆後偷看。這男子身材精健,相貌俊朗,劍眉鳳目,一身英氣。他招呼薑子夜把馬車拉到專門的停放區域,然後又問老鴇要了一條布袋,叫薑子夜用這個把薑天麟的頭罩住,隨後他架著薑天麟走下馬車,緩緩上樓。前麵麗麗給他引路,到得房門前,他和麗麗一起扶著薑天麟進去。將薑天麟放在床上,麗麗忽然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一個踉蹌撞進了他的懷裡。男子一愣,麗麗將手伸進他的衣領抓了一把,隨後嬌笑著跑開,到得門外又回過頭來衝他笑:

“你好帥哦~”。

男子頓時扶額,果然在這是非之地,自己還是穿著鎧甲比較好。若是因為這種兒女情長之事惹上麻煩,那想脫困可就難了。但他在市井百姓中間又不能總是穿著鎧甲,這又該如何是好?男子想了半天也不明所以,乾脆先靜下來檢查薑天麟的傷勢。

薑子夜關好房門,轉過身來一臉不悅。這男子已經娶了薑雪,還旦下了一嬰兒,雖然薑雪已死,但他這麼快的就開始勾搭彆的女人去了?這是不是對我薑家不敬?薑子夜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但他心裡就是覺得男子占了薑家的便宜胳膊肘還往外拐,心裡十分的不爽。

男子檢查了薑天麟的呼吸,又為薑天麟把脈。此時薑天麟已經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倘若繼續躺在馬車裡奔波一晚上,估計就要真死了。男子檢查了他胸前的刀口。隨後又把他的身子翻過去,看了看背後的刀痕:

“子夜,過來幫我扶著你爺爺。”

薑子夜過來照做,心裡卻又複不爽。這個下人憑什麼命令我?誰是主子誰是奴才?

男子把薑天麟翻成左側臥的姿態,往他背上的刀痕上塗抹金瘡藥,又擦了一些消毒的藥液。

“胸前的刀口已經開始癒合,雖然依舊有危險,但問題應該不大。”

男子對薑天麟胸前的傷也做了一番處理,隨後讓薑子夜扶著薑天麟坐了起來,為他的全身纏上了繃帶。薑子夜看得出神:

“你還會這般診療和醫術?你會的好多啊。”

“這都冇什麼,自炎黃兩帝大戰並建國之後,薑家先祖炎帝,為後世留下了農耕水利之術。而姬家先祖黃帝,則為後世留下了鑄器,診療與兵殺之術。其中他所著述的《黃帝內經》,乃是我們習武之人的必修課,所以會診脈,會用藥,會用鍼灸,這些其實都不稀奇。今日你的爺爺能夠得救,其實還應當感謝姬家的先祖黃帝,為後世留下了這樣的絕學。”

“哼,誰要感謝他?要不是他姬家來陰的,爺爺怎麼會受傷?薑家怎麼會變成這樣?”

“話不能這麼說,姬家是姬家,黃帝是黃帝。姬氏一族裡或許有敗類,但他們的先祖黃帝,是我們的民族英雄。這一點是不能否認的。”

薑子夜再複不爽,姬家算什麼東西?當國君就了不起了?我呸!改日我讀書習武,學得一身本領,想辦法顛覆了姬家的政權。國君這種東西,人人得而居之,它姓姬的能做,我姓薑的就不能做了麼!

“接下來我要運功為你爺爺療傷,你拿一些金銀去縣城裡的藥鋪,買蓮子,枸杞,紅棗,茯苓還有太子參,回來拿到客館的廚房裡煎熬,若是你不會,就讓那個叫麗麗的姐姐幫你也行,大不了給她幾個銀錢罷了。”

薑子夜應聲而去,男子提氣運功。隻見他一手劍指製於胸前,一手單掌製於薑天麟後腦,掌心不斷冒出熱氣。對於練炁高手來說,功夫內聖而外王,以自身的精神能量引導宇宙的精神能量,再由這外部的宇宙能量去引導另一個人體內的精神能量,進而達到幫助對方淬鍊內力的效果。薑天麟的內功本身並不需要彆人來幫他淬鍊,但他此刻意識薄弱,並不清醒,因而需要彆人的幫助來完成他自己體內炁息的平衡。

隨著內力遍佈全身,原本已經堵塞的經絡和脈輪逐漸被再次打通。薑天麟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了起來。

“。。噗。。”

薑天麟大吐一口淤血。

此時一旁的嬰兒忽然開始輕聲啼哭,薑天麟聽到哭聲,終於醒了過來。

“我這是在哪?”

薑天麟回頭看到男子:

“咦?怎麼你也在這裡?咱們是死了麼?”

男子一臉無語,你吖這話算什麼意思?是說打仗殿後的就一定得死?還是說女兒死了女婿就必須得死?這老傢夥不地道啊。

“老爺,你和我現在都冇死,咱們正在長沙的妓院裡玩婊*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