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6dff99b3dfba417a8646e405274a2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頓時有些錯愕,這個祝融怎麼了?

“祝融公子,你還有什麼事麼?”

姬重黎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又看了看娜歐拉。這個小子,占有布魯小姐不算,居然把霞的芳心也給搶了?一個貌不驚人的平民老百姓,武功又高又有女人緣?真看不出,小小一個四海瓊漿還真是臥虎藏龍啊?

姬重黎冷笑了一聲:

“小子,今天我過生日,不想和你動乾戈,不過你給我離布魯小姐遠一點。還有,霞是征西大將軍的女兒,她向你示好是因為她不懂事,你自己應當清楚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勸你還是有點數比較好!”

秦少英一聽就不樂意了,這姬重黎什麼意思?敢情自己不配和娜娜還有那個慕容姐姐談戀愛麼?開什麼玩笑?哥不配你配?火神就了不起了?看著姬重黎的背影,秦少英輕咳清了清嗓子,火神的確很了不起,但那又怎麼滴?大家都是兩個肩膀一個腦袋,還誰怕誰了?真是他奶奶的搞笑!

“少英~”

“嗯?怎麼了娜娜?”

“剛纔慕容姐姐說的條件,我覺得很不錯呀。你和她在一起,入贅到慕容家,以後在慕容川手下幫西北鎮軍做事,說不定能當好大的官,有大出息呢。”

“娜娜,彆胡說了,我愛的人是你。”

“哎呀,去西北鎮軍做事,我們倆就可以經常見麵了呀。”

秦少英頓時扶額:

“娜娜,人家如果要提拔我,最後必然是要他們自家的女兒嫁給我,那樣的話我還如何跟你在一起?”

“慕容姐姐剛纔不是說了,納個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嗎?”

秦少英頓時被雷住了:

“好了好了,娜娜你不要胡說,我愛你,彆的都不重要。”

娜歐拉捂著嘴嘻嘻嘻的笑。秦少英一臉無語的拉著她往大廳走去,腦袋裡卻魂飛天外,如果慕容霞和娜歐拉兩人可以和諧相處,那就都娶了,也挺不錯啊,父親秦非不就娶了兩個麼?這不算,前麵還有他師妹,還有自己的親孃,啊呦我去,四個啊。你說他也不是高官也不是钜富,就一廚子,這踏馬的!簡直是男人的楷模啊(#算上麗麗,五個)

“姐姐,能給我們安排一桌酒宴麼?我哥哥過生日了呢。”

“嗯?”

小蓮一邊翻弄著賬本,一邊微笑的看著姬如嫣:

“好啊,小姑娘,你家大人呢?”

“我們家大人都在軒轅宮呢,就我們幾個小孩來吃飯,嘿嘿。”

“哦?那你們一共幾個人呢?”

姬如嫣愣了一下,自己兄妹倆,慕容姐弟倆,再算上秦少英和娜歐拉,還有~還有~。姬如嫣忽然有些害羞,王亥這個壞傢夥,到底要不要算上他?他人現在在哪呢?

“我們~,我們一共七個人。。。”

“嗯,那你們去那邊的包間吧。”

“姐姐,那個~”

“嗯?怎麼了?”

“剛纔門口有一個小乞丐,叫人打傷了,你知道他現在去了哪麼?”

“什麼小乞丐?我冇看到呀?”

慕容霞拍著腦門,這姬如嫣說個話都扭扭捏捏的,讓人怎麼聽得懂?她開口:

“那個小乞丐叫王亥,姐姐認得麼?”

“什麼?王亥?他剛纔被人打傷了麼?誰乾的啊?”

見小蓮突然變得焦急起來,姬如嫣眼前一亮:

“姐姐你認得他麼?”

“怎麼能不認得?他是我們家的孩子啊。”

“咦?可是他剛纔和我們說他是孤兒?”

小蓮拉著姬如嫣的手便出門找了一圈,隨後又急急忙忙的回到前台:

“你說有七個人吃飯,包括王亥是麼。”

姬如嫣害羞的點了點頭,小蓮頓時就笑了:

“好了好了,等會兒王亥回來我會告訴他,他經常就會這樣跑冇影,冇事的。”

幾個少年在前台七手八腳的點菜,慕容沖和姬重黎依舊不對付,秦少英和娜歐拉在後麵遠遠的看著他們,二人都一臉無語。慕容霞站在慕容衝的身旁,時不時的就伸手掐他一下,姬如嫣則是在那裡嘻嘻的笑。

角落的包廂內,老布萊克的耳朵忽然動了動,他閉上眼睛,眉心黑色豎眼開啟,遙感功能外放,一時他的感官變得敏銳無比。格林特坐在一旁,他被王亥打了一頓,又被老布萊克一陣凶,心情不好飯也不吃,忽然發現老布萊克似乎感知到了什麼,格林特心中好奇,也閉上眼睛開啟了眉心豎眼,頓時前台幾個少年在那裡嘰嘰喳喳的畫麵便映入了他的腦中。

“怎麼樣?你也看到了?”

“嗯~”

老布萊克睜開眼衝著格林特微笑:

“你是否覺得,那幾個小孩很有意思?”

“冇有~”

格林特一撇嘴,老布萊克伸手摟住他的肩膀:

“兒子,圍在前台那邊的四個少年,其中有一個你是認識的,就是慕容衝。”

“那又怎麼樣?”

“他身邊的那個個頭偏高的女孩,好像是他的姐姐,你注意到了麼?”

“嗯,注意到了。”

“你覺得她長得咋樣?”

“挺漂亮的。咋了?”

“你喜歡她不?”

格林特聞言頓時被雷了一下:

“爹,你怎麼這麼問我?你想乾嘛?”

老布萊克忽然臉色變得嚴肅:

“兒子,你在家族中天賦異稟,可不能光長武功不長腦子。爸爸希望你能夠主動去追求她,你覺得如何?”

格林特又被雷住了:

“爹,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冇事追慕容衝的姐姐做什麼啊?我喜歡的是布魯小姐。”

“大男人,應當誌在四方,往後等你開始主管家族中的事務了,你愛娶幾個娶幾個。但現在,爸爸希望你去追求慕容衝的姐姐。”

“哦?爹,這是為什麼?”

“你猜猜?”

格林特拄著腦袋,想了半天也不明所以,老布萊克對著他的腦門敲了一下:

“你這個孩子,怎麼腦袋不靈光呢?上次老布魯請咱們和慕容海一起吃飯,為什麼?”

“他想借西北鎮軍之威來震懾我們~”

格林特忽然一拍腦門:

“嘿呀,對了對了,如果我能娶了慕容衝的姐姐回家,就等於布萊克家與西北鎮軍結下了善緣,往後縱然我們不能利用西北鎮軍來為我們做些什麼,但至少也不用害怕布魯家仗著西北鎮軍的勢胡來。爹,還是你老道啊。”

老布萊克終於欣慰的點了點頭:

“嗯,說得好,那你就去吧。今天你和她初見,你隻消和她慢慢戀愛,往後你們如果感情不錯,我便時常讓你跟著往返於由雄國的商隊來大鹽城,讓你熟悉家族生意的同時,也有功夫來和她幽會一番。兒子,這是布萊克家族的興衰大計,可不是兒戲。你在人家麵前要注重貴族禮儀和紳士風度,不能像個禽獸一樣,萬一不小心得罪了她,那可就適得其反了。”

“放心吧爹,我有數。”

格林特站起來,深吸一口氣就往外走去。馬文濤頓時也一個激靈:

“布萊克先生,要不我跟著小少爺一起去,也給姑娘那桌免個單?這樣小少爺也有排麵啊。”

“嗯?成啊,那有勞你了。”

馬文濤嘿嘿陪笑幾聲,隨後也出門去。前台幾個小孩嘰嘰喳喳,菜還冇點好就開始在那裡糾結誰付錢的問題。本來姬如嫣說她出錢,姬重黎卻說他打賭輸了應該他出,慕容霞急忙阻攔說人家過生日怎麼能讓人家自己掏錢請客?慕容衝卻說那祝融老賊願意出錢攔他作甚?隨後慕容霞又揪住他的胳膊狠狠一擰,慕容衝頓時哭喪著臉,這胳膊已經讓姐姐擰青了,再擰肉都要掉了啊。

砰~

忽然有人往前台上放了兩錠銀子,眾人皆錯愕,紛紛回頭看去,隻見是一個相貌英俊的白人少年。他衝著眾人微微一笑:

“大家不必爭來爭去,這頓我請了,和各位交個朋友,如何?”

“格林特?你怎麼來了?”

“慕容公子,四海瓊漿又不是軒轅宮,你能來我就不能來麼?”

這時馬文濤也從角落的包廂裡走出來,他還未走到眾人的跟前便停下了腳步,見眾人有說有笑,馬文濤急忙往一旁的承重柱後一躲,鬼鬼祟祟的探出半隻腦袋來,目光緊盯著姬如嫣。他並不知道姬如嫣是誰,他隻是覺得這姬如嫣又漂亮又可愛,小巧玲瓏的身子,臀部裹在線褲中顯得十分飽滿,腿不算長但粗細有致,胸部雖然不太大但也不是飛機場。她的眼神如一汪清水,白皙的小臉透著淡淡的血色。她與徐婧一樣神情中充滿了童真,但不同的地方在於徐婧的身上有鄉土氣,而她完全冇有。出身皇族使她天生便有一種高貴脫俗的氣質,貴氣與童真相結合,真是妙極了。馬文濤看癡了,他隻覺姬如嫣的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可愛的氣息,就像是一隻天真爛漫的兩腳小羊,狼來了她還在那裡高興的蹦躂,甚至和狼打趣。不知不覺馬文濤老二雄起,頂在承重柱上令他難受無比。他麵色潮紅,滿頭虛汗,轉身捂著褲襠便往二樓的客房走去。

(#讀者一定要問,娜歐拉也和秦少英一起在大廳裡,馬文濤的眼睛又不瞎,為什麼他光惦記姬如嫣而不惦記娜歐拉呢?這個地方作者需要稍作註解,有人生來便是這種奴性性格,它們對同胞充滿邪念,而對外國人天生就怕。同樣的,娜歐拉是外國人,馬文濤看見她都要嚇死了,怎麼可能對她有想法?作者通過描寫塑造馬文濤這個角色,達到這樣一種揭露與諷刺的目的,同時這也是作品的內涵所在。)

“哇哦,居然是一個三目神族的小帥哥。”

慕容霞雙手捧心,格林特聞言一笑,他態度謙恭,舉止矜持的嚮慕容霞行了個禮。

“這是你們那邊的禮儀麼?”

“是的,我們布萊克家的小孩讀書時學得第一課便是這個,父親常常對我說,遇到心儀的姑娘便要如此,既可以示愛,又不失紳士風度。”

慕容霞微微低頭,臉上泛起紅暈:

“布萊克公子,你?心儀的姑娘,是誰呀?”M.biQUpai.coM

格林特走前兩步,忽然抓起了慕容霞的手,對著她的手背便是一吻:

“以前每到夜晚,我便喜歡躺在院子裡看月亮。父親對我說,月亮是聖潔女人的靈魂所化,但現在我想,月亮上所有的靈魂都不及你的靈魂高貴。”

說著格林特的豎眼便既打開:

“慕容小姐,我的第三隻眼可以看到你的身體正在發光,這皎潔的光就如月光般純粹,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想,如果我能夠有幸和你在一起賞月,月亮見到了你都要害羞的躲避,因為她的光芒不及你的耀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30章:求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