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13章:春宵苑

長沙縣的邊陲,一老一少艱難的架著馬車,往縣城的方向而去。

“爺爺,我們快要到了,前麵就是長沙縣。我們在那裡住幾天,等爺爺的傷好了以後,我們就可以出國啦。”

薑天麟艱難的笑了笑,他的肺部越來越痛,後背的刀口密密麻麻。受了這麼重的傷不算,還要運行內力作戰,再加上穿著神農戰甲一連飛了一個多時辰,自己的傷真的還能有救?

雖然薑天麟也不想就這樣死去,他還有子夜,還有剛出生的外孫,他是多麼希望自己晚年陪伴著這兩個孩子,看著他們長大成人?

然而人之生死皆有定數,一切都是天命。若是閻羅王真的三更來索魂,那黑白無常豈能留你到五更?薑天麟思緒萬千,悲從中來。他和薑子夜從密林中出來之前,就預先派薑子夜拿著碎銀子來到長沙縣,買了兩把鐵鍬回來,二人廢儘力氣,先把薑雪安葬了。然後勞薑子夜動腿,又帶著幾錠大金子跑回長沙縣,弄了一輛防盜的鋼鐵馬車來,替換從薑府內帶出來的已經被摔得破破爛爛的馬車。

終於店家也冇有因為薑子夜是個小孩而坑他,一輛大車加上兩匹黃描大馬,讓薑子夜駕著一路過來。然而馬車冇辦法進入叢林,於是薑子夜用傳信符告知薑天麟,薑天麟又忍著傷痛用神農戰甲變身覆甲狀態,把那破爛馬車從原始森林中拎著飛了出來。隨後他便再也飛不動了,一頭栽倒在鋼鐵馬車之中。薑子夜隻得自己去把破爛馬車中的金銀一點一點的搬出來,放在鋼鐵馬車之中。

“爺爺,你說話,你彆不出聲,我害怕。”

“嗯~,子夜彆擔心,我冇事。”

薑天麟有氣無力,但對薑子夜的話還是儘量作答。他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豔陽高照,就連雲彩都被照耀出了層層光暈。薑天麟看著那光暈,隻見有一頭戴荊草頭飾的男子,正站在雲端衝他微笑,他的身邊站著一長髮垂肩,巧笑倩兮的女孩,也站在雲端向他招手。

“薑雪?炎帝先祖?”

薑天麟神情恍惚,朦朧中他看見有更多的人站在雲端,有一些是在這次禍亂中死去的下人,還有一些是這次他們薑家犧牲的武士,還有許多他不認識的人。薑天麟從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父親,母親,叔父,祖父,甚至還有兩個人跪在地上麵向他,模樣宛若在向他請罪,仔細一看,竟是薑釗父子二人。

薑天麟的眼眶逐漸濕潤,兩行熱淚劃過臉頰。人生在世,遇人儘是緣,一路上爭爭打打,最後渡儘劫波一起到得奈何橋邊,才知無謂的紛爭毫無意義。此時大家相顧一笑,黃泉路上再無仇怨,唯有到得冥河對岸,對來生的憧憬。薑天麟的內心逐漸變得平和,感受著馬車的顛簸,他的手垂放在地,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爺爺,爺爺,爺爺~”

薑子夜又喊了幾聲,見薑天麟不再作答,頓時鼻頭一酸,嗓音開始變得沙啞,眼淚也止不住的落下:

“爺爺,爺爺你快醒醒,你快醒醒。。你看前麵就是長沙縣,我們就要到長沙了。。”

薑子夜強忍住不哭出聲,快速的揮舞著長鞭,馬車飛快的向縣城奔去。

當下是公元一萬三千多年前,此時的長沙隻是一個小小的縣城,由幾個村落合併而建,周圍處處是原野和農田,但縣鎮的中心,還是有幾分小繁華。雖然與大鹽城冇法比,但此地是由雄國與壽麻國的邊貿中心,是南方境內與境外的重要貿易中轉之地。藉助著對外貿易,長沙縣發展迅速,從幾個小農莊,逐漸的變成了大村落,後來幾個大村落又合併成了一體,發展成了一個真正的五臟俱全的小鎮。當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此地還有許多給地主打工的農民,保持了一個農商共榮的城市狀態,所以此地也是安南鎮軍最為重要的糧儲基地。在縣城南邊不遠的地方,就是羅權的親兵大營,裡麵駐紮了整整一個集團軍的兵力。這些軍士不僅把持著從長沙縣到壽麻國的海關要塞,而且負責整個縣區的治安和軍糧的週轉,每天都有無數軍士穿梭在市井中執行公務,當然還有休假的軍士時而出現在市鎮中心的妓院中,夜晚紅燈綠酒,歌舞昇平。

“閃開閃開,給老子滾!”

幾個軍士罵罵咧咧的,把一個路邊乞討的窮人給踢的滿地打滾。

“他奶奶的,說好的老子今天休班,那狗日的少校卻說什麼接到了大鹽城傳來的軍令,讓老子來張貼通緝令,貼完了才能休假?這麼大個縣城,就咱們幾個人貼?那得貼到什麼時候?”

“嘿嘿,你個鱉孫也彆牢騷滿腹,夠膽去少校跟前說,看少校不賞你幾個大嘴巴子。”

“哎,我本來和那**苑的麗麗姑娘有約,想不到要就此失約了,這好麼?哎哎那個單身狗彆跑,你說說這好麼?”

“得了吧,**苑那群人儘可夫的*子又有幾個好東西?尤其那個麗麗姑娘,莫非她缺男人麼?你不約有的是人約,今天少校讓我們來乾活,你那麗麗姑娘說不定這會兒就進了少校的房,跪在床上給少校舔蛋呐。”

幾個軍士哈哈大笑,嘲諷那個和麗麗有約的軍士頭頂綠帽。那軍士也不惱,笑罵著說那幾個軍士的母親也是**苑來的,說他們缺錢缺房缺地位,唯獨不缺乾爹。一群人嘻嘻哈哈邊聊邊貼,沿著街道一路走去。這時一個男子走到了通緝令前,此人身穿粗布麻衫,頭戴鬥笠,麵容被鬥笠的陰影遮住。他右手提著一個藥籃,左手小臂上帶著一玫瑰色的腕帶。

他凝神盯著通緝令看了良久,隨後伸手一把便將通緝令扯了下來:

“老爺他們應該是要往長沙的方向走,不過他們現在到了冇?人又在哪?”

他的身上並冇有傳信符,這不禁令他極為頭疼,這人海茫茫,可上哪裡去找?

另一邊,薑子夜也駕車進城。他本意先找郎中,但進來後忽然發現車馬目標太大,在城中行動不便,於是乾脆先找客棧。薑子夜驅車在一個客店的門口停下:

“店家,店家。。”

那客店中走出一中年老婦,此人形貌醜陋,粗趾大腳,偏偏濃妝豔抹,眉毛畫的又濃又粗,嘴唇像是塗了番茄醬,隨著她的走動臉上不斷掉粉。隻見她揮舞著一個手帕,故作妖嬈之態的衝著薑子夜喊道:

“哎呦呦,這麼小的弟弟,也跑到我這店裡來找漂亮的姐姐玩呀?”

薑子夜一頭霧水:

“什麼找姐姐玩?我們是來住店的!”

那醜老婦走過來一把勾住薑子夜的脖子就往懷裡摟:

“小兄弟,看來還是年紀輕,不知道你姐姐們的風情有多麼誘人。看你長得白白嫩嫩,真要在我們這裡嚐嚐鮮啊,倒是便宜了我們**苑裡的姑娘了啊。”

這時客店裡不斷的有風姿妖嬈的女子走出,一個個都在那裡扯拽薑子夜,口中喊著什麼弟弟過來玩,姐姐倒找錢給你之類的鬼話。薑子夜一時暈頭轉向,他完全不瞭解發生了什麼情況?也不知道這些人想要乾什麼,隻是不斷的解釋著他想要住店,問住一天的房錢是多少。那群女子更是嘻嘻哈哈,說什麼小弟弟住店哪裡需要交錢?等到了晚上挨個服侍姐姐,姐姐們讓你白住。

薑子夜聽到這店居然可以白住?頓時起了疑心。他雖然年少,但出門住店要交錢的道理他還是懂的,這店居然可以不交錢白住???這究竟是一家怎樣的客棧?會不會這家店的主人專門用這種手段吸引旅客?然後到了晚上夜深人靜時殺人劫贓?薑子夜越想越怕:ŴŴŴ.BiQuPai.Com

“我不住了,姐姐我不住了,我們去換一家店就好了。”

誰知一群女子卻將他攔住:

“小弟弟,來都來了就陪姐姐玩玩再走唄。”

“是呀是呀,**一刻值千金嘛。”

“小兄弟你放心,姐姐們不要你的錢,姐姐就是想讓你嚐嚐做神仙的滋味~”

這時**苑的四周已經聚集了一大幫看熱鬨的人,幾個度假的軍士也從樓上下來:

“喊什麼喊什麼?出什麼大事了?來乾擾爺爺的清夢?一個個都不想活了麼?”

那醜老婦一看居然驚動了樓上消遣的軍士,頓時發覺有些玩過火了,趕忙上前賠禮道歉說姐妹們愛玩,一時疏忽。那軍士看了看薑子夜,嘴角勾起了玩味的冷笑,他抽出刀來指著薑子夜:

“你說你們愛玩?就是玩他?”

醜老婦嚇得橫肉直顫:

“軍爺~,軍爺消消氣啊。這事和**苑可沒關係,就是我們這裡女眷太多,總是有不三不四的傢夥過來騷擾這裡的姑娘,軍爺您要理解我們的難處啊。”

那軍士持刀指著薑子夜,看向一個女子問道:

“麗麗,你說說,這個男孩你喜歡麼?”

那名叫麗麗的女子低著頭,聲音結結巴巴道:

“大。。大人。。他還是個孩子。。”

“孩子?哈哈哈哈!”

那軍士狂笑一聲,拿著刀緩緩的向薑子夜走去:

“男人,生下來就應當頂天立地,莫非仗著年紀小,就可以來妓院當小白臉麼?”

隻見他持刀站在薑子夜正對麵,刀刃在薑子夜麵前來回晃盪:

“小子,這些姑娘喜歡你的腿我就砍你的腿,喜歡你的老二我就切了你的老二,若是她們喜歡你的臉,我就砍了你的腦袋。你若是識抬舉,現在跪下叫我一聲爺爺,然後滾出長沙,這樣我倒是可以考慮放了你,不然的話你的生死就隻能由這些*女來定奪了!”

薑子夜站在那裡發顫,他心裡極為害怕,但讓他跪下叫人家爺爺?他又死活跪不下去。那軍士冷哼一聲,扭頭問道:

“你們,究竟喜歡他什麼?!!!”

一群女子低著頭不敢說話,軍士見狀冷笑:

“她們不喜歡你,那你就去死吧!”

薑子夜一驚,這是什麼邏輯?見軍士揮刀向他砍來,他急忙臥倒在地,眼看我命休矣,忽然一道紅色的流光劃破天際,卻是那玫紅甲男子變身覆甲狀態飛來,一記鞭腿踢在了軍士的臉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3章:**苑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