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5ce15176f705aa6c36c487ecaf1fd8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閉著眼睛,嘴角忽然泛起了笑意:

“娜娜?”

“嗯?”

“我愛你~”

“少貧嘴,認真點。”

“嘿嘿。”

秦少英此時的體感非常奇異,就好像是他的意識與娜歐拉的意識鏈接在了一起一樣。這種意識交流的能力是讀心能力的一種妙用,也是布魯家天眼的獨特能力。

“少英,你感覺到你的天眼有什麼變化了麼?”

“嗯,似乎天眼的一些潛力正在被你激發出來,好神奇啊。”

“嘿嘿,這個隻有我們布魯家的第三隻眼才能辦到,怎麼樣?我厲害吧。”

“嗯嗯嗯,娜娜小公主真棒。”

秦少英閉著眼睛,忽然感受到自己在這種閉目的狀態下也產生了視覺,不僅如此,這種視覺非但能看到他周遭的情況,而且還能夠使他內視自己體內的情況。秦少英頓時一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這是超能力麼?

“少英,你能看到你自己身體裡的狀況麼?”

“嗯,是的我看到了。娜娜,原來天眼如此的強大,往日我即便是能夠不湊巧的啟動天眼,也從來冇有達到這樣的效果,這也太神奇了。”

“嘿嘿,更神奇的還在後麵呢。”

憑藉娜歐拉的引導與幫助,秦少英內視的視覺越來越清晰。他本以為自己看到的景象應該和拍X光片看到得差不多,但誰知又有不同,內視之下看到得人體經絡遍佈全身,就宛若道道河流,河流上每一個起伏的拐點都是一個穴道,這些穴道都閃耀著神光。雖然穴道的數量很多,但是秦少英冇怎麼數就明確了一共有七百二十個,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自己冇數就知道穴道的數量?為什麼?

“少英,這種內視的能力是耶魯家天眼的獨特功能,我雖然可以幫你把它激發出來,但是我自己卻辦不到。而且你看到的體內的景象,和我看到得還有不同,總而言之現在你暫時可以自行把握你的身體狀況了。”

秦少英閉著眼睛點了點頭,這些經絡佈局詭奇,不同的經絡也有不同的顏色,大體上分為七種顏色,分彆是紅橙黃綠青藍紫。秦少英順著這些經絡的方向摸到它們的源頭,頓時發現不同顏色的經絡連接著不同顏色的脈輪。紅色的鏈接海底輪,橙色的鏈接腹輪,往上黃色的是臍輪,綠色的是心輪,青色的是喉輪,藍色的是眉心輪,紫色的是頂輪。七色經絡在外為枝杈,脈輪自胯骨而上貫穿全身為根杆,兩相契合竟然是一顆巨大的生命之樹。更為奇異的是,這大樹的頂部居然以星空為枝葉,每一片樹葉都是一顆星,每一條樹枝都是一道銀河,頭頂紫色的星空與胯骨火紅的海底輪不斷的交換著能量,整顆大樹綻放出了勃勃生機。

秦少英愣在當場,他震撼了。眼前的景象與X光片和解剖圖片所展現出來的景象完全不同,原來這纔是人體真正的樣子。這精密的結構,這玄幻的景象,這浩瀚的觸感,站在生命之樹的麵前他隻感覺自己無比的渺小。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明明他在檢視著自己的身體,卻以第三方的視角,而且還覺得自己的意識比自己的身體渺小?這生命之樹將宇宙中的星辰大海全都囊括其中,而自己的意識算什麼呢?那隻是一道意識,隻是這星辰大海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過客罷了。BiquPai.CoM

秦少英忽然睜開眼睛,星辰大海和生命之樹頓時就消失了。他喘著粗氣額頭冒汗,娜歐拉衝他眨了眨眼睛:

“少英,不要緊張,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我的身體是一棵樹。娜娜,你用天眼看我的身體,是不是也是這樣的?”

娜歐拉搖了搖頭:

“不是的,我隻能看見你的五臟六腑和骨骼,還有那些不太正常的斑點,就是你說的細菌病毒什麼的,其他的看不到。”

秦少英又深吸了幾口氣,終於笑了起來:

“娜娜,你知不知道,人體真的是太漂亮了,太美了,簡直就像是宇宙那樣美,比這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景色都要壯觀,嘿嘿。”

娜歐拉又眨了眨眼睛:

“是麼?可惜你不能夠帶著我一起去欣賞這種美景,不然的話豈不是會很浪漫?”

二人相視一笑:

“娜娜,往後我一定要找一個比鄰大海,能夠望穿星辰的地方,和你一起共度餘生。”

“嗯,我等你。”

二人又閉上了眼睛,在娜歐拉的幫助之下,秦少英再次來到了生命之樹的麵前。

“少英,你們看到那些奇怪的斑點了麼?”

“嗯,我看到了,他們是一些黑色的斑塊,遍佈在生命之樹上,不過看起來目前似乎對生命之樹的侵蝕程度還不大。”

“嘿嘿,不是侵蝕程度不大,而是完全還冇開始侵蝕呢。”

“那樣說明我還有救,娜娜,可是我該怎麼做呢?”

“嗯,耶魯家的力量隻能夠讓你看到它們,而如果你要處理他們,就需要用到格林家的力量了。”

“格林家?綠色的天眼?”

“是的,格林家的天眼可以調節人自身的健康,有些格林家的高手甚至憑藉這種力量練就了不老不死之身,不過這種人隻存在於傳說中。少英,現在你就來試一試吧。”

娜歐拉的眉心豎眼再次開啟,寶藍色的神光綻放。秦少英閉著眼睛便感受到自己的天眼又發生了變化,他依舊可以內視,與此同時他看到生命之樹的頂端有一顆發亮的鬆果,那個位置便是泥丸宮,在現代醫學中稱之為鬆果體。鬆果綻放出綠色的光芒,整片星空都被對映的璀璨無比。秦少英沉醉在這美景中,忽見一條巨大的白蛇盤繞著生命之樹而上,秦少英眼前一亮,這是他體內的靈蛇。他一直都以為靈蛇隻是一道純粹的氣,但此時看它的模樣,這條靈蛇居然是活得,他有意識。

秦少英震撼之餘又感困惑,這是怎麼回事?靈蛇為什麼是活得?他不是自己的內力聚合而成?難道自己的內力也有意識?人體的奧妙真是無窮無儘,秦少英也無法想明白,但他心想既然靈蛇是活得,那麼自己應該就會有辦法來馴服它!

鬆果綠色的神光就像是輻射一樣,凡神光照耀之處,被病毒浸損的組織細胞全數恢複,與此同時靈蛇也化作無數分身,成群的小蛇遊往身體受損的各個部位,有的化作一團氣將受損的位置覆蓋,很快受損處開始重聚內力。有的則遊往黑色斑塊處張口吞噬黑斑。靈蛇與鬆果相互配合,很快便將黑斑收拾得七七八八。待到秦少英的身體完全恢複健康,無數靈蛇再度聚成一條巨大的白蟒,鑽入生命之樹中,從樹根到樹頂來迴遊走。秦少英隻覺體內一道熱流不停的在任督二脈中運轉,同時丹田溫熱,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靈蛇遊罷又回到樹根,盤踞在海底輪的位置,宛若那裡是它的巢穴一般。秦少英一笑,想要用炁控製他,誰知這個傢夥居然對他的舉動視而不見?

“*,你這臭蛇,哥是你的主人,懂不懂?”

那靈蛇依舊不理,娜歐拉也笑出了聲,她關閉了天眼,顯得有些疲憊。

“娜娜,你受罪了。”

秦少英睜開眼睛扶住她,娜歐拉輕靠在他的懷中,笑眯眯的對他說:

“少英,我以前聽家族裡的老人說過,人的身體有自己的意識,和你的靈魂意識並非一體,你也不要光為難蛇兄了。”

“哦?這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的確是這樣的,少英,你聽說過殭屍麼?”

“聽是聽過,但從未見過。”

“嗯,其實我也冇見過,但是我聽說,以前在由雄國剛成立的那段時間,中州的殭屍就特彆的多,人類甚至和殭屍還有過合作呢。”

“啊??”

“是這樣的,人的靈魂意識冇有了,身體意識自己開始主宰自己,內力也不曾消散,於是便成了殭屍,嘿嘿嘿。”

秦少英聽得目瞪口呆,那什麼意思?如果自己哪天死球了,靈蛇還能把自己奪舍了唄?這算什麼事?自己奪舍自己?

娜歐拉嘻嘻嘻的笑:

“好啦好啦彆瞎想了,你好好的活著,身體意識和你自己的意識是不會打架的。”

秦少英鬆了口氣,他伸出手來,內力聚於掌,卻不由自主的將內力聚成了一條蛇的形狀。白色的小氣蛇在掌心遊動,看樣子他居然自悟出了一種新的掌功。秦少英心中大喜,他曾經被蘇雲霞打過一掌,她的掌力像是鍼灸一樣,被擊中時隻讓人覺得自己被一道如針般的氣給貫穿,這便是她的獨門功法。而此時秦少英手中的氣蛇,便是他自己自悟而成的絕技。娜歐拉看著秦少英手中氣蛇也自開心:

“少英,你知不知道顓頊將軍有一種自創的絕技,名叫五毒追砂掌。這種掌功自帶火焰之力,威力無比,就連慕容衝都怕。”

“哦?”

“少英,你的這種掌功,也取一個好聽的名字唄,嘻嘻嘻嘻。”

秦少英一聽頓時來了精神,獨門絕技,還自己起個名字上去?想想都覺得很酷啊。

“蛇兄總是盤踞在我的丹田下方,也不聽從我的呼喚。我看不如就叫?”

“嘻嘻嘻,你都說了,它是棲息在生命之樹下,那生命之樹又巨大無比,獨木成林。所以我看這種功法不如就叫做,白蟒伏林功!”

秦少英眼前一亮,娜娜真是太有文化了:

“好好好,這個名字好,那這掌法呢?”

娜歐拉眼睛一轉:

“就叫,蟒伏手吧!”

“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24章:生命之樹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