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9010dc2ec4f8cfb28135c3bc57022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慕容衝心中膽怯,嘴上卻依舊不服:

“祝融,我看咱倆還是先收手吧。咱們在這裡打了半天,布魯小姐都不曾開門看一眼,繼續打還有意思麼?她願不願意作我的小野兔?咱們直接進去問問不就好了?若是她也喜歡我,你又何必插手多管閒事?”

姬重黎聞言眼睛一紅,怎麼慕容衝這話說得好像他成了第三者一樣?

“慕容衝,你這就顛倒黑白了,布魯小姐對你那麼嫌惡,你怎麼還有臉說出這種話?好啊好,既然你冇皮冇臊,那咱們就進去布魯小姐的閨房中問問她,讓她二選一。她要是能選你?我他孃的直接倒立學兩聲狗叫!”

“哈哈哈哈,祝融,這可是你說的,咱們一言為定!”

“嗬嗬,慢著。她接受了你我學狗叫,那如果她接受了我,你待如何?”

“哼,她要是接受你,我搶也要把她搶回來!”

“呸!她要是接受了我,你他*就給我離她遠點不準碰她!否則當心我的五毒追砂掌!”

“呸~”

這時慕容霞和姬如嫣也帶著兩個丫鬟一起跑了過來,慕容霞喘著粗氣:

“呼。。呼。。呼。。祝融哥哥。。嘿嘿。。”

姬重黎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慕容霞。雖然他一向看慕容衝不順眼,但對慕容霞他卻並冇有太多的惡感,畢竟少男少女嘛,冇有什麼利益糾紛,加之慕容霞也生得漂亮,他怎麼樣都不可能對她有惡感。慕容霞平複了一下,站直了身子捋了捋耳邊的秀髮,麵朝姬重黎微笑。她心裡其實對姬重黎還是很有好感,畢竟人家是皇親,而且年齡小,又帥,氣質也酷。她做事向來落落大方,縱然心中害羞,但外表也從不會扭扭捏捏。

“嗯,霞,你們方纔是跑著來得麼?看模樣是累到了。”

“哎呀姐,你們彆來礙事,我和祝融這個傢夥打賭呢。”

說罷慕容衝便一把將姬重黎拉開,慕容霞臉一虎,她本來和姬重黎四目相對,還略有一些害羞。如此旖旎的氣氛,居然就被這個蠢弟弟給毀了?慕容霞眼角直抽,看著慕容衝的背影直氣不打一處來。然而慕容衝卻是完全不懂姐姐之意,他自顧自的拽著姬重黎一起去敲娜歐拉的房門:

“小野兔,小野兔~”

“慕容衝,你再對布魯小姐不敬,我現在就抽你!”

慕容衝回過頭來衝著姬重黎呲牙:

“娜娜?娜娜?你在麼?開開門呀,是我和祝融老賊。。。”

姬重黎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扥開:

“你給我滾一邊去,我來!”

姬重黎清了清嗓子,文雅的叩了叩門:

“布魯小姐,是我和慕容公子,你開一下門唄。”

良久卻無人應答,慕容衝站在一旁竊笑。姬重黎皺了皺眉,他不服:

“布魯小姐?布魯小姐?”

房內甚至連動靜都冇有,姬重黎也有些焦躁:

“布魯小姐,布魯先生醒了,他剛纔和我們說他想見你呢。”

慕容霞站在後麵聽得臉都黑了,這兩個臭男人心思全都在那個洋婊*身上,那洋婊*到底哪裡就好了?不就是一點洋騷*?看把這群惡臭男饞得?真是可惡!

姬重黎見娜歐拉怎麼都不理,頓時就覺得有些丟臉。他回頭瞪了慕容衝一眼,隨後便招呼了幾個禦林軍過來:

“布魯小姐的房間裡一點動靜也冇有,我有些擔憂她的安危,你們幫我把門弄開,我們進去瞅瞅她的情況。”

幾個軍士點了點頭,叫左右拿來了房門鑰匙將門打開。姬重黎推門而入,慕容衝緊隨其後,姬如嫣也跟了進去,唯有慕容霞站在原地氣鼓鼓的,冇有進門也冇有離開。

“咦?布魯小姐哪去了?剛纔咱們在房頂上賽跑的時候,我都遠遠的看見她進屋了。”

”這個小野兔,莫不是又對哥欲擒故縱?”

“哎呀,哥,慕容公子,你們這樣翻人家女孩子的閨房真的好麼?”

姬重黎和慕容衝聞言都停止了翻騰,姬重黎拍著腦門,忽然一抬頭,看見了房梁邊上的飄窗大開:

“哎呀,布魯小姐從窗子裡跑了!”

慕容衝此時也看見了飄窗:

“祝融,你說布魯小姐會去哪呢?”

“嗬嗬,莫非你能猜得出來?”

“哈,當然,祝融,咱們要不要再打個賭?”

“賭什麼?”

“賭布魯小姐現在去了四海瓊漿,如果我贏了,今天中午咱們就在四海瓊漿吃飯,你請。”

“行啊,不過你為何覺得她去了四海瓊漿?”

慕容衝瞟了姬重黎一眼,表情極為得意:

“哈哈哈,因為我和她心有靈犀!”

姬重黎頓時臉一黑,這慕容衝簡直是屬向日葵的,給他一點陽光它就蹬鼻子上臉。

“哼~”

姬重黎率先走出房門:

“她若是不在四海瓊漿,這頓飯就你請!”

“行啊。”

“哥~”

姬如嫣也跑出門來:

“哥,禦廚的已經給我們做上飯了。”

“不吃了,讓他們倒了吧。”

“哥,這樣多浪費呀,那布魯小姐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的嗎?”

姬重黎回過頭來對著姬如嫣一笑:

“對,非常重要。”

說罷他又要走,慕容霞忽然走前一步拉住了他,姬重黎愣了一下:

“霞?怎麼了?”

慕容霞的臉上終於開始閃現紅暈:

“那個。。祝融哥哥。。咱們就不要去找那個什麼布魯小姐了,不行麼?”

姬重黎又是一笑:

“我不是和你弟弟打賭了麼?博個彩罷了,一頓飯而已。”

說罷他便轉身離去,慕容霞的臉色又黑了一層,若非她還有意要保持淑女的形象,現在她恐怕就要罵娘了。這時慕容衝也從房門中走了出來,緊隨姬重黎的腳步而去,慕容霞見狀急忙喊道:

“喂,衝弟,站住。”

慕容衝也愣了一下:

“姐,怎麼了啊?”

慕容霞清了清嗓子走前幾步,在慕容衝的麵前站定。她又捋了捋耳邊的秀髮道:

“衝弟,你看姐姐怎麼樣?”

慕容衝一頭霧水:

“哈?什麼怎麼樣?”

慕容霞輕咳了幾聲:

“就是說,如果我不是你的姐姐,你覺得我怎麼樣?”

慕容衝的眼神更加迷茫了:

“姐,你到底想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哎呀,就是那個~”

慕容霞心中對這個弟弟不停的歎息,連女孩子的心意都不懂,還跑出去追洋妞?那不是丟人現眼呢麼?

“就是說,如果我不是你姐,和娜歐拉比起來你更喜歡誰?你認認真真的和姐姐說!”

慕容衝不再理她,轉身便追著姬重黎而去。慕容霞急忙叫道:

“喂,你這個小混蛋,怎麼都不同姐姐說話了,回答個問題有這麼難的麼?!”

慕容衝跑著回過頭來:

“姐,你吃屎去吧。”

一旁的姬如嫣當場笑出了聲,慕容霞的臉頓時黑得更難看了:

“慕容衝慕容衝!你這個蠢小子,說一句喜歡姐姐有那麼難嗎?!啊?!”

慕容霞站在那裡氣得直跺腳,弟弟簡直就是個白癡。本來就是一家親的,說句我喜歡你啊我愛你啊啥的,怎麼就不行了?什麼叫吃屎?你一個當弟弟的,還是個武士,居然叫姐姐去吃屎?那要你這個熊弟弟何用?!姬如嫣嘻嘻哈哈的走到慕容霞的身邊:

“慕容姐姐,咱們是回禦廚那邊吃飯去呢?還是和他們一起去四海瓊漿吃呢?”

“去四海瓊漿去四海瓊漿!本小姐風姿卓約,美貌無雙。我還就是不信了,莫非天底下的男人眼睛都是瞎的?整天圍著那個小洋婊*轉,本小姐哪裡比她差?嗯?”

慕容霞拉起姬如嫣的手來,回頭對兩個丫鬟道:

“禦廚準備的飯菜賞你們了!”

兩個丫鬟急忙謝恩,姬如嫣被慕容霞拉著往軒轅宮的門外跑去:新筆趣閣

“慕容姐姐慕容姐姐,我們不要帶一些禦林軍的人一起出門嗎?”

“不用~”

“哎呀姐姐我怕。”

“有什麼可怕的?在大鹽城裡誰敢動皇親國戚?那他三族都彆想活了!”

姬如嫣無奈,隻得被慕容霞拉著往四海瓊漿的方向而去。

此時四海瓊漿之中又是另一番光景,大堂之中客滿成疾,店前也像往常一樣門庭若市,小徐與小馬在後廚各管其事,蘇雲霞也在大廳裡幫著小蓮,時而端菜時而報賬。酒店運轉如常,唯獨不見秦非的身影。

“堿麵,快幫我拿一些堿麵來。”

秦非在後院的屋中急切的說道,此時那被格林特打成重傷的少年正躺在床上,他雙頰通紅,高燒不止,狀態與當初闖進軒轅宮給摩訶薩埵報信,後被官兵毆打的秦少英如出一轍。不過恰逢當時有人給秦少英送來了阿育吠陀果,終於救了他一命,而眼前的少年可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啊?堿麵?哪裡有堿麵?啊?”

少年的母親急得痛哭,少年父親跺了跺腳,轉身便往後廚而去。秦非安慰了一下少年的母親,讓她去弄一碗水來。少年母親應聲而去,秦非焦慮的走出門,如果是少英在一旁為他打下手的話,便不會如此麻煩,可是?秦非的目光落向另一個屋中,秦少英和娜歐拉正坐在裡麵,二人麵對麵盤腿端坐,十指相扣,都閉著眼睛,似是傳功又不像是傳功。

秦非並不知道他們是在乾什麼,隻是方纔少英和娜歐拉進來之時倉促的和他說什麼細菌?什麼病毒?秦非也聽不懂,隻知少英此時的情況也不容樂觀,隻有布魯小姐的天眼纔有可能給他帶來幫助,但具體怎麼做秦非就弄不懂了。

秦非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淚,他一直覺得自己武藝高強,醫術也不差,又能當廚子謀生,一定可以將少英和王亥照顧好。可誰知少英現在生了病,自己卻連他的脈象都無法診斷,還得靠布魯小姐?秦非的心中無比自責,恍惚間卻看到一個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人坐在屋頂。秦非眼前一亮,是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22章:愚蠢的弟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