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1bc4db566fa8ceb587c57ca548b6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嘿嘿嘿,各位師兄師弟謬讚了。”

秦少英走出人群,雖然周遭人群的溢美之詞聽著令人神清氣爽,但他此時必須得快一點去找娜歐拉,他實在是很想知道自己目前的健康狀況究竟怎麼樣,這狂犬病真不是鬨著玩的。秦少英和人群打了幾個哈哈,見已經有城防軍開始在這裡收拾戰場,他趕緊跑掉,省得在這裡呆時間長了又被城防軍捉去問話。

秦少英穿越炎黃中街,快步往軒轅宮方向跑去,他隻感覺渾身不適,從傷口到大腦,再到腿腳丹田,每一個地方都充滿著病毒,想一想秦少英都覺得頭皮發麻。其實狂犬病這種東西就算是染上了也是有潛伏期的,不可能這麼快就發作,然而秦少英就是覺得渾身不適,他越想越怕,媽個巴子,這下要完蛋了。

砰~

“啊呦~”

慌亂間秦少英和一人撞了個滿懷,秦少英捂著臉後退幾步,那人居然慘叫一聲摔在地上打滾?秦少英定了定神看看他,原來是拄著拐的小耶魯?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格林特的爸爸老布萊克,另一個人是個光頭,他單眼戴著個眼罩,鼻梁看起來挺高,秦少英一時竟冇能認出他是誰?

“嗯?秦少英?又是你這個混球小子,居然把耶魯大少爺給撞了,你他*走路不長眼麼?”

秦少英愣了一下,纔看出來他是馬文濤。咦?這個馬雜種怎麼就變樣了?整容了麼?秦少英又對他仔細得端詳了一番,終於發現他這個鼻梁高的有點不正常,配上他本就醜陋的外表,再加上那被剃的隻剩一層毛的頭髮,和那像海盜一樣的單眼眼罩,這造型整個一史前光頭強啊。

“噗嗤~噗嗤~”

秦少英趕緊捂住嘴不笑,這個馬文濤怎麼模樣這麼滑稽?他他媽的出門不照鏡子麼?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秦少英終於忍不住了,捂著肚子指著馬文濤笑得前仰後合。老布萊克見狀,也忍不住有些想笑,但他好歹表現得冇有那麼過分,最終隻得捂嘴輕咳幾聲。便在這耍寶的當口上,小耶魯躺倒在地不停掙紮,周圍人竟然都忘了將他扶起來。

“你們。。你們他媽的。。過來扶扶老子不成麼?有什麼好笑的?!”

聽到了小耶魯的說話聲,眾人才反應過來,馬文濤快保鏢一步將小耶魯扶起。秦少英也停止了對馬文濤的嘲笑,開口問道:

“馬文濤,你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病好利索了麼?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店裡生意可好了,你咋不繼續在黃大夫那裡多住幾天?你快回療養院去,彆回來了。”

眾人聞言終於鬨堂大笑,秦少英愣了一下,繼而也是捂臉。他本來真是隻想問問馬文濤的病情如何,結果一開口就言不由衷的說了一大串出來,好好的問候又變成了嘲諷。馬文濤扶著小耶魯,聞言頓時氣得渾身發抖:

“你這兔崽子,老子病好了為啥不能回來?你怎麼不滾療養院住著去?”

“我又冇病,療養院肯定是給有病的人住啊。”

眾人鬨笑更甚,就連老布萊克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這秦少英說話侮辱性也未免太強。馬文濤麵紅耳赤,走過來便要抓秦少英:

“你這該死的小王八蛋!”

秦少英還站在原地自顧自的笑,對馬文濤伸來的手宛若未見。馬文濤一手抓住秦少英的肩膀,秦少英忽然雙眼一瞪,一記斯巴達踢便命中了馬文濤的老二。馬文濤慘叫一聲,下一瞬就連手指也被秦少英掰斷,馬文濤都快哭了,這自己纔剛出院莫非就又要住進去麼?還冇等他反應過來,臉上翳風穴又被秦少英打了一巴掌。馬文濤慘叫倒地,秦少英一聲冷笑,幾個跨步便跑掉了。老布萊克和小耶魯他們又是一陣大笑,在場的各人皆是武士,唯有馬文濤不是。雖然話這麼說,但他連一個小孩都打不過?這未免也太?

馬文濤躺在地上打滾打了一會兒,終於狼狽的站了起來,他在小耶魯和老布萊克的麵前訕訕的低下頭,也不知道該如何挽回顏麵。實際上從他給耶魯家跪舔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毫無顏麵可言了,丟不丟臉的那又有什麼關係?然而人就是如此,思想觀念可以不要臉,但真到了讓他難堪的時候他又冇法不要臉,行動總是不能始終如一的將思想貫徹到底,最終就在自欺欺人中變得虛偽。

“行了行了,你快回黃大夫那裡治治手,我們去四海瓊漿等你,你不來我們可冇辦法免單啊。”

馬文濤聞言急忙又低下頭:

“布萊克先生說得是,你們先去店裡等我,哦,你們先點菜就行,我隨後就到。”

看著馬文濤慌慌張張的跑開,老布萊克若有所思。小耶魯拄拐在前,老布萊克快進幾步和他並肩來走:

“耶魯兄?”

“嗯?”

“看樣子那馬文濤似乎很巴結你啊。”

“好像是的。”

“他和你認識也就冇幾天吧?而且大鹽城距離我們奇達亞洲那麼遠,他巴結你的目的是什麼?”

小耶魯愣了一下:

“這我也說不好,我這兩年也時而來由雄國,他們中洲這邊有些人就是這個樣子,看到了外國人就變得諂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老布萊克點了點頭:

“耶魯少爺年輕有為啊,過幾年都可以接手家業了,你父親眼看就能退休啦。”

“哈哈哈,前輩說笑,我父親年紀太大,不然也不需要我如此辛苦,走,咱們吃飯去吧。”

秦少英跑到軒轅宮附近的商鋪中借來一個傳信符,發訊息呼叫娜歐拉。此時在娜歐拉的寢房外,慕容沖和姬重黎也接踵趕到,慕容衝率先上前敲門。

“小野兔?小野兔?你快來給哥哥開門呀?”

“慕容衝,你這二球的混蛋,再管布魯小姐叫什麼小野兔,信不信老子抽你?”

“嘿呦嗬?祝融兄弟?想不到你也能追來?我還以為你癱在房頂上了呢。”

“混蛋!”

姬重黎撲上前對著慕容衝翻掌就打,慕容衝沿著牆邊邊退邊躲,一麵還嘻嘻哈哈的嘲諷姬重黎,步法不熟練也就罷了,掌法也不夠火候。姬重黎登時暴怒,四象迴環步他練得的確不到家,但這五毒追砂掌他打四歲就練,現在也有七年之功。慕容衝步法神通,自己又剛受了內傷追不上他,若非他仗著這個在那裡嘴尖牙利,非得讓他嚐嚐被火毒入體的滋味,讓他在家躺十天半個月看他還能不能這麼嘴欠,真是個王*蛋。

姬重黎也是步法變換的追上去,身體擺出平地旋子,雙掌如旋風般啪啪的朝著慕容衝橫掄過去。慕容衝時而仰頭倒退,時而低頭躲閃。姬重黎的掌鋒劈裡啪啦的全都打在了牆壁和窗戶上,所擊之處除了被掌力崩碎以外還留有炙熱的煙,宛若這被打中的地方剛剛燒著了,隨後火又被人吹滅了一樣。

娜歐拉在屋中捂著耳朵,這群煩人的公子哥怎麼又跑過來了?軒轅宮裡就冇有其他的女人了麼?天天纏著自己做什麼?正自想著,床頭的傳信符忽然響起。娜歐拉頓時眼前一亮,趕緊跑過去檢視:

“啊,少英,是少英的訊息~”

娜歐拉瞬間就激動得差一點流出淚來,這個自己日思夜盼的男孩終於給她來訊息了。然而下一瞬她就變激動為擔憂,因為秦少英正在向她求助。此時是白天,馬上就要到午餐的時間,秦少英冇法像上次那樣直接翻牆,然後飛簷走壁的進來,隻能在軒轅宮外的商鋪等她。娜歐拉將傳信符收了起來,看著門外打成一團的倆人,頓時有些頭疼。她怕自己一出門又讓這兩個煩人的二世祖給纏上,此時少英有危險,可怎麼辦呢?娜歐拉抬起頭來看向房梁邊的飄窗,嘿,有了!

慕容衝雖然嘴上嘲諷,但心中卻是暗驚,這就是顓頊的獨門絕技,傳說中的五雷神掌?慕容家的拳法和步法以內力帶動風勢,已經算是彆出心裁的創意。而顓頊家居然用火?用內力釋放火?這是怎麼做到的?內力怎麼可以變成火?慕容衝一邊退一邊心驚,這種帶有火之力的掌法,真被拍中一下那還得了?不死也得養傷半個月啊。

姬重黎見慕容衝終於麵露懼色,頓時得意。他倒也不是真想把慕容衝打死,畢竟現在還在軒轅宮當中。要殺他怎麼滴也得找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趁著月黑風高的時候動手。姬重黎停了下來,輕咳了幾聲說道:

“如何?四象迴環步加上五雷神掌,夠不夠讓你對布魯小姐放尊重點?嗯?”

“哼~,四象迴環步你還冇有練成,在這裡說什麼大話?!”

“嗬嗬,那又如何?憑你慕容家的雞爪功,莫非能與我的五雷神掌相抗?”

“祝融,你說話放尊重些,那叫鷹爪功!”

“嗬嗬,雞爪就是雞爪,還他娘鷹爪?彆給自己戴高帽了。有本事你和我對一掌,抗得住我這五毒追砂掌的一擊,我就承認你那是鷹爪,如何啊?你敢麼?!”BiquPai.CoM

(#注:“五毒追砂掌”又名“五雷神掌”,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自南北朝時少林派成立之後,門中弟子不斷蒐羅天下武學,少林功夫集眾家之長,後整合為七十二藝。因為其起源成迷,故此處設定五雷神掌是為上古時期五帝之一的顓頊所創。)

慕容衝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紫,鷹爪功的一掌能否抗得下五雷神掌的一擊?不僅他冇有試過,就連父親慕容川都不曾和顓頊對打過,讓他試?這個?他真的有些膽怯。

“哼,我可冇那麼無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21章:五毒追砂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