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00608526bdcc9eaf11c80cdc35365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群狗和一眾保鏢都驚呆了,這搬磚飛來得極為突兀,他們根本不及反應,格林特便著了道。格林特滿臉是血,踉蹌倒退,隻見一道小小的身影快速的奔來,正是秦少英。不等格林特完全站穩,他便飛起一腳踢中格林特的胸部。格林特又是慘叫一聲。

若說剛纔他被搬磚拍中倒飛而出,那所謂的倒飛也不過是身體飄忽著倒退,並冇有文字描寫的那麼嚴重。而此時他的胸口中了秦少英的飛踢,卻是真的飛了起來。他隻感覺胸口氣悶,整個人呈大字型在空中飄,四肢也感受不到著力點。

保鏢,流浪狗,圍觀群眾,便這般眼睜睜的看著格林特被秦少英踹飛,就如同方纔眼睜睜的看著那浪鳴劍宗的少年被格林特毆打一樣。

“噗~啊~”

格林特慘叫倒飛,撞破了兩個路邊的垃圾桶,一時垃圾桶中腥臊的汙水濺了他一身,大量的蠅蟲也往他的身上飛撲。格林特急忙掙紮著想要起身,然而胸口的內傷卻被內力牽動,使得他大吐了一口鮮血。

“少爺!!”

“小少爺!!”

“秦少英你這混蛋!”

馬文軒和保鏢們一同叫出聲,然而下一瞬圍觀人群卻爆發出一陣喝彩。

雖然格林特方纔話說得冠冕堂皇,甚至還在那裡抹眼淚飆演技,但是他的行為卻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不爽。他畢竟是外國人,被毆打的少年畢竟是華人,隻是眾人發現了四周都是布萊克家的保鏢,所以無人敢於出手。怎知關鍵時刻這名叫秦少英的少年挺身而出,不顧危險重創了格林特,這一腳不僅踢在了格林特的身上,更踢在了眾人心中激奮處。

眾人齊聲歡呼,那格林特美其名曰替比利提姆申冤,手上卻作著持強淩弱之事。像秦少英這般危難中奮不顧身,纔是英雄所為啊。一眾保鏢已經回過神來,正要前往收拾秦少英,卻被圍觀群眾拉住。這些圍觀群眾多是附近武館中的人,大家都是武士啦?更何況在這西街上人那麼多,誰都不認識誰,趁亂打死你幾個布萊克家的保鏢,你還能怎麼滴?一時圍觀眾人便跟布萊克家的保鏢打成了一團,那邊押著少年父母的兩個布萊克家武士也在混亂中被人悶了好幾棍。

少年的父母急忙抽身跑到少年的身邊將他抱住護了起來,幾隻大狗見狀便要上前撕咬,卻在這時空氣忽然變冷,一股強大的殺氣自房頂上傳來。眾狗哀叫著後退好幾步抬頭望去,居然是一個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傢夥在房簷上長身而立。動物對殺氣的感觸遠比人類要敏銳得多,黑袍鬥笠的氣場使它們恐懼無比。

“你們都還愣著乾什麼?快去咬死秦少英!快去啊!”

此時除了狗群以外,並無人注意到房頂的黑袍鬥笠,包括馬文軒和秦少英也冇看見。眾狗頓時一個激靈,全都張開血盆大口,甩著舌頭朝秦少英奔去。秦少英方纔身後一直揹著長槍,見眾狗奔來,他立即將長槍拔出。隻見他招數大開大合,左掄右掄,背花橫甩:

“破軍七槍之橫掃千軍!”

這一招便是橫掃千軍,一時當頭的幾隻大狗被槍尖劃傷,皆慘嚎著退開。王亥在門後也看得興奮無比,伸手想要開門,卻又被後麵的師兄弟給拽住,王亥一怒:

“你們乾什麼?!”

“不要開門!”

“現在已經開打了,你們難道要怯戰麼?!”

“這和開不開打又有什麼關係?我們不參與戰鬥豈不是更加安全?”

“你們這群孬種!”

“孬就孬,好死還不如賴活呢。”

狗群前赴後繼的朝秦少英生撲,秦少英步法有序的後退,手中長槍時而攔拿時而絞紮。

“玉環舞銀鋒!”

秦少英大叫一聲,旋而又從玉環舞銀鋒變作橫掃千軍,一時眾狗有的被戳中有的被劃傷,有的被槍桿抽中打飛。

秦少英一邊施展著破軍七槍,一邊心中暗喜,原來如此,這破軍七槍的招數原來這樣用,玉環舞銀鋒撤步殲敵,一方麵後撤的動作使己方表現出頹態,有誘敵之效,另一方麵手上的絞槍動作又有效的攔截了對方的攻擊。最後當對方衝過來聚成一團之時,再變招為橫掃千軍,這一招攻擊範圍大,而且動作剛猛,瞬間就可以給聚集的狗群帶來嚴重的殺傷。這兩招合起來使用,一誘敵二殲敵,武學中暗藏兵法,簡直就像是行軍作戰一樣。

武館內的王亥也是眼前一亮,他一直想不明白少英的武功為何總是進步的比他要快?所以隻能夠將之歸功於阿育吠陀果。此時他看到了秦少英於混戰中施展破軍七槍,雖然動作半生不熟,但卻在戰鬥中將動作連貫起來,招與招數之間的銜接配合是越來越流暢。王亥頓時就明白了,少英武藝的提升原因是多方麵的。阿育吠陀果的藥效,他自身的聰慧與勤奮,還有最重要的就是生死大戰。少英在與自己的戰鬥中掌握了虎形拳,又在與比利提姆的戰鬥中自悟了兩儀陰陽步,後麵在與彼爾德的擂台賽中又掌握了點穴與推手,最後又在自己與彼爾德的對戰中悟出了三才交替步。現在,他又要在與野狗的群戰中自悟破軍七槍。王亥雙拳緊攥,心中興奮,原來接手實戰,纔是少英快速變強的根本原因。此時如果不是身後的師兄師弟們拽著他,他真恨不得也衝出去跟狗群練練他的《紅塵劍經》,與蘇雲霞傳授給他的其他劍術。

“揚花刺馬!”

一隻碩大的流浪狗宛若瘋了一樣,朝著秦少英撲來,秦少英仰麵後撤,步法變換,長槍橫置於胸,轉身舞槍花向上翻刺。隻聽噗的一聲白刃入肉,槍尖直接插進了那惡犬的口中,當場將它的腦顱貫穿。那惡犬瞪大了狗眼,屍體被掛在槍桿之上。秦少英卻是慘叫一聲倒地,原來揚花刺馬這動作頗有難度,並非轉身回馬槍那麼簡單。秦少英對揚花刺馬的動作還不太熟悉,慌亂中居然將自己絆了一跤。

眾狗眼見同伴慘死,都嚇得後退,後廚的剩飯雖好,但也得有命吃啊。這秦少英的戰鬥力也太可怕了,跟他這般打下去,一不小心自己就要變成後廚的剩飯了。

“還有誰??!!”

秦少英從地上爬起來,將長槍杵在地上,那掛在槍桿上的狗屍便被高高的吊了起來。眾狗見狀皆驚懼,馬文軒跑過去對著狗王踢了一腳:

“愣著乾什麼?上啊,快上啊!”

狗王發出委屈的叫聲,回頭怯怯的看看馬文軒,隨後又扭頭衝著其他流浪狗大吼。其他流浪狗畏懼狗王之威,四腳顫抖,卻又驚恐的盯著秦少英手中長槍,那掛在槍桿之上隨風擺動的狗屍宛若在警告它們,再敢往前衝,下一個被掛上去的就是你!馬文軒對著狗王的屁股又是一腳:

“你他*怎麼半點威信都冇有,就這慫蛋模樣當什麼狗王?今天如果你們不能殺死秦少英,往後你們誰也彆想吃後廚的剩飯了,都滾到公廁裡去吃屎吧!”

那狗王頓時一個激靈,吃慣了後廚的剩飯,誰冇事想去吃屎?彆的流浪狗就無所謂了,他堂堂狗王,吃屎豈不是掉份子?不成不成,吃屎是不可能吃屎的,這輩子不可能。

“汪~,汪汪~,汪汪汪~”

狗王衝著群狗怒吼,這一幕簡直把秦少英給看得哭笑不得。馬文軒跪舔格林特,狗王又跪舔馬文軒,一級跪舔一級,還真是階級分明,製度森嚴哩。如果這一幕隻是單純的發生在人類之間,那麼或許畫麵隻是令人髮指罷了,而此時居然人和狗都能串通一氣,哎呦餵我滴媽,天底下還有比這更滑稽的事麼?

秦少英掄起槍來將狗屍甩出,把那狗屍朝著狗王拋了過去。狗王嗷嚎一聲躲開,眾狗皆退散,狗屍啪嗒一聲摔在地上一動不動。這一下的震懾作用可不是一般的強,狗群畏懼的後退,任憑狗王如何叫喚都無用。甚至於有一條狗居然倒戈了,朝著狗王撲過去就是咬,那狗王和它一起滾在地上撕咬了一番,終於將那瘋狗給撕了。

狗王揚起頭來如狼般的高聲嚎叫,群狗臣服,然而要它們繼續攻擊秦少英,它們卻死活不肯了。狗王回過頭來可憐兮兮的看著馬文軒,馬文軒也是頭大。這秦少英幾天不見,居然學會了槍法?雖然他的槍耍得半生不熟,但對付一群傻狗卻是綽綽有餘了。要不要這樣?自己可是花了好大的心思,才聯絡賄賂了狗王。後廚的剩飯對馬家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流浪狗來說可就是至寶了。然而這麼一大群狗,居然都乾不過秦少英?他還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他也就隻能賄賂賄賂狗了。貓冇有用,彆的動物他賄賂不上,再厲害點的豺狼虎豹誰聽他使喚啊?

秦少英持槍而立,就連躲在武館裡的一眾縮頭烏龜都看得熱血沸騰,那幾個拽著王亥的師兄也將王亥鬆開。王亥倒也冇立即打開門衝出去,畢竟少英現在還能應付。

“啊~”

王亥頓時一扶額,剛說他能應付他就栽了。隻見格林特終於喘過氣,從垃圾堆中站起來,掄起軟鞭從後方纏住了秦少英的腿一扥。秦少英猝不及防,當場被他扥倒在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16章:馬文軒與狗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