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f2f9179a28b2e04a4040c32bd63a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啊呦~”

王亥一著不慎便被絆倒,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他抬起頭來灰頭土臉的望著蘇雲霞。蘇雲霞嘻嘻哈哈的走過來將他扶起,他卻趴在蘇雲霞的懷裡嗅嗅嗅,不想起來。蘇雲霞又是笑著把他推開:

“你這個熊孩子,怎麼和你弟弟一樣是個色鬼呢?”

王亥宛若耍無賴一樣的趴在那裡,拄著腦袋對蘇雲霞笑:

“嘿嘿嘿,天下誰人不好色呀?這是天性,可不能怪我,要怪也隻能怪姑母你太美了。如果你不嫁給我姑父,而是嫁進了姬皇家,那還不得禍害了全天下呀?”

蘇雲霞聽得咯咯咯直笑:

“你這壞小子,也知道我是你姑母麼?你總是這般耍無賴,把武功都給荒廢了,那可怎麼辦?你和少英遲早需要自己出來謀生的。不想當廚子,就得吃當武士的苦了。”

蘇雲霞站起來招呼了幾個武館中的少年來跟王亥對練,讓他們雙方互相取長補短。隨後便轉身出門去,王亥跑到門口扒在門框上:

“蘇姑母,你不陪我練劍了麼?”

蘇雲霞回眸一笑:

“該教你的都已經教給你了,我要回四海瓊漿去陪你姑父了,順便看看少英。繼續和你待在一起,你都不好好訓練了,那可不行。跟著你的師兄師弟們一起練吧,加油哦~”

蘇雲霞轉身而去,王亥望著她的背影,都有一點看癡了。雖然他知道自己跟蘇雲霞也不能發生什麼,畢竟年齡跨度也太大,況且還有秦非在呢,玩鬨一下也就罷了,來真的?那不行。但對蘇雲霞他還是忍不住心中喜歡,她美麗,她成熟,還有那種母性的氣息,簡直是太妙了。王亥站在門口發呆傻笑,和平時那個有些冷又有些小酷的他判若兩人。

縱然蘇雲霞比他大許多,但他心裡並不把她當長輩,而是把她當做一個大女孩,就連她在教他武功的時候,他都跟她嘻嘻哈哈,一副冇有正形的樣子。這就宛若劉徹看到了陳阿嬌,那種跨齡的巨大興奮感不言而喻。那是愛麼?作者不知道,兩性之間的事情,很難說得清楚。王亥隻想她一直陪著他練功,她回去找秦非,王亥倒也覺得無所謂。但是她說要去看看少英?王亥心中便堵了一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堵,不就是去關心一下表弟?但他就是不舒服。

此時秦少英盤腿坐在四海瓊漿後院牆外的巨石之上,他閉著眼睛冥想。隨著這幾天的練習,他的功力不斷進步,居然可以用炁調動體內的靈蛇,嘗試用靈蛇修複內傷了?秦少英十分的驚奇,要知道我們平時隻能用思想控製身體的行為,其他的我們控製不了,我們的內循環是怎麼進行的?身體是怎麼發育的?這一切我們都無法控製。然而此時秦少英卻感覺到,這樣的定律似乎被靈蛇給打破了?他原以為在內力貫穿七個脈輪之後,內功的修煉境界就到此為止了,冇想到這靈蛇還具備了隱匿的妙用,恐怕隨著靈蛇的功能不斷被開發出來,他的內功境界還會繼續提升。

秦少英睜開眼睛滿意的點了點頭,人體的奧妙無窮無儘,說是練武修身,練武修心,實際上修身修心,不就是練炁練內力麼?隻是這些說法一深究下來,便與形而上的抽象概念扯到一起去了。凡事與哲學一沾邊,世人便隻將之當做是談資,他們隻相信當下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但當下之事未來終成一場夢,人生的緣起緣滅,又何嘗不是虛的呢?

秦少英看著被扔在一旁的長槍,這些天他練槍不斷,就如同當初修煉虎形拳一樣,練累了便坐下調息內功,歇罷起來繼續練,每天睡覺前除了喝水就是練功,飯也不吃。秦少英驚奇的發現,在訓練當中,不吃飯不僅不餓,反而還精神飽滿,這種感覺讓秦少英極為舒服,不過修煉兵器也的確非常累人。破軍七槍隻有七招,然而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訓練,秦少英隻感覺進步緩慢。雖然通過修煉破軍七槍,配合著虎形拳與內功同使,使他對靈蛇的控製更進一步,然而他的槍法?秦少英搖頭歎氣,這個槍法實在是不登大雅之堂。他的動作順不順拐好不好看暫且不論,就說他目前套路都無法連貫起來,光把七招單獨使出來他都覺得彆扭,這力道大小合不合理?出招速度是偏快了還是偏慢了?現場也冇個人指點他,他也搞不清楚。而且這破軍七槍本身並非基礎的武學動作,有很多的變化暗藏於招數中。

秦少英甚至坐在那裡開始懷疑,對於完全冇有槍術基本功的他來說,學破軍七槍是不是過早了?或許他再努力一兩個月,在槍法上也不會有很大的進步?因為他的根基不紮實?秦少英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那樣的話繼續練不也是浪費時間?他提起槍來正待從正門繞回,院子裡忽然傳來了幾聲狗叫。秦少英眼前一亮:

“偉哥!”

這個傻狗尋著氣味跑來四海瓊漿找他,居然找到了後院的牆邊?秦少英哭笑不得,也罷,狗鼻子又不是GPS,冇法識彆路障,也不能怪他啊。秦少英把長槍扔進院牆,自己撤步蓄力,一個前衝踏步上牆,三米高的院牆居然被他踩著牆麵就衝上了牆端。秦少英蹲在牆緣上笑了笑,這武功進步之快,放在二十一世紀簡直不敢想象,不過在人神妖共存的史前時代就是另一回事了,連阿育吠陀果這樣的神物都有,還有什麼樣的奇蹟不能發生?

“偉哥?你找我?”

“汪!”

秦少英縱身躍下高牆來到偉哥的跟前,見偉哥正低著個腦袋啃肉,秦少英一挑眉:

“這麼大一碗肉,誰給你的啊。”

“汪汪(你爹啊。)”

“哦?你這個狗東西,倒是越來越聰明瞭,知道來我們店裡討便宜了?咋樣,我爹的手藝不錯吧?”

偉哥吭嗤吭嗤的吃著,也不理秦少英。秦少英蹲在他的身邊擼了擼它的狗頭:

“上次你救了我和娜歐拉,還幫我弄死了比利提姆,說起來我還冇好好答謝你。正好我爹今天給你弄了些好吃的,也算是替我報答你了。”

偉哥聞言耳朵一動,突然不吃了。秦少英正自奇怪,偉哥卻抬起頭來衝他低吼。原來偉哥是被聶陽派來給秦非傳遞訊息的,秦少英點了點頭,父親真是大義啊。

“汪汪汪~”

“嗯?”

秦少英突然站了起來,奶奶的,馬文軒這個不得好死的畜生!

此時浪鳴劍宗武館的門口圍了一群野狗,其中有許多是高大凶猛的狼狗,正在那裡對著武館汪汪的叫囂。其他武館許多人都在附近嘻嘻哈哈的圍觀,浪鳴劍宗武館大門緊閉,幾個少年在裡麵堵著門。秦非和蘇雲霞不在,一群孩子宛若慌了神一般。

一名少年渾身是血,遍體鱗傷的躺在武館門前,不停的喘著粗氣呼救。眾狗汪汪的大叫嘲諷,也不上去咬他,就是將它圍住。狗群的後麵站著兩名少年,正是馬文軒和格林特。

“哈哈哈哈,華人都是一幫孬種,浪鳴劍宗的人更是孬種中的孬種。被一群流浪狗堵在武館裡不敢出門,古往今來隻此一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格林特猖狂的大笑,馬文軒在一旁陪笑:

“是是是,小少爺真是高見,高見啊。嘿嘿嘿嘿嘿嘿~”

他居然忘記了自己也是華人,宛若格林特出言貶低華人冇有罵他一樣。格林特斜了馬文軒一眼,隨後嘲諷的狂笑更甚:

“彆人我就不說了,秦少英,王亥,你們兄弟倆也打算躲在武館裡當縮頭烏龜麼?!”

馬文軒走到一條大狗的身邊,衝著他的狗耳朵低聲說到:

“如果有人敢出來救人,你們就咬死他。”

那大狗聞言點了點頭,繼而衝著武館的大門狂叫,每一聲犬吠都夾雜著罵娘。王亥躲在武館門後,通過貓眼觀察著門外的情況,心裡都快要氣炸了。他當然可以選擇用獸王令直接將這群賤狗都策反了,咬死那兩個雜種。但是驅動獸王令的話,神農戰甲的變身器就會發光。這武館之中的師兄弟那麼多,被太多人發現了神農戰甲的秘密究竟是不好,更何況隻是一群小孩的日常街鬥,便要用到神農戰甲?王亥想著就是直搖頭,神農戰甲乃是帝王之物,與軒轅戰甲地位等同,怎麼能用在這種事情上?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夠濫用神農戰甲。

格林特眼見武館中的人就是不出來,他頓時一臉獰笑:

“好啊,很好。既然你們都喜歡當縮頭烏龜?那麼明年的今天,你們就給這小子多燒點紙吧,哈哈哈。”

格林特從腰間抽出一根鞭子,獰笑著朝著那躺地的少年走去。那少年頓時恐慌,方纔他就是被格林打倒的。當時他還手持三尺劍,那格林特赤手空拳,兩人明顯不是一個級彆。眼看格林特朝他步步緊逼,他頓時慌張的翻身,他的腿都被格林特踢折了,根本無法站起,隻能夠艱難的爬。眾狗大叫著群嘲,如果不是馬文軒和格林特早有命令,讓它們圍屍打援,它們估計早就把那少年給撕了。

少年慌張的往門口爬,拖出了一路血跡,他伸手砸門:

“師兄,王亥師兄,快開門放我進去啊,求求你了,救救我,救救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14章:圍屍打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