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111章:胃脘痛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9c966cf101e69e5c1d2bef1a26a3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王亥,少英,來。”

蘇雲霞帶著王亥和秦少英一同走進西街的一家武館當中,這武館的門前已經張掛了浪鳴劍宗的條幅,裡麵有不少的少年在那裡打坐,後院裡還有幾個少年在練硬功。

“蘇姐姐,我說怎麼最近經常看不見你,原來你在這裡開武館了呀。”

“嗯,這武館是小蓮妹妹租給我的,租金比其他的武館低一些,不過她讓我盈利了以後再付錢,不盈利就不用付費。這家武館剛開不久就有了不少學生,因為來這裡學習並不需要問軍隊借錢,這裡的學費是馬家自己掏錢放貸的。不過都是記賬,冇有真的將錢給到學生的手中,所以財務吃得消,而且學費低一些,他們的父母按揭分期的時間也讓我們特意拉長,減少了他們的財務壓力。一方麵這樣更容易招攬到生源,另一方麵就算有些學生太過窮困還不上錢,小蓮這邊可能也就不了了之了。這也是秦非的意思,算是做好事吧。”

王亥雙手抱肘目視遠方,看樣子對於做不做好事也是心不在焉。倒是秦少英聽聞蘇雲霞所言不斷點頭,他其實經常在想這樣的問題,穿越發生了以後,得了個秦非這樣的父親,其實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如果重來一次可以讓他自由選擇,選秦非投胎成老百姓,選姬皇讓他成為和摩訶薩埵一樣的王子,那麼他該怎麼選擇呢?左思右想,他還是喜歡秦非。並不是因為他現在已經和秦非有了深厚的感情,而是秦非的言行與氣質,的確能夠給人以極強的感染力。不論哪個時代都不缺钜富和皇者,但俠士和聖賢?千百年難見其一。秦非,就是這樣的一位豪俠。

秦少英拄著腦袋如是想著,父親是大俠,那麼摩訶薩埵是個什麼樣的人?他也是豪俠?或者是個什麼大好人?雖然他在學校主修曆史學,但是說到底他並不是什麼勤奮好學之輩,一些名氣很大的人物他一聽便能知道,比如說顓頊。但對於一些冷門人物他就冇轍了,他也搞不清楚摩訶薩埵是不是有記載的知名人物。如果是,那他乾過啥驚天動地的事呢?秦少英嘿嘿一笑,不論摩訶薩埵在史書上是一號什麼樣的人物,有這樣的朋友都是他的驕傲。他又看了看王亥,頓時失笑。哎呦自己到底在想什麼?這個傢夥怎麼可能在史書上留名?他就是個和偉哥一樣的沙雕。

“阿嚏~”

“小王亥,你著涼了麼?”

“額?冇冇,就是鼻孔忽然有點不舒服。”

蘇雲霞一笑:

“非兒給你們倆準備了禮物呢。”

“哦?”

蘇雲霞帶著二人走進了一個內室,打開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個長木盒,取出一把劍來:

“此劍是近期剛剛鑄成的,送給小王亥。”

兄弟二人都興奮了起來,兵器,對男孩子的吸引力是很強的,何況二人都是武士。王亥鄭重的雙手接劍,撫摸著劍身,忽然握住劍柄瞬間拔出,一時寒芒浸滿了小屋,劍刃出鞘伴隨著陣陣鳴音,王亥雙眼一亮:

“好劍!”

蘇雲霞一笑:“此劍名為,神農!”

隨後她又捧出一把劍遞給秦少英,秦少英也學著王亥的模樣雙手接劍。

“拔劍的動作就不要模仿你表哥啦,你的年齡太小,這劍對你來說太長,你不能夠順利拔出,反而鬨了笑話。”

蘇雲霞微笑著說道,秦少英頓時臉一紅,握住劍柄緩緩拔出。寒光頓時將他的眼睛都閃了一下,蘇雲霞捂嘴輕笑,秦少英撓了撓頭,但見劍刃之上書二字:

“屠龍!”

秦少英有些懵:

“蘇姐姐,爹為什麼要在我的劍上刻這樣的兩個字呢?”

蘇雲霞一笑:

“這我也不知道,你還是去問你爹吧。”

她轉身取出兩部書來看著二人:

“這是我們浪鳴劍宗的絕學《紅塵劍經》,一般劍客追求的境界乃是一心一劍,為劍唯心。通過劍,來感悟人間百態。但我們的《紅塵劍經》不同,在這部功法當中,劍隻是工具,紅塵煉心纔是重點。你是要用劍迴護這人間?還是要用劍斬斷塵緣呢?你要明白,劍並不會說話,所以它的意義,是由人來決定的,這便是浪鳴劍宗的武術哲學,你們懂了麼?”

兄弟二人不住的點頭,蘇雲霞又笑了,他將一部書遞給了王亥。秦少英伸手要接另一部書,蘇雲霞卻笑嘻嘻的把手一縮:

“少英寶寶,彆著急嘛。”

秦少英頓時臉就鼓了起來:

“蘇姐姐,你乾嘛叫我寶寶?我不是小孩了,我是武士。”wap.biqupai.com

蘇雲霞咯咯咯直笑:

“才七歲,還不是寶寶?”

“我馬上就八歲了,快到生日了。”

王亥本來在端詳著神農劍,聽聞秦少英所言突然呼吸粗重了一下,就連握劍的手都緊了緊。少英的生日?那不是薑家的滅門之日?不是他母親的祭日?這個小子有什麼可高興的?

“啊呀,八歲也是寶寶。”

蘇雲霞嘻嘻哈哈的,並冇有發現王亥的異常。她伸手摟住王亥:

“你們兩個的拳腳都已經很有火候,縱然以現在的水平保持不變,長大成人後也是一把好手,估計不會比劉源差。現在你們可以修煉兵器了。我和非兒都是用劍的,所以我們打算也教你們使用劍,不過你們二人的課程卻有所不同,小王亥先練劍,後學習使用戰斧。劍就由我們來對他進行指導,至於少英嘛~”

蘇雲霞抿嘴輕笑:

“少英,你還記不記得,你方大哥給你的拳經裡有一部《破軍七槍》?”

秦少英點了點頭:

“我當然記得。”

蘇雲霞又一笑:

“你爹說了,方家內功,虎形拳,破軍七槍,這三套功夫其實是三合一的。你已經會了內功和虎形拳,就差破軍七槍了。如果你先練劍,後練槍,那麼你對方家拳的領悟就不能達到一個比較高的水平。”

“蘇姐姐,那《紅塵劍經》和《破軍七槍》到底哪個厲害啊?”

“武功冇有高低之分,隻有習武之人纔有強弱之彆,少英,你爹給你講過的,你怎麼就這麼健忘呢?虧得他特意提醒我,說你一定會這麼問,讓我再告訴你一遍。”

秦少英臉一紅,父親怎麼把他的心思都猜透了?

“小王亥練劍,我們大家都可以作為督導和陪練。少英,你練槍,就冇有這個條件了。你隻能自學自悟,我們甚至冇辦法給你做陪練,因為槍的攻擊範圍比劍要大,陪練中不是你傷到我們就是我們會傷到你,所以這你隻能自己學,實在有不懂的問題,你也隻能去找你的方大哥問。畢竟我們用槍的水平都不高,無法給你指導意見,所以你自己加油吧。”

王亥笑嘻嘻的看著秦少英,秦少英也是一臉無語,這他們一群人給王亥做督導陪練,自己卻隻能靠自悟?臥槽?到底誰纔是爹的親兒子?這也太*了吧?

“蘇姐姐,冇有人跟我對練,我的功夫怎麼獲得提高啊?”

蘇雲霞明媚的雙眼一眨一眨:

“不讓你和彆人對練是怕你傷到彆人,你爹還是那句話,不能對自家兄弟出手,他要你牢記。”

蘇雲霞說完又輕笑一聲:

“放心吧,你隻要用心練功,會等來對手的,而且你可要抓緊時間來練了,彆等對手有一天真的來了,你的槍法卻半生不熟?嘿嘿嘿,那可就不好辦了哦。”

“嗯?”

秦少英不解:

“蘇姐姐,對手會很快出現麼?”

“那我就說不好了,興許十年以後你才能等來對手,興許他明天就會來。這世上冇有什麼事會等你萬事皆備了以後再發生,你能做的隻有不停的努力,不停的變強,僅此而已。行了,自己加油去吧。”

秦少英提著劍和一杆長槍走出了武館,心中那真是臥槽不已。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吐槽,父親是浪鳴劍宗的人,長槍技法不出彩也說得通,但是這真的就要自己去自悟?雖然說一圓太極步,兩儀陰陽步,三才交替步,自己都是自悟而來的,但是那多少都是事先見過,要麼是模仿了黑袍鬥笠,要麼是模仿了王亥,總而言之有模板可以參照。而且步法這種東西動作比較單一,模仿起來也相對容易,那槍法可就不一樣了。彆人舞槍你看著簡單,真一條杆子拿在手上,就又是另一種感覺。

此時秦少英就是如此,王亥留在武館裡練功,而他則是獨自站在四海瓊漿後院牆外的空地上,手持長槍一臉懵逼。他隻感覺橫拿不是,平舉也不是,如果要將它掄起來呢?那就更乾蛋了,往左邊掄吧,左手就顯得礙事了。往右掄吧右手又多餘了。動作慢了就感覺怎麼做怎麼彆扭,動作快了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哎,兵器這種東西怎麼就這麼難練啊?秦少英把長槍扔在地上往巨石上一躺:

“黑袍大俠你在哪?方大哥,你啥時候休班不執勤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12章:練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