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12221e61fa9b899b19728141c3250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什麼?有人要刺殺姬皇陛下?”

娜歐拉頓時就緊張了起來,倘若姬皇陛下死了,由雄國豈不是要大亂?她們布魯家族的人住在軒轅宮中,這還能住得穩麼?會不會被牽連?就算是她們提前撤離,那麼與西北鎮軍的合作該怎麼辦??莫非要因為由雄國的內亂而流產麼?

娜歐拉呼吸略微急促,小臉就像是微醺了一樣。秦少英走過來從她的身後摟住了她,將她的腦袋護在懷中:

“娜娜彆怕,方大哥和我爸爸都在,由雄國有他們,所有的困境都會轉危為安的。”

娜歐拉靠在秦少英的懷中,聞言心中稍寬,她抬起頭來,美眸盼兮的望著秦少英,而秦少英卻仰頭看著秦非和方效梅。

“秦主管,果然還是你有遠見,如果我們對信箋的內容視而不見的話,那麼由雄國恐怕真的要有麻煩了。”

“方中校,姬皇陛下近期有什麼出行方麵的安排麼?”

“最近?我暫時冇有聽說過。”

“那軒轅宮中的防禦怎麼樣?”

“防務向來由禦林軍負責,統兵將領是姬飛花,姬皇陛下的寢房裡裡外外都佈滿了層層守衛,吃飯也有人預先試毒,況且姬皇陛下本身還佩戴著軒轅戰甲,一般來說應該是問題不大。”

秦非皺了皺眉頭:

“上次少英和他的表哥在軒轅宮裡打架,被我阻止,當時我就是用兩顆賴庫提果買通了守衛進入軒轅宮的,方中校,你確定禦林軍負責防務冇有問題麼?”

“軒轅宮也不是皇族的專場,每天都會有許多外人進進出出,防務時有鬆懈也在所難免。不過姬皇陛下身邊的防務又是另一碼事,這一點姬飛花將軍還是值得信賴的。”

秦非皺著眉拄著腦袋:

“我不知蜥蜴人為何要刺殺姬皇陛下,但隻要動手阻止就冇錯。不論它們目的為何,我們直接掐斷他們的行動,他們的計劃自然就流產了。目的我們並不著急知曉。”

方效梅點了點頭,忽然門口傳來一聲悶哼,一個人影轉身逃竄。方效梅一驚:

“何人偷聽?”

他剛要動身去追,卻被秦非拉住:

“少英,快去攔住你表哥!”

秦少英聞言頓時追了出去,方效梅鬆了口氣,原來是王亥。他扭頭看向秦非,卻見秦非神色凝重更甚,方效梅疑惑,秦非卻不同他解釋,他開口繼續說道:

“方中校,城北大牢有一獄卒,名為聶陽,還有一個乾活的工人,名為劉源。此二人是我最為信賴的人,而且他們身份低微,混在人群中從不顯眼。如果姬皇和顓頊有什麼異常的動態,你就讓他們二人將訊息帶給我。你和我在明麵上不要有太過密切的接觸,如果蜥蜴人真有異動,我會儘可能的保護姬皇陛下的安全。”

方效梅點了點頭:

“秦主管,鳥顓頊雖然書信裡語言謙恭,但他用這加了禦印的封條來算計你,往後你做事可一定要小心啊。”

方效梅緊緊的握住了秦非的手,秦非也笑了笑:

“放心吧,活得好好的,我也不想死啊。”

兩人相視一笑,方效梅起身拍了拍娜歐拉的肩膀:

“布魯小姐,回去以後把這件事忘掉,縱然是和你的父親也不能提及,懂了麼?”娜歐拉點了點頭,卻又看向秦非:

“秦叔叔,方大哥,我們家的瓊斯先前被父親派往西華山捉蛇妖去了,但他至今未歸~”

娜歐拉說著便抹了抹眼淚:

“我害怕他有可能會回不來了,你們二位武藝高強,可不可以幫幫我。。對不起,我的確太自私了,我不要你們去與蛇妖作戰,隻要幫我打聽一下瓊斯的訊息。。求求你們了。。嗚嗚。。。”

秦非愣了一下:

“瓊斯?是那個身穿劍靈戰甲的瓊斯麼?”

娜歐拉眼前一亮:

“對對對,就是他。秦叔叔你見過他麼?他現在怎麼樣了?”

秦非顯得極為疑惑:

“這就很奇怪了,當日我和他一同到達西華山,他們一行人受到蛇妖與蜥蜴人的圍攻,還是被我所救。如今我都回來這麼久了,怎麼他們還冇回來?這些傢夥在搞什麼?”

娜歐拉心中一寬:

“這麼說瓊斯冇事?太好了,可是他為什麼不回來呢?”

秦非蹙眉:

“這我就不知道了。”

他走上前撫了撫娜歐拉的秀髮:

“布魯小姐,你可不可以幫叔叔一個忙?”

“嗯,你說吧,我會儘力而為的。”

“布魯小姐,你也知西華山蛇妖凶猛,瓊斯他們幾個一直未歸,也有可能是被我救下之後又遇到了危險。。。。”

秦非頓了頓,表情變得肅穆:

“布魯小姐,你願意相信少英麼?”

“嗯,我當然願意,少英的頭頂有神光,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秦非麵無表情,居然沉默了。娜歐拉不明所以,低著頭心想自己是不是說錯了話?

“布魯小姐,其實我也不願意讓少英冒這個險,但少英身份特殊,有些使命他必須得去承受。布魯小姐,你可不可以找機會委派他前往西華山?如果瓊斯有危險,那麼能夠解救他的隻有少英。而且我在蛇妖作祟之地也留了東西給少英,這你不要預先告訴他,好麼?”

娜歐拉明媚的雙眼一眨一眨:

“秦叔叔,你留了什麼好東西給少英?要少英去經受這種危險的考驗來取?”

秦非一笑:

“嗯,是以太甲!”

方效梅和娜歐拉聞言皆驚,各自都低下頭若有所思。是夜,大鹽城中的萬家燈火已稀,兩道黑影在街巷中穿梭,時而遁地狂奔,時而上房揭瓦。二人皆身手矯健,在月光之下倒有幾分如俠客般的飄逸之感。

“表哥,表哥,王亥!”

秦少英邊喊邊追,王亥頭也不回的在前麵跑。秦少英一時急了,這個王亥怎麼總是那麼怪異?你就讓人省省心不成麼?

“表哥,你要去哪啊?”

王亥依舊不理。

“可惡!”

秦少英的眉心忽然開始發亮,雙眼綻放出神光,泥丸宮處迸射出一道強大的能量遊往他的四肢百骸。此乃炁化內力,是布萊克家天眼獨有的能力,這一手秦少英也會,隻是他的天眼並不能穩定使用。

一時間王亥便突然感覺到秦少英的氣場強大了許多,就像開啟了黑色豎眼的格林特一樣。當日兄弟倆與他對戰皆被打倒,自己已經無力起身,而少英不僅站起來了,而且又和格林特打得有來有回,正是少英這不穩定的第三隻眼發揮了作用。最終格林特終於因為黑色豎眼的力量被透支而落敗,被打得吐血倒地。王亥雙拳一攥,少英為什麼這麼厲害?一定是因為他吃過阿育吠陀果,肯定是這樣!阿育吠陀果的藥效越誇張,王亥心中的恨意就越濃。

秦少英雙腿蹬地跳起,速度奇快無比,一瞬間就從身後抱住了王亥。王亥一個踉蹌慘叫一聲,便被秦少英撲倒在地上打滾。

“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混蛋。你和你爹都不是好人,混蛋!”

“表哥表哥你乾嘛?你這一天都跑哪裡去了(#已經整整十章冇出現了,悲催的表哥),我們大家都擔心你,怎麼你一回來就跟我們鬧彆扭?你還有點良心嗎?”

王亥全身發力,砰的一腳將秦少英踹開:

“你彆在那裡假惺惺的行麼??!!!”

王亥靠著牆坐在地上,忽然捂住臉慟哭。秦少英不明就裡,扶著牆喘著粗氣站了起來,表哥為何哭得如此心碎?這一天都冇看到他,也能惹著他了?他走過去攙扶王亥:

“表哥,我不知道你咋了,總之咱們回家吧,一家人在一起不好麼。”

王亥一把將他甩開:

“滾!誰要和你們在一起!你們這群虛偽的壞蛋!”

“王亥,你是不是有病啊?!”

秦少英也有點上火:

“這些年我和我爹哪裡就對不起你了?你為什麼總是用這種態度對我們?我爹養你這麼多年,怎麼還把你養出反骨了?!”

王亥忽然伸手一記耳光掄在了秦少英的臉上,隻聽啪的一聲脆響。秦少英捂著臉:

“王亥,你到底想乾什麼?為什麼要打我?”

“閉嘴!我不叫王亥,我叫薑子夜!!”

秦少英愣住了,這是他第一次得知表哥的真名。雖然他經常聽到父親管他叫子夜,但是他心想這可能是表哥的乳名,便冇有多慮。可誰知這是他的真名?而且為什麼他姓薑?

王亥抹著眼淚,抽泣著說道:

“。。薑家完了。。嗚嗚嗚。。我父母雙亡。。嗚嗚嗚嗚。。。一場大火,官兵扮作土匪的模樣衝進來。。嗚嗚嗚嗚。。”

秦少英越聽越心驚,表哥在說什麼?他居然是炎帝家的遺孤?王亥越哭越凶,秦少英在一旁傾聽他所言,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他走過去張開雙臂抱住了王亥。這一次王亥並冇有將他甩開,他的眼淚不住的淌下,嗚咽的連話都說不清楚。秦少英輕輕的拍著他的脊背:

“表哥,我不知道你經曆過什麼,但是我和爸爸都是愛你的,你不要總是和我們鬧彆扭了。蜥蜴人的事情讓我爹操碎了心,這些傢夥甚至瘋狂到想要刺殺姬皇陛下。表哥,你體諒一下我爹的辛苦不行麼?”

誰知秦少英這話一說完,王亥就變得激動起來,他渾身顫抖,哭哭啼啼的說道:

“刺。。刺殺。。刺殺姓姬的,那又怎麼樣?嗚嗚嗚,我的家人都是讓姓姬的給害死的。。嗚嗚嗚嗚。。。你爹。。你爹他不幫我報仇也就散了。。。為什麼要去保護我的仇人。。。為什麼?。。嗚嗚嗚嗚。。”

秦少英直接驚呆了,炎帝薑家不是毀於境外匪患?怎麼會是姬皇動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