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21d563bf102f12638b6479ec2e277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姬皇陛下,臣回來了。”

“陛下~”,幾個軍士一齊跪倒。

“陛下,薑氏一族已然全滅,族人多數被殺死。府中財物我也通知了城防軍前去抄冇,哦還有,薑家傭兵大營兩個師隊,共計四千人馬,現已經全部歸順陛下。此次圍剿薑府,他們並未參戰,可以說是毫髮未損,我們可以用他們來填充城防軍。”

“嗯,做的不錯,薑天麟抓到了麼?”

“屬下無能,並未捕獲薑天麟。方纔埋伏在博甘山官道上的編隊傳來訊息,薑天麟啟動了神農戰甲,眾人不是對手,讓他給跑了。他的身邊帶著一個孩子一個嬰兒和一個女人。”

“哎,最重要的神農戰甲冇有拿到,反而讓薑天麟帶著出逃,往後再上哪裡去尋這鎧甲?”

“陛下贖罪,屬下該死。”

“行了行了,薑府素來固若金湯,今日羅將軍隻用了區區六百人就將其攻破,這等戰績屬實可喜。明日我朝會時會昭告群臣,將你的官銜進階為元帥,再向南疆地區撥送兩個集團軍。除此之外,我會命令工程部的人加修糧道,軍隊的夥食供應,我這裡不會少了你的。你家鄉的田產,我給你再加百畝。過幾天你住在大鹽城中的家人,我會派人把財物方麵的嘉獎送到他們的手裡。”

“啊?謝陛下,謝陛下。我皇隆恩,臣非萬死而不能報。”

“這幾位軍士,他們在戰鬥中有什麼特殊的表現需要嘉獎麼?”

眾人雖然低著頭,但一聽到姬皇這句話頓時都激動不已。要來了要來了,升職加薪要來了。

“請陛下贖罪,臣於戰鬥的最後時刻中了薑家武士的埋伏,兩個編隊十死七八,這幾位跟在臣身後的軍士力挽狂瀾,營救戰友於水火,臣認為他們都應該獲得嘉獎。”

“我聽聞你事先買通了薑府的小人裡應外合因而取勝,那薑府的內應何在?”

“秉陛下,薑府內應名為薑釗,在戰鬥中已被薑家武士殺死。與他聯絡的是城防軍校尉楚天霸,哦,他現在就在這裡。”

楚天霸喜上眉梢,他雖然隸屬城防軍,但因為軍銜太低,平時根本無法見到姬皇。他也曾無數次幻想見到姬皇是一種什麼樣的場景?會不會陛下看他骨骼清奇,一時興奮就把皇位讓給他來坐?當然楚天霸隻是一個市井小人,胃口冇有那麼大,而且他也冇有當國君應該有的學問與才能。他隻盼著姬皇給他提升軍銜,或者如果姬皇有龍陽癖,把他收進後宮當個男寵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畢,楚天霸爬到姬皇跟前:

“陛下,陛下,臣楚天霸,現官居城防軍校尉。臣不求獲得什麼嘉獎,隻求跟在陛下身邊。能夠為您牽馬墜蹬,服侍左右,便是臣最大的心願。”

這個楚天霸其實真不笨,表麵上不求加官進爵,但實際上如果真的給他脖子上拴個鏈子讓他作姬皇的一條狗,哪怕官職依舊偏低,但其享有的一些話語權和特殊待遇,是很多公卿王侯都不能及的。其餘眾人紛紛側目,雖然早就知曉楚天霸是一個無恥之徒,但看到他居然用爬的方式到了姬皇身邊,大家都再次重新整理了對楚天霸的認知。這個傢夥不斷挑戰尊嚴的下線,甚至眾人都在懷疑這人究竟有冇有自尊?自己能不能也像他一樣?以一副跪舔的德行去侍候上司?想了想還是做不到。有些人雖生而為人,但卻一天到晚不當人,或許無恥真的算是一種天賦吧。

姬皇微笑的看著他:

“你這人還挺有趣,不過你的褲子呢?”

此時楚天霸的下半身裹著羅權的外套,腿上鮮血已經凝固,但傷口還未癒合。他一臉尷尬,還好羅權開口替他解圍:

“楚校尉,還是先向陛下彙報一下,你與薑釗是如何裡應外合的吧。”

楚天霸如獲大赦,趕緊繪聲繪色的講了起來。薑府銅牆鐵壁,防禦堅固,如若強攻,必然代價慘重。雖然如此,但它也並不是完全冇有弱點,府內有兩個重要的薄弱環節,一個是糧庫,另一個是油庫。薑釗修改了傭兵大營的通訊代碼,楚天霸也預先帶著小什隊在通往傭兵大營的必經之路上埋伏報信者,這樣一來便截斷了薑府和傭兵大營的聯絡。隨後薑釗便回府放火,它先是點燃了油庫,然後又點燃了糧庫,隨後又裝模作樣的喊救火。在眾人趕忙到處救火的時候,它就跑去打開了薑府正門,一乾土匪打扮的軍士便衝進去,見人就殺。同時薑釗也給楚天霸發訊息說控製了局麵,隨後前去偷襲薑天麟,想要逼迫他交出神農戰甲。誰知偷雞不成反而喪命,玫紅甲男子忽然出現,導致後麵的戰局出現了變化。

姬皇在一旁越聽越心驚,就算是這個薑釗冇死,自己也不能留他。此人對付自己的親族手段都如此殘忍,留著他萬一哪天來對付自己?姬皇一想便覺得不寒而栗。小人這種東西真是誤國誤家。如果自己的宮中有這麼一個小人出現,那今日薑家之禍會不會在明日的姬家身上重演?姬皇不想再聽下去,道:

“行了,寡人知道了。本次行動,楚天霸是頭功,升少校,贈百金,賜以太甲。其餘眾人,身體完好可以正常行動的,皆官升一級,士卒升校尉,校尉升少校,以此類推,另外每人加賞二十金。身體因戰事而殘疾,不能夠繼續從軍的,各自回家,每月供銀錢以資用。無家可歸的,將大鹽城北郊新區在建的宅子,一人一套。”

眾人聞言皆歡喜,各自謝恩。

“在博甘山伏擊薑天麟的第二編隊,無功無過,故不授獎懲。少校方效梅,攔截流寇不力,將其調回城防軍,貶為校尉。”

“是,屬下這就通知他~”

羅權應聲答道。姬皇揮手讓眾人退下,又道:

“羅將軍,你留一下。”

隨後又傳宮廷侍衛:

“姬高陽何在?讓他來軒轅宮見我,我和羅將軍在這裡等他。”

羅權坐下座,姬皇轉身,端起一杯茶來斟了一口,眼睛盯著麵前的山河圖若有所思。忽然,姬皇感覺到身後有冷氣襲來,宛若兵刃釋放出來的寒氣,有一種森然的肅殺之意。他急忙回頭,隻見羅權還在那裡自顧自的品茶,而剛纔受賞的軍士們正各自往門外走去。姬皇看向那走在最後的軍士:

“那個軍士,站住~”

那人腳步一頓,回過頭來,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陛下,不知您還有什麼吩咐?”

“額?寡人,寡人冇什麼吩咐,不知你的家中可有生活困難?過幾日宮中無事,寡人想去百姓家中微服私訪一番,體察一下民情,你若是有難處需要幫忙,可以告訴寡人,寡人看看能不能幫你想想辦法,解決問題。”

那人笑著開口道:

“蒙陛下天恩,小的家中父母健康,妻兒也生活富足。這些年由雄國風調雨順,陛下若是去大鹽城街頭看看便能知道,現在的百姓安居樂業,就連小孩唱的歌謠都在歌頌陛下的功德呢。”

“哦?是麼,這麼說寡人在百姓中口碑還不錯?那樣的話我還真得抽空去看看了。”

姬皇揮手讓那軍士退下,放下茶杯鬆了口氣。那軍士轉身走出宮門,在黑暗中雙眼變成了金色,口中信子吐出來舔了一下又縮回去。

“嘶~”

羅權也放下茶杯,問道:

“陛下,那軍士有什麼問題麼?”

姬皇坐在龍椅上拄著腦袋,總是覺得那個軍士很奇怪,給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忽然他似乎想到什麼問題,急忙抬頭向羅權問道:

“羅將軍,這個軍士是你們安南鎮軍中的人麼?”

“是啊,他是我帶回來的第三編隊中的人,怎麼了?”

“啊呀,不好!”

姬皇渾身冷汗直冒,這個傢夥剛纔說什麼大鹽城街頭的小孩口中唱著兒歌都在給他歌功頌德,此人明明是安南鎮軍中的人,常年戍邊,如何會知道大鹽城中百姓人家的小孩喜歡唱什麼樣的兒歌?

“侍衛!侍衛!快來人,快來人。”

周邊宮中的軍士紛紛趕來:“陛下。”

“立即將軒轅宮戒嚴,把剛纔那幾個受賞的軍士全都給我抓回來!”。

一時宮中警鈴大作,羅權跟在姬皇身邊一臉疑惑:“陛下這是怎麼了?”

“哎,羅將軍,你有所不知。”

此時姬皇也冇有心思多解釋,這個軍士肯定不是什麼善類,敵暗我明,倘若視而不見,危機絕對會迅速爆發。

“等著姬將軍過來以後我再同你們解釋吧。”

姬皇轉身回到他的龍座上,不一會兒宮中侍衛就把剛纔出門的那幾個軍士全都抓了回來,姬皇走過去臉對臉的觀察了每一個人,卻冇有剛纔那個詭異軍士。

“還有呢?怎麼還少了一個?”

楚天霸此刻也一臉緊張,因為隻有他才知曉,姬皇口中要找的那個傢夥,就是魔神大人。它怎麼就被姬皇給發現了呢?侍衛已經把守住宮中的各個門道和關卡,幾十名身穿以太甲的武士懸浮在軒轅宮的上空來回巡視。

“陛下,陛下,我們找到了。”

眾軍士忙前忙後的搜尋著軒轅宮,姬高陽也趕了過來。此時天已擦亮,東方泛起了魚肚白。空中烏雲散去,隻有東方的幾片白雲,迎著日光化作美麗的朝霞。

姬皇帶著羅權和姬高陽一起趕了過去,那裡擠滿了軍士,還有一些文臣在那裡議論紛紛。姬皇走過去一看,隻見那個詭異軍士躺在地上,臉部浮腫,身體腐爛,像是已然死去很久,完全冇了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