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99dc54605ce675e6235676e91130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娜歐拉痛哭,也縱身跳進了水中。她其實並不會遊泳,但此時已經不顧上這麼多了,哪怕隻有半絲希望,她也不願同愛人就此長彆。

比利提姆快步跑上來,眼看自己的小綿羊就這麼投湖了?啊呦,乖乖小綿羊自己還不曾享用,就這麼冇了豈不可惜?然而他也不會遊泳,這可如何是好?

不等他多想,偉哥忽然從他的身後奔來,整個身體化作肉球,乓的一下撞上了比利提姆。它早就發現這個傢夥一臉猥瑣相的跟了他們一路,狗鼻子嗅覺靈敏可不是隻能用於追蹤。比利提姆慘叫一聲也掉進湖裡,他在水麵上不斷掙紮,居然又撲騰到了岸邊?

偉哥頓時挑眉,也縱身跳進水中,咬著比利提姆的衣服把它往湖心托。比利提姆此時雖然慌亂,但頭腦還是清醒的,他知道這傻狗是想淹死他。比利提姆越想越慌,拳腳武動,然而在水中他根本就使不上勁,反而會水的偉哥在湖裡占據了絕對優勢。比利提姆撲騰了一陣便發覺偉哥鬆開了他,他心中一喜,信心暴漲,雙手怒拍水麵躍起,卻在這一瞬間發現自己已經遠離了湖岸,而偉哥卻撲騰爪子狗刨著向另一座湖心島遊去。比利提姆頓時明白了這傻狗之所以把他鬆開,是因為它的目的已經達成?而並非是被他打跑了。他開口想罵卻嗆了幾口水,隨後便又沉了,無儘的恐懼頓時向他全身襲來。這湖本就不小,又深,他不會水,現在距離堤岸這麼遠?臥槽!莫非本少爺今天真的要淹死在這裡麼?比利提姆四肢齊舞,在水麵上濺起了一朵朵巨大的浪花,浪花越來越小,終於比利提姆體力不支,最後又撲騰起來一次便徹底沉了。

秦少英緩緩睜開眼睛,他此時在水中不能呼吸,但因為憋著氣的緣故,卻也冇有被嗆到。他抬起頭來,湖水浸在他的眼睛裡令他難受無比,但那又如何?莫非比被老布魯輕視痛罵還要難忍麼?莫非比眼見父親為嶽丈低聲下氣的服務還要難忍麼?自己和父親一直都以仁為本,以義立身。但世道可曾重視過像他們父子這樣真正可敬的人?自己追求徐婧,卻被她當街拒絕,還被她扇了巴掌,就連父親都被她說成是“下人”?說自己憑什麼追求她?而那老布魯呢?他無非就是個做生意的,再有錢也隻是個商人,見了慕容海不也要低眉順眼的奉承?大家不都是討生活,他憑啥看不起人?

湖麵泛起了波光,星空也變得模糊了。說來也奇怪,比利提姆在水中瘋狂的掙紮,結果越掙紮陷得越深。秦少英跳水之後便完全放棄了抗爭,不曾掙紮一下,然而他卻安靜的懸浮在水中,甚至都冇有嗆一口水。不僅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身體還緩緩的上浮。秦少英頓時就有一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怎麼想死還死不了了?莫非這老天爺是故意要整他?

“少英~,少英~”

娜歐拉的叫聲忽然從遠處傳來,秦少英這纔回過神來。這世上除了父親以外還有人愛著他,但如果老布魯不同意自己和她在一起,那她不是終究還要離開他?

秦少英在水中便苦笑,他並冇有迴應娜歐拉,但在心中卻默默的對她說:

“永彆了,我最愛的姑娘。快將我忘記,回到你父親的身邊。我隻是下人的子嗣,我們在一起是不會有未來的。”

“咳~,咳咳~”

秦少英愣了一下,娜歐拉怎麼開始嗆水了?難道她也跳下來了?秦少英終於舞動手腳遊了起來,他衝出水麵高喊:

“娜娜~,娜娜~”

娜歐拉見狀一喜,然而剛想開口卻又嗆了水,她掙紮不兩下便沉了下去。

璀璨的星光照耀在水花之上,宛如銀河墜落,秦少英愣在了當場,怎麼會?自己自殺冇死成?反而將娜娜害死了?不,不應該是這樣的,上蒼不仁,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娜娜,娜娜~,不~”

秦少英哭了起來,他奮力的朝著娜歐拉沉冇的地方遊去,還冇遊到,娜歐拉便從水裡漂了起來,浮在水麵上一動不動。

“娜娜,娜娜。。嗚嗚嗚。。”

秦少英淚眼婆娑,手腳不停地遊著,娜歐拉為什麼不動了?莫非她已經?

秦少英終於遊到了娜歐拉的身前,他在水中將娜歐拉架了起來,頭頂她的腹部,雙手抱住了她的大腿和臀部,不停的幫她導出肺部的水。終於娜歐拉輕咳了一下,秦少英心中一喜,太好了,娜娜還有救:

“娜娜,你彆怕,我帶你上岸,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秦少英一邊嗚咽的說,一邊架著娜歐拉艱難的往岸上遊。然而這個姿勢本就彆扭,他又不能讓娜歐拉的頭冇入水中,此處與堤岸還有一定距離,四下也無人,很快秦少英就遊不動了。看著奄奄一息的娜歐拉,秦少英滿心自責,為什麼自己剛纔要輕生?這世上有一個女孩願意與他生死相隨,相比之下受人輕賤算得了什麼呢?自己和她相愛,最重要的難道不是首先考慮她的感觸,保護和善待她麼?

娜歐拉迷迷糊糊,雖未完全醒來,口中卻依舊低聲叫著秦少英的名字。秦少英忍住不哭,他深吸一口氣沉入水中,抱著娜歐拉的下身將她從水中拖起,他已經遊不動了,隻盼著多撐一刻是一刻。這時偉哥從遠處遊了過來,它張口咬住秦少英的衣服,托著二人便到了岸邊。秦少英喜出望外,他萬萬冇想到,自己與娜歐拉危難時刻,居然是偉哥出手相救。他急忙抱著娜歐拉上了岸:

“娜娜,醒醒,睜開眼睛看看我。”

秦少英眼中閃爍著淚光,不斷的為娜歐拉作著人工呼吸:

“娜娜,你不要死,千萬不要死。你若是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方纔我正是聽到了你的呼喚,才放棄了輕生的想法,你是我的摯愛,你是我的命啊。娜娜~”

秦少英懷抱著她泣不成聲:

“娜娜~,你為什麼這麼傻?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嗚嗚。。”

秦少英和娜歐拉接吻,夜空中又有流星劃過,湖麵上也輕拂起了微風,吹動了娜歐拉金色的秀髮,山河日月都宛若以二人為中心,炎帝與黃帝的神像也宛若在注視著二人。

良久,秦少英吻罷睜開了眼睛,卻見娜歐拉已經醒來,正注視著他。方纔二人接吻時她便被秦少英給吻醒了,但她捨不得打擾秦少英,兩人唇舌相碰,都感陶醉。秦少英愣了一下,頓時就有些臉紅,他結結巴巴的開口:

“娜娜,那個。。我不是占你便宜。。”

娜歐拉忽然坐起來摟住了秦少英的脖子,秦少英猝不及防,竟被她按翻。兩人躺在岸邊便是一番親昵,娜歐拉的全身都濕漉漉的,月光之下幼小的身子竟有一種成熟的美感。

秦少英醉了,大難不死之後,兩人都醉了。如果說生活像是一碗茶,那麼愛情就如一杯酒。品茶確有其樂,但總是品茶終究會被茶的苦澀磨滅了樂趣。此時酒便使人釋放了自性,令人解脫,令人陶醉。兩人躺在地上摟在一起,都開心的笑出了聲。

“啊呀,少英你的壞手還亂動。”

“嘿嘿嘿,我忍不住呀娜娜,誰讓我就是愛你呢?”

“你這個壞傢夥,差一點就拋下我去了,還好意思說愛我?哼!”

“娜娜,是我糊塗了,對不起。”新筆趣閣

兩人坐起來,娜歐拉靠在秦少英的懷中,想起了他剛纔縱身投湖的模樣,眼眶又濕潤了:

“少英,你要好好的活著,答應我行麼?你不必在乎我爸爸的想法,我此生非你不嫁。”

二人四目相對,溫柔的晚風恰到好處的吹了過來,好一副人與自然的美景。

“汪汪~”

好景不長,偉哥的叫聲終於使兩人回過神來。遠處已經有人聲響起,卻是慕容衝帶著幾個吃飯的大人,還有一眾官兵趕到,湖麵上也多了不少的小船在那裡四處打撈東西。

秦少英和娜歐拉急忙站了起來,偉哥走到二人身邊嗷嚎了一陣,二人這才知道比利提姆對娜歐拉圖謀不軌,結果被它給整死了。隻是慕容沖和那幾個大人又是怎麼知道的?他們為何突然就找到了這裡?

“娜娜~”

“爹~”

娜歐拉衝著老布魯招了招手,卻並冇有過去。老布魯見她和秦少英手拉手並肩而立,心中一陣糾結,又見女兒冇有像往常一樣奔向他,頓時就明白了自己對秦少英的態度恐怕把女兒也惹得有些火大。他見二人的衣服都濕透了,開口問道:

“娜娜,你們剛纔遊泳了麼?”

“我剛纔不小心落水了,是少英救了我。”

娜歐拉微微挪步到秦少英身後,語氣平靜的開口道。慕容衝內心頓時就崩潰了,這秦少英是哪個氏族的什麼人物麼?為什麼娜娜和他在一起?她不是對自己欲擒故縱,是自己的小野兔麼?慕容衝簡直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但此刻並輪不到他說話。小耶魯跨前一步看著秦少英:

“臭小子,我弟去哪了?!”

“你弟?我怎麼會知道?”

“你再說不知道?!他剛纔用傳信符向我求救,說在鹽湖公園溺水了。你們兩個看樣子剛從水裡出來,是不是你們害了他?!”

這時湖上的船逐漸靠岸,船上的人都在那裡招呼小耶魯:

“大少爺,找到小少爺啦。”

眾人聞言一個激靈,都急忙跑了過去。秦少英和娜歐拉相互看了一眼,娜歐拉眨眼吐舌,秦少英一笑。那一邊小耶魯忽然嚎啕大哭,偉哥搖著尾巴抬起頭來,似是邀功。

秦少英拉著娜歐拉的手走上前去,卻見比利提姆整張臉都泡腫了,眼睛瞪得溜圓。秦少英擦了擦眼睛又仔細觀察了一番,嗯,看來是真死了,應該是活不過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06章:溺水身亡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