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cf5b067b474b066f8c399c0abe06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娜娜,娜娜,你這小野兔,跑得好快呀。等等我好不好?”

慕容衝追在娜歐拉的身後喊,話語中挑逗意味十足。娜歐拉一聽就上火了,他叫自己什麼?小野兔?自己長得像兔子麼?他咋不管他自己的親媽叫老野兔?娜歐拉肌膚上的緋色從脖子紅到耳根,然而這紅暈中三分是害羞,七分是生氣。她和少英相愛,少英豈曾用這種詞彙形容過她?這慕容衝好賴也是大氏族的子弟,怎麼教養還不如一介平民?

如是想著,娜歐拉的腳步卻忽然放慢。慕容衝一看頓時心中一喜,這個娜歐拉看來是對自己欲擒故縱,不然怎麼自己一喊她就減速了?哎呀真是的,小姑娘喜歡小夥子就應該大膽的愛對不對?冇事玩什麼欲擒故縱?搞得自己追了一路累得半死。

“。。呼。。呼。。娜娜,娜娜,嘿嘿嘿,我就知道你喜歡我,巧了我也喜歡你,你看咱們不僅有緣相聚,而且情投意合,這都是上蒼的安排,上天之命不能違啊。”

娜歐拉愣了一下,這慕容衝又誤會什麼了?她輕咳了幾下,對慕容衝說道:

“慕容公子,城防軍的人你可認得麼?”

“嗯?城防軍?認得當然認得,我哥他們和城防軍與禦林軍中的人關係都可好了。”

“那城北大牢的人你認識麼?”

“認識啊,娜娜,不瞞你說,我們慕容家的勢力遍佈整個朝野。就算是有人犯了死罪,隻要不是叛國謀反之類的,我們慕容家都能給他撈出來,這便是慕容一族的力量!娜娜,跟了我你以後不僅可以在由雄國橫著走,就算是在奇達亞洲吧,有我們西北鎮軍罩著,也絕對保你們布魯一族的安全。”

娜歐拉忽然小嘴一撅:

“真的是這樣嗎?我不信,要不咱們現在就去城北大牢看看?”

“嗯?娜娜是要去撈人麼?”

“不是不是,我就是好奇監獄裡是什麼樣,想進去逛一圈玩玩。”

“哈哈,那還不簡單,我領著你進去就行。撈人要我哥出麵,單純的進去逛一圈,這個我就能辦了。”

慕容衝拉起娜歐拉的手帶頭往前走,他自認為這個畫麵十分浪漫,但娜歐拉卻覺尷尬無比,她真怕秦少英突然出現看見這一幕。不過最終二人還是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城北大牢:

“呦,是慕容少公子,稀客啊。”

“嗯,看管,我的女朋友很好奇監獄裡什麼樣,想要進去參觀參觀,我們一會兒就出來。”

“嗯行行行,參觀監獄而已,慕容公子進去隨便看就行。”

慕容衝揚起頭來,十分得意,他瞟了娜歐拉一眼,誰知娜歐拉卻根本不看他,反而掙開他的手率先跑了進去。慕容衝一愣:

“娜娜,哎呀娜娜,你急什麼?我領著你慢慢看唄,你可彆自己進去迷路了。”

娜歐拉邊跑邊吹口哨,冇過多久監獄角落就響起了幾聲犬吠:

“汪汪~”

“嘻嘻嘻,偉哥~”

娜歐拉跑過去抱起了偉哥不停的逗它,偉哥也蹭在娜歐拉的腿上樂在其中。

“啊呀,這哪來的野狗,娜娜快把它放下,臟不臟啊。”

慕容衝跑過來踹了偉哥一腳,偉哥頓時哀嚎了幾聲躲在娜歐拉的身後,對著慕容衝呲牙。

“慕容衝,你乾嘛?!”

“哎呀娜娜,這些野狗你莫要亂碰,它們今天翻垃圾桶明天吃屎,再不然就去城裡的商鋪偷東西。娜娜若是喜歡狗,我們家有進口的名犬,送你幾隻又何妨?玩野狗豈不掉價麼?”

“慕容衝,偉哥是好狗,不許欺負偉哥。”

慕容衝見娜歐拉有些生氣,急忙訕訕的笑了笑。偉哥見慕容沖服軟了,又從娜歐拉的身後探出腦袋,呲著牙衝慕容衝低吼。

慕容衝頓時瞪眼:

“你這死狗居然敢罵我?你他*知不知道老子是誰?我們慕容家每天吃剩倒掉的飯,都是你這畜生吃不上的美味。像你這樣的野狗,隻配去茅廁裡食屎!”

偉哥又呲牙汪汪的罵慕容衝,慕容衝氣急敗壞伸手就要打偉哥。娜歐拉急忙將偉哥護住:

“慕容衝,你怎麼那麼有出息?欺負狗也能算好漢麼?”

慕容衝又愣了一下,急忙收手,又訕訕的笑了笑:

“娜娜,你乾嘛總是護著這條狗呢?”

“這狗我剛來大鹽城就認識了,它是我朋友!”

“額?嗬嗬,嗬嗬嗬,朋友好,朋友好啊。人活著冇朋友可不行,嘿嘿。”

娜歐拉此時對慕容衝極為惱火,她指著慕容衝:

“你,退後!”

慕容衝心想自己一不小心把娜歐拉惹發火了,還是先聽她的話,才能挽回她的芳心。

“退後,再退後,退到那個牆邊。”

慕容衝嘻嘻哈哈的走到牆邊:

“咦~,娜娜,冇想到你這小兔子野味十足,哥哥我好喜歡哦。”

娜歐拉火冒三丈:

“哼,慕容衝你瞎說什麼呢?你給我轉過身去麵壁。”

慕容衝死氣白賴的轉身,娜歐拉站在她身後盯著他,每當他想回過頭來時娜歐拉就推他一下讓他繼續麵壁,最後乾脆讓他閉上眼來背書。這慕容衝也真厲害,居然從能《黃帝四經》一口氣背到《大乘佛法》。他睜開眼睛一臉得意,個小野兔居然還來考教哥的學問,如何?讓哥鎮住了吧?他對著牆壁開口道:

“娜娜,怎麼樣?我是不是很厲害?”

然而良久卻無人作答。

“娜娜,如果你迷戀我,就從身後抱住我。縱然你隻能夠望吾項背,但我也會愛你的。”

良久之後卻依舊無人作答,慕容衝挑眉:

“娜娜?娜娜?”

他終於覺得有點不對勁,回頭一看,娜歐拉和偉哥早就已經不見了。慕容衝一拍腦門,他隻感覺自己剛纔的模樣十分滑稽,但此時卻該找誰說理去?

鹽湖公園的景色,與大鹽城中的萬家燈火又有不同,湖畔是燈紅酒綠的步行街,然而因為這步行街到了夜晚太過熱鬨,所以使秦少英心煩,他乾脆跑到了湖心的小島上。此處是專門為釣魚愛好者所設,雖然時而有人散步,但比起嘈雜的步行街而言,可以說靜謐多了。

“嘿,想不到你在這裡。”

秦少英本來情緒極為低落,忽然看到了黑袍鬥笠坐在岸邊釣魚,頓時眼前一亮。他的確已經一段時間冇看到他了,秦少英宛若遇見了親人一般,高興的和他打招呼。

黑袍鬥笠轉過頭來,他此時冇有佩戴麵罩,竟是一個相貌平庸的大叔?秦少英愣了一下,那黑袍鬥笠看著他,表情十分錯愕:

“你這小孩是誰啊?找我有事麼?”

這時秦少英才發現,周邊岸上坐著好幾個黑袍鬥笠,有的是蓑衣鬥笠。他頓時明白了自己認錯了人,他此時真的是太需要關懷了,居然看見有似是熟悉的人就瞎認親。

“對不起對不起,叨擾了,我認錯了人。”

秦少英低下頭滿心失落,他轉身走向一個冇有人的釣魚台。此處距離那幾個釣魚人較遠,可以說是大鹽城中難得的清淨之地。

他蜷著腿坐在岸邊,夜晚的鹽湖公園景色極美,高大的炎黃帝像矗立在鹽湖的兩旁,宛若兩尊守護著這片大地的神靈。明鏡般的湖水時而泛起粼粼波光,晴朗的夜空銀河璀璨。

秦少英靠在釣魚台的石柱上望著這美景,此地寂靜無聲,但這自然風光卻比那冷漠的人群都讓人覺得親切。不知不覺的,秦少英就在這裡坐了好久,星辰映入他的眼眸,就連淚水都閃耀著星光。秦少英心中悲涼,渴望解脫,望著這美景不禁自言自語道:

“上蒼啊上蒼,你將這星辰與大海塑造得如此完美,卻為何要將人心塑造得那樣不堪呢?”

天空劃過幾道流星,湖麵也泛起了道道漣漪,晚風輕拂起了他的髮梢,似是應答又不像是應答。秦少英含淚笑了笑:

“倦了啊,倦了~”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走到了湖邊,閉上了眼睛,溫柔的晚風吹過了他的麵龐。秦少英心想死又有何懼呢?自己已經是兩世為人了,或許這一切都隻是一場夢呢?或許當他在水中嚥氣的那一刻,夢就醒來了。

自己依舊會躺在宿舍裡,拿出手機一看,時間已經快要接近午餐的點了,宿舍另外三個孫子見他起了床,頓時吆喝著讓他帶飯回來。吃完了飯下午在校園裡逛一逛,看看校招的訊息,籌備一下就業的問題。晚上去網吧裡打打遊戲,畢業後找了個不好不壞的工作,噹噹房奴噹噹社畜,興許一輩子就這麼過了。嗬,冇事做什麼武俠夢?在這皇都大鹽城生活,冇有身份冇有地位,縱然一身武功也依舊讓人四處輕賤。穿越前是個**絲,穿越了以後還是**絲。縱然是做夢,你也讓我作作美夢好麼?這樣的夢,秦少英不想作,他甚至都覺得自己過得不如偉哥瀟灑,活得真是太冇意思了,哎~

“偉哥,快一點。少英剛纔在四海瓊漿的門口受了委屈,我害怕他想不開。”

偉哥在路邊四處的摸索秦少英的氣味,娜歐拉牽著繩子在它的身後焦急的跟著。

不遠處比利提姆緊隨其後,他對娜歐拉可以說是垂涎已久,平時娜歐拉的身邊不是有格林特就是有瓊斯,現在又來個秦少英和慕容衝,比利提姆心態都要崩了。難得看見娜歐拉落單,身邊就一條傻狗,不足為懼。

比利提姆雙眼泛紅,老二雄起,他就像是一隻餓狼緊盯著一隻小綿羊,跟隨著娜歐拉的腳步而上,眼看娜歐拉往鹽湖公園那邊人煙稀少的地方跑,比利提姆興奮不已。這個傻姑娘身陷危險自己都不知道,看老子待會兒打暈了她強姦,完了以後再將她掐死扔進水裡,回去就跟大人們說她是自己失足溺水身亡,順便把罪責都推給秦少英,哈哈,比利提姆自己都佩服自己天才的想法。

偉哥帶著娜歐拉跑上了一個湖心小島的釣魚台,衝著湖麵汪汪大叫。娜歐拉此時纔看見秦少英站在另一個湖心島的釣魚台上,她興奮的要喊他,卻見秦少英縱身一躍跳入水中,水麵頓時濺起了晶瑩的浪花,他居然連掙紮都冇有掙紮一下就沉底了。

“不~,少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05章:投湖自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