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36589515314925615e4d5c33525e8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慕容哥哥,彆看我了,快吃飯吧。”

“娜娜,你不想知道什麼是秀色可餐麼?”

“不想~”

“嘿嘿,秀色可餐的意思就是說,我看到了你便忘記了吃飯,隻因你太美了啊。”

娜歐拉扶著腦袋歎了口氣:

“好了好了慕容哥哥,我知道了,快吃飯吧。”

“娜娜,你的第三隻眼好美,我想起來我家裡有一塊藍色的托帕晶石,是父親從西北防禦陣線上帶回來的,過幾天我去找工匠將它打磨成吊墜,作成項鍊送給你,你看如何?”

慕容衝滔滔不絕,娜歐拉隻感覺聽得耳膜都快要流血了:

“好了好了,慕容哥哥,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那托帕晶石是你父親給你的,那麼珍貴的東西怎麼可以送給我?你應該留著,將來送給你的愛人呀。”

“娜娜~”

慕容衝忽然輕摸娜歐拉的手:

“你就是我的愛人。”

娜歐拉渾身打了個顫,差點連筷子都要掉在地上。她急忙將手縮回來:

“慕容哥哥,你說笑了,咱倆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我爸爸是西北鎮軍的將領,以後你們家在奇達亞洲那邊的事少不了我們來幫襯著呢。娜娜,我和你可是天作之合呀。”

慕容衝語氣平緩,舉止也禮貌得體,然而他話裡話外卻是在向娜歐拉表示,你家依著我家,所以你也要依著我。此時娜歐拉的眉心豎眼還開著,天眼不僅可以在一定範圍內透視和遙感,布魯家的天眼更能夠洞察人心,觀過去未來。慕容衝雖然表麵溫文爾雅,但目光中卻暗藏猥瑣,這令娜歐拉極為不悅。

“慕容哥哥,我吃飽了。”

“嗯?吃飽了?娜娜,你才吃了多少?難得來一次四海瓊漿,再吃一些呀。”

“不必,我最近有些胖,得減減。”

“嘿嘿,娜娜,瞧你說得,你身材有致剛剛好,怎麼就胖了?”

“我真的要瘦身的,不能吃了。”

“哎呀冇事冇事,不差這一頓,來來。”

慕容衝站起來又弄了些桂魚到娜歐拉的盤子裡,開口道:

“娜娜,再吃兩口唄。”

“不用,我胃不舒服。”

娜歐拉雙手抱肘,腿在桌子下麵也盤了起來。她伸手捋了捋耳邊的金髮,額頭的天眼也關閉了,不論慕容衝怎麼哄她,她就是不吃。慕容衝見死活拗不動,也隻得坐了下來:

“娜娜?”

“嗯?”

娜歐拉隻是微微側頭,眼睛甚至都冇有看他。然而就是這麼一副冷豔不睬人的態度,卻讓慕容衝怎麼看怎麼覺得著迷:

“娜娜,你不吃的話,這桂魚可要浪費了。”

“無妨,兩條桂魚罷了。”

“娜娜,你知不知道,關於這清蒸桂魚,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哦?”

娜歐拉的腦袋又偏了偏,終於看嚮慕容衝。慕容衝頓時一陣得意,格林特挑了挑眉,雖然他看這個慕容衝極不順眼,但對於這個所謂的故事,他還是有興趣聽一聽。

“嘿嘿,娜娜你終於肯聽我說話了。”

慕容衝稍微清了清嗓子:

“以前姬皇陛下對這道菜極為喜愛,他想邀請這裡的廚師長去作宮中的禦廚,然而卻被廚師長拒絕了。”

娜歐拉雙眼一亮,廚師長不是少英的爸爸麼?想不到他的爸爸這麼有骨氣,怪不得少英也是一身英雄氣,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姬皇陛下見不論如何都請不動他,於是隻得放棄,但遇到友人與貴客時,姬皇陛下都會向他們推薦店裡的這道菜。故事就發生在個把月前,有一天拉姆國的夏將軍忽然造訪,當時姬皇陛下公務繁忙,於是就差禦林軍上將姬飛花與正在大鹽城度假的遠東將軍東方雲朔幫忙招待他,那個時候臘伐尼國的大王子摩訶富那寧也正好來訪,四個人一起來到了這四海瓊漿的店裡,嘿,他們當時就坐在咱們現在這個位置。”

娜歐拉雙眼一亮,終於讓慕容衝的故事吸引了,慕容衝一邊講一邊用餘光觀察著娜歐拉,見她聽得出神,慕容衝更為得意:

“那個時候四人剛剛走到店門口,便發生了一個小小的變故,城防軍中有一箇中校正在店門口找茬,要拆了這店門口的牌匾。原因是最後一份清蒸桂魚被夏將軍他們預定了,這箇中校剛從西北鎮軍的防禦陣線上立了戰功回來,在大鹽城裡囂張得不行。他對當時的老闆說如果不把這最後一份清蒸桂魚讓出來給他,他就要把店砸了。”

“然後呢然後呢?慕容哥哥你快說呀。”

娜歐拉興趣盎然,此時幾個成年人也停止了談話,大家都笑著看嚮慕容衝,覺得他講得故事非常有趣。慕容海也微笑著看過來,弟弟真是的,這故事還是自己告訴他的呢。

“哈哈,這店老闆雖然害怕中校,但夏將軍他們他也惹不起啊。那中校眼看店老闆不答應,頓時招呼他身後的保鏢要打人,當時的那個保鏢名叫方效梅,他看不慣中校欺負百姓,果斷的拒絕了中校的命令。”

娜歐拉和老布魯的心都砰砰直跳,方效梅這個人他們可是認識的,這個故事會不會和秦少英有關係?兩人都暗藏心事聽著。

“那中校聽罷,上去就打了方效梅一耳光。方效梅當場就怒了,他不顧身份的就要拔刀動手,卻被另一個軍中高手阻攔。夏將軍說那個時候感覺方效梅明顯是一副豁出去了的架勢,他無所謂軍規,就是想殺了中校。雙方殺氣外放,劍拔弩張,眼看就要血濺當場,卻在這時一個小孩忽然手提桂魚跑了過來。他告訴雙方今天大家都有桂魚吃,讓大家不必傷了和氣。夏將軍說,那少年一個小小的舉動,便避免了一樁血案,成功的解救了方效梅,由雄國真可謂是英雄出少年。娜娜,說出來你彆不信,夏將軍這一番評價,連姬皇陛下聽了都開心了好久~”BIqupai.c0m

慕容衝講著講著便揚起了腦袋,意思說他也是由雄國的少年,所以他也是英雄。一旁格林特和比利提姆頓時臉一黑,這慕容衝是不是誠心找事?人家那手提桂魚的少年是英雄,和他有個老二關係?哦由雄國的青少年都是英雄?那啥意思?奇達亞洲的青少年就是狗熊了?

格林特越想越來火,這個狗日的慕容衝,簡直和秦少英一樣欠揍!他鳥個西北鎮軍就了不起了?我呸!布萊克家的力量雖然比不上西北鎮軍,但是想想辦法還是能和他們鬥一鬥。自己現在年紀太小,等再長大一些,自己一定要整治家族的勢力,管他媽什麼狼人吸血鬼,其他四大家族,還有那個狗屁西北鎮軍,老子全給他滅了,看看誰是英雄?!媽的!

娜歐拉聽得出神,慕容衝講得眉飛色舞:

“更有趣的事還在後麵呢,本來這少年又拿了兩條桂魚來,這事應該就這麼結束了。誰知這時突然又跑來一個維摩詰洲的少年,說要買下這兩條桂魚拿去放生?這個維摩詰洲的少年就是臘伐尼國的小王子摩訶薩埵,他出了一兩銀子,那少年接著就把那魚賣給了他。這可把中校氣壞了,中校走過來便要收拾二人,這時夏將軍他們才站出來阻止。但是吧,這件事還冇完,聽說後麵兩個小孩跑去護城河放生桂魚,居然遭到了刺客的襲擊。。。”

“。。啊。。”

娜歐拉嚇了一跳,這兩個孩子莫非要死了麼?果然這故事的主角不是少英麼?慕容衝見娜歐拉聽得入神,笑容更是燦爛:

“不要怕娜娜,這兩個少年雖然受到襲擊,但那手提桂魚的少年在關鍵時刻護住了小王子,兩人最後都安然無恙。夏將軍說,此舉挽救的不僅僅是一條人命,更重要的是避免了一場大戰。如果臘伐尼國的王子死在了由雄國,那麼臘伐尼國的國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當然,那小王子也說,此事過後,兩人便成了世上最好的朋友。娜娜,這便是我們由雄國的民風。”

慕容衝說得十分自豪,宛若這英雄故事的主角是他一樣。娜歐拉的小臉泛起了紅暈:

“慕容哥哥,你能不能告訴我,那手提桂魚的少年是誰?”

“哦,他啊,聽說他是廚師長的兒子。他爸爸不為五鬥米折腰,拒絕姬皇陛下的邀請,而他更是小小年紀便挽救國家於危難之中。哎呀,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呀~”

慕容衝魂飛天外,他並不知道秦少英與摩訶薩埵當時在護城河邊的情況有多危險,他隻是覺得少年英雄這個稱號太帥了,他恨不得那挽救國家危亡的少年是他自己,然後在娜歐拉的麵前狠狠的裝一波。

然而娜歐拉和老布魯卻都震驚了,這個冒著生命危險解救王子,得到夏將軍賞識的孩子,真的是秦少英?!一時老布魯思緒萬千,娜歐拉雙頰緋紅。她打心裡將自己許配給了秦少英,少英是人們口口相傳的英雄,她當然也覺得十分開心,相比起丈夫做大官的那種虛榮感,丈夫是英雄,更讓她打心裡覺得自豪。她拿起筷子來又吃了幾口桂魚,這畢竟是少英爸爸作得,她本來不想吃,是因為這是慕容衝給她夾來的,但此時她怎麼吃怎麼覺得有胃口。慕容衝見她終於又開始吃飯,急忙湊到她的跟前來,娜歐拉愣了一下:

“慕容哥哥,你也吃呀。”

“嘿嘿~”

慕容衝拿起筷子來和娜歐拉的筷子尖碰了一下,隨後放進嘴裡一抿:

“嘻嘻嘻,娜娜的小嘴真好吃呀。”

娜歐拉頓時覺得有點噁心,放下筷子便又不吃了。她的天眼再次開啟,使用遙感功能在酒樓四周來回搜尋秦少英的蹤跡。

格林特皺著眉頭,廚師長的兒子?剛纔那個端菜來的不就是廚師長?他的兒子是哪位?不會是秦少英吧?格林特悲催的想著,他媽的如果真是秦少英,和人家一比自己不真成狗熊了?*!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是他?他算老幾?就能乾這種事?那不是扯淡?

然而格林特越想越心虛,終於他決定,不論這個少年英雄是不是秦少英,自己都一定要找機會弄死他,個狗日的!

“哎呀~,真是的,少英這個傢夥跑到哪裡去了呢?”

娜歐拉感知不到秦少英,頓時焦急萬分:

“爹,我不想吃了,出去逛逛。”

“嗯,去吧,注意安全。”

“娜娜,你要出去的話,就讓我陪你去吧。”

“娜娜我也陪你去。”

一時幾個小孩居然都站起來,頭也不回的跑出了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102章:英雄出少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