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1章:叛徒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c7b897bd2653d0aa5b38b269eb3e3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一日與往日不同。

層層的烏雲遮蔽了月光,寒冷的風自北方而來吹過大鹽城,呼嘯著宛若一神經質的魔鬼,像是要將大鹽城中的千家萬戶都卷向深淵一般。

其時,城中忽然躥起一道火光,隨後大火順著風勢向南捲去。

火越燒越大,起先人群高喊救火的聲音不絕於耳,但隨後事態愈發失控。救火的喊聲不再持續,取而代之的是刀劍交碰的鳴音,同時一波又一波的殺聲與哭喊聲覆蓋了失火的區域。

“薑釗。。。薑釗。。”

”老爺,老爺我在這裡。”

“太好了,薑釗,我們幫你突圍出去,你到傭兵大營,調集我薑家的親兵過來,從府院的外圍攻擊這些歹徒。我將家中剩餘的家兵聚集起來,與你裡應外合,反向包圍它們。屆時擊退敵人,族人脫困,我們再去找姬皇。。”

話還未說完,薑釗忽然欺身而上,從懷中抽出短刃猛的向這位薑家家主的胸肋捅去。

隻聽噗的一聲,白刃插入肉軀,那薑家家主痛呼一聲,旋即一耳光對著薑釗打去。這一巴掌力道頗大,直接把薑釗抽的原地轉圈,同時腳步極速後退,最終撞在了庭院的一根柱子上。那薑家家主暴吐一口鮮血,他不敢立即拔出胸前短刃,隻能夠單手捂住傷口,另一隻手扶住牆壁:

“真是想不到,我薑天麟英雄一生,晚年居然栽在了自家小人手中。若是如此,想必外麵那些歹徒也是與你勾結串通,甚至我猜測,它們根本就不是土匪,而是姬皇的人。嗬嗬,哈哈哈哈,方纔我真是老糊塗了,居然想著脫困以後去向姬家的那群雜種求助?殊不知這大鹽城中,最希望我薑氏一族滅門的,恐怕就是姬皇了。薑釗,冇想到你懼怕他姬家的淫威,竟然做了叛徒。乾出這等數典忘祖之事,你就不怕遭天譴麼!”

一番話哀聲連連,幾乎要使上蒼都感應到薑天麟的悲思。點點細雨從空中落下,寒冷的狂風依舊不停。大火併冇有要被這細雨撲滅的意思,反而迎著風勢高漲起來。

薑天麟又咳出一口血沫,此時那薑釗也站了起來,取出腰間長劍。它知薑天麟武藝高強,故不敢離得太近,於是站在距離薑天麟幾步遠的地方,持劍指著薑天麟。大火乎乎的衝向天空,雨滴紛紛下落,滴滴答答的敲在劍刃之上,發出清脆的劍吟之聲。

“哼,老不死的傢夥!方纔我冇有一刀捅在你的脖子上,你應當感謝我對你的仁慈。你現在乖乖聽我的,把神農戰甲交出來。楚天霸早就已經答應過我,隻要交出鎧甲,解除傭兵,便免了薑氏一族上下老小所有人的死罪。薑天麟,你做了家主之後便開始變得冥頑不化,若不是因為你堅持屯兵和私藏以太甲,姬家的那些人又怎會對你心存忌憚?我提前倒戈,也是因為不想被你的頑固所牽連,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想辦法活下去纔是生存的硬道理。什麼炎帝的傳承?名門的體麵?倘若我薑氏一族絕種了,又上哪裡去找你所謂的體統和臉麵?今天的禍事,起因不是我薑釗背叛了薑家,而是你薑天麟的剛愎自用害了薑家!”

沖天的火光映襯著戰鬥的激烈,冰冷的冬雨也為此情此景填上了悲壯的一筆。

薑天麟仰天長歎,看來今天不論如何薑家都逃不出被屠戮滿門的命運了。誠然他可以選擇投降,去為楚天霸與姬皇的信用賭一把,但以太甲何其珍貴?這是隻有大荒洲藥師國的天齊鑄物門,才能夠打造出來武器。

大鹽城是中洲由雄國的都城,此地距離藥師國可以說是十萬八千裡,比之天涯海角也近不了多少。更何況神農戰甲乃是薑家先祖炎帝,在阪泉之野與姬家的先祖黃帝大戰時使用過的武器,對於薑家來說這是無比珍貴的傳家寶,怎能因為姬皇的一句命令和楚天霸的兵威,就拱手相讓?那如果姬皇要把炎帝陵改造成公共廁所,薑家是不是也要舔著臉答應?那楚天霸看上了薑家的兒媳孫媳,薑家是不是也要卑躬屈膝的把她們當做禮品獻出去?甚至如果楚天霸是個同性戀,難道薑家的兒孫們也要乖乖撅起屁股來向它獻媚麼?人渣的得寸進尺,必然是從慫人的妥協開始的。今日彆說楚天霸張口要神農戰甲,就算是它想要跟薑府門衛大爺養的狗搶飯,也不能給他!不論如何,縱然薑氏一族全族性命不保,也堅決不可以交出神農戰甲。想到這裡,薑天麟臉上的笑容愈發悲壯:

“薑釗,你父親生前難道就不曾教過你?玉可碎而不能泯其白,竹可焚而不能毀其節!姬皇今日不惜讓楚天霸的兵團偽裝成土匪,用這等下三濫的手段圍剿薑府,想來他必然是要將我薑氏一族斬草除根。莫說我不會交出神農戰甲,縱然是我接受了他們的勸降條款,他們也必然不會放過我們。到時候我薑氏一族被人卸了兵甲,完全就是俎上魚肉。我薑家還有那麼多的女眷,那時恐怕想要痛痛快快求死都難。既然姬皇不打算對我們留手,我們又何必妥協?薑釗,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薑氏一族滿門英烈,絕非個個都像你一樣無恥。即便是你今日將我們殺光,我們人死而魂在,九泉之下我們與先祖炎帝團聚,而你,隻能夠進十八層地獄,剜舌,鞭麵,下油鍋。你這薑家的敗類,黃泉路上也無顏再見你的父親!”

薑釗一時臉紅脖子粗,常言道人要臉樹要皮,麵對生死時更是如此。它持劍的手不斷顫抖,旋即變成了雙手持劍:

“你這老混蛋,不準你提我父親,不準你提我父親。。。”

薑釗雙腿邁開,大步的朝薑天麟奔來,手中劍高高舉起,毫無章法的一劍劈下。薑天麟此時胸肋中刀,行動都頗為困難,如何能夠反擊?眼看著白森森的劍刃當空落下,薑天麟雙眼一閉:

“神農先祖啊,不肖的兒孫薑天麟要來找你了~”

嗆的一聲金鐵交鳴,薑天麟睜開雙眼,隻見一隻手臂擋在他的麵前,手臂上附著著玫瑰金色的鎧甲。

這鎧甲男子也不跟薑釗多說廢話,直接伸手抓住薑釗拿劍的手腕哢嚓一擰,薑釗痛的發出豬叫,長劍也掉落在地。

他一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以太甲?這是以太甲!怎麼可能?我薑府除了神農戰甲以外,怎麼還會有第二副以太甲?”

“小子,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還有,你已經不是薑家的人了!”

說罷,鎧甲男子瞬間朝著薑釗衝去,他的速度極快,幾乎瞬息之間就消失在原地。下一瞬便出現在薑釗的麵前,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左上勾拳,旋身右蹬踢。那薑釗直接被踹的腸胃痙攣,肚子裡的酸水都噴了出來,它成一屁股撅起的大字型飛了出去,直接撞破一道門檻摔進了熊熊烈火之中。

“老爺~”

鎧甲男子將薑天麟扶起來,薑天麟喘著粗氣:

“看來我早年讓你攜帶重金,不遠萬裡前往藥師國,替我們薑府又求了兩副以太甲回來是對的。隻是人算不如天算。。咳。。咳咳。。。”

“老爺,你彆說了,來把胳膊放在我的肩上,我這就帶你逃出去,找個地方給你療傷”

此時遠處又一個小少年跑了過來,他滿臉淚水的攙住薑天麟: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薑家怎麼了?為什麼到處都是大火?為什麼到處都有人哭?爺爺,這是不是一場夢,夢醒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爺爺,是不是這樣?你快告訴我。。嗚嗚嗚。。”

(#一日兩更!)

讀者朋友如果喜歡,不要忘了收藏 推薦票 打賞 向親朋好友多加推薦,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