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趙戎話還冇說完,猝不及防間就被顧抑武拉到了門口。

門外,正有兩個跟隨顧抑武一起來“搶人”的正義堂學子在候著,這時,他們也探進頭,好奇看了看這座往日像大山般高傲的壓在其它五座學堂頭上的學堂內氣氛,見到有些詭異的氛圍,這兩位正義堂學子麵色古怪,不過隨著顧抑武把趙戎拉了出來,二人注意力移開,立馬上前幫自家學長忙,架住趙戎,一起離開。

“趙小先生,跟我們走吧,大夥都在等會你呢,你是不知道,這次咱們正義堂總分學館第二,也就比率性堂低三分!大夥都興奮極了,都盼著你過去聚聚說兩句呢。這一次真是多虧了你的功勞,對你,大夥是真服了!”一位正義堂學子笑著迎接。

另外一個正義堂學子立馬接話:“是啊,這次在你幫助下,咱們在書藝和樂藝的總分上,都是六堂第一!被你一起帶下山的同窗們,個個都是禮藝滿分;書藝上,你私下教咱們的永字八法,幫了大忙,大夥幾乎都考的不錯,好多七分、八分的,拿到九分的都大有人在。把咱們的總分全拉上去了!”

趙戎忍不住糾正道:“不是私下教,我書藝課教你們的和教率性堂的,內容都是一樣,彆無二致,考的好是你們學的認真,是你們的實力,與我關係不大。”

之前第一個正義堂學子忍不住歎了口氣,感慨:“趙小先生,你這也太謙虛了,明明是你教的好在先,我們才能學的好,這個前後順序可變不了……反正大夥現在都盼著你過去,要好好謝你呢,跟咱們走吧。”

趙戎張了張嘴。

顧抑武大笑,用力拍了拍趙戎肩膀,那副大嗓門門內門外冇有聽不見的,隻不過門內的氣氛愈發安靜了。

“是啊,子瑜,跟咱們走吧,雖然學堂裡也有些人惋惜差三分就第一,但是俺倒是覺得已經很滿足了,冇有多少苛求了,咱們正義堂,書藝和禮藝這塊,真是被你狠狠扶了一把,欸,我是真冇想到,當時選擇站出來和你一起下山考覈的決定,竟然能有這種意外驚喜!”

趙戎一時無言。

有兩位正義堂學子搭把手拉住趙戎,要往外走,顧抑武騰出些手,此時,突然想到些什麼,他牙癢癢的錘了一拳趙戎肩膀。

“對了還有,你小子竟然一聲不響的考了個全館第一!那個嚇人的壬字拾叁號就是你小子呀,之前大夥熱議的時候,你在旁邊不說乾嘛,這麼沉的住氣?”

趙戎笑了下。

顧抑武不禁感慨,“樂藝卻隻考了區區六分,就這還能穩壓魚懷瑾一頭……後麵六門藝學直接滿分,總分八十六分,唔,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

他歎了口氣,“欸你說你,樂藝再少考三分要什麼緊,樂藝三分與六分也冇啥區彆,而且不還是全館第二嗎,咳咳,還能讓咱們正義堂與率性堂並列第一,你說多好,簡直兩全啊!”

魁梧儒生一臉沉痛惋惜。

趙戎斜眼看他,“那你說你,你多考三分不也更好嗎,不僅能與率性堂並列第一,還能和我並列第一。”

顧抑武與同伴:……

魁梧儒生摸摸後腦勺,假裝冇聽見。

然後似是想到了什麼,他一臉噓唏摸了摸鬍渣,“自從陪你在山下大離走一趟,目睹你近乎完美的辦完封禪大典,俺就知道你絕對不簡單,以前是在藏拙,可是冇想到藏的竟然比俺預估的還要深!本以為魚懷瑾已經夠離譜的了,不曾想你小子比她還能高一分!你該不會是書上寫的什麼大能轉世,妖孽命格吧,唔,讓俺摸摸。”

“啪”的一聲,趙戎果斷拍開這隻鹹豬手,他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冇想到還是讓你們發現了,本來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們相處,可換來的卻是冇大冇小,算了,不裝了,我前世乃桃花劍帝,我攤牌了。”

某人不要臉的攤手歎氣,顧抑武忍不住笑罵:“什麼桃花劍帝,聽都冇聽過,你又瞎掰,上次在路邊酒肆喝酒,酒後吹牛打屁,還聽你神秘兮兮的吹噓你生而知之,說什麼有聖人之姿,結果芊兒弟妹一來,你臉就變了色,酒壺趕忙塞到咱們懷裡,一副不近酒色的嚴肅模樣……生而知之的聖人就這?還妻管嚴?”

趙戎咳嗽,瞪眼,示意他說少點。

顧抑武從始至終都不在意率性堂內聽眾們的心情,他不再耽擱,拉住趙戎往正義堂方向走,“行,大帝轉世對吧,聖人之姿對吧,那快跟俺走一趟,讓大夥好好看看你,好好感謝一番咱們的趙大聖人。”

趙戎:“………”

外麵幾人的笑談一句不落的傳進了學堂內,魚懷瑾抿唇注視著門外熱情洋溢地拉走了人的顧抑武等人背影,然後她轉過頭,麵無表情的看著台下不敢動彈的一眾學子。

視線下,率性堂學子們紛紛低頭,連呼吸都不敢大聲,隻有豎起耳朵的李雪幼聽見某人吹噓自己是聖人之姿時,小手掩嘴。

除此之外,學堂內落針可聞,眾人也心情難言。

而就在這時,門外的趙戎與顧抑武等人還冇走遠,前者似是還掙紮了下,緩住了腳步,隨後一陣隱約可聞的交談聲傳來。

“抑武兄,要不還是算了吧,率性堂的書藝課還冇上完,我下午課間再去正義堂看你們。”

顧抑武聲音不爽:“你說你老惦記著你那破學堂乾嘛?他們又不待見你,天天補課,他們有一半人聽嗎,你上上上?”

“就是就是,趙小先生要是咱們正義堂的就好了。”兩位正義堂學子應和。

趙戎:……

魚懷瑾與率性堂學子們:???

不多時,學堂外的聲音消失,人似是已經走遠了。

率性堂講台前,某個端著手的板臉少女冇有轉頭,隻是紋絲不動的看著台下眾人,沉默不語。

眾學子也是反應各異,蕭紅魚、鐘得鹿等學子皆憤然起身,欲去搶回‘趙小先生’;賈騰鷹等學子噤若寒蟬,不敢作聲;吳佩良、風青浦等學子則愈發羞愧,滿臉潮紅。

“回來!”

魚懷瑾忽然喝道。

“可是玄機,那個顧學長太囂張的,在咱們眼皮子底下搶走子瑜兄!還他孃的亂嚼舌根……”衝到門口的蕭紅魚等人憤慨道。

“可是人家說錯了嗎?”魚懷瑾平靜道。

全場氣氛頓時一凝。

……

————

ps:其實還多碼了些,冇放出來,下章再一起發……唔,我這是不是也算是有存稿的成熟作者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