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c7d5b14c2ee9f5920843c11c56054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還用說,不管在哪裡設的六扇門分舵或者分堂,血殺堂都是最強大的堂口。

聽說獨臂神尼特彆的疼這個關門弟子,每隔一個月都要把自己的功力分出半年用開頂**強灌給鳳九雪。

所以,十幾年下來,方九雪得到的功力都多達半甲子多。

再加上她自己修煉得來的功力,那就不得了啦,跟一個五十歲武者的功力相當。”方強說道。

“那她至少五品。”羅青道。

“五品算個屁!五品有資格坐海聖六扇司血殺堂副堂主位置嗎?”方強哼道。

“那是,獨臂神尼可是武道大師,在江湖上很有名氣。

她教了幾個弟子,個個不凡。

鳳九雪還是她的關門弟子,料必更不凡了。”方勁東點頭道。

“這回,我要把唐家一捋到底。包括那個陳長空,讓他滾蛋。”方強說道。

既然千葉坊拿回來了,唐文交待布風開始招攬人手全麵清理,準備動工建設大樓。

按唐文的意思是要建一座三層樓鋼筋水泥大樓,一大半作商鋪,中間還要開家銀行,而園內的娛樂會所作為下一步的推進工程。

唐文要把它打造成集休閒、娛樂、商鋪於一體的唐氏蘇梅娛樂城,有點類似於現代社會的萬達。

當然,煙陵城本城人口也就十來萬左右,消費能力不是很強,所以不能搞太大。

而大規模的商城要留在省城江州,那邊人口上百萬,消費能力又強了不少。

不過,在全麵開工前還得穿越一次。

回雲海市再購一批鋼筋水泥回來直接擱在千葉坊,免得還要從蘇梅島運過來,那就太費事了。

下午一點半,陳長空差人過來請唐文過去。

進得大堂後發現堂上坐著一個黑溜溜的中年男子,這它嗎得不是非洲黑人嗎?

楚國怎麼有黑人?

“伯爵大人,這位是我們省堂副堂主莫前輩。”陳長空介紹道。

“什麼前輩不前輩的,老子叫莫黑子。”莫黑子野性十足的說道,倒是滿身匪氣。不過,唐文卻是站得筆直看著他。

“它孃的,你瞪大眼看著老子乾嘛?”莫黑子氣得一拍驚堂木,指著唐文凶悍的吼道。

“莫大人,你有爵位嗎?”唐文絲毫不懼,淡淡看著他問道。

“爵位算個屁啊?”莫黑子脫口而出,轉爾,眼珠子一轉,指著唐文道,“我明白了,你小子認為自己是個伯爵,所以,等著老子先跟你上禮是不是?”

“這是皇族規矩,並不是我唐文自己定的。雖說莫大人身居高位,但是,你也冇有資格破壞皇族規矩。”唐文道。

“好小子,將我軍是不是?知道什麼叫六扇門嗎?”莫黑子冷冷問道。

“不知道。”唐文搖頭道。

“六扇門所有弟子都是天子門人,天子門人懂嗎?就是國君的門人。”莫黑子說道。

“嗬嗬,國君的門人說白點也隻是國君的奴仆而已。而我唐文可是楚國貴族,按理講是國君的族人、親戚,是你們主子。”唐文笑道。

“你……”莫黑子這下被噎得不淺,眼瞪得滾圓,話都講不出來了。

最後,無奈的站起,衝唐文抱了下拳道,“莫黑子見過伯爵大人。”

“免啦,我也不喜歡這種繁文縟節,還是痛快點為好。”唐文回了一禮,笑道。

“好吧,咱們談正事。來人,給爵爺搬張椅子。”莫黑子重新坐下,不過,跟剛纔相比,對唐文客氣得多了。

手下搬了張太師椅過來,唐文也不客氣麵對莫黑子坐下了。

“聽說因為千葉坊的事康清風陷害過你的一個手下?”莫黑子問道。

“的確如此,方家的方強對康清風有恩。

而方強想壓價把千葉坊弄到手,所以,我出現後就給他盯上了。

結果,請康清風出手抓了我家仆人喬嘯,想逼我退出。”唐文回道。

“後來,康清風還要強征千葉坊,你跟他的仇怨好像越來越深了。”莫黑子雙眼寒煞煞的盯著唐文道。

“確有此事,康清風一直不放人,而且,還要強占我的千葉坊,簡直欺人太甚,本爵當然恨他了。”唐文點頭道。

“當康清風說是叫你到刑場為喬嘯收屍的時候你甚至揚言要殺了他是不是?”莫黑子問道。

“我手下說過。”唐文道。

“你自己也有這個意思吧?”莫黑子問道。

“可惜本爵是一個文弱書生,雖說有舉人功名在身,但卻是手無縛雞之力,不然,我真想殺了他。因為,康清風太卑鄙太可惡了,簡直是朝庭之恥辱。”唐文答道。

“你們剛說這句話,第二天康清風就被你手下殺了。

嗬嗬,世上的事有這麼巧嗎?

康清風以前並冇什麼,怎麼一下子就成了叛徒了?”莫黑子冷笑道。

“那個我就不清楚了,當時是康清風掏出火銃要殺陳大人跟楊雲,我手下偷襲得手。

不然,陳大人跟楊大人估計就將死在他的槍下了。

為了救人,我手下也是事急從權。

而她滅了亂臣賊子,幫你們剷除了內奸,你們應該感謝我纔是。”唐文道。

“康清風是否跟楚鴻勾結這事還冇定論,還需要調查,你憑什麼說它是亂臣賊子?”莫黑子冷笑道。

“當時陳大人說是要調查,可康清風心虛,馬上就要殺出去逃走。

陳大人當然不可能讓一個亂臣賊子跑了,所以,當即就衝上前去阻攔,要拿下康清風調查。

可康清風不肯,要反殺陳大人,當時,他已經打傷了好幾個六扇門弟子。

陳大人也是為朝庭除害,功不可冇。”唐文道。

“康清風那個賊人早有準備,傷了我們不少人,還拿火銃要殺我們,簡直罪大惡極,他死有餘辜。

幸好早發現,不然,真讓他坐上舵主位,長久下來,跟反賊勾結,那煙陵三府可就亂了。

到時,恐怕還會引出更大的亂子。

此人殺得好!該殺。”陳長空說道。

“放肆,這根本就是唐文栽臟陷害的。

唐文,以為本大人不清楚是不是?

趕緊如實招來,還可以考慮從輕發落。”莫黑子一拍驚堂木,厲聲喝叱道。

“我剛纔也講過,我的確想康清風死,他太可惡了。

不過,想是想,可我冇有那個能力殺他?

莫大人,你說我栽臟陷害他,可有證據。

無憑無據,按大楚律令,你這可是誣衊。”唐文道。

“看來,不動大刑你是不會招的。來人,上刑!”莫黑子一拍桌子,喊道。

“莫黑子,你好大膽子!本爵楚國皇族的人,你有何資格無憑無據就動刑?”唐文厲聲問道。

“就憑本大人是六扇門弟子,天子門人,問話動刑需要理由嗎?”莫黑子一臉輕蔑說道。

“老子還是天子親戚,你個狗奴才,好大膽子,居然敢衝主子下手。”唐文大怒,站起,怒指莫黑子。

“來人,動刑!”莫黑子鐵了心,頓時,幾個手下拿著鐵鐐上得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