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4f4c9adb989384ba044f4a855be17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久,攪拌機隆隆直響,一罐罐混泥土被倒了進去,填充空隙之處,這邊滾筒響起,壓實水泥……

而另一批手下把風機竿上的安全鐵鏈拉線往三麵繃成一個三角體固定在基座上,畢竟,水泥要完全硬化也需要一兩天時間。

這邊,唐文又把一體式電機房降落了下來安裝好。而還有一批手下忙著把電線接上……

一旦水泥硬化,風機穩固了,到時插上線頭打開電閘就可以發電了。

儘管如此多人,但一天也僅裝好了一架風機。

第二天繼續,晝夜不停的乾,連續三天,在大地主空間行禮緩存失效前終於把三台大功率風機給安裝到位了。

幾天後,風扇啟動,開始緩慢旋轉,不久,電燈亮了起來。

成功了!

幾百人同時歡呼了起來。

“老爺萬*歲!”

“老爺是神仙。”

幾百人瘋狂的大喊著,狂熱的全朝著唐文跪下了。

因為,唐文在搬動風機時還故意的伸手做著搬動配合的動作。

給奴才們造成這麼重的東西都是老爺的手在搬動,實則,全是人家大地主空間在牽引。

那可是幾十萬斤重的巨物啊……

唐文不是神也變成了神。

“老爺,你真厲害。”這不,剛回去,就接到了顧含煙一句讚美。

“嗬嗬,馬馬虎虎了。”唐文一臉慵懶的躺在了椅子上,顧含煙殷勤的端了洗腳水上來給唐文泡腳搓腿。

“舒服啊。”唐文感歎了一句。

“老爺喜歡今後我天天給你泡腳搓腳。”顧含煙說道。

“你今天表現有些奇怪啊,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唐文看著她邪異的笑道。

“你才奸啊盜的,這個……這個……”顧含煙有些扭捏。

“這可不像你平時的風格,有什麼話直說就是,扭扭捏捏的乾嘛?”唐文舒坦極了。

“老爺的搬山術能否教給奴婢我?”顧含煙道。

唐文一愕,徹底無語了。

隔壁的,原來你為了這個啊,我說你怎麼對老子這般的好……

“嘿嘿,等你成為我的女人後我自然就教給你了。”唐文眼珠子一轉,乾笑。

“又來了。”腳被顧含煙狠掐了一下,痛得唐文都吱開了嘴道,“我說,我這可是肉長的,不是鋼鐵。”

“你不是神嗎?還會痛!”顧含煙氣呼呼的又要掐。

“彆彆……神也會痛的。”唐文趕緊喊道。

“胡說八道!”顧含煙道。

“不對!”唐文突然盯著顧含煙。

“什麼不對了?”顧含煙一愕,抬起頭來看著唐文,一臉莫名其妙模樣兒。

“你好像不一樣了。”唐文道。

“哪裡不一樣?”顧含煙臉兒一紅。

“是了,最近你一直失蹤了。原來是閉關修煉了是不是?”唐文問道。

“那當然,我還要報仇,不修煉能行嗎?”顧含煙一臉高傲的說道。

“你跨入五品了是不是?”唐文看著她頭上人氣,居然跟自己的大小差不多了。

“那當然,本小姐現在可是五品中期強者,連升兩級。”顧含煙道。

“那你更得感謝我纔是。”唐文乾笑。

“憑什麼,我自己努力修煉出來的。”顧含煙不服氣的說道。

“你修煉,要不是有老子的天河神木訣,要不是有老子的靈石靈丹,你還想五品中期,下輩子吧。”唐文神氣起來。

“我是你的奴婢,我變強了就能更好的保護你,你給功法靈石靈丹也是應該的。

還好意思說,誰叫你那麼弱?

還什麼神仙,騙人的吧……”顧含煙理直氣壯的說道。

唐文還真是無語了,“我怎麼騙人了,你看,那麼重的東西誰能搬動,就老爺我能搬動。不然,你去試試?”

“你那是法術,並不是你的力氣。

不然,你現在搬塊大石頭給我瞧瞧。

也不要太重,就門口那塊,最多五千斤左右的石頭,你搬啊,搬……”顧含煙道。

“天靈靈地靈靈,天師附身,搬山來!”唐文走到門邊,隔空朝著那塊大石唸叨起來。

不久,那塊石頭居然緩緩的浮了起來。

頓時,顧含煙震驚得張大了嘴,那絕對能塞下一個鹹鴨蛋。

“難道這石頭很輕?”顧含煙跑了過去,摧動掌力去推那塊石,石頭給她推得翻了個身。

“不對啊,的確很重,足有五千斤。可我是五品強者才能推得動,你怎麼可能?”顧含煙有些慒B了。

“嘿嘿,爺雖說武功低,但爺有天師附體,會搬山術。”唐文得瑟的在笑,心說老子比你還早跨入五品,得瑟個鬼啊?

“哼哼,你不教我就算了,我今後武功高了,也照樣搬得動。”顧含煙氣得扭頭走了。

“晚上侍寑就教你。”唐文衝她後背道。

“作夢!”某女頭也冇回的走了。

當天傍晚,煙陵郡的楊雲派人傳信,說是煙陵六扇舵的康清風答應放人。

不過,要求唐文親自到六扇舵跟康清風移交。

其實,這是江州府伊秦伯通的人情。

秦伯通已經知會過唐文了,說是喬嘯不久就會放出來,而煙陵郡無非就是個報訊的功勞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唐文帶上顧含煙、洛一武等人直奔煙陵郡而去,煙陵六扇分舵暫時居住在一座老宅子裡。

唐文先到郡守衙門探望了太守張洪江跟楊雲。

“唐爵爺還真是大手筆啊。”張洪江一看到唐文,不冷不熱的就說道,明顯有些不高興。

“張大人此話從何講起?”唐文問道。

“你以煙陵名義捐贈不到二十萬兩,可是江州府,你又捐軍帳又捐贈錢兩,動輒就是幾十萬兩。

而且,居然又花幾十萬買一座鳥不拉屎的荒島。

這一合計可就高達上百萬兩了。”張洪江夾槍弄捧,有些吃味兒。

“嗬嗬,那有什麼辦法。蘇梅島一半屬於江州府管轄。

而且,江州府的鐵文鏡還幫我一起剿滅了海盜。

那邊也記了不少戰功,這次,更是為我爭取了兩級晉升,升為了一等伯爵。

知道我唐家在島上生活深受海盜之害,不但送來了幾百人,又替我爭取了一個團練副使的職位。

唐某也是實屬無奈,總不能白拿人家的東西。”唐文笑道。

“本府也派楊雲送給你幾百人了,至於團練副使,本府也可以給。甚至,連稅賦都給你減輕了大半。你捐了多少?”張洪江冷笑道。

“張大人,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喬嘯一直關押在郡守衙門,要不是秦大人講情,恐怕到現在還不能放出來。

這裡可是你的地盤,康清風這隻強龍還真要強壓你一頭啊?

有些時候,我唐文眼不瞎,要看心是否誠。

你張大人真心幫唐某,唐某會牢記於心。”唐文道。

“你的意思是本官心不誠?”張洪江眉毛一挑,有些惱火了。

“誠不誠自己心裡有數,我隻看實際行動。不然,整天掛嘴邊有何用?人待我誠,我回以誠。”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