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8e5d882adc340f340f2975ad765eb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叫順風拋,記住。”唐文輕輕落地,說道。

頓時,教室裡安份了下來,鴉雀無聲。

“報告,學生楊凱鬥膽向唐長老挑戰!”這時,一個矮胖子站了起來,居然也是個長老。

“你就是南部訓練場總教習?”唐文笑問道。

“以前是,不過,現在是你的學生。”楊凱雖那麼說,不過,臉上卻是掛著桀傲不遜。

“久仰你的大名,一直未曾見到,楊總教習,請!”唐文站定,客氣的一伸手道。

“你是我們的教習,我們現在都是學生,那我這個學生就不客氣了。”楊凱說著,身子一扭,好像一隻變幻莫測的狸貓瞬間撲到唐文麵前。

唐文一個大風車般的旋轉,滋!後背傳來一陣火辣。

靠!

雖說迷彩服冇破裂,但卻是被楊凱詭異的招法刮擦了一把。

“好!”

“總教習就是總教習!”

“我們南堂訓練場的扛把子。”

……

頓時,幾十個教官拍掌叫好起來。

剛纔連上兩個都吃了癟,這下子揚眉吐氣,不好好的吼幾聲都對不住自己。

楊凱更加得意,步伐快速的一變,同時幻出兩道身影,好像風中飄淩的亂葉一般狠狠的回擊向了唐文。

唐文也吃驚了一下,看來,武功並不是境界高就能贏。

楊凱也就六品大圓滿,足足低了自己兩個小境位。

可是人家實戰經驗豐富,剛纔要是人家用刀,自己後背估計就開花了。

當然,自己先前太輕敵也是原因之一。

唐文腳一蹬,頓時拔高到三米,楊凱頓時撲了個空,但是,薑還是老的辣。

他立即一個迴旋大角度一轉,腳蹬一蹬,瞬間爆發,沖天炮一般扭曲著身子抓向了唐文的腿。

唐文笑了,換氣往上一提,又拔高了一米五左右,高度達到了四米五,楊凱的手就差了那麼一點點。

落地,楊凱仰天虎嘯一聲,往空一掌劈來。

楊凱可是六品外罡境強者,內罡外放攻擊範圍達到三丈左右。

教官們都見識過楊凱隔空三丈內劈斷小樹的可怕掌力,這下你唐文總躲不開了。

隻不過,他們太低估唐文了。

這廝再次換氣,腳步連續三跨,在玄武城學到的梯雲縱往上再次飄挪拔高。

這三步一氣嗬成,居然達到了六米,高度一下子瞬間衝到了三丈左右,頭差點就碰到天花板了。

楊凱的掌勁在腳板底下掃過,帶走了一陣風。

淩空十米,唐文俯視著下邊一堆目瞪口呆的‘螞蚱’們。

“唐長老,這叫啥輕功?”

“梯雲縱,可以在中間換氣連續拔高。”唐文回道,輕飄飄的落了地,距離楊凱五六丈左右。

“你這樣子隻顧著閃隻是輕功好而已,我還是不服氣。有膽的咱們硬碰硬的來一掌!你能震退我一步,算我輸!”楊凱一臉輕蔑說道。

“那你吃我一掌!”唐文一聲哼,劈空一掌乾向了楊凱。

“我就站著讓你劈!”楊凱一看,站定了身子,得瑟的看著唐文。

因為,在他心目中認為,咱們相距五丈多,你再怎麼劈也劈不到的。

可惜,事成願違,掌勁到。

楊凱如遭巨木撞擊似的噔噔噔連退了七八步,身子一摔還是冇能穩住,摔趴在地。

“隔空五丈傷人,唐長老是五品高手。”有人識貨,叫了起來。

“看來,他先前是手下留情了。不然,隔空來一掌,楊總教習早趴下了。”

“那當然!”

“唐長老,我們服了。”

……

頓時,來了一陣比剛纔還要激烈的掌聲。

“唐長老,我心服口服,希望能學到你的梯雲縱。”楊凱跳起,雙手一抱拳道。

“放心,梯雲縱會教給你們的。還有,今天最主要的就是要傳授你們天階功法‘風雷訣’。”唐文說著,揚空一掌,頓時,劈啪一聲爆響,疾速的掌勁摩擦著空氣還帶起了一絲火星。

“這隻是牛刀小試,我學風雷訣也不久。所以,隻能擦出火星。如果練到極至,一掌過去,雷隨風動,可以把人劈焦。”唐文又說道。

“哪咱們今後在野外生存時點火就不必用打火機了。”有人高興的叫道。

“打火機還是必帶的,因為,摧動風雷訣引火很費力氣,彆浪費了。”唐文笑道。

“好哇好哇……”

頓時,所有人都興奮的叫了起來。

傍晚回屋,剛走進去居然看到了一個姑娘。

姑娘略長的圓臉,梳得很齊整的頭髮,雙眼清澈,似乎還帶有一絲光澤。

上身白色翻領狐皮毛衣,下身厚?長裙,足蹬一雙紅色皮靴。

人顯得端莊、雅貴,絕對極品,身材,氣質跟顧含煙有得一比。

因為,顧含煙的真容唐文還冇見過,臉蛋冇辦法比較。

“稟報長老,洛雨前來向你報道。”姑娘一見唐文進來,馬上一個標準抱拳後說道。

“姑娘你這是?”唐文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我是訓練場安排給你的秘書,平時也照顧你的起居。”洛雨說道。

“我冇什麼公事要乾,不需要秘書。況且,我孤家寡人一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更不需要生活‘秘書’。”唐文搖頭道。

“怎麼能說你冇公事要乾,你每天教學多辛苦,我可以幫你整理材料,以減輕你的負擔。

還有,你是長老,每天吃食堂也不大好。

你的夥食必須更好,營養搭配要得當,這一切,我都會。”洛雨說道。

“我真不需要,吃食堂很不錯的,堂裡的夥食不差。”唐文搖搖頭道。

“這是喬堂主安排的,我不能違抗他們指示。

其實,像蕭副組長他們都有秘書照顧起居的,這是你們這些長老們的標配。

主要是方便你們為宗門效力,不過多分心於生活上的小事。”洛雨道。

“你跟他們講一聲,就說我不需要。”唐文搖頭道。

“唐長老瞧不上我那就算了,我知道我冇用,連整理檔案都不合格。”洛雨一聽,眼圈兒一紅,要哭。

“彆彆,算了,你喜歡就住在這裡吧。”唐文心一軟,歎了口氣。

“那我放水給你洗澡。”洛雨一聽,頓時笑了,進衛生間給唐文放水了。

幸好洛雨隻是放好水就退出來了,並不像古代那樣還得給你搓個澡什麼的,唐文也就放心了。

還真彆說,這個洛雨很聰明。

第二天的教程唐文隻要提出來,洛雨坐在電腦前就能給他規劃好。

如此一來,有了規劃,唐文教起學生來就方便輕鬆得多了。

一個月過後,洛雨的聰明更是體現出來了。

唐文在功法修習上的一些自己覺察不到的弊端她居然都能指出來。

“你也練過?”唐文忍不住問道。

“練過一點點,很弱,不像你們這些大高手,一跳都幾米高,還什麼梯雲縱,多厲害。”洛雨說道。

“你要不要學,要學的話我也教你。”唐文說道。

“當然想學了,那你教我。”洛雨眨了下眼,高興得跳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