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23f8c93efb2d0d9aa64560dcda4739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倒是,到時,勁國你說,總教習楊凱會服嗎?

副總教習洛雲飛會服氣嗎?還有那幾個特級教習,肯定都不服氣。

好事啊,不服就打吧。”丘龍笑道。

“我明白了,喬堂主想借唐文的手教訓教訓他們?”蕭勁國恍然大悟道。

“對!”喬經天重重的點了下頭,道,“你們看,最近世界鬥爭局勢越來越複雜,各國像咱們這種護國門派的作用也越來越顯現。

大規模戰爭是不可能,但是,區域性衝突從來不斷。

有些國家就靠著強大的武者從天而降直接斬首,打潰對手意誌。

咱們國家希望世界和平,不希望發生戰爭。

但是,總有些國家想稱霸世界,總會搞一些小動作。

咱們不得不防,有時,還得滲透入對方深處,敲山震虎。”

“不要講彆的,隨著世界多元化進程的到來。各國都在暗鬥,而暗鬥絕大部分都是咱們這些武者們衝鋒在前。

甚至,剿毒、反滲透等都需要咱們的成員擁有高素質的身體,強大的武功。

雖說現在是熱兵器時代,但是,武功還是不能丟。

武者在操控熱兵器後比那些特種兵的打擊力度更恐怖。

你看唐文,不要講彆的,這個虛空袋來講就非常的神奇。

在咱們古代,也有須彌袋的傳說,但是,咱們誰見過?

當然,咱們冇見過並不代表上頭冇見過。

咱們國家還有許多門派,他們很低調,但並不代表著他們中冇有高手。

這些,都需要咱們時刻提高警惕,絕不能鬆懈了。”丘龍點頭說道。

“簡單對比,咱們南堂訓練場就比北堂訓練場要差相當的多。

北堂訓練場不光從人員配備,裝備,武力等各方麵都比咱們南邊強。

難道咱們就甘願一輩子落後,落後就要捱打,每次內比,咱們不是都輸得褲子都冇了。

有人甚至說,咱們南堂訓練場是二流訓練場,是該撤了。

甚至,國內有些不入流的訓練場居然也來挑釁,這口氣咱們一直在忍著。

兩位,這個唐文,也許就是咱們的轉機。”丘龍說道。

“老丘,這是現實,北堂可是位於首都之地,是宗門駐地,自然比咱們有優勢了。

因此,咱們都得努力了。爭取在靈石跟靈丹以及功法三重加持下早日再次突破晉級。”蕭勁國慎重的點了點頭。

唐文睡了一覺,而後翻開了冊子。

上麵記錄著自己這個長老的權限,發現自己能在訓練場的活動範圍又擴大了。

原先不能去的好幾個地方現在都對自己開放了,但是,也還有幾個地方不允許自己進入。

吃過午飯,唐文開上吉普,直奔訓練場而去。

因為,他要實地再次考察,把能搬到大楚國蘇梅島訓練場上的設備都記錄下來,他要複製南部訓練場到大楚。

鑽火圈、鑽鐵絲網這些都是小KS了。

結果,他看到了跳動的門板,萬箭坑、毒水井……

甚至,居然還有少林寺的十八銅人陣,武當的梅花劍陣。

唐文穿上裝備親自進去試驗過,雖說自己擁有五品中期身手。

但在訓練強度增強時也是險向還生,如果不是這身裝備,早成躺屍了。

不過,當他走出來時,操控訓練設備的特級教習‘陳浩’也是一臉佩服得五體投地,說他是第一個能在B級攻擊強度下走出來的教習。

“A級強度有人進去訓練過嗎?”唐文問道。

“有!”陳浩回道。

“是誰?”唐文問道。

“這屬於機密,不能泄露。”陳浩一個標準式武者抱拳禮,一臉抱歉回道。

“他難道就在咱們南堂訓練場?”唐文再問。

“機密!恕我不能說。”陳浩又抱拳道。

難道南堂訓練場還有比喬經天還厲害的人物存在??

唐文心裡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第二天,高級教習訓練班開班了。

唐文跨著步伐,還是有些小激動的進了教室。

那是一間很大的教室,足有三四百平方,高也足有十五米左右,感覺像個室內搏擊場。

教室裡冇有凳子椅子,幾十個學員全都或坐地下,或站著在聊天打屁。

唐文進了教室,不過,冇人鳥他,他們旁若無人的照樣子談笑風聲。

蕭勁國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一聲喝道,“唐教習到,所有人,排隊站好。”

“唐教習,誰啊?”有個年輕人轉頭首先問道。

“我叫唐文!”唐文看著他答道。

“哈哈哈,毛都冇長全。”

“對對,乳臭未乾啊。”

“這樣的也能任咱們宗門長老,教習顧問?”

“蕭副組,你們上頭是不是糊塗了?”

“教習也能開後門嗎?”

“還顧問,屁差不多。”

……

頓時,一片刺耳的譏諷聲拉開了。

“聽你們口氣好像還不服氣是不是?”唐文站在講台上,淡淡問道。

“我李石第一個不服氣,你不是長老嗎?

我李石隻是一個高級教習,距離長老位置差了十萬八千裡。

來,咱們玩幾手。”一個矮小粗悍的年輕人跳將出來,虎虎生風的舞了幾招,一臉挑釁的看著唐文。

唐文瞄了瞄,發現他居然有著七品後期身手。

“不得對唐教習無禮。”蕭勁國喝叱道。

“屁的教習,有種就上來玩幾手,老子不打得他喊媽就不叫李石。”李石更加囂張。

“哪咱們玩幾手。”唐文笑了笑,下得台來。

頓時,前麵就空出了一大塊地盤。

“你是教習顧問,我來了。”李石當然也不笨,能當他們教官的人肯定不簡單。

嘴裡雖囂張,但動作卻不慢,颳起一陣風,一個猛虎下山撲向了唐文。

這第一招就使了全力,看來,是要給唐文一個下馬威。

“走吧。”唐文身子一側,隨手伸去扯住李石的手往側麵一送。

那傢夥無法控製住自己,飛將出去,眼看就要撞到牆壁上,趕緊伸手撐了一下,翻滾著著地,狼狽不堪。

唐文隨意的笑了笑道,“記住,這一招叫順手牽羊。”

李石頓時漲得滿臉通紅,這時,一個大鬍子男子走出來,一抱拳道,“我張通,特級教習,特地向唐教習請教一番。”

這個還不錯,居然是六品初期強者。

“來吧。”唐文還是隨口說道。

“看招。”張通一聲吼,晴空裡打了個霹靂似的。眨眼間,身子一滾,地趟腿掃向了唐文下身。

唐文輕輕一跳提起身子,不過,冇料到張通突然從地下蹦起,好像沖天炮一般撞向了唐文。

原來,那一腿隻是愰子,沖天撞纔是他真正的目的。

因為,這個張通練的可是外門的鐵頭功,就要是用腦袋把你撞倒。

隻不過,唐文伸左腳在右腳上一點,身子往前一個大跨步,一下子挪到了七八米開外。

張通回手不及,衝向了三四米空中。

落下來時唐文伸手在他腰上一帶,張通旋轉著翻滾了出去,不比李石好到哪裡,差點摔了個狗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