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954319c244b8bbffc8db377130215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可是我即便是一等伯爵也僅能組建四百多人的親衛軍,再多可就犯了朝庭規矩,要殺頭的。”唐文搖頭道。

“嗬嗬嗬,這點秦大人早給你想到了。”鐵文鏡笑道。

“噢,有什麼說法不成?”唐文問道。

“秦大人的意思是叫你再捐個官,比如,江州府團練副使。

到時,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招募兵丁,人馬一千人。

再加上你的親衛軍,那可就多達一千五百人了。

到時,碰到海盜也有還手之力。”鐵文鏡說道。

“這官印我都帶來了,而且,已經請示朝庭批準了。”秦伯通手一揮,秦師爺捧來一盒子,打開後裡麵就是一方官印。

“因為你是一等伯,所以,朝庭才答應了下來。不然,想捐還不夠資格。”鐵文鏡道。

“朝庭對擁有爵爺的人都有一定的優待,可以捐銀買官。當然,也得看是什麼官位,像團練使、安撫使這些都行。”秦師爺道。

“一些閒差而已,朝庭當然答應了。”唐文應道。

“話也不能那樣說,雖說都是閒差,但是,你這個團練副使可是擁有招募地方兵丁的權力。

到時,給你些槍炮也合朝庭規矩。

比如,火銃跟黑衣大炮等。當然,這些東西我們可以批一些給你。

但是,你們到朝庭的鑄造府提取時銀兩得你自己出。”秦師爺道。

“那也行,不過,江州府團練使是秦大人。

我的兵一切用度都是唐家出的,包括吃的穿的用的。

所以,朝庭不能隨便調走我的兵。不然,我唐家豈不白白為朝庭培養兵丁了?

當然,比如,遇到海盜土匪攻擊蘇梅島,那是我們義不容辭的任務。

我養著他們,就是為了衛護蘇梅島的安全。

蘇梅島安全了,到時,就可以騰出時間開荒,種糧種豆,我們的稅賦交得多了,這也是為朝庭出力。

甚至,百姓安居樂業,也為江州府解決了一些地方上的麻煩是不是?”唐文說道。

“這個唐爵爺放心,江州府就是再難也不會抽調你的人馬。

我江州可是一省主城,駐軍光水師就十幾個營,加上大楚軍共計幾十個營。

還有皇朝精銳黑騎營幾個營,加上衙役捕快地方兵丁等,不下十五萬。

唐爵爺你這就一兩千人,嗬嗬,秦伯通我還不至於來打唐爵爺的秋風。”秦伯通略顯輕蔑的說道。

“口說無憑,立字為據!”唐文纔不管他,白紙黑字,還是有公文為準。

“這公文可以立,不過,既然唐爵爺是一府團練副使,也得為江州府出些力氣。所以,這周遭海島海域若出現海盜攻伐,唐爵爺是團練副使,是不是應當派兵丁剿滅?”秦伯通說道。

“周遭,周遭是多大,這得有個大概範圍吧?”唐文問道,可不能被秦伯通給忽悠了。

往大裡說,整個江州府的海域都可以說是蘇梅島周遭,這個賊船不能隨便上。

“蘇梅島周邊六十裡左右。”秦師爺說道。

“這個範圍可不小,江州府的範圍東西南北加起來估計也就二百裡左右。

我的防區居然達到六十裡,嗬嗬,就這點人能行嗎?

還有,朝庭不給錢糧,全得我唐家出,這可是在為難我唐家了。”唐文笑道。

“這的確有些為難你們了,不過,你這個團練副使跟彆人不一樣,你擁有招募兩千地方兵丁的權力。

加上親衛四五百,家丁護院,完全可以達到三千人。

有三千人,如果裝備精良,馬馬虎虎也能防禦下來了。”秦伯通說道。

“裝備精良,那可是需要大批銀兩,我不得疲於奔命了,這團練副使,不作也罷,倒也樂得清閒。”唐文說道。

“嗬嗬,唐爵爺,其實,秦大人早為你考慮好了的。”秦師爺笑道。

“噢?”唐文看著他。

“因為你肩挑重任,所以,這次,秦大人特地向朝庭請命。

說你是一等伯爵,又是捐帳篷又是捐錢娘,這次軍中收到帳篷後都說你的帳篷好用,你還剿滅了大批海盜。

所以,海聖城宗人堂認為,你堪當重任。

因此,同意把白虎島封為你的封地。”秦師爺說道。

“白虎島,在哪?”唐文問道。

“老爺,白虎島就在咱們蘇梅島左前方,距離咱們蘇梅島也就五六裡之地。”這時,洛一武說道。

“那島的地盤也不小,跟蘇梅島相當。當年,這蘇梅島你唐家祖上花了百萬兩才盤下來的。”秦師爺說道。

“白虎島是本官提議,上頭答應封賞給你的。所以,銀子就不必要那麼多了,你隻要出六十萬兩就行了。”秦伯通說道。

“白虎島是個荒島,島上長滿了食人樹食人花,根本就不適合人類居住。那種鳥都不敢去拉屎的地方,不要說六十萬兩,十萬兩都冇人要。”洛一武說道。

“怎麼這樣說?那島地盤跟蘇梅島相當,唐爵爺能把蘇梅島開墾出來,相信他也能把白虎島開荒出來。

你看看,你們的臥龍湖一旦建成,那多美好。

我相信爵爺有這個能力建好白虎島。

到時,你們可就賺大了。”秦伯通臉一板道。

“不好意思,本爵可冇那個能力。”唐文**頂道。

心裡明鏡似的,什麼狗屁的封號,團練副使,純粹就是盯上了自己的錢包,來搞錢的。

“嗬嗬,唐爵爺也不能如此說嘛。

都是為了朝庭,北西戰事已經進入白熱化,需要大批錢糧。

不然,一旦西北被大秦國攻破,國家危險了。”秦伯通乾笑了一聲道。

“可你們也不能把我當冤大頭!朋友來了有好酒,但是,如果有人想把我唐文當冤大頭,那請便,恕唐某不能招待了。”唐文生氣的說道。

“這事絕不可能!”秦伯通臉一板,道,“唐爵爺,把白虎島給你們,當然也是為了加強你們的防禦。

是為了蘇梅島安全,要是海盜藏在白虎島,那對蘇梅島的危險就加大了。

一旦白虎島成為你的地盤,你可以派人上島防守,到時,海盜也投鼠忌器了。

當然,本官知道唐爵爺心裡不痛快。所以,還特地請示了上麵,上麵也批覆了。

決定把位於省城東街八號梅宅跟白虎島一起作為封地封給唐爵爺。”

“梅宅占地可不小,足有百畝之地,省城東街可是省城繁華地段。

而梅宅是臨街的,隻要把宅院的圍牆一推,就可以變成幾十間店麵。

到時,光收租一年都不是個小數目。”秦師爺在一旁幫腔道。

“又要多少銀子?”唐文譏諷著問道。

“跟白虎島一起,共計八十萬兩。”秦師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