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5f0241045987c69837b1383bfc0b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倒是想得美,我叫你離開是讓你保持完璧之身等待英雄,大俠,可你還是我唐家奴婢。今後你找到英雄大俠之後還得問我答不答應。”唐文道。

“老爺……我……我……”顧含菸嘴唇顫栗著。

“走吧,快點,我可是個男人,你這樣子再不走,我會乾出喪儘天良的事的。”唐文道。

“謝老爺成全,老爺是含煙的恩人。”顧含煙爬起,跪地叩了三個頭,拿了功法跟靈石離開了。

馬勒隔壁的!老子還真是柳下惠,坐懷不亂啊……

“李全,給開瓶紅酒,炒幾盤小菜,爺要喝酒。”唐文衝外邊喊道。

“好,我馬上安排人去炒。”李全在外應著。

“叫洛一武、東方明、李遼他們都過來,陪爺喝酒。”唐文又喊道,李全又應著張羅去了。

不久,在大堂擺上了酒菜,幾個男人坐一起喝開了。

看著吵鬨得翻天了的大堂,顧含菸嘴裡呐呐道,“你為什麼武功如此的低,你太弱了,你為什麼不努力修煉……”

第二天上午,唐文把李遼等幾個六品境強者招待過來。

“各位,你們都是我唐文最信得過的手下,我要大力培養你們。”唐文道。

“老爺對我們恩重如山,我們會牢記的。不過,老爺,你將要傳給我們的是什麼功法?”李遼好奇的問道。

“天階功法聽說過嗎?”唐文問道。

“當然。”李遼點頭道。

“難道老爺得到了天階功法?”東方明第一個反應過來,頓時,雙眼放彩的問道。

“冇錯,從今天開始,我傳你們‘風雷訣’,這是一套天階中品功法。

不過,記住,未經我允許,任何人不得外傳,也不得走漏風聲。”唐文打開了視頻道。

爾後,每人一本,李遼他們拿功法的手都在顫栗,這就是天階功法??下邊開始傳授。

因為,玄武域的文字跟楚國的不一樣。

所以,唐文回來後還專門的翻譯了過來,用電腦重新列印成冊的。

還真彆說,經過唐文重新的整理,加上一些活靈活現的圖片,人體架構圖,好像比原著更容易理解。

那是因為,關於風雷訣唐文在玄武域請教了高手的,那位高手就是玄寶閣的副閣主範東風。

唐文當然也不怕他知道,因為,人家範東風修煉的還是玄階功法,根本就瞧不上天階功法。

十來天下來,當範東風能走路的時候,唐文對兩套功法都爛熟於胸了。

天河神木訣雖說比風雷功法高階,但在攻擊力度方麵不如風雷訣強硬。

而顧含煙先前修煉的是長春訣,所以,倒是適合修煉天河神木訣。

當然,唐文已經把顧含煙看成自己的女人了,所以,最上品的功法當然可以傳她,這當然也有私心。

下邊,唐文演式了靈石的吸收法門。

一個個都興致勃勃的吸收煉化,學得也相當的快,幾天就已經模到門檻了。

十天後,風力發電機基座已經澆灌完畢,唐文親自檢查了一番,足可以承受幾百噸的壓力,相當的滿意。

剛吃過中午飯,外邊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老爺,江州府的鐵文鏡大人又來了。”李全進來稟報道。

“有請。”唐文迎了出去。

他看到一個鬍子拉碴,氣勢十足的中年男子騎在一匹威武不凡的駿馬上,而鐵文鏡則是退後了一步騎的是另一匹馬。

看來,鬍子拉碴者地位比鐵文鏡還要高,難道是江州府伊大人秦伯通?

“哈哈哈,你就是唐文唐爵爺!”那人跳下馬,一臉爽朗的大笑道。

中氣十足,震得唐文的耳膜都嗡嗡直響。

唐文一愕,人氣眼打開瞄了他一下,我草!五品境強者。

因為,他頭上人氣在摧動功力下居然有‘吸管’大小。

如果此人不大笑,唐文一時難以辨彆,一笑就露底了。

“見過秦大人。”唐文笑著應道。

“哈哈哈,文鏡,你看,人家一眼就瞧出我來了,眼力不錯啊。”秦伯通捋須大笑道。

“我鬥膽猜的。”唐文笑道。

“你猜對了,我們秦大人不光是江州府伊,他還身兼江州團練使一職。

因為,他當年是朝庭的武進士出身。

當年,可是朝庭那屆的探花郞。”鐵文鏡笑道。

“失敬失敬。”唐文抱拳道。

“還有噢,我們大人還是二等伯。”一旁的秦師爺笑道。

“在下更失禮了,唐文見過伯爵大人。”唐文拱手道。

“不不不,你現在已經是一等伯了,爵位比我還要高,應該是我秦伯通參見你纔對。”秦伯通笑著拱手回禮道。

“一等伯?”唐文一愕,不解的看著他們。

“有些意外吧?嗬嗬,爵爺,你捐贈了不少戰功,按理講你應該從三等提為二等,跟秦大人齊平纔對。

可是因為你剿滅了幾百海盜,朝庭一高興,連晉兩級,提為一等伯爵。

今天秦大人就是受海聖城宗人堂所托,過來給你送爵位的。”鐵文鏡笑道。

“把人帶過來。”這時,秦伯通一聲喊,頓時,後邊的兵丁們押著幾百人過來了。

“秦大人這是?”唐文心裡差點樂開花了,肯定是送人來了,不過,也得裝傻裝傻。

“這裡頭有一大半都是你抓獲的海盜們,他們將功贖罪,賣身唐家為奴,以減輕罪孽。

聽說煙陵郡也從牢裡放了一批哄搶,擾亂治安的刁民到蘇梅島賣身唐家為奴。

張洪江能做得到,我秦伯通也能做到。

所以,也從江州府大牢挑了一批人出來送到蘇梅島。

他們都願意賣身唐家為奴,免了牢獄之災。”秦伯通說道。

“他們合計七百三十八人,這是名冊,請唐爵爺點收。

至於銀兩,因為他們要將功贖罪。

所以,每人三十兩賣身銀子就由江州府代收了,替代他們的牢獄之災。

唐爵爺認為此法可通?”鐵文鏡遞上了名冊。

隔壁的!一個三十兩,還都是犯人,你們倒是好算計。

七百多人接近三萬兩,又給你們江州府撈了好處。

而且,看這架勢,你不收都不行。

人家秦伯通親自來了,這點麵子你總得給。

“秦大人有心了,洛管家,照單收下,銀兩給江州府。秦大人,裡麵喝茶。”唐文心裡暗罵一句,早看通透了。

不過,對唐文來講,三萬兩又算什麼,他需要的是人。

“這批人雖說都是犯人,但是,我挑的都是輕犯,隻不過搶點小財物,擾亂治安而已,並冇有窮凶極惡之輩。

至於這批海盜,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是走投無路才乾這行當的。

隻要你真心對他們好,人心都是肉長的,他們會記住你的恩德的。

所以,隻要慢慢教化,料必他們會成為唐家好奴才的。”秦伯通喝了口茶道。

“秦大人知道你要抵禦海盜,所以,挑出來的人都有一些身手。你隻要稍加訓練就能組成兵丁就可以抵抗海盜了。”鐵文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