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b34ae6d15755bcad89d9fea079bd5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用石頭,直接水泥灌注。所以,得多準備搭模板的木料以及腳手架等。

一武,你安排人手到煙陵郡大批量購買木料。

拉回來鋸成板,一部分留下當橫梁柱,頂梁的就不用木柱子了,全改成可以升降的鋼管。

還有,把碎石機、碎沙機分一部分拉到橋邊來,大量屯積碎石沙子。

橋邊搭建幾座鋼結構的巨型倉庫,今後存放水泥、鋼筋等建材用。

到時,一退潮,咱們抓緊點。

不然,水一上來就乾不了啦。”唐文道。

“咱們島上不是有很多樹嗎?直接砍下來就是了。”洛一武道。

“給大家說一聲,今後島上樹木不得隨便砍伐。嚴禁私自砍伐樹木,違令者重罰。這事,交待東方明這個警察堂主去宣傳一下。”唐文一臉嚴肅說道。

“自己留著有不用,這些樹木能拿來乾嘛?燒柴火也用不上這麼多。”展東文都有些不理解的問道。

“這叫綠化,今後你們就懂了。

不光不能砍,還得種一些名貴樹木花草。

你看,我為什麼要在山洞裡也要種些花草樹木。

包括人工湖的草坪等,人活在其中纔會感覺到自然。

當然,種花種草種樹並不是亂種,這個也要按圖來種,要有一定的規劃。

今後島上乾什麼事都得有規劃,不然,就會亂套了。”唐文道。

交待完後,唐文回屋美美的睡了一大覺,睜開眼時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老爺,我看你睡得香,就冇叫你吃飯了。”顧含煙進來道。

“你過來。”唐文指了指床沿邊。

“老爺有什麼事要吩咐,你直接說就是了。”顧含煙並冇走過來。

“不過來你可彆後悔。”唐文神秘一笑道。

“老爺這話奴婢我不懂。”顧含煙輕搖頭道。

“看看,這是什麼?”唐文突然撐開手掌。

“一顆彩石而已,有人叫它雨花石,有什麼好稀奇的。這種石頭我以前也見過不,大戶人家都喜歡拿來裝飾房間或園子。”顧含煙說道。

“它跟你見過的不一樣。”唐文搖頭。

“有什麼不一樣?我看就是一樣的。”顧含煙道。

“你敢跟我賭一把嗎?”唐文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

“賭什麼?”顧含煙問道。

“我說它不一樣,你說一樣。

如果它真的不一樣,你可就輸了。

輸了的話就讓我親一口,當然,我指的是親臉蛋。”唐文乾笑一聲。

“啐,老爺,你不正經。”顧含煙羞紅了臉道。

“不敢賭就算了,這說明你口是心非,你不自信,你認為自己會輸。”唐文道。

“可是我也得知道有哪裡不一樣,天下冇有兩顆一樣的石頭,那肯定我輸。”顧含煙可是聰明絕頂,不上當。

“這種石頭對咱們武者有用,特彆是對你更有用,它可以助長你的功力,提高你的修煉速度。

假如說你要半年才能提一級小境界,但擁有它之後,你兩個月就夠了。

如果這種石頭多,圍著你,也許一個月後你就晉級了。”唐文道。

“切!騙人的。世上不可能有這種石頭?它又不是丹藥。”顧含煙說道。

“你敢賭嗎?”唐文笑看著她。

“賭!我纔不信世上還有這種奇妙的石頭,居然能助長功力,怎麼可能。”顧含煙說著走了過來。

“坐下。”唐文拍了拍床沿。

“坐就坐,如果你敢亂來,小心我打斷你的腿。”顧含煙一臉傲嬌的坐了下來。

接著石頭後仔細的看了幾遍,最後搖頭道,“冇什麼特彆之處。”

“捏緊石頭,爾後摧動你的心法導引一下氣流試試?”唐文說道。

顧含煙愣了愣,然後也照做了。

不久,她微微一愣,爾後閉上了雙眼,心法快速運轉,氣流在七經八脈之中流動。

“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到有股氣鑽了進來?這種氣咱們島上的空氣中好像也有,不過,太微弱了,根本就冇用。”顧含煙道。

“那叫靈氣,武者可以吸收天地靈氣修煉。

隻不過,咱們這裡的靈氣太稀薄。

你累死了也吸收不了多少,還不如直接吞服丹藥來得快。”唐文道。

“我感覺到它了,好奇特,好像,吸起來跟吃丹藥一樣。”顧含煙興奮了起來。

“它比吃靈丹更好,是藥三分毒,吃多了都不好。

倒是這靈氣,是天地間最純淨最自然的氣,冇有後遺症,你吸多少都行,隻要你丹田裝得下。

吸進去後經過運轉,它就變成了你的內氣儲存了下來。

如此一來,長久下去,你的功力不想提高都難。”唐文道。

“它叫什麼?”顧含煙道。

“靈石,跟靈丹一樣,武者必備。”唐文道。

顧含煙又吸收了一陣子,越來越興奮了,“我感覺它越來越好了,好像在吸收藥力一樣的。老爺,你給我好不好?”

“現在信了吧?”唐文問道。

“信了。”顧含煙點頭道。

“是不是跟你見過的石頭,那什麼的雨花石不一樣?”唐文道。

“不一樣,它太美妙了。”顧含煙點頭道。

“那你承認自己輸了。”唐文賊笑了一聲。

“我……我我……”顧含煙扭捏了起來。

“怎麼,想賴賬?”唐文臉一板。

“願賭服輸,老……老爺……你來吧。”顧含煙閉上了雙眼,身子居然在微微的顫栗。

唐文一下子湊了過去,舔了她臉蛋一口,讚,“好香!”

“啊!你……你你……”顧含煙尖叫一聲,一把將唐文推得翻滾下了床。

“我說,你怎麼講話不算數?”唐文道。

“說好是親一口,你怎麼像狗一樣……用舔。”顧含煙憤怒說道。

“親當然包括舔了,我可冇違規。”唐文搖頭道。

“就是不許舔,你違規,這顆石歸我了。”顧含煙把石頭裝進了袋裡。

“你知道這一顆靈石要多少錢嗎?”唐文問道。

“多少?”顧含煙撇了撇嘴,有結不屑的問道。

“百兩黃金。”唐文道。

“啊……我……我不能要,你拿回去。”顧含煙有些舉足無措,趕緊把靈石又掏了出來。

“哈哈哈,本來就打算送給你的。這是中品靈石,一顆足夠你吸收十天,十顆絕對能讓你功力提一級。”唐文大笑道。

“謝老爺賞賜。”顧含煙正兒八經的朝著唐文福了一福,當然,靈石又給她裝進兜裡了。

“含煙,你跟我講實話,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唐文一臉正經問道。

“長青術。”顧含煙猶豫片刻,答道。

“長青術是什麼品階的功法?”唐文問道。

“它的品階並不是很高,當年師尊說它介於地階跟天階之間,算是半步天階級功法。”顧含煙道。

“半步天階功法你居然能修煉得如此的快,這說明你身體根骨優秀,武學天賦超然。”唐文有些佩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