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e6b39de425060adc38d60851902215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廢話,他們都講過。不過,誰也冇辦法在短時間內取出。

如果隻是下十幾刀下來,我範東風還是能忍得住。

不過,肖三刀講過,至少五十刀,會活活疼死。

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把整個大腿切了。

用刀數倒是不多,但那怎麼行,我豈不成殘廢了。

所以,他也冇辦法動。”範東風說道。

“唐大師有神水,不會痛。”諸管家說道。

“怎麼可能?不要說神水,聖水也不行。”範東風冷笑道。

“好了,彆廢話了。範尼,把你叔擱桌上,退了褲子袍服。”唐文道。

“你想乾什麼?”範東風大怒。

“給你治腿。”唐文道。

“不行。”範東風道。

“你以為老子喜歡看你大腿啊,又不是娘們,你一個男人的腿有什麼好看的。”唐文冷笑道。

“好好,你看,如果治不了,我打斷你的腿。”範東風吼道。

“吼什麼,到時我手一抖,也許把你整個大腿都切了。”唐文森冷著臉道,範東風哼了一聲,終究冇再吭聲。

下邊,唐文先打了麻藥,爾後把一個小的,便攜式無影燈給架起罩在了上頭。

這種小型的無影燈直接插上蓄電池能堅持上幾個時辰,方便攜帶。

當燈光打開的一瞬間,範家兩個傢夥都失神了。

“你這燈好亮。”範尼說道。

“看病需要花錢,但是,我們給人治病也需要花錢。

不要講彆的,光是這些寶燈就價值不菲。

所以,不要認為我們藥師漫天要階。

因為,什麼樣的病配什麼樣的治療手段,藥材。”唐文道。

“不要把我叔綁起來嗎?”範尼問道。

“冇必要。”唐文搖頭道,因為,即便是點穴之術,在劇烈的疼痛下也會時刻被痛醒。

所以,古人動外科手術都得把人給綁起來,免得你亂動影響動刀子。

當然,古人的外科手術基本上極少用。

因為,他們冇有配套的醫療設備。所以,成功率極低。

感覺是時候了,於是動刀試了試,問道,“疼不疼?”

“不疼!”範東風說道。

於是,唐文用刀剖起皮肉來,一旁的範尼看得直囉嗦。

一會兒又看看叔,發現他若無其事,範尼心裡直犯嘀咕,叔又不是死人,怎麼會不疼?

一係列操作下來,鉤狀兵器終於被取了出來,諸管家跟範尼看唐文就像是在看神仙。

縫合,唐文又開了消炎方麵的藥。

“等神水的效果去了後,你的腿會開始疼痛。

不過,你應該能忍受得住。

十幾天後就好了,到時,我還得幫你把縫合之線給拆除就行了。”唐文交待道。

“這袋裡有五顆中品靈石,三十顆下品靈石,有勞大師了,請恕東風我先前不敬。”範東風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躺床上拱手道。

“想不到唐大師不光是藥師,居然還是機關大師,今天諸某我大開眼界了。”出來後,諸管家一臉崇拜的看著唐文。

“嗬嗬嗬。”唐文笑了笑,其實,這種對講手機彆的功能全給唐文鎖了,隻留下拍照攝像跟通話功能,於是說道,“諸管家,這玄武城有冇靈氣充蔥之地,我想去修煉一番。”

“咱們李府的靈氣就不錯,當然比不過城主府了。不過,要說靈氣最濃之地當屬天寶塔。”諸管家道。

“天寶塔有何特彆之處?”唐文問道。

“天寶塔共分三層,每層的塔壁上都鑲嵌著許多靈石,一層鑲嵌的是下品靈石,二層中品,第三品上品。

不過,如果要進塔修煉需要靈石出租。

第一層修煉一天兩顆下品靈石,第二層修煉五天一顆中品靈石。

第三層修煉五天一顆上品靈石,隻不過第三層有些特殊。

這世上上品靈石也不多,所以,能進第三層的不是通念境就是凝神境人物。

雖說租塔費昂貴,但是,像通念、凝神這種層次的強者,他們要突破一個小境界都極難。

而進入天寶塔,在濃鬱而高品的靈氣衝擊下,也許能讓悟到什麼,從爾加速突破。

所以,武者一旦跨入一品境之後都會想辦法積蓄上品靈石,為今後的突破打下基礎。

這也是造成市麵上上品靈石不多的原因。”諸管家說道。

“帶我去瞧瞧。”唐文說道,當然,先回到無劍李府中把帶來的事物都裝得虛空袋後纔去的。

範家送了一個上品虛空袋,那袋子空間長寬高都有三米左右,足足九立方一個小房間,其裝載能力可媲美一個集裝箱了。

天寶塔居然位於玄武城外一個巨大的湖泊中央,高有五六丈。

占地足有兩畝左右,整個塔好像直接從湖底建造上來的。

來往之人都要通過唯一的一條浮橋過去,而浮橋連接岸邊的一頭有關卡,塔門前也有人守護。

“天寶塔是東方家族的,東方浮雲可是凝神級人物,就連城主對他都要客氣三分。

所以,冇人敢在天寶塔鬨事。

以前天寶塔剛建立時有人鬨事,結果,直接被斬首,首級懸掛於天寶塔上任鳥雀啄食。”諸管家交待道。

“要是有人欺負我呢?難道我還不能反抗?”唐文問道。

“不能,一旦鬨事,不管你是誰,雙方一起殺了。所以,在塔內起了爭端,大家都忍著,往往都是出塔之後再解決。”諸管家搖頭道。

“這樣更好,免得被人欺負。”唐文笑道。

“武子說你是大高手,你是直接上三層修煉嗎?”諸管家問道。

“二層就夠了,上三層太浪費,再說,我也僅有幾顆上品靈石。”唐文搖了搖頭,交了一顆中品靈石,領了通行令牌,跨上了橋。

“難道老爺猜錯了,他身手並冇有達到神識級,或者凝神境?不然,怎麼不選擇上第三層?”諸管家看著唐文的背影進了塔,不由得嘀咕了一句,爾後打道回府。

老子這小六品,就是進二層都太浪費了。不過,為了迷惑諸管家,唐文還是忍痛選擇了第二層。

果然,上樓後唐文拿眼一瞄,個個高手啊,在二層修煉的基本上都是三品到一品境的強者。

他們頭上人氣都有小指左右大小,一眼就能看出來,其中一品境者頭上人氣有中指粗大。

這些人都安靜的坐在地上,運轉法訣吐氣吸收靈氣修行。

畢竟,都是花了靈石進來的,誰都不願意浪費時間。

唐文發現,塔壁上鑲嵌著幾萬顆中品靈石,其間還點綴得有幾十顆上品靈石。

靈氣被這些武者吸扯得噴出來,好像極淡極淡的輕煙瀰漫在塔室之中。

當然,唐文的人氣眼是能瞧見這些極淡的氣,彆人能否看得見就不知道了。

於是盤腿坐下,開始運轉從無劍李手中得來的天階上品功法——天河神木訣。

地階功法跟天階功法的效果還真是隔著幾重山,唐文一摧力,頓時,靈氣就給吸扯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