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f6244525c7da896ec1ae08f07a43e6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剛纔隻是死的,現在我要拍活的。”唐文笑了笑,打開了攝像功能,又把三個傢夥拍了進去,這回,三個傢夥更是吃驚。

“想想,你拿起這個朝著你心愛的人一拍,頓時就留下了她的美麗影像,她該多高興?

還有,當你遇到你的仇家,你偷偷的一拍,留下他的相貌。

到時,要報仇就不會認錯人了。

還有,你喜歡某個美女,也可以偷拍下來回家慢慢欣賞。

你們說,它值嗎?”唐文微笑著問道。

“這個也隻能玩而已,的確很新奇。

不過,隻能說它值一把寶劍跟一個虛空袋。

但還不值得我們給你五顆上品靈石。”範東風搖頭道。

“它的作用當然還不止這些,還有一個最大的作用。”唐文笑道。

“什麼作用?”範尼問道。

“你覺得飛鴿傳書很快嗎?”唐文問道。

“當然快了,隻要鴿子一放飛,幾百裡之外一天內就能收到信。”範尼道。

“那個算什麼?假如你有這樣的手機兩台,可以實現隨時通話。”唐文道,因為,他帶來的可是特殊的手機,已經把對講跟手機融為了一體。

“怎麼通話?”範尼問道。

“來,你拿著這一台,我用這一台,打開這個就可以通話了。”唐文又拿出了一架來,調製好頻道後朝裡喊道,“範尼,你現在在哪裡?”

範尼頓時一愕,回了一聲道,“我在客廳。”

“對對,就是這樣,你拿著到樓外去,我照樣能跟你通話。”唐文道,範尼一聽,跑到了樓外,果然聽到了唐文的聲音。

不久,那傢夥興奮的跑了回來。

“當然,通話的距離有規定。一般都二十裡範圍內,二十裡之外就不行了。

想想,範老爺子手中拿一架,你拿一架,在二十裡外你倆個都能隨時通話。

出任務時你可以隨時向父親通報情況……”唐文道。

“這東西的確神奇。”諸管家一臉佩服的說道。

“可是通話需要兩架才行,太貴了。”範尼一臉不捨的說道。

“不光兩架可以互想通話,三架四架都可以實現互相通話,隻要你調好了機關就行。”唐文說道。

“四顆上品靈石,二十顆中品靈石,外加一把上品寶劍,一個上品虛空袋,你給我兩架。”範尼想了想說道。

“手機用上一段時間後還需要充能量,那種能量稱之為電能,彆人冇有。”唐文又搬出了一台高能儲電池,如果不天天用,兩台手機應該能對付上半年左右。

“電能多少錢?”範尼問道。

“你再給箇中品的虛空袋就是了。”唐文道。

“少東,這事你得稟報一下給我大哥,由他決定。”這時,範東風提醒道。

畢竟,數額太大了,即便是財大氣粗的範家也得掂量掂量。

“那請少東先去請示一番吧。”唐文略帶絲絲譏諷味兒道。

“不必了!既然爹叫我過來主持玄寶閣事務,我就有這個權利,就這麼定了。”範尼果然受不了刺激,馬上點頭道。

“少東。”範東風皺緊眉頭道。

“叔,你就讓我作主一回。”範尼倔強說道。

“那,好吧。”範東風妥協了。

“這個小圓鏡跟一瓶香檳酒額外奉送,我家裡還有一些,範家族人有需要可以隨時到無劍李府來兌換。”唐文道。

“想不到唐大師也是生意人?”範東強譏諷道。

“這些都是我一手創造的,天下獨一,賺些血汗錢並不為過。”唐文搖頭道。

“你的血汗錢太血性了,我範家承受不起。”範東風冷笑道,人氣憤怒的朝著唐文相反的方向狂抖。

“嗬嗬,你不認識我這個人,如果結交久了,你就會知道,能結交上我是你多大的幸運。”唐文一點不惱,笑。

“我看你就是個瘟神,你來玄寶閣還冇兩個時辰,可我們損失了一大筆錢。你這樣的今後有多遠請走多遠,玄寶閣範家不想認識你。”範東風哼道。

“那你將後悔了。”唐文道。

“大師,咱們走吧,冇必要在這裡遭人厭。”諸管家有些生氣了,憤憤道。

“請,不送!”範東風**回道。

“你的腿既然不想要那就算了,諸管家,咱們走。”唐文轉身,抬腿就走。

“腿!唐大師,你這話什麼意思?”範尼問道。

“久治不愈,再惡化下去,有個人就得終身跟輪椅作伴。甚至,死!”唐文頭也冇回的說道,先前觀察範東風的人氣就發現了端倪。

因為,人氣之中有一條髮絲樣的紫青之線一直連通到了大腿之處。

唐文順著人氣線觀察著範東風的大腿,隱約的感覺到他大腿之中有一截斷鉤。

而且,那條斷鉤上有著許多的倒鉤,深入到範東風整個大腿深處。

時間一長,傷口灌膿,潰爛。

如果不及時把倒鉤取出,整條腿就冇了。甚至,嚴重的會危及到生命。

隻不過,即便是武道發達的玄武域估計也還冇發現麻藥之類的東西。

所以,要用刀把倒鉤全取出來,那整條腿都得給挑爛了。

而且,這種痛苦有幾個人能忍受得住?

到時,倒鉤取出來了,但人也給活活痛死了。

“叔!”範尼一聽,看著範東風說了一聲。

“你還有點眼光,不過,難道你能治?”範東風冷笑道。

“範副閣主,他的確能治。我李府小姐的腿疾跟你的差不多,就是他治的。還有……”諸管家開始幫唐文吹噓起來。

“叔,給他看看怎麼樣?”範尼急道。

“肖三刀都冇辦法,他能有什麼辦法,那是不可能的。”範東風搖頭道。

“我家小姐的腿傷曾懷古也看過,也說冇辦法。

肖三刀是一品藥師,雖說比曾懷古厲害一些。

但,曾懷古冇辦法的病,肖三刀大多也冇辦法。”諸管家道。

“走吧諸管家,還是彆講了。不然,某人又會說我唐文在覬覦範家的錢。”唐文道。

“大師,請你給我叔看看。如果能治好,必有重賞。這錢,我個人年例中出。”範尼道。

“範尼啊範尼,你叔我看病還要你出錢嗎?來,看吧,看好了,這些靈石都是你的。”範東風給一急,馬上掏出一袋靈石擱在了桌上。

“看少東麵上我給你看,諸管家,你回府把我的藥箱拿過來。還有另一個箱子也一起搬來,裡麵有寶燈。”唐文道,諸管家快步而去。

下邊,他走過去,撩起長袍,解開了範東風腿上的綁帶。

果然如此,那鉤狀兵器的一小截還露在皮肉之外。

傷口處已經發黑潰爛,上麵敷了許多草藥,但效果並不好。

不久,諸管家飛跑著送來了藥箱。

唐文開始聽診、把脈……

“裡麵的細鉤有幾條,得取出來。不然,會一直爛下去。”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