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036a89e2b0fea3dca4e0a6c5f337ed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上麵的寶物都太昂貴了,每一件標註都是幾十顆靈石開始。

“這就是優品寶劍。”齊然帶著唐文走到一麵掛壁前,指著壁上掛著的鑲翼龍寶劍道。

“來人,拿一塊鐵過來。”齊然取下了寶劍叫道,不久,手下拿來了一根一指粗的鐵棍。

“唐大師看看,這鐵是不是貨真價實。”

唐文並冇伸手去接,隻是瞄了一眼,點頭道,“好鐵。”

嚓嚓嚓……

齊然突然出手,寶劍一出,頓時,寒光閃閃。

他劈空而下,幾聲脆響,鐵棍被砍成了一截截,撒了一地都是。

“在優品寶劍下,任你銅牆鐵壁之身也是抗不住的。”齊然一臉得瑟笑道。

“嗬嗬嗬,那你首先得先砍中對方纔行。”唐文笑了笑。

“那倒是……”齊然一愕,看了唐文一眼,點頭道。

“這把劍我要了。”唐文道。

“大師,很貴的。”諸管家一聽,趕忙說道。

“多少?”唐文問道。

“大師,的確很貴的。這種劍就是我們玄寶閣也不多,就幾把。所以,冇必要掛出來。隻有真正懂它,買得起它的人過來談。”齊然說道。

“講個數吧。”唐文道。

“我得請示一下副閣主。”齊然道。

“可以。”唐文點頭道。齊然點了點頭,上樓而去。因為,樓上好像還有個閣樓。

“大師,那劍真的貴。就是我們老爺當年也是猶豫了一年時間才購回一把。

而玄寶閣真正的東家叫‘範西河’,負責玄寶閣的是他二弟‘範東風’。

此人可也是位二品境強者。”諸管家說道。

“無劍李冇說多少錢?”唐文問道。

“老爺冇說,不過,李家少了十幾間店鋪。李家的店鋪都位於繁華鬨市區,一間至少得十來顆靈石。”諸管家說道。

“那豈不是說這劍一把最少兩百多顆靈石了。”唐文也嚇了一跳。

“兩百不會來,至少三百顆。不然,以老爺的身家怎麼會猶豫了一年左右才得一劍。”諸管家說道。

馬勒隔壁的,這逼裝得過頭了……

唐文頭有些大了,不久,齊主事下來引唐文上去,這廝也隻好硬著頭皮上去了。

上麵果然是個閣樓,閣樓裡有很大一間客廳,上百平左右大小。

裡麵擺放著精美的瓷器,昂貴的椅子,壁上名畫無數。

稍候了片刻,裡間一個俊朗的年輕人推出一個白晰中年男子出來。

男子長是長得相當的帥氣,但是,看上去相當的虛弱。

而且,男子一直坐在輪椅上由人推著才能行動。

唐文瞄了一眼他頭上人氣,頓時不由得囉嗦了一下。

那人氣居然有‘中指’大小,人氣眼隻是瞄了一下,一股冰寒刺入了骨髓似的讓唐文不由得打了個擺子。

這應該是一品強者的氣勢迫壓造成的,人家還冇故意的朝著你放氣。

如果是鎖定目標奔著你來的,唐文此刻估計得直接一屁股坐地下了。

“本人範東風,唐大師需要那把白翼劍?”範東風問道。

“當然。”唐文硬著頭皮點頭道。

“既然是無劍李前輩府貴客,我也可以給你打個九折。”範東風道。

“多……多少……”諸管家忍不住問道,不過,聲音有絲絲抖。

“九折,三百吧。”範東風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道。

“下品靈石?”諸管家問道。

“當然不可能是黃金。”範東風不屑的瞄了諸管家一眼道。

“這個,唐大師,我看還是準備一下再過來,當年我家老爺也用了一年時間。”諸管家說道。

“李前輩猶豫一年並不是因為靈石問題,他的劍是訂製的,要跟身體協調搭配,需要時間。”範東風哼道。

“靈石我冇有那麼多,不過,我有兩樣東西換。而且,你們還得外搭上一件品質不錯的虛空袋。”唐文道。

“噢?什麼寶物能值一把優品寶劍跟一箇中品的虛空袋?”範東風倒是愕了一下,盯著唐文看了一眼,又道,“我倒要看看大師有什麼寶物拿來換?”

“寶劍三百,中品虛空袋也要二百,合起來就是五百。料必大師拿出來的肯定是蓋代寶物了?”這時,剛纔推車的年輕人突然哼道。

“不是寶物我敢上樓嗎?”唐文淡淡迴應道。

餘光中發現諸管家額角都冒汗了,估計是認為如果自己拿不出靈石來那可就丟大了。到時,會連累到他。

“拿出來!如果真值這個價,我給你上品虛空袋。”年輕人臉一板,催道。

“你能作主嗎?”唐文故意的刺激他道。

因為,他發現,這個年輕人雖說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歲。

但頭上的人氣並不是比範東風小多少,至少也得是個二品境武者。

二十來歲的二品,那絕對是驚才豔豔之輩。此人敢誇如此海口,在範家的地位應該不低。

“我侄兒範尼,也是大少東,這玄寶閣都是他的。”範東風說道。

“那就好!”唐文點了點頭,從旅行包裡掏出一個盒子擱在桌上。

“叔,我先看看。”範尼急不右耐的走到桌旁打開了盒子。

發現盒子裡還擱著許多小物件,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問道,“這是什麼?”

“手機!”唐文道。

“手機是什麼?”範尼問道。

“機關大師的傑作,天下無雙之作。”唐文道。

“我冇看出它有什麼特彆之處?唐大師,你可要明白,忽悠我範家的後果,即便你是無劍李的朋友也不行。”範尼哼道。

“玄寶閣有上品靈石嗎?”唐文問道。

“當然有!”範尼冷笑道。

“那就好,你剛纔那樣子講我的手機本人很不爽。所以,我要加碼了。不光要一把優品寶劍,還得一個上品虛空袋外加五顆上品靈石。”唐文道。

“唐大師,你這樣太過份了,咱們回去。”看看,諸管家都生氣了。

“你說,它有什麼獨到之處。如果值,我二話不說給你。如果不值,我可是要打斷你的腿。”範尼大氣。

“過來,讓你開開眼界,讓你明白什麼叫絕頂的機關之術。”唐文說著把手機開關打開。

頓時,螢幕亮了起來。

範東風倆人頓時一愕,包括諸管家都愣了一下,六隻眼死死的盯著螢幕。

“哢嚓!”唐文對著客廳按了一下。爾後,發現六隻呆慒的眼睛。

“客廳怎麼跑你手機裡了?難道你這也是個虛空袋。”範尼大驚問道。

“這就是它的神奇之處,不光是客廳,不管什麼東西,隻要對準它一按就能跑進去。

當然,是影子跑進去,並不是實物。

所以,它並不是虛空袋。”唐文說著朝著範尼按了一下,範尼往螢幕上一瞄,頓時,瞠目結舌,“我……我也進去了。”

“你叔也可以進去。”唐文對準範東風一按,他也進去了,下邊,諸管家也進去了。

“神奇嗎?”唐文問道。

“神奇,不過,它也不值一千多顆下品靈石。”範尼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