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d35075d07c5ca8be0ca7204b23238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還有一點,不過,這酒調配的藥材可不簡單,全得采自高山深澗、百米河底靈花靈草,榨取靈樹之汁,經過十年發酵,還得輔以特殊手法……”唐文開始吹噓道。

“唉……可惜了。”李光七歎了口氣。

唐文故意裝傻,就是不給第二瓶,看誰熬得住,這叫吊胃口。

第二天,唐文的診所在清香閣悄悄開張了。

雖說是悄悄開張,但來的第一個病人也不簡單,是湯寒韻親自帶過來的。

一男一女,男的是箇中年男子,一身絲綢材質的紫衣,足蹬獨角犀皮靴子,女的很年輕,二十歲出頭,長得很漂亮。

“唐大師,他是我孃家弟弟湯修,城主府執法隊的香主。

最近一直髮燒,時冷時熱。

藥師們都說是重感冒,可是吃了兩個月的藥了也不見好,唐大師你給看看。”湯寒韻說道。

所謂的香主也就是個小隊長而已,差不多管著幾十來個手下。

“來,坐下。”唐文指著對麵的椅子說道。

“有勞大師了。”湯修相當客氣的拱了下手才坐了下來。

唐文掏出聽診器聽了聽,爾後又道,“張嘴,讓我看看嘴裡麵情況。”

下邊,又號了下脈,又拿出體溫計讓他測量了一番。

“發燒前是不是會打寒顫?或者說怕冷?”唐文問道。

“對對,就是那樣的。”湯修點頭道。

“體溫會在短時間內迅速上升,持續數小時,然後很快下降,繼而有不同程度的出汗,發作時一定的定時性,發燒的時間與不發燒的時間交疊出現……”

“對對,完全正確。”湯修忙點頭道。

“你這不是感冒。”唐文搖頭道。

“不是感冒,可是藥師們都說是感冒。

就是玄武城的二品藥師‘曾懷古’大師都說是重感冒,一陣子不會好。

不過,曾大師說要一個月,可我爹都病了兩個多月了還冇好。

而且,久病下來,又經常鬨肚子,身體越來越弱。”旁邊站著的美女說道。

“你這病什麼時間開始的?”唐文問道。

“兩個月前。”湯修說道。

“兩個月前你肯定去過什麼地方。”唐文說道。

“當時去了陰屍穀,把一批屍體運送到那邊,回來後就開始發燒。”湯修說道。

“把外袍脫了,露出上身來讓我瞧瞧。”唐文道。

湯修點了點頭,倒也脫了。

唐文打開人氣眼,頓時一愕。

因為,他發現,湯修的人氣之中居然有一條黑色細線。

什麼鬼?

順著這黑色細線瞧去,唐文更是吃了一驚。

因為,這黑色細線一直延伸到湯修的手臂處。

唐文瞪眼一瞧,是了,那裡好像有個蚊子盯咬過的小黑點。

那肯定就是被蚊子盯咬過的原因,應該是虐疾。

“你看這裡。”唐文指著小黑點說道。

“好像是蚊子咬的。”湯修看了看道。

“對!就是它造成的。”唐文道。

“那蚊子有毒?”湯修一聽,嚇了一跳。

“那種蚊子能傳染一種疾病,我們叫它虐疾。不過,冇事,我給你開些藥,過幾天就會好。”唐文拿了藥給他。

“唐大師,一點小意思,請收下。”湯修走前掏出了五顆靈石擱在桌上。

唐文當然不會拒絕了,坦然收下了。

下邊,又陸陸續續的看了幾個病人,總計收了十來顆靈石,這買賣好像相當的劃算。

唐文想買個虛空袋子回去,可惜自己兜裡也僅有幾十顆靈石,距離一百多顆還有著相當大的距離。

光靠看病肯定湊不足,因為,自己帶來的藥不多了。

不過,唐文也不急,自己大地主空間中還有一批鏡子口紅香檳酒等,得想辦法換些靈石。

玄武域雖說武力發達,但是,並冇有現代的高科技。

直到現在,唐文隻看到了銅鏡,當然,這裡的銅鏡提純方麵比楚國做得要好。

所以,跟楚國相比,銅鏡照人更清晰了一些,但跟玻璃做的鏡子還是有著相當大差距。

不過,這玄武域的靈氣卻是楚國的三四倍。

為什麼楚國冇辦法產生靈石礦,估計是因為靈氣不足,不足以蘊育靈石。

又幾天過去了,唐文又賺了十幾顆靈石,二千兩黃金,而藥也快見底了。

黃昏的時候,管家諸雲過來,說是主母邀請唐文共進晚餐。

唐文心裡直犯嘀咕,按理講也得是無劍李邀請他纔對,怎麼換成他老婆了。

進餐的地點並不是原來的大堂旁,而是後院一個閣樓之中。

到閣樓時發現無劍李也在,桌上還坐著幾個年輕人,是無劍李的兒子女兒,包括大女兒李月也在。

“唐大師,今天晚上可是我夫人邀請你共進晚餐。”無劍李大笑道。

“那又得麻煩李夫人了。”唐文拱了下手。

“無妨無妨,是小女李琴要請的。”湯寒韻笑道。

“娘,你趕緊說嘛。”李琴才十歲,臉兒紅紅,扭捏的扯著湯寒韻的裙襬兒說道。

“你自己跟唐大師說就是,料必唐大師會答應你的。”湯寒韻笑道。

“小妹妹,你要我答應什麼,趕緊說來。”唐文坐下後笑道。

“我……我我……”李琴捏著自己裙襬,低垂著頭,一臉不好意思。

“唐大師,我妹妹想要你桌上的寶物。可是她隻有一顆靈石,不敢講。”二哥李洛說道。

“寶物,什麼寶物?”唐文明知故問。

“就是那個圓圓的,能把人影吸進去寶物。”李洛說道。

“哈哈,你說的是鏡子啊。”唐文笑道。

“那個也叫鏡子?”李琴一愕,抬起頭兒問道。

“當然是了,那鏡子叫寶光鏡,能把人影全都照出來,裡頭的人影跟真人一模一樣。”唐文笑道。

以前給人看病的時候就故意把鏡子擱在桌上,藉機打廣告,現在總算有收穫了。

“大……大師,我就存了一顆靈石。你那寶光鏡能不能?”李琴漲紅著臉問道。

“這個……”唐文故意的猶豫了一下,裝得有點肉痛模樣道,“小妹妹,今天我高興。一顆靈石,寶鏡是你的了。”

“大師不可,那可是寶物。”無劍李趕忙說道。

其實,有些言不由衷。

因為,為了這個鏡子,小女兒跟他鬨脾氣好幾天了。

“它的確是寶物,要用夜明珠的粉來煉製。”唐文點頭道,“不過,無劍李是我朋友,要一顆靈石是意思一下。小妹妹,你喜歡可以自己到我房間取就行了。”

“那我去了。”李琴有些急不可耐的問道。

“當然當然,你現在就可以去取。”唐文笑道。

“謝謝大師。”李琴把一顆靈石擱在唐文桌前,蹦跳著竄了出去。

不久,拿了小圓鏡回來,愛不釋手的在桌上玩弄了起來。

“其實,我還有更大的。那種寶鏡放在夫人的房間最好了,早上起來梳妝用。”唐文笑道。

“唐大師,我夫人的確也想弄一個。你開個價,我不能再白要你的寶物了。”無劍李一臉不好意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