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317f1f040a38fd7ed165ac867160f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個朋友那天叫我吃飯,我喝了一口,唇齒留香,那味道,令人難忘。

後來一問,才知道是從你這裡購買的。

這回過來,如果有貨,我也想進一批。

還有,前次的鏡子口紅等也賣完了,也得重新進一批。”沈西河說道。

“有有有,剛進回來,沈掌櫃的要多少?”唐文笑道,真是財神到了啊。

“這次要的數額較大。”沈西河說著拿出了單子道,“除了鏡子口紅什麼,香檳酒給我來一千瓶。”

“香檳可不便宜,一瓶要三兩黃金。”唐文道。

“咱們都是老打交道了,而我要的量不小,爵爺,可不能按單瓶價來算。”沈西河說道。

“講得好,都是老朋友了,給你打個九點五折。”唐文道。

“九折!就憑我跟爵爺你的交情,九折價剛好。”沈西河一口咬定道。

“沈掌櫃的這樣講了,我還有什麼話說,那就九折。不過,我還有一些新東西。比如,這個你可以嚐嚐。”唐文拿出可樂倒了一杯給他,這邊給洛一武和東方明也倒了一杯。

“這甜味中有股子怪怪的味兒。”沈西河喝了一口後道。

“你再喝幾口還會有彆的感覺。”唐文笑道,沈西河一愣,又連喝了幾口,突然打了個嗝,頓時一愕,讚道,“好東西啊,舒服,真它孃的舒服。”

“哈哈哈,要的就是這股子舒爽勁。”唐文大笑起來。

“噴出一口氣後感覺人特彆的爽,真是奇怪了。”東方明也說道。

“這東西怎麼賣?”沈西河問道。

“這個叫可樂,便宜些,一瓶一兩三錢金子。”唐文道。

“老規矩,九折,給我也來一千瓶。”沈西河道。

“零頭抹掉,給你多打點折,一兩金子一瓶,結帳也好算。”唐文笑道。

心裡早盤算好了,沈西河肯定會要求打折,自己多講點就是了。

如此一來,加上鏡子口紅,沈西河的五千兩金子進了唐文的腰包。

這錢來得,唐文都想抱著沈西河啃上一口,我愛死你了沈大財神。

接下去,唐文親自開車,讓沈大財神坐進蘭德酷路澤裡溜了一圈,沈西河眼珠子都差點瞪落了。

“你這鐵馬太神奇了,神奇無比啊。比公孫家族做的木馬還要神奇。”沈西河一幅愛死你模樣驚歎不已。

“他那個算什麼?”唐文一臉高傲道。

“爵爺,這鐵馬跑得比馬還要快。而且,它好像不累似的,一直在跑。”洛一武都一臉驚歎的問道。

“它是鐵的,當然不累了。西洋人叫它越野車,用來跑山路的。”唐文道。

“這鐵馬,不,這越野車不便宜吧?”沈西河半眯著眼問道。

“那當然,這裡頭全是精密的機關零件,有上萬個機關零件。全得用精鋼打製,不要講彆的,光是這些精鋼就得多少錢?”唐文道

“到底要多少兩?”沈西河忍不住了。

“十萬兩。”唐文道。

“太貴了,不然,我還真想弄一輛回去。”沈西河一臉心疼。

“嗬嗬,等沈掌櫃的今後賺了大錢再來提一輛回去就是。”唐文笑道。

下午,唐文教洛一武跟東方明開車。

兩人都是六品武者,身手了得,手腳靈活,倒是學得很快,僅僅兩天就學會了。

今後,唐文就有專職司機了。

其實,唐文手下的司機可不少了,展東文手下有一個機車隊,人馬也有幾十號。

當然,他們不光開重卡,還要會開起重起,吊機等。

接下去幾天唐文又挑出了一批人來負責大棚蔬菜,島上人的菜籃子工程要啟動了。

蘇梅島畢竟是海島,島上有時風很大。

如果不搞大棚,菜長得很慢。而且,有時大風一來菜都給颳得連根飛了,還吃屁的菜?

所以,唐文的大棚都是特彆訂製,加粗加厚,還得種在避風的地兒。

半個月悄悄的過去了,見人馬訓練得差不多了。

於是,洛一武路李遼、東方明三駕馬車啟動了。

三人派人悄悄再次潛入山後邊,用無人機偵察了一番。

爾後,開始用無人機進行地毯式搜尋。

不久,還真給逮到了幾個奸*細。雖說他們隱藏得深,但還是被無人機發現了。

如此一來,利用兩天時間把隱藏在臥龍湖周遭的探子一網打儘。

而無人機噴灑強力鋤草劑的行動早就開始了,唐文發現,食人樹食人花都枯黃了。

兩天後,唐文的七八百號人馬悄然往山背後而去。

穿過食人樹屏障,進入了海盜的防圈。

無人機繼續鎖定隱藏著的探子,一個個被揪出乾掉。

一天後,唐文的人馬抵近銀礦所在地。

對方毫無知覺,正在進行正常的冶煉工作。

有幾架微型蜂島無人機開路,一路過去,終於進入海灣深處。

李遼、洛一武、東方明三個六品強者開路,見人就搞偷襲乾掉。

進到洞邊,一陣弓孥偷襲射擊,頓時,對方措手不及之下死了一大片。

“殺!”唐文下達了總攻命令,幾百唐家親衛們如猛虎下山衝將進去。

“我們是官府的人,繳槍不殺。”

民工們嚇得趕緊抱頭蹲地下,如此一來,就露出了海盜。

海盜們慌亂的用火銃反撲,不過,唐文的人馬訓練有素,趕緊撲倒在地葡伏前行。

火銃在人撲倒在地後極難射準人了,再加上唐文的人全幅武裝,打頭的三百人個個配得有防彈頭盔加防彈背心。

就是不小心被火銃射中也死不了,而跟隨在後的戰地醫生們展開了治療。

一陣弓孥過去,終於殺入了洞中。

頓時,火銃都失去了作用,因為太亂了,不小心就打中了自己人。

戰鬥進入白熱化,唐文的人裝備精良,自然大占上風。

而對方的刀劍砍在身上也冇事,根本就無法砍破防彈背心跟頭盔。

海盜一個個倒在了血泊中,這時,一道黑影衝將而出,如閃電般殺向了唐文。

顧含煙飛身而出,兩方頓時撞在了一起,顧含煙被撞得飛出翻滾在地。

而黑影的大刀騰空而來,瘋狂的斬向了顧含煙。

眼看顧含煙就要死在刀下,“老爺快跑,他是五品強者。”

這妮子還不錯,臨死還想著唐文。

“你個狗孃養的,來殺老爺我,這一切全是老爺我乾的。有種的來,來來來狗東西……”唐文極儘挑釁的大叫大嚷。

黑影氣得居然拋下顧含煙,在空中一個扭身,轉道而來,寒光閃閃的刀旋轉著斬向了唐文。

“啊呀,救命!”唐文故意的嚇得撲倒在地。

而黑影一看,像老鷹一般撲將下來,居然收起了刀,“你個狗孃養的,老子要活剮了你!”

沙鍋大的手掌變為爪子抓向了唐文。

“老爺!”顧含煙淒厲的大叫一聲,掙紮著撲將起來。

不過,太晚了。

那人的手爪距離唐文就一米,手指尖還冒著可怕的黑色罡氣。

長足有一尺,鋒利如刀,唐文似乎感覺到了刀鋒刮肉。

如果被抓中,皮肉首先得給剝去一層。

卟卟卟……

唐文藏在袖子中的手槍早瞄準他了,裝得有消音器的手槍連發。

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那人慘叫一聲,噴血瞪眼,不甘心的倒下了。

雖說五品強者很強,但是,還是無法抵擋子彈的。

當然,五品強者身手靈活。如果有防備,你有可能打不中他們。

“老爺,你冇事吧,冇事吧……”顧含煙撲過來拉起唐文。

“我……我……怎麼回來,他怎麼突然的就死了?”唐文一臉驚歎的摸了下腦殼,指著地下的屍體。

“可能被弓孥暗箭射死的。”顧含煙自以為是的說道。

“噢……好痛!”唐文身子一軟往地下倒去,顧含煙趕緊伸手抱住了他,“老爺,老爺,你冇事吧。丁賢,你們趕緊過來看看。”

丁賢一聽,揹著急救箱趕緊跑了過來,就要動手。

“就你多事!”唐文站起,一臉遺撼。

“你……你冇事?”顧含煙一愕。

“嘿嘿,女人的溫柔鄉多好,我乾嘛有事?”唐文乾笑一聲。

“去死吧你個混蛋!”顧含煙羞得滿臉通紅,一腳把唐文踹倒在地。

“哎喲……”唐文叫了一聲。

“還想騙我?”顧含菸頭也不回。

“顧姑娘,老爺真受傷了。”丁賢在背後喊道。

“他是個騙子。”顧含煙回道。

“是真的,被你踹傷的,腿都腫了。”丁賢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