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437484571e2555c19a1300081a74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帳篷好大。”秦師弟有些驚歎的說道。

“你看這材質,不一樣的,經久耐用。”唐文馬上抽出鐵文鏡帶來的差人身上佩刀砍向了帳篷,秦師爺一瞄,頓時張大了嘴,道,“好堅固的帳篷!”

“刀砍不破,這帳篷是什麼做的?”鐵文鏡也吃了一驚。

“這是從西洋來的,而且,收放都很方便,幾千息時間就能架起一頂。”唐文說道,洛一武馬上指揮人馬迅速的收起了帳篷,又重新架上。

“方便,耐用,堅固,好東西啊,比咱們的軍帳強十倍。”鐵文鏡感歎道。

“這東西從西洋來的,應該不便宜。”秦師爺道。

“當然,一頂二千兩銀子。”洛一武隨口答道。

“二千兩一頂,有些貴。”秦師爺說道。

“秦師爺,這你就不懂了。今年我剛去過西北戰場,見過咱們的帳篷。

感覺這種並不貴,西洋的這個如此的大,能容納幾十號人安歇。

而咱們楚軍中冇有你這樣大的帳篷,一頂帳篷最多容納三十號人。

架起來相當的麻煩,需要半天甚至一天時間才能弄好。

一頂也要一千多兩銀子一頂,而布匹還冇你的這種經久耐磨,堅固性更不如西洋的這種。”鐵文鏡說道。

“這就是我獻給你們的禮物,你們來了,也不能空手而歸。

所以,為了向府伊大人表達我的誠意。

本爵決定先向江州府捐贈大型帳篷五十頂,就煩師兄跟秦師爺帶回去了。”唐文說道。

“師弟真是高風亮節,對朝庭忠心耿耿,你的美意我一定帶回給府伊大人。並且,為你請功。”鐵文鏡頓時大悅。

因為,他算了算,光是這五十頂帳篷就值十萬兩。

唐文捐給煙陵郡也不過十七萬兩,如果能救出喬嘯,唐文再捐贈三十萬兩,那自己的功勞就大了。

因為,府伊大人可是講過,辦成了的話江州府同知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不然,鐵文鏡哪肯火急火燎的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要捐贈?

畢竟,西北戰事吃緊,朝庭向各大府都派了糧草馬匹的數額。

江州府是省城,自然,派給的任務比煙陵郡大得多。

江州府伊秦伯通也是火燒屁股了,再籌不全軍餉就得吃牢飯。

“有勞師兄了。”唐文拱手道。

鐵文鏡還真是急了,裝好帳篷,馬上帶著人趕回省城。

“如果江州府伊都冇辦法的話,我就要到煙陵郡大牢劫獄了。喬嘯跟著我顧家,他吃的苦太多了,我不能讓康清風害死了他。”過後,顧含煙冷冷說道。

“劫獄是下下之選,如果秦大人也冇辦法,咱們隻能走另一條道了。”唐文說道。

“殺了康清風就是,冇有了他誰還會去關押喬嘯?”顧含煙道。

“以你的能力殺康清風並不難,不過,康清風可是六扇門煙陵舵舵主,牽一髮而動全身。到時,六扇門查下來,顧家全得遭殃。”唐文道。

“想不到你如此膽小怕事,連個康清風都不敢殺。

我顧家之仇想指望你,白日作夢。

當初,我顧含煙還真是跟錯人了。”顧含煙一臉鄙夷的看著唐文。

“不是不救,救也得有方法。

如果秦伯通都冇輒,我另有辦法處理康清風。

含煙,對付敵人,有的時候不一定要殺人。”唐文道。

“你有辦法,都幾個月了,你想到什麼辦法了嗎?”顧含煙譏諷道。

“這個辦法非萬不得已不能用,所以,現在全看鐵文鏡了。”唐文搖頭道。

“懦夫!膽小鬼!”顧含煙氣得呸了一口,呼呼的走了。

“要不,咱們答應了康清風就是。”李遼說道。

“絕不能!有一就有二,如果讓康清風覺得咱們是軟柿子,今後咱們永遠就是軟柿子。

這個頭不能開,一開就收不住口。更何況,如果彆的官員看到康清風如此,他們也會效仿。

到時,咱們會被他們吃圬的。”唐文堅決的搖了搖頭。

“唉……康清風本身倒冇什麼,關鍵是他背後站著整個六扇門,這大楚滿朝文武,有幾個人敢去惹六扇門?”李遼不由得歎了口氣。

“他若不放喬嘯,我便去惹一下又如妨?”唐文冷冷的一甩袖子,回屋了。

第二天下午,外邊傳來一陣嘈雜聲,東方明進來稟報說抓到了一個奸*細。

當人帶到後,唐文頓時一愕。

因為,被押進來的兩個人,一個居然是展君茹,另一個是個蓬頭散發的男子,不曉得是誰?

“老爺,都是我的錯,跟他沒關係,你殺了我吧!”展君茹一見到唐文,馬上跪在地上哭喊了起來。

“怎麼回事?”唐文皺了下眉頭。

“昨天老爺你問起展君茹,所以,我就留了個心眼。上午我派人盯上了,發現這兩個人鬼鬼崇崇的躲在山嶺那邊的草叢裡行苟且之事,太可惡了。”東方明說道。

“老爺,饒命啊,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守婦道。

你饒過他,殺了我,殺了我,放過他吧。

求求老爺了……我該死……”展君茹拚命的抽著自己嘴巴,鮮血直流。

“不!是我勾引君茹的,唐老爺,你殺了我便是。

彆連展君茹,她對唐家忠心耿耿,是我叫她跟我走。

她還不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男子喊道。

“還敢嘴硬,給我打!”東方明哼道,兩個手下拿著皮鞭走了過去。

“手下留情!”這時,展東文急匆匆的衝了進來,老遠就喊道。

後邊,父親展世賢等一家人都來,全都跪在地下求情。

“展東文,不要認為老爺寵著你你就能為所欲為。

展君茹是你親妹妹,既然賣身唐家,還是老爺的貼身奴婢,居然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來。

嚴重的敗壞了唐家聲譽,按規矩,她是要浸豬籠的。”東方明喝叱道。

“我冇有!我展家都是唐家的人,老爺對我一家恩重如山。

我們又不是豬狗,怎麼可能傷害老爺?

老爺,這事事出有因。

跟我妹妹一起的,他……他是我原來的妹夫範之禮。”展東文說道。

“你妹夫不是死了嗎?”唐文有些訝然的問道。

“當年,我妹嫁到範家。之禮早就是舉人老爺了,所以,婚後不久進京趕考,可是在進京途中遭到強盜打劫墮落懸崖死了。

範家人就說我妹妹是白虎命,剋夫,一來就剋死了夫君。

所以,就把我妹給休了。而我妹一直認為夫君已死,後來發生了災害,我一定逃難到了煙陵,最後碰到唐老爺您收留了我一家。

隻不過,這事又發生了變化。前不久,範之禮居然找來了。

而且,居然要帶我妹我。我妹怕你知道,所以,一直瞞著。

本來,範之禮跟我妹妹已經沒關係了,我叫他悄悄離開,彆生事,冇料到他表麵答應,背後卻是冇走,今天兩人相會被逮著了。

我妹是唐家人,還是老爺你的貼身奴婢,他私會範之禮是不對。

不過,要說他會做對不起唐家的事,那絕不可能。

所以,還請唐老爺查清事實。如果我妹妹真的做了苟且之事,唐老爺你怎麼處置我絕無二話,就是浸豬籠我也認了。

妹妹,你說,你跟之禮有冇做什麼苟且之事?”展東方說道。

“我……我我……”展君茹哽嚥著。

“還想狡辨!我們發現他倆個時正做苟且之事。現場抓獲,展東文,你自己問你妹妹,看我東方明是否有冤枉她?”東方明哼道。

“妹妹,你做了冇有?”展東文一臉嚴厲的盯著妹妹。

“哥!我……我對住老爺,你讓我浸豬籠吧。”展君茹哭道。

“你……你真做了……”展東文氣得瑟瑟發抖。

“是,我們做了,做了。君茹,要死咱們一起死。”這時,範之禮說道。

“來人,準備豬籠。”東方明喊道。

“妹妹……你糊塗啊……哥保不了你。”展東文跪下哭了。

“老爺,你饒過他吧。”展世賢求道,頓時,展家人哭成一片。

本書明天中午十二點上架,明天上午會最後連爆三更公眾章節,中午12點連爆5更,希望各位兄弟能訂閱支援,如果訂閱多,晚上再連爆3更,讓你們一次看夠。

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