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38b0417f4aa2e3dfa492c327cfc86e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然,一些簡單的毛病唐文就憑廠家提供的操作修理說明也能搞好。

如果是電子元器件壞了,那隻能等下次穿越購買配件回來處理了。

這邊,又向宋清揚預訂了幾百把刀劍弓孥,加上原先買的,完全可以組裝一個團了。

既然成立了警察堂,所以,警察堂的一些儀器設備還得買。

比如,那種有機鋼化合成玻璃做的透明盾牌,還有電棍、手銬、紅外掃描儀,痕跡粉、攝像頭等。

當然,能賺錢的香檳酒,紅酒、鏡子香水口紅等唐文也冇落下。

車隊進一步擴大,又添置了挖掘機,起重機,吊車等。

忙活了兩個月,唐文帶著大批物資順利返回蘇梅島,而大東共和國戰龍門那邊也冇再來電話催唐文。

估計是因為距離前次穿越雲海市這邊也僅僅過去幾天時間,實際上唐文在大楚那邊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雲海這邊纔過去兩天左右時間。

這1:30的時間比率還真不錯,為唐文贏得了大量時間。

“叮咚!本次穿越行禮緩存時間增加到兩天。下次穿越你需要積攢600道人氣,擴張土地麵積五千畝。”

行禮緩存時間延長,這對唐文來講是大好事。

他可以在兩天時間內從容的把大批物資存放在最方便使用的地方。

一落地,唐文首先意念控製著CT掃描機等醫療設備連帶著它們底下的大型鐵鑄平檯安放在了事先預設好的醫療室裡。

而CT掃描跟X光機都有輻射,所以,唐文先前還在醫療室裡用了專門防輻射的材料隔出了房間來。

兩天後,所有物資都安全擱在了它們應該擱的地方。

唐文招集丁賢、林嬌嬌等十個醫生,開始傳授它們使用這些設備。

唐文打開了醫療會議室中的大螢幕,一邊傳授一邊操作。

為了這個,唐文在雲海市第一醫院強化培訓了足有一個月。

“這機器太神奇了,居然能看到人體的骨頭。”林嬌嬌一臉驚歎道。

“不光骨頭,你們看,連內臟都能隱約的看到。”丁賢說道。

“西洋的東西還真是奇妙。”韋光說道。

“因為通過這些機器能看到裡麵,所以,如果人體裡頭某些地方壞了。

或者發生了病變,咱們就可以對症下藥。

或者手術切除,當然,這其中還涉及到許多的醫術學識,不是那般簡單。

你們平時要多讀醫書……”唐文趁機教導道。

“老爺,我昨天就做了個小手術,切除了一處壞死的腫瘤。”丁賢一臉興奮說道。

“對對,當時丁主任做手術時我們緊張得要命,不過,打了麻藥後他居然不痛。”林嬌嬌說道。

“丁賢最近進步很大,不過,也不能因為這點小手術而驕傲。畢竟,大的手術你們還冇見過。”唐文說道。

“聽丁賢說,前次老爺你切開大腿,成功的替病人切除了一個瘤,那應該就是大手術了是不是?”韋光問道。

“那個算什麼?什麼叫大手術。比如,你的心臟壞了,咱們可以給你換個心,你照樣活。”唐文道。

“心壞了還能換?那怎麼可能?”林嬌嬌拿一臉不信的表情包看著唐文。

“是啊,心一壞,一切就死了,還怎麼換?”

“看看這個。”唐文點開了視頻,頓時,一套完整的換心手術呈現在眾人麵前。

那是看得林嬌嬌幾個瞠目結舌。

“仙術,真是神仙之術啊。”林嬌嬌一臉受了驚呆模樣。

“那肯定是仙法,不然,怎麼可能。”韋光則是傻了似的呆呆的看著視頻。

“不光心能換,肝壞了,腎壞了也能換。即便是把你的腳砍斷,如果時機成熟也能接上。

而且,這一切,隻要你們努力學習醫術,你今後也許就可以幫你換心換肝了。

到時,你們都是神醫。

其實,人活一輩子,隻要做對這個世界有意義的事都冇白活。

並不是一定要武功高纔算是英雄,你若醫術高明,救活了成千上萬的人。

也許,你比那些武林大俠更能受到老百姓的愛戴。

人活臉樹活皮,人生一事,什麼最有意義,那就是乾自己想乾的事,多為百姓造福。

隻要跟著我唐家,咱們一起為百姓謀福利,為自己過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唐文趁機洗腦道。

“老爺,我會好好學習醫術的。”頓時,幾個傢夥像打了雞血似的,紛紛表態,唐文要的就是他們的態度。

下邊,唐文把機會交給了丁賢,由他主持反覆觀摩視頻,試驗操控CT機等。

連續十天,唐文都專注於醫療事務,總算把這一幫子古人教得摸到了一些門檻。

當然,人也累得不行了。

馬勒隔壁的,再這樣子折騰下去老子得活活累死……

走出醫療室,唐文有些無奈的敲了敲腦殼。

雖說幾個月努力下來也培養了十幾個醫學徒弟,但是,太高深的醫術他們還是學不會。

畢竟,這個涉及麵太廣了,有些東西就是唐文自己也不會。

而現代社會的大醫院人家是配套十足,各個科室都有人才。

而學醫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學會的,那得經過數年的堅苦研究跟臨床試驗才能結出戰果。

不過,這幫子古人學醫跟現代人相比也有一個好處。

那就是他們都是武者,眼力勁比現代普通人好得多。而且,因為練武的緣故,手術操作方麵也靈活得多。

許多普通醫學博士都無法完成的高難度手術動作在他們手中卻是能輕易的完成。

隻不過,他們缺乏的就是經驗跟醫學理論而已。

就拿唐文自己來講,他感覺如果讓自己操作一項大手術,其成功率跟以前相比提高了幾倍。

以前不能完成的手術自己現在完全可以輕鬆搞定。

因為,自己現在的人氣眼加持下可以看到普通人無法看到的東西。

而通過這段時間的練功,手更精準,可以說指哪打哪。

如果把內氣摧於手術刀中,刀氣比刀本身還要鋒利得多。

並且,刀氣可以由自已調控,輕重拿捏,可伸可縮,更方便手術了。

“老爺,江州府來人了。”洛一武進來稟報道。

“江州府,我好像不認識江州府的人。”唐文一愕問道。

“他說他姓鐵,就在營寨外邊。”洛一武道。

“有請!”唐文道,洛一武點著頭出去,不久,帶進了幾個人。

唐文一看,頓時一愕,寬麵大耳,他不就是鐵文鏡嗎?

當年這傢夥跟自己一起參加的鄉試,隻不過,鐵文鏡更厲害。

他是舉人第一,稱之為解元,而自己隻是個舉人而已。

後來中了進士,聽楊雲說已經下放到江州府任通判。

鐵文鏡絕對幸運兒,江州府可是嶺海省省城。

江州府伊可是從三品大員,比煙陵太守張洪江高半格,而鐵文鏡一中進士就撈了個正六品的肥缺。

“嗬嗬嗬,果然是你,唐師弟,還認識我嗎?”鐵文鏡笑道。

“是鐵師兄啊,快請座請座。”唐文笑道,人家都認自己為師弟了,當然也得應和著。

雖說自己跟他八竿子也打不著,隻是鄉試同屆而已。

當然,在古代,同科進士之間都互稱師兄弟,以表示親密關係。

今後入了官場也可以互相提攜,雙方客氣了一下坐了下來。

“幾年不見,想不到師弟你已經落下了這麼大的一份家業,真是令人佩服啊。”鐵文鏡笑道。

“這是祖上留下的祖產,我隻是接手過來而已。

哪能跟師兄你相比,你可是貴為江州府通判大人。

弟我可是望塵莫及啊。”唐文笑道,衝身後站著的洛一武道,“怎麼不見君茹,還不上茶?”

“最近她有些神秘,經常不見,我已經安排顧姑娘上茶了。”洛一武道。

“她難道有事?”唐文問道,纔想起,最近好像是少見到展君茹,原本還以為她在忙著食堂跟製衣坊的工作也冇在意。

“不清楚,我查一下。”洛一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