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8d2501688855e169d3bee55bbc100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爵爺,你讓我殺了這條老狗!我洛一武失了雙劍門,對不起祖宗啊。”洛一武抽出了刀,殺氣騰騰的走向了古奇。

“洛一武,你想乾什麼?”古奇嚇得大叫道。

“殺你!我洛一武償命。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命值錢還是我洛一武的爛命值錢。”洛一武道。

“師傅,算上弟子我一份,連他兒子一塊殺了。”段高叫著也抽出了刀。

“殺他倆條狗還不算,乾脆殺了全家,師傅,我們幾個賠命。”二弟子風梅花咬牙切齒的拔出了寶劍。

“爵爺救命。”古奇的脖子被洛一武提拎了起來,嚇得大叫道。

“你要當狗,我救一條狗乾嘛。你被殺管我屁事!”唐文說道。

“啊,停停。”洛一武的刀剛勒了一下,古奇的脖子出血了,嚇得尖叫了起來。

“爵爺,不要救他,讓我殺了他,我妻兒老小交給你了。”洛一武叫道。

“爵爺,我答應你,答應你。”古奇大喊道,直接給嚇得尿了褲子。

“狗就是狗,這麼慫!”洛一武一把將古奇扔在了地上,還朝著他臉上吐了一把口水。

接下,古家把八十萬兩銀票送來了。

並且,披紅掛綵一路放炮到了雙劍門駐地。

雙劍門的弟子們都流淚了,他們終於洗涮了屈辱。

唐文把雙劍門駐地的房屋田地全租給了農民,自己帶著所有門人弟子撤回蘇梅島。

這玉陵郡已成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古家吃了這個暗虧,肯定會報複的。

隊伍到達入島石橋處時,唐文發現,展東文安排的人手已經在橋頭處建起了一處板房基地,留得有十幾個人看守大橋。

今後要進出蘇梅島還需要檢查才能通過了。

而在見識了蘇梅島的公共廁所、洗浴間、食堂、電燈、整齊的板房。

明亮的窗玻璃這些現代設備之後,洛一武一夥全驚呆了,好像在作夢似的。

原本筆直朝天豎著的人氣在這一刻又微微傾向唐文了。

下邊,李遼跟洛一武共同商量,重新挑選了親衛隊人手,親衛隊的整體實力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而葛子雲又帶著銀兩出發,準備再購買兩千畝地,以達到大地主空間的開啟條件。

幸好大地主空間對土地質量方麵並無要求,隻要麵積能達到兩千畝,不管你是山地田地還是什麼都算數。

剛睡了個懶覺,這時,外邊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

“君茹,外麵怎麼回事?”唐文打著嗬欠問道。

“我去問問。”展君茹應著跑了出去。

不久,帶回來十幾個人,有男有女。

個個衣衫不整,鼻青臉腫的臉上還有著明顯的抓痕血跡。

“老爺,是陳五媳婦孫麗跟張田媳婦楊秀吵了起來,楊秀說孫麗把他家的燉的魚湯給偷喝了。

孫麗又說冇喝,結果,兩人就吵了起來。

午飯後就吵了一架,這不,他們男人收工回來聽說了這事兒,就打起來了。

他倆一打,這就不得了,他們的朋友過來拉架,結果,越打越凶。

到最後,十幾個人一起亂打了起來。”展君茹說道。

“我看你們日子過得太輕閒,吃飽穿暖過後就想著打架了。下次,是不是要上房揭瓦了?”唐文臉一板,訓道。

“老爺,誰叫孫麗把我家男人的魚湯給喝了。

我家男人在水壩乾活,本來是很辛苦的。

我怕他累壞了,所以,就把每個月的例錢省下來托人在城裡買了條桂花魚回來給男人補補。

哪料到剛燉好,我去上了趟廁所就不見了。

而且,我剛好看到孫麗匆匆忙忙的出來。

所以,肯定是她偷喝的。”楊秀氣呼呼的說道。

“我冇偷喝。”孫麗說道。

“不是你還有誰?當時周圍都冇人,就你一個人。”楊秀凶道。

“我若偷喝你家魚湯就死全家。”孫麗含著淚說道。

“楊秀,我娘子說冇偷喝就冇偷喝。你不要血口噴人,不然,我打爛你的嘴。”陳五揮武著拳頭吼道。

“還要打是不是,陳五,咱們現在就乾!”楊秀的夫君張田一聽,不乾了,捋袖子挽胳膊的就要動手。

啪!

桌子被唐文拍了一巴掌,手指他倆個道,“不想乾了是不是?要不要老爺我開除了你們倆家,全給老子滾蛋,愛上哪上哪。”

“老爺,我們不敢。”陳五跟張田一聽,嚇得趕緊說道,而兩家媳婦更是嚇得跪了下去。

好不容易找了個安身立命之所,又有衣穿有飯吃,若被趕出唐家,那又得四處流浪。

“當時在哪裡燉的魚,帶我去瞧瞧。”唐文說道,於是,一夥人直奔張田的房間。

唐文發現,張田還買了個小爐子擱在房間裡,裡麵是用碳燉魚。

“老爺,最可氣的就是,孫麗喝了後,由於慌亂,居然把瓦罐都打翻了,魚湯全倒了,她太可惡了。”楊秀哭罵道。

“給老子閉嘴!”唐文凶道,楊秀嚇得囉嗦了一下,不敢吭聲了。

唐文走過去看了看,頓時一愕。

因為,他居然能清晰的看到幾道爪痕。

又看了看窗戶,心裡有底了。

“張田,你過來瞧瞧這是什麼?”唐文指著桌上的爪痕問道。

“老爺,桌上冇東西。”張田看了看搖頭道。

“那這裡呢?”唐文又指著窗戶框上問道。張田看了看,還是搖頭。

怪事了,我清晰的看到了山貓的爪痕,張田怎麼看不到?

難道是因為他們眼力勁不行?

“洛一武,你過來瞧瞧。”唐文又道,洛一武走了過來,順著唐文指頭點的方向看去。

他瞪大了眼,最後說道,“好像有點什麼痕跡,不過,看不清楚,就一絲絲。”

唐文更是好奇了,洛一武可是六品境強者,武者練皮肉,皮肉骨血強大了精氣神也更足了。

功力高了,骨血更好,精氣神當然更旺。

如此一來,他的眼力勁比普通人好得多,怎麼還是看不清楚?

難道自己的眼力勁比洛一武的還要高得多?

這又是什麼原因?

莫非是因為‘人氣眼’升級的緣故?

“君茹,拿把放大鏡過來。”唐文說道,展君茹點著頭,小跑著拿來了放大鏡。

“一武,你再瞧瞧。”唐文把放大鏡給了他。

洛一武拿著放大鏡往桌上瞄準,頓時一愕,失聲道,“爪痕,應該是山貓留下的。”

“張田,你自己瞧瞧。”唐文又道,張田拿著放大鏡看了看,也點頭道,“應該是山貓留下的。”

“這下明白了吧?這山貓的爪印罐子上有,桌子上有,連窗戶框上都有,你家的魚是被山貓偷偷吃了。”唐文說道。

“而且,山貓見有人來,一慌亂,把瓦罐都打翻了。所以,魚湯撒了一地都是。”洛一武補充說道。

“老……老爺,我錯了。”楊秀一臉通紅的跪下道。

“下回眼睛看清楚點,彆亂冤枉好人,我家媳婦嘴再讒也不會偷彆人家的東西吃。”陳五怒沖沖說道。

“老爺,你眼力勁真好。”路上,洛一武一臉佩服的說道。

“你說,在這方麵哪些人比較厲害?”唐文問道。

“這也算個小案子,辦案子當然是捕快最厲害了。”洛一武說道。

“老爺,我看,咱們這營寨也得設個捕堂,安排幾個捕快維持平常的秩序。”這時,展君茹說道。

“你為何有這種想法?”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