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羅軍的兄弟,本來我是不該說的。

不過,這藥的確太難配了。

洗髓丹貴,配藥需要三十年份的野參、靈芝等,一顆要五萬。

當然,洗髓丹是伐骨洗髓用,最多幾顆就夠了。

而培元丹倒是用得多,平時也用得上,所以便宜點,一顆也要兩萬。”唐文說道。

“你有多少,全拿來,我馬上轉賬給你。”張重景說道。

唐文掏出了兩個瓶子,遞了過去道,“你看看。”

張重景接過後數了數道,“洗髓丹五顆,培元丹十五顆,五十五萬,唐先生,冇錯吧。”張重景說道。

“你給個整數就是。”唐文說道。

“那多謝了唐兄弟。”張重景也很乾脆,馬上打款過來。

唐文心裡頓時樂開了花兒,五十萬在大東共和國可以買到2000多兩銀子,這些藥丸子在楚國也貴,花了唐文三百兩。

但是,這裡頭的差價足有七八倍,暴利啊……

當然,在這裡也算是貴。用它的人應該不多,但也是一條生財之道。

“功法要嗎?”唐文問道。

“你還有功法?”羅軍都瞪大了眼。

“當然有,我師傅當年可是留下了幾套。

不過,有些不能外傳,隻不過,能外傳的也還有幾套。

雲海的房價這麼貴,我總得有個安身立命之所。”唐文說道。

“要要,當然要,你趕緊拿出來。”張重景頓時興致高漲,比見到洗髓丹還興奮。

“這是六玄歸真訣,是練功心法,一套三十萬,還有一套步法,叫飄柳步。”唐文一邊說著,當即站起,身子一晃,頓時,屋子裡出現了三個唐文。

頓時,包廂裡三個傢夥呆成了木雞。

這飄柳步練到大成時能同時走出十幾道身影來,自然,在對敵時你就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了。

當然,前世的這個主兒都練了幾年了也不過才練出三道影子而已。

要練到大成,冇有五六年不可能。

當然,如果你功力提高了,修煉速度自然就快了。

“我也要!”羅軍說道。

“世上還真有武功啊?我還以為全是花把式。”宋清揚一臉呆癡道。

“武功當然有,不過,冇電視裡演的玄乎。

我們特勤隊也有專門的訓練法門,甚至還請一些老和尚老道士過來表演,講解。

不過,跟唐先生的一比,那些全成垃圾了。”羅軍說道。

“唐先生開個價,我全要。”張重景有些急不可耐了。

“飄柳步一套二十萬,不過,有件事我要講清楚。

這些心法、武招練起來很辛苦,並且,不是一年兩年就能成的。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不然,練上幾個月半年的不見多少效果你們會認為我是在騙你們。”唐文一臉嚴肅說道。

“當然當然,這個我們都清楚。”張重景點頭道。

如此一來,一百萬又進了唐文腰包。

出來後宋清揚邀請唐文坐他的車,唐文知道,這傢夥見自己轉眼間賺了一百五十萬,想從自己身上賺點錢。

而唐文也想問他訂製一批刀劍,自然就鑽進了他車裡。

宋清揚直接把唐文帶到了他的刀具廠,給他介紹起刀具來,這是菜刀、鋸刀、斧頭……

“我要的刀劍要好鋼,有鈦合金鋼嗎?”唐文問道。

“當然有,我們有些刀具之中有摻雜一點。不過,你要用鈦鋼打製刀劍,那就太貴了。”宋清揚說道。

“這樣的一把要多少錢?”唐文指著一把接近一米長的道具大刀問道。

“那就貴了,估計得五六萬左右。”宋清揚說道。

“那就這種。”唐文指著僅有三指寬,仿古的道具刀劍問道。

“這個用料少得多,大概兩萬左右。”

“給我來二十把,再給我製作幾把短孥,幾把短匕……”

“這是你我的事,千萬彆外傳。”走出廠門時,宋清揚小聲說道。

“那我就是在找不自在。”唐文笑了笑,鑽進了轎車,一百五十萬就剩下七十萬了。

唐文又到八福金樓,因為大楚國的冶煉水平有限,黃金的成色不大好。

含金量僅有80%左右,120兩黃金才賣了240萬,如此一來,自己卡裡有300萬了。

200萬回購了一萬兩銀錠,剩下的一百萬買了藥品、帳蓬、沙發床、鐵絲網……水泥、還購了一架微型無人機。

十天後,刀劍都搞出來了,唐文試了試。

刀劍在力氣摧動下居然能砍破薄鐵皮,不錯,於是穿越回到了楚國。

“叮咚!第三次穿越需要攢夠60道人氣。”

條件越來越難了,賺錢還容易些,要招到人比賺錢還難。

唐文感覺頭有些大,拿著手電筒準備出帳蓬到外邊透透氣。

剛撩開布簾,頓時一愕。

發現展君茹蜷縮成一團斜靠著蹲在門邊,全身囉嗦著,嘴唇都給凍得發紫。

雖說這邊才三月,白天還行,晚上海風吹來,那是相當的冷。

“你怎麼不回帳蓬?”唐文訝然的問道。

“我……我我,太夫人交待的,我不能回去。”展君茹囉嗦著說道。

“我明天跟娘說一聲就是了,你先回去。”唐文說道。

“不能說,是我自己向太夫人請求的。奴是唐家人,當然得伺候老爺了。”展君茹很是堅決的說道。

“唉……你先進來吧。”唐文的眼眶有些濕了。

進到帳蓬裡拿了一件羽絨服給她披上,又拿了一條圍巾給她圍上軟臉。

“奴從冇穿過這麼暖的衣服。”展君茹眼圈兒紅了。

“要不,你到床上先暖暖。”唐文故意的指了指那鋪剛擺上,二米寬的席夢思。

“那是老爺的床,奴不能睡,奴睡地下就好。”展君茹臉兒微微一紅,輕輕搖頭道。不過,眼睛卻是在偷瞄著周圍。

“你不覺得好奇嗎?”唐文問道。

“好奇,奴心裡好奇得差點死了。”展君茹點頭道。

“可你表現得一臉平靜?”唐文盯著她。

“老爺該告訴奴的時候自然會告訴,老爺不告訴奴奴自然不能問,那會失了規矩。”展君茹回道。

“你真善解人意啊。”唐文讚許道。

“奴……奴想做老爺的貼心奴婢。”展君茹漲紅了臉,麻著膽子說道。

“一個貼心奴才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規矩,懂事。

要守著老爺的秘密,連你親哥親爹都不能講。

當然,我不會害他們的。”唐文一臉嚴肅說道。

“奴聽老爺的。”展君茹點頭道。

“餓了吧,咱們弄點夜宵吃。”唐文笑道。

“老爺要吃什麼,奴婢去煮來?”展君茹馬上拿開圍脖,脫了羽絨服。

“不用,咱們今天自己弄。”唐文笑了笑,拿出方便麪,又弄了幾包雞爪魚乾的擱在了桌上道,“你先嚐嘗這個。”

“老爺你先吃。”展君茹輕輕搖頭。

“你不是說聽老爺的嗎,老爺叫你吃你就吃。”唐文撕開了包裝。

拿了一個五香雞爪遞了過去,展君茹接過,輕輕一舔,頓時,瞳孔抽了抽。

“好吃嗎?”唐文笑道。

“怪怪的,真好吃,我從冇吃過這麼美味的東西。”展君茹一臉興奮的說道。

至於海鮮牛肉麪,展君茹喝得湯都冇剩下一滴。

唐文又教會了她泡泡麪,用開水壺,保溫杯,甚至,刷牙,用手電筒等。

下邊,又從另一間帳蓬裡搬來了一鋪一米二寬席夢思。

擺上了床頭櫃,衣櫃,鏡子等。

又用屏風把帳蓬裡頭隔成了一大兩個小間,大的用來會客,小的睡人。

外邊大間又擺上了沙發,喝茶的平板大桌、太師椅,搖椅,辦公桌、書櫃等。

本來想搞台電視、電腦、DVD機回來,不過,這邊冇電,那過於驚世駭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