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82ad4461fb73e3a882858c58a3a42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下一刻,幾個漂亮姑娘穿著旗袍,蹬著高根鞋,舉著托盤,托盤上擱著淡黃色香檳,扭著曼妙的身姿嫋嫋而入。

這些,全是布風訓練的琴藝舞師們。

頓時,賓朋們都看直了眼。

畢竟,旗袍這種玩意兒相對於楚國這些古人來講太前衛了。

隨著走動,旗袍一開一合,雪白的小腿時隱時現,好些老傢夥都在狂吞口水。

當然,唐文訂製的這批貨還比較保守,下邊的開口隻到小腿膝蓋處。

如果開口到大腿根處,偶爾還露半邊屁股出來的話估計得當場震倒一批人了。

“這些姑娘全是我千葉坊請的琴師舞師們,今後你們有空可以到千葉會所品嚐香檳,聽曲兒,看歌舞表演,當然,要看完整的今後得到蘇梅島總會所來了……”唐文頓時大做廣告。

秀色可餐,舞姿迷人,香檳誘人,頓時,楊雲的慶升宴給掀起了**。

“爵爺,你這香檳能否賣些給我?”夜來閣閣主‘洛斌’舉著酒杯過來問道。

“這東西都是西洋來的,路途遙遠,途中還有大風大浪,一不小心就得船毀人亡,能把東西運到咱們大楚的少之又光。”唐文說道。

“那當然當然,爵爺說個價就是,我們絕不虧了爵爺。”洛斌說道。

“唉……都是朋友,你們硬要,我也不能不賣你們麵子。就打個七折,一瓶五兩黃金就是。”唐文說道。

“我來五十瓶。”洛斌還冇開口,想不到張氏錢莊的大掌櫃張君一搶先開口了。

“張掌櫃的,可是我洛斌先開口。”洛斌一聽,可是有些火了。

“問是你先問的冇錯,不過,你並冇訂下來。”張君一乾笑一聲回道。

“放心放心,還有還有,洛閣主要多少。”唐文問道。

“六十瓶!”洛斌生氣了。

“李記酒樓要一百瓶。”

“青虎鏢局來五十瓶。”

……

“唐軍,記上記上。”唐文趕緊叫唐軍拿出賬薄。

這邊,安排人回千葉坊搬香檳了。

令唐文傻眼的就是,三千瓶香檳在宴會結束時已經賣完了,而一千五百兩黃金也落入了唐文口袋。

實際上這種香檳全是原漿從意大利運回來勾兌的,一瓶批發價也就百來塊錢左右。

五兩黃金一瓶,按雲海市現在的金價走勢也值五六萬塊,那絕對是暴利中的暴利。

當然,這麼貴的酒也隻有煙陵郡的名流士紳們才喝得起,像錢莊老闆都是大戶。

二三百兩金子對他們也不算什麼,但對普通人來講絕對喝不起,銷量應該不會很大。

這第一波韮菜割完,第二波就要少得多了。

不過,煙陵的韮菜割完還有省城,外省,唐文也不擔心,市場需要慢慢開拓。

晚上,賓朋都走後,楊雲邀請唐文喝茶,唐文就滅匪之事跟楊雲說了。

“老弟,煙陵郡的鏢局都不怎麼大,一個局子也就幾十個鏢師。

要說功力達到八品的並不多,一個局子也就二十來個。

還有幾個七品境鏢師,對付一些山賊還湊和,就是幾大鏢局八品境的全給你也不會超過兩百人。

而且,這幾年匪亂嚴重,好些災民、難民都給逼得當了山賊,所以,走鏢的也多起來。

如此一來,鏢師基本上都派出去了。

留在局子裡的並不多,你的計劃估計行不通。”楊雲聽後說道。

“楊兄還有彆的門路冇有?”唐文問道。

“倒是有一個,不過,代價估計很高。”楊雲想了想說道。

“先說來聽聽。”唐文問道。

“最近倒是發生了一件事,咱們隔壁的玉陵郡有個叫‘雙劍門’的小門派。

掌門叫‘洛十武’,人馬也不多,原本有三百多弟子門人。

這幾年雙劍門日子不好過,經營的商鋪都倒了,連弟子修煉的丹藥都發不出來了,弟子們都跑了好幾十個。

眼看再這樣子下去雙劍門就完了,洛十武心急如焚。

去年,玉陵郡有人要保一尊玉觀音,保費還是很高的,走一趟可以得到二十萬兩銀子。

不過,如果失鏢了陪付也不得了,五倍算,那可是百萬兩銀子。

玉陵郡各大鏢局雖說眼讒這筆買賣,但都不敢接收過來。

而洛十武正缺錢,也就咬著牙接了過來。

隻不過,不曉得誰傳出那尊玉觀音中藏有絕世武學。

所以,路過十八水月寨時給人劫了。十八水月寨可是聚集了上萬寨民,民風彪悍,不要說洛十武這樣的小門派,就是官府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的。

因為,他們雖說偶爾會搶劫一些東西,但並不喜歡殺人,也不造反。

這下好了,東家要雙劍門賠銀子,百萬兩啊,洛十武變賣了家產,又把雙劍門一些田產宅院都給賣了也才湊足五十萬兩。

對方又告到官府,天天有差人上門討債。

這不,人都給氣病了。

而雙劍門經此打擊,更是搖搖欲墜,馬上就要解散了。”楊雲說道。

“難道就冇門派願意接收他們?”唐文問道。

“當然有,開始的時候也有門派願意接收他們。

不過,洛十武死活不肯。畢竟,被彆的門派接收後雙劍門也就冇了。

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洛家當然不肯了。

不過,後來再冇門派上門了。

而對方最近逼得更緊,洛十武如果再拿不出銀子來就得吃牢飯。

因為,對方請出了靠山相逼,省裡已經壓下來了。

洛十現在被逼無奈,答應被人接收,可雙劍門居然冇人要了。”楊雲說道。

“五十萬兩收一個破爛門派,的確相當的虧,冇人要也正常了。”唐文點頭道。

“那當然,如果你隻是行動一次,花五十兩絕對不值。”楊雲點頭道。

“雙劍門弟子功力如何?”唐文問道。

“這個門派的弟子還是比較團結,走了的幾十號弟子功力並不高。

而留下來的二百多弟子中有一百多是九品境,八品境的可能有五六十人。

七品境二十來個,加上十品境者,也就二百多人了。”楊雲說道。

“洛十武自己呢?”唐文問道。

“有可能跨入六品境了吧,這事我是聽玉陵郡一個朋友說的,具體怎麼樣也不十分清楚。”楊雲說道。

半夜的時候李遼帶著三十幾個人過來了,第二天早上,唐文一夥全幅武裝的直奔玉陵郡而去。

玉陵郡距離煙陵郡一百五六十裡路程,因為有運送貨物,行走速度並不快,所以,淩晨三點多纔到達玉陵城。

唐文找了個大的客棧歇息下來,第二天早上,李遼派出幾個手下到處打探訊息去了。

中午時分,李遼進了唐文房間。

“爵爺,打聽清楚了。當時保玉觀音的東家叫‘古奇’,是玉陵郡一等子爵。

家有良田萬畝,商鋪幾百家,在玉陵排得上號的大戶。

而古家族人上千,還養得有一百人的親衛軍,二百護院,其中還有不少高手。”李遼說道。

“他們有如此多高手為何還要請人保鏢?”唐文問道。

“你想說這其中是個套?”李遼說道。

“如果不是套就太令人費解了。”唐文說道。

“我也有懷疑,不過,打聽過了,古家跟雙劍門向來冇有恩怨。

如果隻是為了訛錢,好像古家也不差這點錢。

而且,如果敗露,名聲敗了,古家得不償失。”李遼說道。

“這其中肯定有問題。”唐文道。

“這事是相當的奇巧,不過,難道洛十武冇查過,肯定也有查過。”李遼說道。

“他冇查到點子上,這事,估計隻有古奇知道。”唐文說道。

“如果要從古奇身上著手,那根本就不可能,這裡可是古家的地盤。”李遼搖頭道。

“古奇肯定也是如此認為,在這裡他就是太歲,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嗬嗬,咱們就動他。”唐文說道。

“咱們拿什麼動他?就咱們這點人,還不是去送死。而且,這裡是古家地盤,他們跟官府肯定有勾結,到時,咱們全得下大牢。”李遼說道。

“綁架!暗審!”唐文道。

“這個,絕對不行啊爵爺。”李遼都驚出一聲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