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0176f8f4c9a8d47d8f5b383447e5a5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再加上前幾天收下的幾十個,接近四百人了。

如果李遼一夥肯賣身給唐家,那就湊足四百道人氣,唐文又可以開啟穿越模式。

因為,他急需要再購置一批頭盔跟防彈衣,以及迷彩服。

當然,鋤草劑也得弄一批迴來。唐文要用它對付食人樹、食人花。

唐文交待唐軍去做過試驗,噴灑一點鋤草齊奈何不了食人樹。

但是,噴上十倍的量食人樹也焉裡叭嘰,開始枯黃了。

這是典型的蟻多壓死象,一瓶不行老子來十瓶。

唐文要搞一批鋤草齊回來,還得再購一台能噴灑藥水的小型無人機。

等這批物資一到手,唐文就要著手解決山背麵海盜的事了。

第二天早上,唐文把葛子雲叫了過來。

“子雲,咱們不能隻侷限於蘇梅島,還要往外發展才行。”唐文說道。

“那當然,不過,目前咱們連蘇梅島都冇弄下來,不必急著往外發展。”葛子雲搖頭道。

“那就先把石橋周遭的地皮買下來,今後咱們還要在擴建石橋,在橋對麵建樓舍,派人守護。”唐文說道。

因為,大地主係統要求的第九次穿越不光需要人氣400,還需要擴張土地麵積五百畝。

所以,唐文必須雙管齊下才能達標。

“那個應該很容易,咱們石橋周邊的土地都是海邊沙地,岩石,種植糧食又不行,這事我去辦。”葛子雲點頭道。

“至少得先買下五百畝,當然,越多越好。”唐文道,安排李全、展召陪著葛子雲去辦理。

吃過飯後,唐文到了山洞,親自督促仆從們建設自己的修煉之地。

“老爺,昨天我們發現了另幾個出口。”展東文道。

“另外還有出口?”唐文倒是一愕。

“好像是幾個天然的洞道,一直通到外邊,陽光都可以射進來,如果整理一下倒是可以用來通風。”展東文道。

唐文跟著展東文過去看了一遍,還真是個絕佳的通風通氣的洞。

那些洞直通山外,洞外就是臥龍湖,距離湖麵有四百米左右高度,三四裡路左右距離。

一眼看去,整個臥龍湖儘收眼底。

特彆奇巧的就是,有個最大的通道在洞外還有一塊巨大的突出山岩的岩石,長寬足有十七八丈,絕對是一個天然的天台。

而上方左右以及下方都有十幾顆巨大的樹掩映著,外邊看過來難以發現。

而洞下邊就是陡直的懸崖,隱弊性極好。

平時在洞裡修煉累了可以到這天台上來換換氣,吐納吐納,一個非常理相的修煉環境。

“老爺,這個山洞如此的巨大,有些地方還得用水泥澆灌,以防止碎石滑落。所以,如此來,耗費的水泥鋼筋可不少。”展東文說道。

“花再多也要弄好,洞裡還要開鑿一個水池,把泉水接引進來。這洞就是一個大廳,還得弄幾個房間,衛生間、裝一些傢俱等……”唐文說道。

“好吧,我已經跟他們交待好了,他們會按圖來建的。比如,下水道,電線暗線安裝等……”展東文跟了唐文幾個月,好些現代術語也會了。

出來後唐文看了看天,覺得下一步就得考慮風力發電機組的安裝問題了。

畢竟,光靠這些太陽能板凝聚的電力根本就不夠用,風力發電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一台2.1兆的風力發電機一天就可以發電37000度左右。

目前電器設備不多,兩三台就足夠了。

今後用電多起來,可以環島安裝上上百台。

如今係統升級了,完全可以利用行禮空間的緩存這個功能。

到時先把風力機組的地點弄好,一旦穿越回來就可以把風力發電設備直接利用緩存立起來就行。

因為,在緩存期間,行禮空間的物品不管它有多大多高。

都可以憑自己的意念想象中讓它立就立,讓它躺就躺,完全可以按自己的要求,用意念趨使操作安裝好就行了。

一旦過了緩存期,這些行禮物資就得落了地,再要搬動它可就費力了。

畢竟,風力發電機都是幾十上百噸重的大傢夥。

靠人力,那得多少人?

就是李遼這種高手的拉扯能力也最多一噸左右,那也得上百人才能把它立起來。

叫唐文哪裡去找上百個六品高手,天方夜譚差不多。

七天後,葛子雲拿回了二千多畝的地契合約。

楚國肥沃的水田一畝地也不過四五十兩,旱田二三十兩銀子一畝。

山地就更便宜了,十來兩銀子就夠了。

而海邊的土不適合種莊稼,所以,土地更便宜,一畝地十兩銀子左右就夠了。

二千多畝地,加上屬地範圍內的房屋搬遷、墓地遷移共計花了三萬兩銀子,對唐文來講也不算是什麼大數目。

如此一來,石橋周遭二三裡範圍都屬於唐文的了,這是唐文土地擴張的第一步棋。

轉眼間十天過去了,李遼一門心思都撲在訓練上,倒是熱情高漲。

隻不過,李遼也冇向唐文表示要賣身唐家的意思。

唐文也不急,因為,他從李遼一夥頭上冒出的人氣大概也看出來了。

李遼的人氣跟以前相比朝向自己的傾斜角達到了80度,以前是85度,說明又傾向了自己一點。

而韋廣、陳飛一夥傾斜度更大,快到45度跪拜的地步了。

這說明,李遼的心還冇完全偏向自己,而韋廣、陳飛一夥基本被自己拿下了。

當天晚上,剛吃過晚飯,韋廣跟陳飛幾個就進了李遼的房間。

“姐夫,明天咱們還真要走啊?”韋廣第一個耐不住了,一進門就問。

“不走難道你們還真想賣身啊?”李遼說道。

“賣身就賣身,有什麼不好。我看這個唐老爺就不錯,你看,他們生活得多好,吃的雖說不如咱們以前。

但是,那菜的味道卻是比咱們以前的要好。

還有住的不比咱們以前差,你看,咱們以前些上的茅廁臭哄哄的,人家的叫什麼,叫衛生間,乾淨衛生。

而且,還會香。

還有專門的洗浴間,比以前咱們用的木桶好得多。

還有那水,太方便了,一擰就開合,比咱們以前喝的水清……”陳飛說道。

“還有那個電燈,不要說油燈暗濛濛的冇得比,就是蠟燭也冇法跟它比。現在用慣了電燈,再看油燈,覺得眼都花了。”柳遷說道。

“關鍵是唐老爺這邊有前途,你看,那水壩多大的工程啊。上千人一起勞動,還有鐵馬在轟鳴,一旦臥龍湖建好,那多美。”周成江說道。

“對對,我聽他們說,一旦湖建好就要建大路。

到時,還要沿路建房舍。

外邊還要開墾田地,把水引到田裡種莊稼。

我就佩服唐老爺,彆的人根本就冇比。”韋廣道。

“彆的不說,就拿咱們穿的一身裝備,那太牛了,就是黑騎軍也冇法跟咱們比。

咱們都有武功,一旦賣身給唐家,那肯定編入親衛隊。

聽說親隊衛每個月的例錢也是按武功高低來劃分的。

像大人你一個月足可以拿到五六兩銀子,還有一些丹藥。

我們也能拿三兩,也能分到丹藥。

在這裡有得吃有得穿,還有例錢,還有丹藥修煉,有什麼不好?”陳飛說道。

“怎麼,給你們一點好處你們全都變了?要是再給你們每人幾百兩,是不是連我都要殺了?”李遼臉一板哼道。

“我們永遠不會背叛大人,但我們講的是實話,大人也看到了。”陳飛幾個說道。

“韋廣,你也這樣認為?”李遼惡狠狠的瞪著自家小舅子。

“姐夫放心,就是唐老爺給我金山銀海我也不可能背叛你。不過,他們講得也有道理,我們也是為姐夫好。”韋廣給李遼一瞪眼,有些害怕。

“那你認為唐文最大的好處是什麼?”李遼問道。

“他人好!”宋圓圓突然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