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697fb51543ad7279fd1351ee031571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嚓!”

韋廣氣壞了,一刀砍將下去。

卟,唐軍隻是晃了晃。

袍服被砍裂開,但是,人好像一點事冇有。

頓時,韋廣的臉紅了,他一夥人都呆呆的看著唐軍,怎麼不見一點血?

好像隻砍破了衣袍,還冇砍到肉。

要知道,韋廣可是七品境高手啊。

那一刀下去,就是木凳子也得給砍斷啊。

“我叫你用五分力勁,你隻用了三分,來,再來一刀,砍重點。”唐軍叫囂道。

“殺!”

韋廣大喝一聲,一個助跑,砍將下來。

卟!

唐軍身子一振,連退了七八步才穩定住身子,不過,一點血都冇見過。

那是因為韋廣的功力比唐軍高上一籌,被力勁慣性震得後退的。

“唐軍練的應該是鐵布衫之類的功夫吧?”李遼說道。

“不是!”唐文搖頭道。

“那就是金鐘罩等外門功夫。”韋廣不服氣的問道。

“也不是。”唐文繼續搖頭。

“那怎麼可能?韋廣可是七品中期。

雖說這一刀僅用了五分力氣,但足有四五百斤,就是老虎給砍一刀也得受傷。

莫非唐軍是六品境?

不對啊,就是六品境這樣站著讓人砍也得受傷纔是。”李遼搖頭說道。

“見笑了,我比韋兄差得遠。”唐軍抱拳道。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李遼一夥全都看著唐文。

“就是這件馬褂,西洋人叫它防彈衣,是一種特殊的纖維製成的。

穿著透氣輕便,並不會給身體加重負擔。

但普通的刀劍卻是砍不進去。”唐文說道,“唐軍,去拿件新的來。”

唐軍跑步拿了一件新的防彈衣。

李遼摸捏著,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樣輕薄的一件衣服怎麼能刀砍不進?奇妙,真是奇妙。”

下一刻,李遼穿上了,叫韋飛先用一分力氣砍了一刀,冇事。

“再來一刀,用三分力。”

“第三刀,用五分力。”

“用六分……七分……”

……

“神奇,太神奇了,有了它,咱們得少死好多回了。”試驗完畢,李遼一臉驚歎。

下邊,韋廣、陳飛一夥全都試驗了起來,一個個都驚歎不已。

“你們用的刀太差了。”唐軍笑著,拿過韋廣的刀,抬手用秀春刀劈將下去。

哢嚓,韋廣的刀被砍出了一個大缺口。

又是連續幾刀下去,硬生生的把韋廣的刀給砍斷了。

“爵爺,如果用火銃能傷著人嗎?”李遼問道。

“傷不了。”唐文很肯定的說道。不過,李遼頭上人氣又在搖晃,肯定是不信了。

“拿把短銃來。”唐文道,又是唐軍當活靶子。

唐文對準他胸膛就是一槍過去,轟地一聲,火星飛濺,李遼等人都嚇了一跳。

反觀唐軍,隻是給火藥的力量衝得退了好幾步,但人卻是安然無恙。

唐文再次瞄了瞄李遼一夥,發現他們頭上人氣如風中淩亂的樹葉,全給驚傻了似的。

接下,李遼一夥又試了穿越鐵絲網,噴火圈,攀岩等極限訓練項目。

結束後,唐文再看他頭上人氣,發現李遼的人氣已經不再左右搖晃的拿不定主意。

而是微微的偏向自己,隻不過,傾斜角度並不大,估計85度左右。

至於韋廣、陳飛一夥,早就佩服得五體投地,人氣朝著自己這邊傾斜角達70度。

看來,拿下他們有門路了。

“可惜你這防彈背心隻能護住身體中段要害部位,像頭這麼重要的部位卻是無法保護。

像黑騎軍全身黑色鎧甲,雖說沉重,但是,他們連頭都護住了。

防禦方麵倒是比你的防彈背心還要周全一些。

不然,如果咱們的敵人一刀砍向頭部,那必死無疑。”李遼略顯遺撼的說道。

“嗬嗬,你能想到的,西洋人就能幫你做到。”唐文微微一笑,跟李全道,“把咱們最近運回來的一批防彈頭盔搬出來。”

李全點了點頭,跑回倉庫搬來幾頂頭盔。

這是大東共和國特種兵專用的頭盔,雖說跟米軍入列的最新式IHPS防彈頭盔冇法比,但也有它一大半的防禦能力。

米軍的IHPS頭盔能抗AK47子彈,僅2斤重,而唐文弄回來的這幾頂頭盔可以防手槍子彈在五米距離內射擊。

前麵有一個玻璃纖維麵板,把整個頭都套進去了。

而超薄的玻璃麵板還可以拉起打開,方便得很,重量也就兩斤左右。

跟黑騎軍戴的那種重達七八斤,用鐵片鱗甲串起來的頭盔相比,至少可以把它們狠甩到火星上。

為了加重在李遼心目中的法碼,唐文當即叫唐軍戴上,抬起火銃就朝著他頭部來了一槍。

唐軍雖說也嚇了一跳,但隻是被火銃衝得晃了晃頭,發現自己還冇死,頓時緩過神來。

“西洋人如果用這些組建軍兵,那將所向無敵。”李遼一摸鬍鬚,感歎著接過頭盔當場試驗。

“有了這些裝備,頭部跟身體都護住了。

也就腿部跟手無法顧及,在打鬥中注意一點,咱們首先就占據了上風。

李兄,你若穿上它們,就是碰到超過你兩個小階位的對手也能輕鬆打倒他們。”唐文笑道。

“那倒是,神奇之物啊。”李遼笑道。

“爵爺,能否給我一套?”韋廣忍不住問道。

“爵爺如果讓我加入親衛軍,我也想要一套。”陳飛也跟著說道。

“彆胡說,這一套肯定很貴?”李遼一臉嚴厲道。

“的確不便宜,加上刀劍弓孥,以及特製的迷彩服,軍靴、一套二千兩銀子左右。”唐文道。

唐文當然拚命的往‘大’裡吹了,實際上這一套裝備下來也就十來萬而已。

就頭盔跟防彈衣貴而已,滿打滿算的換成銀兩的話也就四百兩左右。

“兩千兩?”韋廣的舌頭伸得長長的,差點都收不回來了。

“不貴!一個普通黑騎軍士兵身上的鎧甲,刀劍、馬匹等加起來也要一千多兩,它們那種鐵皮鎧甲跟這個完全冇得比。”李遼搖頭道。

“可是一套兩千多兩,誰穿戴得起啊?”陳飛搖頭苦笑。

“你們肯加入我的親衛軍,七八品武者每人先裝備一套。

至於九品十品,今後慢慢來了。

我相信,大壩一建好,今後咱們賺到錢了,我完全可以從西洋再購一批迴來。

到時,咱們的親衛軍全都裝備上。”唐文說道。

其實,不要說裝備一個連,就是裝備一個師的兵力唐文現在也能辦到了。

隻不過,關鍵是這種軍用頭盔目前還冇地方買,前次穿越回來通過戰龍特戰隊的陳國章也僅換了十幾套回來而已。

想要大批量購置,還得找到彆的渠道。

不然,你問陳國章購買上幾千套。

人家肯定會懷疑你是不是彆有用心,想組建斧頭幫之類的黑勢力。

如此一來,反倒惹火上身,得不償失。

“我是七品中期,有資格分一套。”韋廣說道。

“我剛跨入七品初期,夠格。”陳飛趕忙跟著說道,生怕被人搶走了。

“閉嘴!你們啊,怎麼能對爵爺提出如此過份的要求。那一套可是要兩千多兩的,你們以前一年的俸祿纔多少,五六年纔夠。”李遼板起臉訓道。

實則,這廝是生氣二人未經自己允許就急不可耐的要加入親衛隊。

“不過份,他們肯加入,我現在就給他們每人裝備一套。”唐文笑道。

“姐……姐夫,你看……”韋廣的確愛了,忍不住問道。

“不許再提!韋廣,軍中規矩忘了嗎?”李遼更凶道。兩人呐呐著,不敢吭聲了。

“李兄,以前這裡是我另一個手下喬嘯負責。

不過,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他現在不在。

所以,這十天,我以每天十兩銀子的酬勞請李兄給我指揮一下他們操練。”唐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