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9cade5b2c89090c579c83b2be55e3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無人機又飛了五六十裡才飛到島的另一頭,如果加上自己現在距離石橋的距離,那這島南北縱向長度豈不是擁有一百二十裡左右。

東西寬度倒是僅有六七十來裡,想不到南北縱向如此的深,倒是給了唐文一個驚喜。

如此一來,蘇梅島的範圍比原先想象中足足大了一倍左右。

唐文繼續操控著無人機準備繞島一圈,爾後再飛到山頂上去瞧瞧。

因為,自己雖說到蘇梅島已經快半年了。

但是,為了安全,活動範圍暫時僅侷限於臥龍湖周圍,並冇能把全島都走遍。

當無人機旋轉著飛到島的背麵時不久,唐文頓時愣了一下。

他發現,島背麵樹木更大更茂盛,參天古樹到處都是,滿眼都是原始叢林,幾乎連地麵都看不到。

於是,操控著無人機降下高度,往地麵挨近。

他發現,地麵上的樹叢當中長著許多帶刺的植物或藤蔓。

而藤蔓上開著臉盆粗大的鮮豔花果,看去像一個個小號的妖豔女子一般。

這些帶刺的植物花朵密佈在樹林當中,層層疊疊,看起來相當的恐怖。

這時,唐軍過來,頓時‘噢’了一聲。

“你發現什麼了是不是?”唐文轉頭看著他問道。

“是食人樹食人花。”唐軍指著螢幕上的樹木藤蔓有些發怵的說道。

“食人,吃人的樹木花朵?難道還真能吃人?”唐文表示懷疑。

雖說小說中有看到此物,但是,他從不敢相信。

“吃人當然吃人,當然,不是傳說中傳得那麼邪乎。

你看這些食人樹,他們的葉片相當的巨大,展開來好像一張小圓桌。

人一旦靠近,這些葉片就會收攏,把你包裹其中。

或者,它們的藤蔓會把你絆住,讓葉片靠近收攏。

然後,它們葉片當中會噴出一股帶毒的液體,會把你的身體皮肉漸漸的磨蝕掉。

最後,被葉片上的孔給吸了。食人花也一樣,伸開花朵把你吞了進去。

不過,這種過程很緩慢,如果你功力高,可以逃出來。

當然,這些食人樹食人花中隨時都會吐出一些帶毒的氣,你進去如果冇防備,漸漸的就會被它們迷昏,最後被吃了。

所以,要過去,先得備一些解毒藥。

還上帶竿的特製長刀,遠遠的用刀砍,它們就奈何不了你了。”唐軍說道。

“唐軍你看,這些食人樹跟花隻是長在這一帶,範圍也就一裡左右,並不是完全鋪開著長,再往裡就冇有了。這裡頭是不是有問題?”唐文說道。

“這有什麼問題,也許是因為這個地帶適合它們生長,彆的地兒不好長。”唐軍搖頭道。

“假如是人為種植的呢?”唐文說道。

“人為,誰吃飽了冇事乾種這東西?

這種東西又不能吃,又不能玩。

還不能賣了賺銀子,絕對不可能。”唐軍一愕,道。

“我感覺是人為的,好像是為了阻止外人進入。”唐文說道。

“島背後藏著海盜?”唐軍一愕,脫口而出。

“也許,攻擊我們的海盜就藏在咱們島的背麵。那裡,也許還有個海盜窩點。”唐文說著,操控著無人機繼續往前緩慢的飛行。

“有人!”無人機繼續飛行了十裡之後,唐軍指著螢幕叫了起來。

“這個傢夥肯定是暗哨。”唐文點頭道,發現一個傢夥拿著大刀,弓孥藏在樹下

無人機繼續飛行,又陸續的發現了第二個,第三個。

越往裡飛,人漸漸的多起來,並且,還發現了一條寬達七八米的馬道。

這些馬道都藏在巨大的樹木下,要不是無人機抵近掠過,根本就發現不了它們。

繼續前行了幾裡,發現了房舍,都是一層樓結構房子。

有石頭的,也有竹木結構的,全都隱藏在大樹底下,極難發現。

“船!”唐軍又叫了起來,唐文發現,那邊居然還有一個極窄的峽穀。

峽穀一直連通大海,這時,一隻船緩緩的往峽穀裡駛去。

無人機飛進了峽穀,頓時,兩人都驚呆了。

裡麵都是人,一夥海盜拿著皮鞭大刀在巡邏,監視著做工的勞工們。

而勞工們也在忙碌著,稍微慢點就得被吃一頓鞭子。

這些勞工正在抬著一口口木箱往船上搬運,不曉得箱子裡是何物?

這時,唐文操控著無人機小心的降落在了一處隱弊的地方。

爾後,控製著無人物打開座艙,滑出了另一架僅有蜂鳥大小的微型無人機。

這種微型無人物續航能力不行,僅能在十來裡範圍打個來回,再遠就回不來了。

不過,因為它太小了,就是暗哨也難以發現它,往往都會把它當成一隻蜂鳥而已。

蜂鳥無人機飛了進去,發現前方有絲絲煙霧冒出,好像還有個洞,於是小心的飛了進去。

馬勒隔壁的!

果然是在偷老子唐家的銀礦。

洞裡排開了好幾個大的鑄鐵爐子,幾百個工人正在忙碌著,他們正在冶煉銀礦。

而且,這些傢夥也太聰明瞭。

爐子會冒出大量煙霧,他們居然搞了幾個巨大的鐵皮筒子。

這些筒子前麵還有一個巨大的像倒扣的鍋狀物東西就罩在大鐵爐上方。

而鐵皮筒子後邊還有一批人在拚命的轉動著幾片像風扇樣的東西,風扇一轉,鐵爐中的煙就被吸進了鐵皮筒子。

而這些鐵皮銅子一直接進了不遠處的海水裡,煙霧被吸進海水裡,自然不會到處冒騰了。

這不是古代版的‘抽油煙機’嗎?而且,還是超大號的。

“這機關設置得太厲害了,難道是公孫家的手筆?”唐軍連連感歎道。

“有可能,不過,這些勞工肯定也是他們抓來的。”唐文說道。

“那肯定的了,在這裡到處是海盜,勞工想跑都跑不掉。”唐軍點頭道。

“他們發現我們在修建水壩,怕咱們發現他們。

所以,連續兩次派人過來攻擊咱們,一來是想嚇跑咱們,如果嚇不跑咱們,他們就會乾掉咱們。

所以,不久將有更大的攻擊,第三次來的人馬將更多。”唐文說道。

“他們好像還有不少火銃,前兩次估計是怕打草驚蛇。

或者是認為咱們冇什麼能力,所以並冇帶火銃。

不過,一旦第三次帶火銃來,咱們就麻煩了。”唐軍一臉憂心道。

“所以,咱們要先下手為強。”唐文說道。

“可是他們人多,你看,光是巡邏的都有二三百,恐怕人數不會少於五六百。

咱們又冇火銃,肯定乾不過他們。

不如報官,請水師過來剿滅他們。”唐軍搖頭道。

“現在正在打仗,水師纔不會管咱們這些小事。

而且,水師行動緩慢,天曉得他們在水師中是否奸細。

你看,他們盜挖這麼多年都冇被髮現,也許水師中有官員跟他們勾結。

一旦泄露,他們會提前下手,咱們反倒遭殃。”唐文搖頭道。

“哪怎麼辦?要不,請楊捕頭帶捕快們過來協助咱們。”唐軍急了。

“這事也得慎重,水師中有奸細,捕快衙門中也不能保證他們冇有奸細。

他們經營幾十年,提煉了不少銀子,到處打點,恐怕在煙陵郡也有暗中形成一張關係網。

咱們一動,他們先知曉了。”唐文搖頭道。

“難道就等著他們上門來殺我們?”唐軍哼道。

“咱們先回去,全麵停工。先把人手組織起來特訓上幾天,準備行動。”唐文說著,收回了無人機,兩人迅速趕回駐地。

剛到大門,李全過來道,“老爺,有人求見。”

“誰?”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