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fa3f28e56b12045d1bb82c2613731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大旺賣給我是三十萬兩,他缺銀子,急於脫手,所以打了五折。

不過,我是不打算轉賣的。

如果真有人要,冇有六十萬我是不會賣掉它的。”唐文搖頭道。

“唐爵爺,你三十萬兩盤下,轉手賣給朝庭就要六十萬兩,你這在訛詐朝庭,不怕我拿你問罪嗎?”康清風冷笑道。

“千葉坊旁邊的地價就是如此,何來訛詐朝庭一說?”唐文冷笑道。

“算了,不說了,張大人,我還得回去夜審喬嘯,今天的飯就吃到這裡吧。”康清風站了起來。

“你可以審,甚至,可以胡亂加個罪名把他給殺了,這是你的權力。

雖說我這個伯爵隻是個封號,無權無實力。

但是,我唐家能輕鬆解決七十二個殺人搶劫,窮凶極惡的海盜,解決個把人還用費力嗎?

康大人,這飯是張大人請的。

你不給麵子也行,咱們就此彆過。”唐文站起,轉身就走,走得比康清風還要利索。

“唉,年輕人,火氣就是大,看來,上火了。”張洪江搖了搖頭,道,“康大人,咱們坐下繼續喝,不用管他。

你吃飽喝足就要審理喬嘯一案了,不過,楊雲啊,你前次說到蘇梅島他們就五六十個護院。

居然能斬殺七十二個海盜,聽說,那海盜裡也有八品高手,居然也被殺了。

如今他晉升為三等伯爵了,可以組建二百人的親衛軍。

到時,就是二百海盜上岸估計也夠嗆。

我倒是希望他能多殺海盜,為我煙陵郡剷除毒瘤。”

“他那個營寨不要說二百海盜,就是三百四百也難攻破。據瞭解,那幫海盜中有好幾個八品境武者的。”楊雲說道。

“有那麼強嗎?”康清風屁都不信。

“康大人有空到島上瞧瞧?”楊雲道。

“一個荒島有什麼好瞧的,張大人,告辭!”康清風一甩袖子,走人。

“太過份了,簡直是公然搶劫!”康清風一走,楊雲氣得罵道。

“白搶還不給人家足夠的戰功,你這是要逼死人。泥人也有三分氣,唐文如此對它,正常。”張洪江說道。

“就怕康清風會報複,晚上會整死喬嘯。

到時,他們倆的梁子就結定了。

張大人,我看唐文這個人很聰明,蘇梅島有發展前途。

到時,島上農田開墾出來,咱們郡也能收不少稅糧。

要是給康清風搞砸了,唐文一氣之下回到涼州,咱們的損失可就大了。”楊雲有些擔心說道。

“放心!他不敢。”張洪江笑道。

“他有什麼不敢,六扇門要捏死一個百姓跟踩死一隻螞蟻有何區彆?”楊雲道。

“剛纔唐文不是也甩狠話了嗎?唐家現在有近千奴仆,康清風不得不考慮後果。

再說,唐文這個伯爵雖說現在有名無實,但是,誰能保證他今後不會撈個實權。

對於一個伯爵,要弄個官還有什麼難的嗎?

現在西北戰事吃緊,伯爵爺要弄個官不難。

到時,再搞死你康清風,他是明白人,不敢亂來的,你放一百個心。

不過,也得防一防。你回去盯著喬嘯,彆讓康清風把咱們的好事給攪黃了。”張洪江說道。

“氣死老子了。”一出來,康清風狠狠的吐了口氣,罵道。

“大人要去夜審喬嘯嗎?”玉紅問道。

“審個屁,回驛館睡覺。”康清風罵道。

“大人難道怕了他不成?雖說他是伯爵,但是,一個有名無實的閒人而已。

又窩在那鳥不拉屎的荒島上,能有什麼?

如果不審,豈不給張洪江他們看了笑話。”玉紅說道。

“那倒是,我還怕了他不成。走,審去。先讓那小子吃頓皮肉之苦。不過,不能打死了。”康清風點了點頭。

半夜的時候,唐文收到了楊雲傳來的一封信,說是康清風夜審喬嘯,喬嘯被毒打了一頓就離開了。還說,他會一直盯著的。

“這個康清風太可惡了。”葛子雲看過信後說道。

“咱們得趕緊想辦法纔是,不然,喬嘯會被康清風活活打死在牢裡。”唐軍有些急了。

“他晚上毒打了喬嘯一頓倒是好事。”唐文卻是搖了搖頭道。

“毒打還是好事?”唐軍有些不解了。

“打給我們看,打給張洪江、楊雲看,無非為了麵子而已。

不過,他為什麼不敢直接弄死?

那說明我對他講的那句話有效果了。”唐文說道。

“爵爺你甩了狠話,他也有所忌憚了。

所以,下一步估計會派人到蘇梅島暗中調查你的情況。

如果你勢力大,人馬多,康清風自然會有所忌憚。

即便是要朝你下手,那也得準備充足纔是。

如果你不怎麼樣,喬嘯死定了。

不過,康清風想要千葉坊的地盤,一時還是不會整死喬嘯的。

他要跟你耗,那就得看誰耗得過誰了。

如果你軟了,妥協了,千葉坊就成康清風的了。”葛子雲點頭道。

“布風你跟楊捕頭緊密聯絡著,大牢那邊也派人盯著。咱們回島去,想辦法繼續招人,壯大我唐家力量。”唐文交待道。

不過,早上正準備起程的時候李春兒派人過來傳信,說是有個貴客要見唐老爺。

於是,唐文回了信,李春兒約唐文中午在望江樓相會。

而唐文叫唐軍騎快馬立即迴轉蘇梅島,把剩在島上的鏡子、口紅等物件全部運到千葉坊。

中午的時候唐文到瞭望江樓。

發現包廂裡除了李春兒外,還坐著一個指戴綠玉扳指,頭戴縷空天蠶絲員外帽,一身昂貴青花綢中年男子。

見唐文推門進來,男子一看,趕緊跟李春兒一起站了起來,微躬身見禮:

“見過伯爵大人。”

“不必多禮,這位應該就是沈東家吧?”唐文擺了擺手坐了下來,看了沈西河問道。

“在下沈西河,江州城多寶齋就是我沈家開的。”沈西河說道。

“爵爺,沈家不光一個多寶齋,還開得有酒樓客棧等,生意做得很大,在省城江州也有名氣。吊腳樓沈家,省城好些人都知道。”李春兒說道。

“久仰久仰!”唐文抱了下拳。

“沈東家每次到煙陵郡都會來找我聽曲兒,我們相識也有幾年了。

這回看到了我房間裡擺的西洋貨,沈東家也很感興趣。

想從爵爺你這裡拿一批貨回省城試賣,如果能打開渠道,今後還會大批量拿貨。”李春兒說道。

“沈東家都要什麼貨?”唐文問道。

“爵爺你哪邊都進了什麼西洋貨,我想先看看。”沈西河說道。

“李全,把箱子搬進來。唐文衝外邊的李全喊道,下一刻,布風兩個手下搬了一個大箱子進來。”

“鏡子、口紅、香水料必沈東家在李春兒處已經看過了。

不過,我這裡還有新來的西洋貨,比如,這叫一次性打火機,還是防風的。

這是銀冠,料必女人們會十分的喜歡。

還有這香菸,是用特殊的香料製作的,比那些土煙好抽得多。”唐文一件件擺出來演式著。

李春兒一把拿過銀冠,往頭上又戴又弄的,愛不釋手起來。

而沈西河倒是對打火機跟香菸很感興趣,哢嚓點著後還抽了起來。

“沈東家,你看我美嗎?”李春兒戴上銀冠,臉上泛著紅暈問道。

“美,你就是花魁。”沈西河笑道。

“爵爺,銀冠多少錢一頂?”李春兒頓時歡喜得不得了,問道。

“五百兩。”唐文答道。

“鏡子口紅香水的價格我從李春兒處知道了,不過,香菸多少錢一包,還有這打火機,多少錢一個?”沈西河問道。

“打火機十兩銀子一個,香菸五兩銀子一包。”唐文回道。

“我要十萬兩的貨,全部都能打八折嗎?”沈西河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