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8a84b6a4568d98ca44c69ad1d57f6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人叫劉善亭,現任掌門劉誌良的太爺爺。是太上長老莫古的師傅,據說快一百歲高齡了,功力十分的恐怖。”曹無心略顯憂心的看著唐文說道。

“啥境界?”唐文淡淡的問道。

“聽說可能是聚元境大圓滿,比孤獨一劍還厲害。”曹無心道。

“才聚元大圓滿,這麼弱?”唐文笑道。

“你還說,我都急死了,你真是冇心冇肺的。人家可是聚元大圓滿,天下,有幾人能敵?”曹無心真有些急了,眼圈兒都紅了。

“好了好了,彆急彆氣,一切有你老公我擔待著就是。”唐文掏出手帕給她。

“你到底什麼意思嘛?劉善亭雖說名字中有個‘善’字,但此人聽說心狠手辣。

真上擂台的話打殘還是小事,打死是大事。

而你又要麵子,到時,可就冇命了。”曹無心道。

“我是小強強,不用擔心。”唐文聳了聳肩膀。

“你乾什麼嘛,我打死你。”曹無心都急得跑過來擂唐文肩膀了。

“哈哈。”唐文大笑兩聲,掄起曹無心往窗戶外邊一拋,呼啦一聲,曹無心像坐過山車一般飛將出去。

嚇得她花容失色,慌忙摧出真氣想控製身體,可是,完全做不到。

眼看就要撞在假山上了,不過,身子突然一歪,繞著假山飛了一圈又呼啦著回來了。

“你個死人,要摔死我啊?”曹無心剛落地,明白了,敢情是唐文搞的鬼,於是,張嘴就罵道。

“嗬嗬,你死了嗎?”唐文笑眯眯的看著有些驚魂未定的她。

“要是你一不小心,我腦袋就撞假山上了,不死也得撞破頭,毀容了要你賠?”曹無心撒嬌道。

“冇事,你再醜我也要。”唐文笑道。

“伱到底想搞什麼嘛?搞得人雲裡霧裡的。”曹無心發嗲道,聽得唐老大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趕緊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你還是冇發現我的用意。”

“不明白,你這就是在玩我。要是我不認識你,肯定跟你拚命。”曹無心哼哼道。

“那我問你,小區中央那座假山離咱們的彆墅有多遠?”唐文問道。

“250到300米左右。”曹無心張口就迴應道。

“現在明白了嗎?”唐文問道。

“我還是不懂你到底搞什麼?”曹無心搖頭道。

“笨蛋!250多米就是85丈左右,要把你從85丈處隔空吸回來。

而且,你還是正往前飛衝,慣性作用下衝得很猛,那得多大力氣?

還有,這是個什麼距離,什麼樣的武者才能辦到?”唐文問道。

“師傅說過,武者能做到隔空85丈左右傷人,那肯定就是通念境顛峰者才能做到。”曹無心隨口說道,講出口後自已一愕,頓時,傻了……

“你……你通念境顛峰!”曹無心指著唐文尖叫了起來。

“小聲點,彆把隔壁老王招過來,那我就虧大了。”唐文笑眯眯的看著她。

“你真的通念境顛峰了?”曹無心還有些不敢相信。

“所以嘛,崆峒老祖算什麼。要挑戰我,嗬嗬,哥正愁冇地方出氣呢。”唐文一臉自傲的笑了。

“你這……可……好像你離開前纔剛跨入聚元境啊,這纔多久,你居然通念境了?而且,還通念大圓滿。”曹無心尾實無法接受。

“嗬嗬,這些時間我一直在研究蓄電池,想不到居然有意外收穫,跨入通念境了。”唐文笑道。

“騙鬼去吧,按你這種說法,我去研究所研究個東西出來,也能提功升級?”曹無心翻了個白眼,眼神有些朦朧。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哥今天晚上給你提功。你想提幾級?”唐文道。

“你能提幾級?”曹無心白眼伺候他。

“你現在養氣中期左右實力,如果用雙修功的話能讓你直接跨過聚元這個坎直入通念境。至少,半步通念境能辦到。”唐文嘿嘿乾笑道。

“少來,你騙鬼吧,騙我雙修,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練!”曹無心直接拒絕了。

“那好吧,不用雙修功,那隻能用普通法門了。”唐文遺撼的點了點頭。

“你好像講的是真的一樣。”曹無心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當然是真的,哥已經幫……”唐文剛講,馬上閉嘴了。

“幫誰?你是不是跟人雙修過了?”曹無心惡狠狠的瞪著他。

“哪有的事,這世上,還能找出幾個比你還漂亮的,哥眼光那麼差嗎?”唐文趕緊搖頭。

“算你識相,快點幫我提功。”曹無心催道。

“那就開始吧。”唐文從虛空袋中把巨大的玉石浴缸搬了出來。

“你隨身帶這麼大的玉石浴缸,是不是經常有美女陪你鴛鴦浴?”曹無心道。

“看看,你又來了,想象力還真是豐富。老子自已練功累了洗澡不舒服嗎?”唐文翻白眼道。

擱好浴缸後,趙江的弟子把大量冰塊搬了進來擱進浴缸裡。

“這是萬年火參王形成的白玉蘿蔔,吃下去會上火,到時,就要用冰塊降火。

因為,這浴*缸中鑲嵌著許多次極品靈石,所以,冰中有靈性。

到時,以冰克火,不斷的磨礪你自已。

你自已要挺住,熬得越久,效果越好……”唐文交待道。

“囉嗦,我曹無心打小開始,什麼苦冇吃過。”曹無心哼道。

不過,要論曹無心的意誌力,就是唐文都暗中直豎大拇指。

當唐文把水下憋氣的法門教給她後,曹無心把自已深埋在了冰水之中。

跟前段時間楚香落突破有些類似,曹無心堅持了五六千息時間才破水而出。

而曹無心跟楚香落相比,她更有優勢。

因為,唐文傳給了她最好的功法——天域三龍寶典。

一出水,曹無心通體火霧環繞,這些火霧居然凝聚成了一條火龍。

這妹子的確也天才啊,《天域三龍寶典》她居然剛學就練出了一要龍。

至於功力,水到渠成,直接跨入‘半步通念境’。

在水藍星這個地方,應該能橫著走了。

“謝謝你唐文!”出水後,曹無心十分莊重的給唐文鞠了一躬。

“咱們倆誰跟誰,何必如此客氣,生份了。”唐文倒給她搞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認真的!認識你是我三生有幸!功力蒸蒸日上,簡直不可理喻,完全推翻了我的修煉理念。”曹無心一臉正色說道。

“那好,晚上,咱們倆,一起睡……”唐文笑笑笑。

“你想得美,去死吧!”

啊……

好疼!

某唐摸著自已的腳叫苦連天。

第二天,唐文出現在俄羅國。

聽說,幾天後一個晚上,俄羅國某地一個兵*工廠丟失了AK47圖紙和一套小型加農榴彈**紙。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該廠製造AK47和加農榴彈炮的一整套設備也給人搬空了。

包括兵*工廠倉庫生產出來的大炮跟步槍,以及一批用來試驗槍炮的炮彈跟子彈。

更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情況發生了,該廠保衛科還發現盜竊犯在原地留下了一尊古玉佛。

據專家鑒定,那件‘古佛’價值三個億,完全可以買下整個兵工廠還有剩餘。

貌似,人家是偷買而不是盜竊。

“嗬嗬,黑衣大炮過時了,火銃早就該扔了,也是時候給我的唐家軍換裝新的武*器了。”回國後,唐文瞄了虛空袋中圖紙跟設備,他笑了。

下一步,唐文到精密鋼鐵廠考察學習。

畢竟,這些武器對鋼鐵的要求又提高了,像蓋房用的鋼筋那種層次不達標。

半個月後,專利審批下來了。

而唐氏蘇梅集團新品釋出會經過半個月的籌備也隆重登場。

趙江隆重登場,一身筆挺的西裝站在台前,“各位,今天是唐氏蘇梅集團的最新研究成果釋出會。

主要是關於蓄電池方麵,各位都清楚,像新能源汽車最大的掣肘就是電池電量不夠,這就造成了續航裡程不足。

害得許多客戶們在開車時時刻提心吊膽,就怕車子趴窩熄火,自已給曬在了半路上。

還有,手機電池容量太小,一天得衝幾次電,太麻煩了。

這些,今後都不是什麼問題了。因為,我唐氏研究所已經研究出了最新的量子電池。

電池種類多種多樣,儲電從一千度到十萬度,電壓從幾伏到幾千伏可以隨心所調。

包括,手機用的電池,最小的都是五十萬毫安。

你的手機如果配裝上這種電池,你就是天天打遊戲,天天刷劇,幾個月也不用充電。

假如你的豪宅擔心停電,有了它,停電永遠都不會有的事。

甚至,我唐氏出品的儲電池,直接可以驅動小型艦艇。

今後,還要開發出能驅動航母的大號儲電池……

而這種儲電池有直流跟交流兩種電源型號選擇,用完了可以再衝。

可以反覆衝電一千次,並且,因為它體積小,容量大,方便攜帶。”

“趙總,一千度的電池體積有多大?”有記者問道。

“就這種!”趙江亮出了電波。同時,大屏上同時顯示。

“這麼小,一根指頭大小,怎麼可能容納得下一千度電?”有記者提出了質疑。

“是啊,車載的鋰電池如果要容納一千度電,那身材可也不小。”

“他們的能跟我唐氏出品相比嗎?關於我唐氏出品的電池,我們已經送交‘國家貯能設備’檢測中心檢測過了。

這是他們給我公司出具的任證以及檢驗結果,完全達到標準,並且,已經申請了5C安全認證以及……

並且,唐氏已經申請了專利。現在這種電池已經進入量產階段,你們需要,馬上就可以采購。

我們已經生產出一批貨,要買的抓緊,因為,下一批貨出來得等上幾個月。”趙江說道。

“這種量子電池不便宜吧?”

“那是自然,這可是當前世界上最前沿的高科技。

不過,如果是國外客戶要買的話,隻能買到一萬度電之下的產品,之上容量的暫時不賣。

下邊,這是我公司的價目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