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42747bdef6fb06fd9f50199634b1f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幅是‘一秋江海倒入壺,三千星河聚為圖。世人皆醒我獨醉!得意失意又何妨?”唐文道。

“世人皆醒我獨醉,好狂的口氣?好灑脫的胸懷……好霸道的一秋江海,三千星河……”張洪江一愕,撫須讚道。

“嗬嗬,見笑見笑,下邊落款之上請題:唐氏蘇梅集團。”

“唐氏蘇梅,你姓唐,在蘇梅島,倒也合情。隻不過,這個‘集團’為何意?”張洪江問道。

“嗬嗬。”唐文隻笑不答,張洪江也不再問,道,“師爺,擺紙筆。”

不久,一幅磅礴大氣的字躍然紙上。

不得不說,張洪江的字還真是一絕。

鷹鉤點畫,唐文彷彿看到了江河湖海,三千星辰。

“另一幅呢?”張洪江問道。

“蘇梅島!”唐文答道。

“嗬嗬,你是叫老夫給你題寫島名啊,中中!過幾天我叫師爺裱好後差人送來。”張洪江落筆‘張探花’後說道。

“多謝。”唐文拱手道,“不過,張大人,我那叫喬嘯的手下還在牢裡。”

“好吧,康清風好像還冇離開煙陵,楊捕頭,送上一張拜貼,相請他晚飯到‘夜來閣’一敘。到時,爵爺一起。”張洪江說道。

“楊兄你送酒的事什麼時候去辦?”出來後,唐文問道。

“夜長夢多啊,估計,現在已經有好些人拿著禮物等著吳運賢接待。”楊捕頭歎了口氣。

“事既然這麼急,楊兄你去康清風處送拜貼,我回千葉坊。到時,你送完拜貼來找我。”唐文說道。

“那好,我先走一步。”楊雲急匆匆走了。

唐文帶著唐軍回到了千葉坊,布風已經安排了十幾個人下人把千葉坊打掃、清理乾淨了。

隻不過,這裡太破舊了。

“老爺,先將就一下,過段時間我請人重新裝一下。”布風說道。

“嗯,這裡要重新建設。地盤這麼大,先在門前蓋上一座樓,裝修出很大的鋪麵。

今後,咱們的貨品樣品都得出現在這些鋪麵之中。

裡麵還得建幾個巨大的倉庫,方便儲存貨物。

後院還要建個小型的訓練場,方便你們平時練功習武。

裡麵我準備開個會所,方便接待客人……

今後生意做大了,會遭人忌妒,必要的保護手段還得有。

你們的任務不光是接交各種朋友,打聽訊息,還要有一定的防禦攻擊能力才行。”唐文說道。

“嗯,就像是朝庭的密探一樣,也要會武功。不過,老爺,什麼叫會所?”布風問道。

“會所就像是夜來閣這樣的雅靜地方,還得招收一批漂亮的姑娘,樂師、舞師等。

到時,吹拉彈唱,吃喝玩樂用的,當然,不是青樓。

這些先不急著乾,等我畫出圖紙後嚴格按圖紙建設。”唐文解釋道。

“康大人,那個唐文太可惡。”方強匆匆進了煙陵驛館,康清風正在後院練手,停下後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千葉坊被他買走了,本來,我盤下來想劃出二十畝地盤給康大人建個獨立院子,方便康大人到煙陵後臨時居住的,這下全給那可惡的小子攪黃了。”方強一臉憤然說道。

“喬嘯不是還在大牢裡嗎?”康清風淡淡問道。

“是在,不過,就怕那小子會拋棄喬嘯,到時,喬嘯這枚棋子也不管事了。”方強說道。

“他不會的。”康清風微微搖頭笑道。

“怎麼不會,一個奴才而已。”方強說道。

“那個奴纔可不簡單。”康清風笑道。

“不簡單,有什麼不簡單?”方強有些不明白。

“那小子可是有著七品境實力,一旦跨入六品,那就是高手了。

你要知道,這種層次的護院太難找了,就是有錢也未必能請到。

而唐文隻是一介書生,雖說是個舉人,但手無縛雞之力。

這種人最怕死了,而蘇梅島又不太平。

時不時就有海盜上岸打劫,我相信唐文會捨不得他的。”康清風一臉淡定笑道。

“你的意思是隻要喬嘯在咱們手中,唐文就得乖乖把千葉坊賤賣給咱們?”方強一愕,問道。

“絕對!到時,你十八萬兩就能拿下千葉坊了。”康清風笑道。

“如果真的十八萬兩能拿下,我送你三十畝地盤。”方強說道。

“好個方強,你這可是公然行賄,我六扇門有規矩的,可不敢要。”康清風說道。

“當然不會行賄了,我是賣給康大人你。”方強說道。

“這還差不多,不過,三十畝是不是小了點,我平時要練練功,地盤太小伸不開拳腳啊。”康清風說道。

“四十畝。”方強說道。

“四十?”康清風皺了下眉頭。

“六十畝!”方強咬了咬牙道。

“哈哈哈,方掌櫃的太懂事了,我就喜歡跟懂事的人交朋友。就這麼定了,到時,這千葉坊十萬兩就夠了。”康清風大笑道。

“十萬兩,我聽說姓唐的小子花了三十萬兩才盤下來的。一個喬嘯不值二十萬兩。”方強都驚呆了,根本就不敢相信。

“值不值本舵主說了算!”康清風一臉霸橫的說道。

“舵主?康大人升舵主啦?”方強一愕。

“方掌櫃的,不瞞你說,我這次下來就是為了籌備嶺海省六扇堂下屬煙陵分舵的。

不然,我吃飽了冇事乾在這煙陵城住上幾個月啊。

所以,當時,這千葉坊盤過來,我準備把六扇舵定在這裡。

剛纔你說三十畝,我是嫌少了,六十畝差不多。”康清風說道。

“以前像郡府、州府這種層次的地方都冇設六扇舵的?”方強說道。

“以前是以前,現在改了。為了方便六扇門處理事務,在一些大的郡城或府城設六扇分舵。

當然,人員不會太多,一般就十來個人。

不過,卻是可以招一些跑腿兒的,他們不是六扇門正式弟子,是六扇門的外圍成員。”康清風說道。

“嗬嗬,到時,這煙陵郡府的捕快都是康大人你的手下了。”方強高興了起來。

“他們就是一堆垃圾,招之即來,呼之即去。不要說他們,必要時,為了案子,就是駐守的軍營我也可以請調。”康清風一臉不屑道。

“軍營連太守大人都無權調拔,想不到康大人還有此等權力。那豈不是比太守大人還要威風了?”方強說道。

“張洪江敢犯事,我照樣拿了他。

當然,軍營一塊畢竟是軍方所屬,可以請求調拔。

不過,臨時頭為了案子調拔的人數不得超過五十人。”康清風說道。

“那也不得了。”方強一臉興奮說道。

三點多,楊雲匆匆到了千葉坊。

“楊兄請看。”唐文指著桌上擱著的一個精美的木頭禮盒說道。

楊雲有些狐疑的走過去打開了盒子,頓時,瞳孔不由得抽了抽,頓時呆住了。

裡麵是兩瓶葡萄酒,酒瓶上還配得有精美的圖畫,還有一些看不懂的符紋。

另外,箱裡還加配了一套高腳杯,開酒器以及鍍金打火機。

“怎麼樣?”唐文笑眯眯的看著他。

“太……太昂貴了,這恐怕兩顆上品洗髓丹都換不回來。我……楊某我受之有愧。”楊雲講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這禮品絕對是獨一無二,彆的人肯定拿不出來的。楊兄,你我兄弟,希望它能助你青雲直上。”唐文說著拿起打火機哢嚓一聲打著了,伸紙過去,頓時就給點燃了。

“這東西太神奇了,是什麼?”楊雲目光頓時給打火機吸引了。

“打火機,用來點火的。”唐文說道,遞給楊雲道,“試試。”

楊雲試了試,讚不絕口道,“好用好用,比火種好用得多了。”

“你打著後就是用嘴吹也吹不來。”唐文道。

“神奇,真是神奇,真是吹不滅,太好用了。”楊雲試了試,更加高興。

“收好楊兄。”唐文把打火機輕輕擱回盒中蓋上了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