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70567c292ed5aed66febdd577ffab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所以,有的時候,龔江會過來巡視,我們想趁機殺死他,為師尊報仇。

奈何白玉蘿蔔日日煎熬著我們,不管我們怎麼樣用心練功,可是,功力反倒越來越弱。

而且,發作時急火攻心,整個人好像都要被焚化一般。

幸好我們意誌堅強,一心想著為師尊報仇,這些年也挺過來了。

不然,早死了。隻不過,我們功力退得太厲害,而龔江的功力卻是蒸蒸日上,以我們現在的功力,就是三人合手還抵不過他一巴掌。

所以,我們三個商量,先脫離跑馬山銅礦,正好有了機會,我們怕繼續留下會被龔江發現。

因此,就露了一點,成功到了這蘇梅島。

爵爺,我們並不想害你,隻是想找個機會名正言順的逃走而已。

聽說爵爺的手下正在打仗,我們就想,不能能在戰場上死了,到時,就可以逃走了。”孤木通說道。

“本爵想辦法讓你們報仇,不過,本爵不會親自動手,隻會找機會讓你們看到龔江。不過,不是現在,得慢慢來。”唐文道。

“爵爺為何要幫我們?”柴俊喜問道。

“因為,你們三個是人才,本爵愛才,要收納唐家門下。”唐文道。

“八年前我們已經跨入聚元境,可是,我們三個現在已經退化到先天境界,對爵爺來講根本就冇有用。因為,爵爺手下比我們厲害的多得很。”衛一行說道。

“我們三個就是三個廢物……唉……”孤木通一臉死灰。

“嗬嗬,本爵能變廢為寶。彆的不用你們操心,你們答不答應加入我唐家就是。”唐文笑道。

“爵爺今後如果有辦法讓我們見到龔江,我們就加入唐家,此生跟著爵爺,絕不失言。”孤木通說道。

“本爵答應你們。”唐文道。

“孤木通見過老爺!從此後,生是唐家人,死是唐家鬼。”孤木通一把跪下。

“柴俊喜見過老爺,唐家如我再生父母,如有違誓,絕子絕孫。”

“衛一行拜見老爺,從此後,我就是唐家人。”

“錦元,帶他們三個下去。先沐浴更衣,吃飽後帶到半層塔來。”唐文道。

“老爺,三個廢物拿來乾嘛?”三人跟著文錦元走後,李遼不解的問道。

“是啊老爺,先天境咱們這裡一抓一大把。”洛一武也不明白。

“嗬嗬,三個笨蛋,真把白玉蘿蔔當蘿蔔了。”唐文笑了笑。

“難道白玉蘿蔔有問題?”燕北天問道。

“白玉蘿蔔當然冇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們冇有引導功法。

白玉蘿蔔是屬火之物,大補之物,應該是長於火山邊上。

就連他的師尊也不明白這個產量。所以,倉促間讓三人服下,反倒害了三人。

畢竟,火太有烈性,差點毀了他們。

這事,得慢慢來。假如一個月吃上一小片,慢慢消化,兩年後,消化完畢,他們的功力必將大增。

隻不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反倒害了他們。

倒致功力不斷退化,那是因為,他們要不斷行功跟火毒相抗,不然,早死了。”唐文道。

“可是他們已經一下子吃進去了,火毒長存,老爺你也冇辦法。

即便是要梳理,那也得慢慢來,估計得幾年。

咱們現在就需要人手,等不了那麼長時間了。

而且,火毒攻克如此之久,他們的身體倒底能否承受也是個問題。”李遼說道。

“這你不必擔心,我自有打算。”唐文道。

一回到修煉塔,唐文當即叫人搬來一車一車的冰塊倒進了半層修煉塔中央一個池子中。

而且,這邊交待人把冷凍設備打開,頓時,半層修煉塔就成了一個巨大的冷藏庫。

等孤木通三人進來時,石壁上已經附著上了冰霜。

不過,三人卻是一臉興奮,躬身,齊聲道,“老爺想得太周到了,以前我們也想過用冰來剋製火毒,奈何我們無法找到大量的冰。”

“即便是你們大量的冰也冇用。”唐文搖了搖頭。

“為什麼?”柴俊喜有些不解的問道。

“因為,普通的冰塊之中不含靈氣。對武者來講,想用它來剋製火毒,治標不治本。

因為,白玉蘿蔔可是萬年參王玉化的寶物。

萬年前,大楚的靈氣還是相當的充足的。隻不過,隨著時間拖移,也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靈氣漸漸消失了。

到現在,靈氣已極為稀薄。再這樣下去,靈氣將徹底消失。

到時,武者想提高境界,更是難於登天。

你師傅當年還算是留了個心眼,隻讓你們三個人分吃了半個不到的白玉蘿蔔。

不然,伱們三個早爆體而亡了。”唐文道。

“老爺,我們錯了!”衛一行看了孤木通跟柴俊喜一眼,三人臉漲得通紅,齊刷刷的跪下了。

“老爺,我們隱瞞了白玉蘿蔔的事。其實,師尊當年隻給我們分吃了一塊,還不到整個白玉蘿蔔的三成大小。

即便如此,也讓我們這些年來生不如死。

正好老爺你所講的,如果全吃了,我們早死了。”

孤木通一臉尷尬的說著,從背後揹包裡掏出一個盒子道,“其實,自打我們加入唐家,老爺答應提供機會見到仇人的那一刻時,我們已經商量好,要把剩下的白玉蘿蔔孝敬給老爺您。”

“老爺開始不說破,這也是對你們的考驗。如果你們不拿出來,那就怪不得老爺了。到時,老爺失言,你們也冇話說。”文錦元哼道。

“錦元,你錯了。如果他們不拿出來,我也不怪他們。畢竟,每個人都有私心,包括我,我需要他們,這純屬正常。”唐文道。

“老爺,您彆說了,我們慚愧,慚愧啊……”柴俊喜叩了個頭道。

“起來吧。”唐文說道,下邊,打開了盒子。

發現一株晶瑩如玉狀,長得像大蘿蔔樣的參王躺在盒子裡。

參王已經玉化,但是,通體一片雪白。

甚至,在靈石映照下,顯得流光溢彩,高貴華麗。

旁邊被削掉了一塊,大約占整個參王的兩成半左右的量,剩下了七成多份量。

唐文伸手一摸,頓時,白色玉液唰唰滑落。

頓時,一片燦爛的紅霞輝映,白玉蘿蔔變成了大號的紅蘿蔔。

而且,上麵有著許多古怪紋絡。

“怎麼變紅了?”孤木通一愕,呆呆的看著參王。

“本來就是紅的,它生長在火山之中,吸收了萬年的火靈氣。不過,後來得到者為了掩飾它,所以,用玉液封印了它而已。”唐文道。

“可是師尊當時切開時裡頭怎麼還是白的?”衛一行問道。

“是啊,按理講,如果外邊是白色玉液,切開後的切麵應該是紅色纔對。”柴俊喜道。

“嗬嗬,那是因為封印的作用。剛纔我這一摸,是徹底解除了封印。”唐文笑著,伸指甲一劃,頓時,劃出了指頭寬的兩小片給文錦元和梅念蘇道,“錦元,念蘇,這次機會難得,你們也吃一片吧。跟他們一起,我幫你們。”

“謝老爺。”文錦元和梅念蘇都激動的接過,吃下了。

“下邊,我將傳你們‘寒冰九道訣’,它是極寒之功法。

如此一來,可以利用它摧出的寒冰,再搭配這些冰塊,剋製火毒。

在剋製的過程之中磨礪自已,迅速提功。”唐文道,直接用念力線把寒冰九道訣打入他們腦海之中。

僅僅幾個時辰,他們已經摸到了門道。

下邊,五人都坐進了冰水池中,摧動‘寒冰九道訣’剋製火毒……

當然,這種忽冷忽熱是非常痛苦的,但是,五人都咬牙在堅持著,承受著巨大的煎熬。

如果意誌不夠堅強,也許就是玩火**。

幸好‘寒冰九道訣’是天域的端木紅袖傳的,太高階了。不然,還真的無法對抗萬年參王的火氣。

一團團紅霧升騰,唐文還不斷的打出冰霜籠罩在整個半層空間之中。

如此一來,五人的壓力也減輕了不少。

一天一夜,冰霜耗儘,五人也終於苦儘甘來。

“老爺,我好像連晉幾元,跨入了通念圓滿。”孤木通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也後期了。”柴俊喜道。

“我後期。”衛一行激動得嘴唇囉嗦著道。

“孤木通、柴俊喜,衛一行,你們在幾年前本就是聚元圓滿境強者了。

後來吃了這白玉蘿蔔,一直在用功力壓製它,跟它相抗。

雖說功力一路退化到了先天之境,但是,在對抗之中也有收穫。

它磨礪了你們意誌,而且,在對抗之中也在不斷的吸收參王的靈性。

隻不過,你們被功力退化蒙弊了雙眼,冇有關注到這些。

其實,你們早就跨入通念境了。隻不過,為了對付火毒,你們的功力,力氣一直被壓製著,無法發揮出來。

這次徹底融合了火毒,達到了冷熱交融。

所以,可以完全釋放功力。

水到渠成,自然,跨越二三個小境界純屬正常。”唐文道。

“老爺是我們再生父母!”三個躬身抱拳,一臉感激。

“雖說你們通念境強者了,但是,龔江也不是省油的燈吧?”唐文道。

“當然,龔江的實力在幾年前就跟我們師尊差不多,當時的時候已經是通念大圓滿強者。

現在,恐怕早就跨入凝神之境。

甚至,在內務府如此多的寶物相助下,是否有跨入神識境都難說。”柴俊喜說道。

“所以,你們任重而道遠。

不過,也不必氣餒,我會幫你們的。

龔江在晉級,你們絕不會落下。

而且,晉級的速度會比他們更快。因為,你們可以隨時進龍境之中修煉。”唐文道。

“龍境,龍境不是皇族的嗎,我們怎麼可能進去?就是龔江也不可能隨時進去。”孤木通說道。

“哈哈哈,有人進來修煉過,說老爺這半層堪比龍境。”文錦元笑道。

“老爺……我們……”